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你别孩气了。你应该知道,听说你病了,我会有多担心。”苏俊楚看着念念,柔声说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驸马爷你现在新婚燕尔,正是和兰心公主情深意浓之时,你应该多陪陪你那新婚美娇妻,我不需要你的关心或者同情!”念念依旧声色冰冷。

    此言一出,连她自己也感到了惊讶。她在心里说:孟念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尖酸刻薄了?难道,就因为心底那深深的嫉妒吗?

    “念念,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哪有和兰心公主情深意浓呢?我早就说过,我的心中,至始至终,只有你一个。”苏俊楚忍耐地说,谁都可以不懂他的心,但是念念,她应该知道,他的心中早已经被她装满了呀。

    “呵呵,还真是可笑啊。一边说着心里只有我,一边却又欢天喜地娶了别的女人,苏俊楚,你当我还是岁的小孩吗?”念念冷笑一声,她的心里再次为自己的尖酸感到了惊讶和汗颜,可是一开口她就不能控制自己,似乎安心要折磨着苏俊楚也折磨着她自己。

    看着念念那冷若冰霜又含讥带讽的样,苏俊楚的心中也渐渐升起了一团怒火。

    念念,明明是她先离开了他,没心没肺地投入了的怀抱,留给了他无尽的伤痛与悲苦。而现在,她却还要凶巴巴地来质问他娶了别的女人,这是什么道理?

    “念念,你弄清楚,是谁先忘记承诺要嫁给?是谁整天嚷着让我娶公主?我依着你的意思去做了,你又不满意什么呢?你说我和兰心公主情深意浓,那你每天和卿卿我我又算什么呢?”苏俊楚的声音也冷了来,他紧紧地盯着念念,眼睛里有愤怒也有痛楚。

    “我和卿卿我我?哈哈,很好,随便你怎么说吧,反正我问心无愧。对了,我那天还忘了跟你说,祝你和兰心公主恩恩爱爱,早生贵!”念念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她觉得自己此时像了一个恶妇加妒妇。可悲哀的是,她明明知道不对却又无法克制自己继续这样错去。

    “谢谢你的祝福。确实,兰心公主温柔贤淑,在我看来,她比你体贴得多,也比你淑女得多!”苏俊楚冷冷地望着念念,只觉得整个人都被她刺激得狂躁起来了,他挺直了身体,咬着牙一字一句说道。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本来心情就郁闷的念念,她随手拿过床边的枕头就向苏俊楚奋力地掷了过去,嘴里暴怒地喊着:“你走!滚回你那温柔美丽的公主身边去!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苏俊楚轻轻一闪身,躲过了念念砸过来的枕头。

    他走到床边将枕头放好,然后静静地望住念念,摇摇头道:“念念,我真没有想到,你现在会变得这么不可理喻。”

    “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吵起来了?哥,念念,你们怎么了?”这时,苏小柔从外面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她听到了念念的怒吼,也看到了念念和她哥哥的脸色都异常难看。

    “让他走!我不想看到他!”念念抱住了头,歇斯底里地喊道。

    苏小柔奇怪地望着一反常态的念念,又去望她的哥哥。

    苏俊楚飘忽地一笑,哑着声音说:“我会走的。”

    又转过头对苏小柔道:“你照顾好妃,她似乎真的有点不对劲了。”

    说完,他就大步走了出去。

    小柔走到念念的床边坐,看着使劲忍着不让眼泪掉来的念念,关切地问道:“念念,你和哥是怎么回事?”

    经过了今天的这个场面,苏小柔已经敏锐地感觉到了,念念和她的哥哥之间一定有着非同寻常的事情发生。

    “小柔,我好痛苦,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和他吵架,我也想和他好好说话的。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了他我就忍不住生气,我一想到他和兰心公主在一起我就难受。”念念抱住了小柔,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念念,原来你和哥……”小柔恍然大悟。

    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念念那时候要躲避着不见苏俊楚,为什么在苏俊楚要去征战之时,念念看到了苏俊楚和兰心公主在一起就匆匆离开了的原因。

    念念说:“是的是的,你走了之后,我和哥就相爱了。可是,可是……后来一切都弄错了,我们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

    “念念,别难过了。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哥他都已经娶了兰心公主,你也嫁给了,那你就别多想了吧。有些东西,错过了也就错过了。何况,你和现在不也很幸福吗?”小柔也抱住了念念,温柔地劝着她。

