李默怜惜地望着自己怀里这个哭得上气不接气的女孩,他听不懂她的话里说得是什么意思,只能不断用手轻轻地拍抚着念念的肩膀,安慰着她。

    这时,他感到念念的身体不正常的越来越发烫了起来,伸手一摸念念的额头,果然也烫得要命。

    “你真的生病了,快点进去,你现在需要吃点药好好休息一。”李默说着,不由分说将还在疯狂哭泣又犟着不愿进去的念念抱进了。

    而在和殿外不远的地方,有两个站立了一会儿的人影,正好都看到了李默和念念依偎在一起,后来李默又抱着念念走进里的这一幕。

    一个是刚刚从哥哥的婚礼上看完热闹回来的苏小柔,一个却是进了洞房就推说要出来走走的苏俊楚。

    对于苏俊楚来说,这个喜庆的日同样也是煎熬的一天。

    他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去想到念念,但是当他踏进洞房,面对着娇艳如花而又含情脉脉的兰心公主时,他实在没有办法把念念的身影从自己的心里赶走。

    所以,他没有顾及这是他和兰心公主的新婚之夜,对公主说了一句想出去随意走走,就丢了一腔柔情等待着他的兰心公主,意识地走到了和殿的外面。

    他遇到了苏小柔,兄妹两人站在和殿外轻言细语地聊了几句。

    其实苏俊楚的心里,也正暗自希望着也许在这里能看到念念,却不想,他看到的是念念和李默亲热依偎在一起的场景。

    一时间,兄妹两人的心里都感到一阵难言的失落。

    苏小柔的心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向李默靠拢了,虽然她还没有彻底理清自己的感情。但是现在,当她看到李默抱住了念念的时候,她的心里竟然泛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酸溜溜的感觉。

    那滋味,一定就是吃醋吧。

    苏俊楚的心里更为难过,虽然他早已经接受了念念是李默的妻这个事实,但是当他亲眼看到他魂牵梦萦的女孩躺在别的男人怀中,他的心中依然觉得是那么难以忍受。

    他的手不知不觉中紧紧地捏到了一起,一股无名之火在他的胸中冉冉升腾,几乎要把他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了。

    苏小柔看着哥哥的表情奇异,不由柔声说道:“哥,今天是你的大喜日,你还是早点回去,不要让公主等得心急了。”

    苏俊楚望了望苏小柔,声音冰冷地说道:“在我的世界里,早已经没有喜和乐了。”

    说罢,他没有理会苏小柔询问的目光,回身走了。

    苏小柔轻叹一声,目送着哥哥的身影走远,也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和殿。

    念念在夜里发起了高烧,她不停地做着噩梦,在梦里她仿佛陷入了一个深渊,她越挣扎就沉陷得越深。而她在梦中连连喊出的名字不仅有妈妈,还有……哥。

    苏俊楚回到了馨和宫,发现兰心公主还坐在红红的喜烛之等待着他。

    那火红的烛光映照着兰心公主娇羞的容颜,使兰心公主显得比往日更为娇艳和动人,但是她此时的美丽在苏俊楚的眼里显然没有任何意义。

    苏俊楚甚至没有仔细看她一眼,只是淡淡地说了句:“你怎么还没睡呢?”

    “我在等你。”兰心公主说着,含羞低头去。

    “哦,早点睡吧,我想你也累了。”苏俊楚说着,走到床边,他犹豫了一,准备就这样凑合着睡一晚。

    “俊楚,我们的合卺酒都还没有喝呢。”兰心公主急急地喊了一声。

    “哦?”苏俊楚回过头去,果然看到在那铺着红红桌布的雕花圆桌上摆着两盏精致的碧玉酒杯。

    他摇了摇头说:“我今天已经喝得够多了,我很累,我想休息了。”

    说完,他没去看兰心公主满含失望的眼神,就倒头睡了。

    兰心公主呆呆地看着这个漠然睡去的男人,她绝没有想到,自己憧憬已久的新婚之夜竟然会是这个样。

    她的心里充满了失落和困惑,但是她最终理解了他,想着他可能真的是累了。

    于是,兰心公主吹灭了红烛,也来到了床上,温柔地抱紧了这个她倾心爱慕已久的男人。

    但是苏俊楚却侧过了身体,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公主轻轻地叫了一声:“俊楚。”

