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兰心你说得甚为有理。本来这个妃整日疯疯癫癫地和那个小梳搅在一起,我和你父皇看着就不满意,没想到她还是个假冒的。这哀家正好废掉她的妃之位,赐她一死,将来再好好地给你大皇兄择一门满意的亲事。”皇后娘娘沉吟着说道。

    “我看大皇兄和那个孟念念成亲一年多来,感情好得很,只怕大皇兄不会同意惩办她的吧。”兰心公主又不无担忧地说。

    其实她的心中还有另外一重担忧,她担心苏俊楚知道要重惩孟念念时,也不会答应,甚至会不惜和他们皇室翻脸。

    在她和苏俊楚成亲以来这短短的一段时间里,自从那夜她无意中听到苏俊楚梦中叫出了念念这个名字,又碰巧在假山后面听到苏俊楚和念念的谈话之后,她的心中,已经彻底明白了这个女孩在自己丈夫心目中的地位,那绝对是举足轻重而且无法轻易撼动的。

    她也知道,以苏俊楚那样坚决的性格,既然心中是这么地深爱着孟念念,他就绝不会眼看着她要受到惩处而不管不顾的。

    苏俊楚常年沙场练兵,又刚从边关征战回来,手中本来就兵权在握,如果他一心要保护孟念念,只怕皇上的命令他也敢不遵的吧……

    兰心公主这样想着,心中无比烦闷,神情不由恍惚起来。

    “兰心,你是在担心你大皇兄听说此事后会力维护着那个孟念念吗?你就放心好了,这次只怕他想护也护不了她了。孟念念犯的可是假冒妃,欺君瞒上的死罪。哼!我早就看着她和那个小梳,也就是你说的真苏小柔满心不爽了,原来她们还真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两个胆大包天,满嘴谎言的臭丫头,这次哀家绝不会轻饶过她们!”皇后娘娘恶狠狠地说道。

    皇后娘娘的心中,已经由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震惊和愤怒中镇静来,甚至还暗自感到有一丝窃喜的感觉了。

    因为她真的很不喜欢念念和苏小柔,却苦于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教训她们。

    现在听到她们一个是胆敢冒充相府千金犯了滔天大错的假妃,一个是竟敢抗旨不遵先逃婚后又隐瞒身份混入皇宫的真苏小柔,皇后娘娘的心里反而有一种莫名的松快感了。

    因为这样,不用她再费心,这两个丫头就绝对不会有什么好场了。

    所以,皇后娘娘此时的心情倒还真的不错了起来。

    就仿佛她正在苦思冥想摆脱一个人,却又不知怎样开口的时候,突然那个人主动提出说要自己离开一般,正合了皇后娘娘的心意。

    想着想着,皇后娘娘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冷笑,转身吩咐守在一边的卫玉:“卫玉,你快去那金銮宝殿之旁等候着皇上,等到皇上退了朝就请他速速移驾来哀家这里,哀家和兰心有要事向皇上禀报。”

    “属遵令。”卫玉答应一声,领命而去。

    皇上李盛隆刚刚了早朝,就看到馨和宫侍卫领卫玉静静地站在金銮殿外。

    他心奇怪,因为卫玉作为兰心公主的贴身侍卫,此时一般都应该是在公主的后宫守卫护驾,而不是擅自来到这前堂大殿之外。

    见了皇上李盛隆,卫玉立刻恭敬拜见:“微臣参见皇上,皇后娘娘和兰心公主派臣前来恭请皇上移驾圆和宫,有要事向皇上禀报。”

    李盛隆心知皇后娘娘此时专门差遣卫玉前来请他过去,那必定不是小事,当答应,跟随卫玉摆架圆和宫。

    皇后娘娘和兰心公主见皇上李盛隆很快就过来了,赶紧起身行礼迎接皇上,然后人落座。

    李盛隆见着皇后和兰心公主的脸色都不好看,而且连身边的公公宫女也全部都支使走了,更感觉她们要对他说的事情可能会很严重,便开口问道:“皇后,兰心,你们此时急急把朕叫来,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皇后娘娘和兰心公主互相看了一眼,皇后示意兰心公主说话。

    于是,兰心公主就把她知道的苏府用假女儿代替真小姐嫁进皇宫做妃,而真女儿苏小柔却又混进宫中在和殿做宫女的事情,原原本本地给皇上李盛隆汇报了一遍。

    李盛隆越听眉头拧得越紧,听着兰心公主在一旁娓娓诉说来,他的脸色也阴沉得就像暴风雨前的乌云压境。

    作为当朝天,李盛隆最看重的就是每个臣对自己的忠诚可靠。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最信任和看重的一个老臣,竟然在他眼皮底瞒天过海用了一个假女儿嫁入皇宫做了他的儿媳,而真女儿又假扮成一个宫女呆在宫中。

    也就是说,在大婚后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李盛隆都是生活在苏宰相的谎言和欺骗之中还浑然不觉的。

    而现在这个事实真相的拆穿,叫他怎么能不震惊和愤怒?这口恶气,叫他这个九五之尊的一国之君又如何能咽得去?