    现在,苏小柔的心里对念念有同情也有怜惜。同时,她又感到无限的惆怅。

    她和,不也就是因为她自己一个轻率的决定,而这样轻易地错过了吗?再也无法回头……

    “嗯,道理我都知道,我就是事到临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念念点了点头,在小柔轻言细语的安慰之,她的心情渐渐平和来。

    “你是这几天关在里闷久了才会脾气这么坏,等你病好了我陪你多出去玩玩,肯定会好很多的。”小柔娇嗔着说道,面上带着柔和的笑容。然而一想到念念和她的哥哥竟然是一对曾经的恋人,她的心里却隐隐产生了一丝奇异的担忧。

    “谢谢你,小柔,听了你说的这些话,我现在心里好想多了。我刚才的那个样一定像了一个泼妇吧?”念念由衷地谢过了小柔,又不好意思地揉了揉头发。

    “呵呵,念念你呀,你的什么疯样我都见怪不怪了。我想哥也会和我一样的,只怕哥比我还要多了解你一些呢。你别多想了,哥他不会怪你的。”小柔听了“扑哧”一声笑起来。

    的确,她了解念念的性格了。

    念念的脾气是来得快消得也快,作为好姐妹,她当然不会在意念念的这次生病中的胡乱发脾气了。

    而苏俊楚,小柔现在仔细回想起一些细节,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哥哥对念念的那一份深刻的爱恋,当然就更不会因为念念的这一次耍性而计较了吧。

    听到苏小柔提起苏俊楚,念念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唉,我现在想,我今天这么对待他真是不该了。他好心来看我,我却一直讽刺他,对他发脾气。他说得没错,我的确不温柔也不是一个淑女。”

    “好了,念念,你别胡思乱想了,都说了哥不会跟你计较这些的。你现在好好休息一,我去看看珠珠把药煎好了没有,过会儿来照顾你服药。”小柔看到念念说着说着又有了一分伤感,赶紧又扶着她躺,将被四角都掖好了,这才轻轻走了出去。

    念念躺在床上,心里默默地想:小柔说得很对,有些东西,错过了也就错过了。我的确不能再这样总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之中了。既然哥现在已经娶了兰心公主,我也应当理智地接受这个事实,真心地祝他们以后永远幸福啊。再也不能像今天这样小肚鸡肠,说那些酸不溜丢的话语了。以后看到了哥,我要好好地跟他解释清楚,为今天的不礼貌向他道一歉。

    想着想着,念念的心里就渐渐轻快起来。

    仿佛在一条曲折狭窄的弯道上摸了很久,终于看到了一条平坦宽敞的光明大道一样,她竟然感到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了。

    于是,念念的面上重新浮起了那久违的阳光般的微笑,带着一种恬淡的心态,她闭上眼睛静静地睡着了。只是,那平静而美丽的脸上,还残留着刚才哭过的泪痕……

    春日静谧的夜晚,凉风习习,花香缭绕,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一股轻暖和氲氤的气息。

    苏俊楚坐在他和兰心公主新婚的房间里,满都是大红的喜色,鸳鸯戏水的图案。

    可是,这一切喜庆的象征,看在他的眼里,都让他觉得那么的讥讽和刺心。

    他娶了的,是一个他一点也不爱着的新娘,而他深爱的那个女孩,却早已经是别人的妻。

    他的内心深处,依然是那么地想念着念念。可是,为什么他们现在每一次的见面,都充满了怨恨和怒气?

    为什么?他们的爱,似乎都只能让两个人更痛苦。

    苏俊楚静静地回忆着今天他和念念见面的情景,每一个细节他都舍不得放掉,而是反复在心中细细地味着。

    念念,她今天对他一直是恶声恶气的。甚至,最后还拿起枕头砸向他,疯了一样地赶他走。

    可是,尽管这样,尽管他已经被她刺伤得几乎也要疯掉了。他的内心深处,为什么还是这样疯狂地思念着她,惦记着她?一时一刻也不曾忘记,她的笑她的泪,她的好她的怨。

    甚至,在他和兰心公主同床异梦的这些日里,他都是想象着拥她入怀,才能安然入睡。

    念念,这个真真实实,爱哭爱笑,任性而又倔强的女孩。他爱着她,所以在他的眼里,哪怕是她的缺点也都是可爱的吧……

    念念,我不会放开你。即使你不再爱我,今生今世,我都不会舍得放开你!

    苏俊楚在心底默默地说着,英俊袭人的脸容上,闪现出忧郁而又坚定的光芒……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