    苏俊楚没有说话,他只能假装着已经睡熟了。

    其实,他根本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他的脑里乱糟糟的,全部都是念念跳动的身影。

    念念含笑的脸,念念哭泣的脸,念念撒娇的模样,念念生气的表情,念念温柔的亲吻,念念绝情的离开,轮番在苏俊楚的脑海里闪现而过,使得他的心脏狂跳不止,几乎要呐喊出来了。

    这一夜,注定是几个人的不眠之夜……

    接连几天,苏俊楚和兰心公主都是这样在淡漠中过。尽管兰心公主望着苏俊楚的眼神越来越幽怨,几都欲言又止。

    然而苏俊楚他只能装着看不见这一切。这时他才知道,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别人是一种痛苦,而整日面对着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同样也是一种痛苦。

    他没有见过念念,但是他几乎每一天都会往和殿的那个方向走上几次。

    他在期待着什么呢?他的内心深处明明那么渴望着见到念念,可是就算他们真的见了面,他又能怎么样呢?

    她现在已然嫁作他人妇,而他也刚刚娶了新婚的妻,再见面,除了徒增彼此更多的伤感,又还能留什么呢?

    苏俊楚心里清楚地知道,他和念念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可是,他还是盼望着能见到念念,哪怕只是远远地望着,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安慰吧。

    这天,苏俊楚又信步走到了和殿院外。意外地看到苏小柔提着几副中药走过来,身边没有念念。

    苏俊楚站住了,他回来的这些天,早已经听宫里的人说过了,妃和她的贴身宫女小梳好得不得了,每天形影不离。而现在,只有小柔,却不见念念。他不禁问道:“念念呢?”

    “唉,哥你还不知道呀。念念生病了,就是你和公主成亲的那天晚上,她发烧得可厉害了,现在虽然退了烧,可精神还是不见好。这不,我刚去医院给她拿了药回来。”苏小柔叹了口气,把手里的药提起来在苏俊楚的面前晃了晃。

    “病了?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病了呢?那都没有照顾她吗?”苏俊楚的心被轻轻地牵动了,听到念念生病了,他曾经对她有过的那些怨恨一荡然无存。

    毕竟,他依然深深地爱着她啊。如果他不是对念念有着这么深刻的爱,自然也就不会因为她绝情的离开而产生这么深的恨了吧。

    “当然会照顾她了,念念病了可着急了。可是,也很忙啊,他还有那么多的政务要处理呢,他总不能一天到晚守到念念的跟前吧。”苏小柔轻声说道。

    “哼,自己的妻都病了,他还有心思去处理什么政务。”苏俊楚轻轻哼了一声。

    他在心里想,如果念念是他的妻,如果哪一天她生了病,那他一定会寸步不离地守护着她,照料着她。可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哥,你生什么气呀?你也去看看念念吧,她关在里几天了也挺闷的,念念从小就跟你要好,你来了她一定会很高兴的。”苏小柔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在不满什么,这样说道。

    “可是,也许她根本就不想看到我。”苏俊楚犹豫着说。

    此时,他的心里很矛盾,一边是对念念有着深深的关切,一边却又担心两人见了面会更加尴尬。

    “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念念怎么会不想看到你呢?走吧走吧,进去看看念念,陪她聊一会儿,她的心情会好些的。”苏小柔不由分说,推着她的哥哥走进了和殿。

    “念念就在里,你先进去陪她说会儿话,我把这药拿给珠珠煎好了就来。”苏小柔说着指了指和殿寝宫,自己跑到厨房那边找珠珠去了。

    苏俊楚踏进了念念的房间,他看到念念靠在床头定定地坐着,脸色失去了昔日的红润,眼睛无神地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念念。”苏俊楚轻轻地唤了一声。

    念念这种憔悴而又无助的模样,一就触动了他心底那个最柔软的角落,他再次感到了心痛。

    念念转过头来,看到了苏俊楚,她的心一激荡起来。这几天她日思夜想,她疯狂思念的人不就站在眼前吗?

    可是,当念念开了口,听到的却是自己冷冰冰的声音:“你来干什么?”

    “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苏俊楚低声说道。

    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念念,病中的念念看起来柔弱无依,倒给她平日的美丽上更增添了一种别样的风韵。

    “谢谢,我很好,就不劳晋陵王新驸马费心了。”念念憋着气说。

    其实她的心里明明是很想见到他的,可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当苏俊楚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要说出一些伤人的话语。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