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心公主的神情阴郁而又坚定,苍白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仇恨和狂野的光芒。

    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这个胆敢假冒妃嫁进宫中,更是牢牢地占据了她丈夫整颗心的女人,她绝不会放过她!

    孟念念很快追上了还在前面等待着她的苏小柔。

    看着念念跑过来了,苏小柔赶紧迎了过去,一边关切地注视着念念的脸色,一边正想问她和哥谈得怎么样了,却一眼看到了念念嘴唇上的血痕。

    苏小柔不由惊呼出声:“念念,你的嘴……”

    “他吻的……”孟念念淡然一笑,笑得有些凄楚。

    “念念,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知道你和哥……这个样,他该有多伤心!”苏小柔惊讶而又忿然地说道。

    “小柔,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和成亲这么长时间以来,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成为夫妻,我和他一直就像朋友一样地相处着。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他的心中是喜欢着你的吗?”念念不想再把她和李默之间的实情对小柔隐瞒去,轻轻地说道。

    “念念,你们……”苏小柔惊讶地望着念念,眼睛里交替闪烁着震惊,激动而又不敢置信的光芒。

    这个消息对于苏小柔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意外。

    虽然她有时也觉得念念和之间似乎有些客气,不似别的夫妻间那么亲近随意。

    可是她一直都以为那是李默的天性淡漠的性格使然,她怎么可能想到,念念和成亲了这么久,竟然从来没有逾越过男女之间的界限呢?

    “是的是的,我和成亲的那一天晚上,我们两个就定好了互不相碰的合约。”念念完全能理解小柔此刻的震惊,望着苏小柔肯定地点点头。

    “合约?”苏小柔又听不懂了,眨着迷糊的眼睛看着念念。

    “小柔,我们先别说这个了。我想问你,你有没有觉得,哥他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呢?”念念此刻却没有心思给小柔解释合约这个词了,她的脑里,还在惦记着苏俊楚刚才那番让她感到了深深担忧的话语。

    “不觉得呀。”小柔想了一,摇摇头道。

    本来苏俊楚回来以后,苏小柔也没有和他见过很多次,更谈不上深入的接触交谈了,她当然不能像念念这样敏锐地感觉到苏俊楚的变化了。

    “听我说小柔,咱们一定要想办法好好劝劝哥。哥……他似乎有点恨,也许说不准会做出什么对不好的事情。”念念抓住了苏小柔的手,急切地说道。

    “啊?怎么会这样?哥从小就和一起长大,他们的感情一直很好的啊。”苏小柔又一脸讶然地看住了念念。

    “小柔,哥他认为我和……总之,他现在好像在有着什么打算。他说,他会让我堂堂正正地回到他的身边。小柔你说,这会是什么意思?他会不会是想杀了?”念念忧心忡忡地看着小柔。

    “杀了?”苏小柔失声惊叫起来,几乎忘记了她们现在是身处在环境复杂的深宫大院。

    然后她抓住了念念的手,神情激烈:“不会的!哥他不会这样的!哥他一直那么善良正直,他绝不会去伤害不该伤害的人的!念念,他那样说的时候,你难道没有劝他,没有对他说对我们都很好吗?”

    “我说了,我怎么会不说呢?可是,他说我越是说得有多好,他就越恨他。我还能怎么说?哥他已经钻进牛角尖了,我在他面前提起只会让他更生气。”念念苦笑了一说。

    “怎么会这样?我记得哥以前是最宽容最温厚的,他现在怎么会因为你嫁给了就变得这么偏执?念念,我还是不相信,哥他竟然会……恨?”小柔的脸色有点发白,她说她不相信,其实是她自己的心里不愿意相信而已。

    这两个人,都是她生命中无比重要的人物。

    一个是她最亲爱的哥哥,一个是她心底越来越依恋的男人。她绝不想看到这样的两个人会有对立的一天,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那她一定会伤心欲绝的。

    “是的,在征战以前,哥的确是一个温和而又宽厚的人。可是,这次回来以后,我总觉得他跟以前相比有些变化了,和以前不大一样了。好像变得……固执了……暴躁了……霸道了……让人捉摸不透了。”念念的脸色也不比小柔平静多少,甚至声调都带着些微微的颤抖。

