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那还有那个孟念念呢?她可是一个真正的罪魁祸啊,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冒充苏小柔做妃,说起假话骗起人来那可是连眼睛都不曾眨一呀。孩儿看这个孟念念准不是一个好东西,说不定这件事情就是她使出什么**计迷惑了苏宰相,才会让苏宰相同意她冒充自己的女儿嫁入宫中的。所以,父皇对孟念念可千万不能心慈手软轻易饶恕啊。”兰心公主赶紧说道,只恨自己没有更多的事例,可以把念念说得更加不堪。

    “哦?那个女孩,朕看她平日说话办事,也不像是个有心计之人。要不然,就也把她降为宫女,留在宫中任由你们差遣好了。”李盛隆回忆了一,假妃念念清纯甜美的模样出现在他的脑海,他对她的印象倒没有多坏,所以也并不想做出更重的处罚。

    “父皇,这可不行。她假冒妃呆在宫中已有一年之久,我们谁都没有看出破绽,足以证明她阴险狡诈,善伪装自己。父皇您可不要被她单纯的外表蒙蔽住了,依孩儿之见,孟念念一定要处以死罪,才能平息事端。不然如果传了出去,一个胆敢冒名顶替到皇宫做了一年多妃的人,父皇都没有处死,那岂不会落人话柄,让天人都闲话父皇行事办案不够果断狠厉吗?”兰心公主尽所能,想挑起皇上对念念的厌恶。

    “嗯,兰心你说得也有道理。可是,你不是要顾及到晋陵王的情面,说不能对他们家的人处罚重吗?”李盛隆微微颔道。

    “她又不能算是俊楚的家人,她只不过是他们家从小收养的一个女孩罢了。”兰心公主不屑地一撇嘴。

    “皇后,依你看呢?”李盛隆转过头去问皇后娘娘。

    对于念念这个接触不多的假儿媳,尽管他也很生气,却始终还是不忍判她一个死罪。

    “皇上,臣妾也认为应该治那孟念念一个死罪,这个丫头也胆大妄为,诡计多端了。这次若是不处死,只怕日后还会惹出祸端。”皇后娘娘也添油加醋地煽动道。

    “好!既然皇后和兰心你们都认为那个孟念念应该治以死罪,那朕就判她一死。卫玉,你马上去让刘公公通传所有在京的大臣,即刻回来金銮殿等候,朕有重要事情宣布。”李盛隆看到皇后和兰心公主都这么坚持处死念念,当也做了决断,转头吩咐卫玉。

    “等一,父皇,这次能不能先别通知俊楚上朝了呢?毕竟,要惩办的是他的亲生父亲,我怕俊楚在场看了他心里会不好想。”兰心公主又向李盛隆建议。

    其实她的心里更担心的是,苏俊楚在朝廷之上听到皇上要处置孟念念死罪之后,会当场发作,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个延缓之计。

    李盛隆略微沉吟一,说道:“兰心,你对晋陵王可真是体贴入微,想得周到。那好,卫玉,你让刘公公就不要通知晋陵王了,其余大臣一律不得缺席。”

    “是,皇上。”卫玉答应一声领命而去。

    这时皇后娘娘想起了李默,不由问道:“皇上,那个孟念念毕竟与默儿已经有了一年多的夫妻情分。您看,这件事情我们是不是要先把默儿叫来给他提醒一,让他也好有个思想准备。”

    “没什么好要先提醒他的,他再怎么宠着那个孟念念,孟念念也是个冒名顶替的妃,这是不争的事实。朕要怎么处治一个罪人,难道还要先征询他的意见吗?”李盛隆皱了皱眉头说。

    毕竟,有人胆敢假冒皇室贵亲在他的眼皮底捣鬼,是李盛隆登上皇位以来所遇到的最不可思议也最难以容忍的事情了。

    而他最憎恨的就是说话办事对他不老实的人,这样的荒唐事怎么能不令他龙颜大怒呢?

    “父皇,等会您在朝上宣布对孟念念的处置之时,孩儿想大皇兄肯定会为她求情的,您可千万不能心慈手软呀。”兰心公主赶紧追加了一句。

    “朕乃九五之尊,朕开了口那就是金口玉言,岂会因为他人的一句求情而改变主意。”李盛隆声色果决,又转头对皇后娘娘说:“朕现在就去御书房命令书记官拟一道处理假冒妃事件的圣旨,即刻就会在朝堂之上宣布。皇后你今日也跟着朕一起上朝吧,朕算着默儿那小听到朕要处死他的爱妃,必定不会轻易作罢。如若他在朝廷上倔强起来,你也可以劝他一劝。有些话,你这个母后说起来比我这个父皇更好开口。”