    “父皇,其实现在这个妃是苏宰相以前家里收养的一个小女孩,本名叫做孟念念。而苏家真正的千金苏小柔,就是把大皇兄和二皇兄都迷住了的那个小梳。”最后,兰心公主用这样一句话结束了她长长的诉说。

    李盛隆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岂有此理!他苏成竟敢如此胆大妄为,用一个假冒女儿瞒过朕和天人的眼睛,送进皇宫做了妃,这欺君瞒上的大罪,莫非他就不怕朕会砍掉他的脑袋吗?”

    “父皇请息怒啊。以孩儿看来,苏宰相一向对我宵国忠心耿耿,他又是俊楚的亲生父亲,他这么做一定是事出有因,还望父皇能看在孩儿与俊楚是夫妻的情分上,对苏宰相一家不要过苛责了。”看到李盛隆龙颜大怒,兰心公主赶紧劝慰着说道。

    “兰心,朕知道你对晋陵王情深意重,可是苏成这次做出的事情实在是让朕是可忍孰不可忍!朕如果不杀他,那天的人会怎么耻笑我这个堂堂一国之君?被一个大臣的假话连篇耍弄得团团转,还一直把他当做最忠心之人。”李盛隆说到这里,越发感觉愤怒难当,又重重加上一句:“这次,朕绝不会饶过他!”

    “父皇,您如果真的一怒之杀了苏宰相,那叫孩儿日后还如何与俊楚相处?何况,俊楚此次出征边关浴血奋战,为保卫我朝疆土立了汗马功劳。苏宰相的另外两个儿也是常年镇守边关要塞的朝廷重臣,如若杀了苏宰相,怎不叫他们心寒?只怕会引起人心涣散,朝廷动荡啊。”兰心公主还是不想让父皇对自己夫君苏俊楚的家人做出重处罚,便又头头是道地规劝道。

    这时,皇后娘娘也在一旁说:“皇上,臣妾也觉得兰心说得甚为有理。这次假冒妃之事,苏宰相当然罪责难逃。只是苏宰相在朝廷为官多年,根基深厚,个儿又都手握重兵,苏家在我朝的实力可不容小觑。所以,此事处罚是要处罚,但是怎么处罚还请皇上思而后行啊。”

    李盛隆没有发话,他的心里何尝不知道苏家在整个宵国的地位举足轻重呢?

    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笼络着苏家的同时,也在暗暗抑制着苏成势力的扩张。

    也正是因为苏家在朝中的势力日益强大,他才会想到赐婚与苏宰相的千金苏小柔,企图用联姻的这种方式来加强自己的皇权巩固。

    “皇后,兰心,那依你们看来,此事怎么处理最为适当呢?”李盛隆沉吟半晌,开口征询意见,他已经逐渐从刚才听到这个事情的惊怒之中冷静来。

    “父皇,孩儿只是给您提示一声万万不可处以苏宰相死罪,但是活罪肯定难免。父皇您一向治国有道,赏罚分明,具体怎么处置,父皇思量好了您自个儿定夺就是,孩儿和母后也不便插言了吧。”兰心公主轻轻说道,皇后也在一旁微微点头。

    “嗯,这一次朕可以饶苏成不死,但是此人心机重,绝不能留在朝中担当重臣之职了。朕早就有意赶走他了,这次假冒妃事件正好是一个绝佳机会,朕这就削了他的宰相之位,贬黜他到偏远的地方去做一个小官吏吧。”李盛隆稍作思考后说道。

    “皇上圣明,苏成本来犯的是欺君瞒上的死罪。如此这般一来,苏家既会感念皇上念及旧情不杀之恩,又可以不露痕迹地解除苏宰相在朝中的权利,真是一举两得啊。”皇后娘娘连连赞赏,又问:“只是,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皇上又打算怎么处治?”

    “她们吗?朕看既然那个苏小柔那么喜欢贱,放着尊贵的妃之位都不愿意坐,反而宁愿要当一个伺候人的小宫女,那就让她做去好了。朕会如她所愿,让她永远是一个低贱的宫女,永世不得翻身。”李盛隆冷冷一笑。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