    她在脑海里仔细地回忆着她和苏俊楚每一次见面的点点滴滴,小心翼翼地找寻着一些合适的词眼,来形容着现在苏俊楚给她的感觉。

    “念念,是不是你想得多了呢?”苏小柔忧伤地注视着念念,她多希望念念能像往常那样,在她紧张和害怕的时候,对她宽慰地一笑,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呀。

    其实苏小柔的心里何尝不知道,念念的这番话语绝不是张口随意说说的。而且以念念对苏俊楚的感情和了解,念念的直觉无疑会是准确的,念念的担心也绝不会是多余的。

    可是,苏小柔她还是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哥哥将要把看成是敌人的这个事实。她这样问念念,只是想从念念那里得到一点自欺欺人的安慰罢了。

    “我也希望是我自己想多了,可是……我的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你看,他连今天给我的这个吻都这么强硬……以前他不是这个样的。”念念摸了摸自己依然能感觉到一丝痛楚的嘴唇,喃喃说道。

    “念念,你和哥以前……那哥以前吻你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呢?”小柔微笑了一,如果不是此时她和念念的心情都那么压抑,她真想好好地和念念打趣一番。

    “他以前是很温和的,很在意我的感受的那种轻柔的,温存的吻。”念念也笑了,眼波里流动着幸福的光彩。

    她的脸上,呈现出一种梦幻般的如痴如醉的美丽和动人。此时,再回想起和苏俊楚在月光的初吻,依然是那么的甜蜜和醉心。

    那是……一辈也不可能忘掉的记忆吧。

    小柔抱紧了念念,轻轻说道:“念念,别担心,我会和你一起劝劝哥,让他不要想得过激。哥,他的本性是很善良的,我想他不会一意孤行做错事情的。”

    念念也抱住了苏小柔:“嗯,我也相信,哥不会做错事情的。”

    两个女孩互相安慰着往回走去,夕阳把她们俏丽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兰心公主拖着几近虚脱的步走在回宫的上,陪伴她的,除了春日流淌的晚风,只有一颗破碎的心。

    她边走边苦苦思着对策:假冒妃的事情是一定要禀告父皇的。至于父皇会怎么处理这个事情,别的人她都可以不关心。但是对念念——这个轻而易举抢夺了她丈夫整颗心的女人,她一定会在父皇的火上再浇上一把油,尽所能置她于死地而后快的。只是,俊楚,他会看着这个女人受到惩处和治罪而无动于衷吗?他肯定会想尽办法要救她的吧。

    想到了苏俊楚,兰心公主心里又开始隐隐作痛。

    这一时刻,她发现她自己依然还是那么地深爱着苏俊楚。即使她刚刚看到苏俊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还是一点儿都不怪他,她只是把心中所有的仇恨和不满都集中到了念念一个人的身上。

    这是不是许多女人的悲哀呢?自己的丈夫有了别的女人,妻通常喜欢把这件事的过错都算到和自己丈夫一起的那个女人身上,而不愿意去想想,自己的丈夫是不是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

    兰心公主边走边思,此刻,她的心中已经渐渐打定了主意。她没有直接回宫,而是拐进了和馨和宫紧紧相邻的宫廷侍卫院中。

    这里,有父皇专门为她安排的从小保护着她的安全的宫廷侍卫队。侍卫队的领叫做卫玉,也是一直守卫在兰心公主身边,对公主一心一意忠心耿耿的心腹之人。

    卫玉是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青年汉,他看到兰心公主亲自走进了侍卫院,赶紧迎上前去对兰心公主行礼:“参见公主殿,公主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属?”

    “卫玉,你马上去苏宰相的府上周围仔细调查一番,看看一个叫念念的女孩是什么身份?和他们家又是什么关系?速去速回,不要惊扰到苏相爷的家人,还有,这件事先不要对任何人说起。”兰心公主一脸肃然说道。

    “是,属遵命,属这就去办。”卫玉恭敬答应一声。

    “嗯,回来后先不要到我宫中复命,等到明日晋陵王上朝去了,你再详细给我说明你查探到的所有事情。”兰心公主又吩咐道。

    “是,公主!”卫玉情知兰心公主是要调查晋陵王的家事,那么自然是不会想让晋陵王知道的,当心领神会。

    “那你快点去办吧。”兰心公主说完了这句,就转身走出了院。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