    “皇上说得是,臣妾这就跟皇上一起上朝。”皇后点头说道。

    于是,皇上皇后娘娘对兰心公主说了一声,两人一起离开了圆和宫。

    兰心公主却没有回她自己的馨和宫,而是静静的坐在圆和宫里等候结果。因为,她一定要亲耳听到孟念念被处死的消息才能彻底放心来。

    华丽庄严的金銮大殿之上,皇上李盛隆正襟危坐,一脸阴沉肃然之色。而他的身边,还坐着平日很少一起上朝的皇后娘娘,也是面色冰冷,满脸严肃。

    站在面的诸多大臣看到这个局面,心中都各自忐忑不安。

    因为这时他们本来早已经散了早朝,皇上却又派人急急把他们全部都召了回来,那毕定是有着其重要对群臣宣布的大事了。

    而现在看到皇上和皇后娘娘的脸色都如此凝重,这样看来那又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情了。

    李盛隆威严的目光在面的群臣之中缓缓扫视了一遍,最后凛然落到了站在最前排的苏成的身上,冷冷地开了口:“苏宰相,你可知罪?”

    苏成心中一紧,赶紧出列拜礼说道:“皇上圣明,老臣愚鲁,自感任职以来一直兢兢业业为朝廷效力,不敢有半分松懈,不知何罪之有?”

    “岂有此理!苏成,你胆大包天用一个假女儿冒充你家千金嫁入皇宫做了妃。时至今日,你竟然还敢在朕的面前说你不知何罪之有?朕一向都信任体恤于你,可你竟然在朕的眼皮底玩出了这招瞒天过海偷梁换柱的鬼把戏!朕问你,你到底是何居心?莫非是你还包藏祸心想要反了朝廷?”李盛隆猛力一拍桌面,怒声喝问。

    “皇上恕罪啊,老臣确实是让养女念念代替小女小柔嫁进了皇宫,可是这都是因为当时小女离家外出多日未归,老臣万不得已才出此策。老臣承蒙皇上恩宠多年,对皇上的忠心可谓天地可表日月可鉴。请皇上恕罪,请皇上恕罪啊。”苏成大惊失色,当跪地叩头连声求饶。

    他万万没有想到,念念冒充小柔嫁给的事情终于还是被皇上知道了,心中又是惊慌又是害怕,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粒。

    “苏成,你说你的女儿苏小柔离家外出多日未归,那她为何又会化名小梳,先是假扮成一个男混在身边,现在又伪装成一个宫女呆在我大成皇宫?你这个弥天大谎到底还要伪装多久?如果不是朕及时发现,你是不是预备就这样一辈瞒着朕,让她们两个在这个宫中继续为所欲为去呢?”李盛隆又是一拍桌面,冷然质问苏成。

    “老臣不敢,小女苏小柔是怎样来到皇宫的老臣也不是十分清楚,她当时的确是离家出走了呀。老臣一时糊涂,没有及时向皇上禀明实情,恳请皇上恕罪。但是老臣对皇上和朝廷可一直是忠心耿耿,绝不敢有半点二心的啊。”苏成跪地叩头不起,一时不敢抬头。

    “罢了,朕体念你一心一意为我朝效力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也不想与你过追究此事了。刘公公,宣旨吧。”李盛隆不耐烦地一挥手。

    听到皇上吩咐,那站在皇帝身后的刘公公赶紧走上前来,打开手中执握的圣旨,用尖细的嗓音大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宰相苏成欺君瞒上目无王法,用假冒女儿嫁进皇宫做妃,蒙蔽圣上扰乱朝纲,本应判处刑。皇上仁义,念及其年老功高,个儿又镇守边疆,为守卫我国疆土立汗马功劳。所以从轻发落,削去其宰相之职,降为湖州七县令,苏成接旨后即刻前往湖州上任,不得延误。钦此。”

    “罪臣苏成叩谢皇上不杀之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苏成面如死灰接圣旨,浑身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苏成,朕想好了,你的女儿苏小柔既然那么愿意做一个伺候人的宫女,那就让她留在宫中永远做去好了。至于孟念念,她是假冒妃的祸,自然难逃一死。朕会赐她尺白绫,赏她一个全尸的,也算是对她仁至义尽了吧。”李盛隆又面色森冷地发话了。

    “皇上,此事完全是由老臣一手思量策划,念念她只是听从老臣的安排代替小柔嫁给,她是无辜的啊。臣斗胆恳请皇上能宽宏大量,法外开恩,饶恕念念不死。”苏成大惊失色,又连连叩头恳求皇上。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