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是听从了他的请求才会答应冒充苏小柔嫁进皇宫,并且因为这件事情还舍弃了她难忘的初恋,和自己的儿苏俊楚忍痛分手。倘若念念再因为此事搭上性命,那苏成必将一辈都会良心不安的……

    “大胆!苏成,你现在自己都是戴罪之身,你非但不在心里好好反省悔过,反而还妄图替那个胆大妄为的罪女求情。你也不想想,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在朕的面前说话呢?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你退!朕命你立刻回家打点好一切,速速离京赶去湖州上任!今天必须走!”李盛隆余怒未消,厉声说道。

    苏成还想求情,李盛隆面色一沉,对左右两边的侍卫用眼神示意了一。

    立即就有两个侍卫走上前来,拦住了苏成。

    苏成长叹一声,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资格站在这富丽堂皇的金銮宝殿之上了,只好无奈地起身,满面凄惶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

    堂群臣看到皇上龙颜大怒,苏成狼狈退出,当都低头不敢言语,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多出一。

    整个金銮宝殿一安静了来,每个大臣的心里都打着鼓,生怕皇上盛怒之会牵扯到自己。

    “父皇,儿臣也斗胆恳请父王收回成命,放过妃。”这时,一个急切的声音在金銮大殿之上朗朗响起。

    果然,正如李盛隆和皇后娘娘先前所预料的那样,李默听到皇上要赐念念死罪,再也忍耐不住,挺身而出了。

    虽然李默在听到他的妃原来是个假冒的相府千金,而真正的苏小柔却是那个小梳的时候,他心中的惊讶与震撼程,绝不亚于他知道小梳是女孩的那个时刻,甚至比当时还要更甚十分。

    这完全让他意料不到的事实真相,几乎让李默的大脑一空白。以至于他后来都没有怎么听清,父皇究竟是怎么处置苏宰相和两个女孩的。

    可是看到苏宰相跪地求情的时候,李默醒悟了过来。

    苏小柔降为宫女他倒还可以暂时接受,但是父皇竟然要处死假冒苏小柔的念念,那他就绝不能袖手旁观了。

    “她不是妃,她只是一个胆大包天假冒妃的骗。朕决不能容忍这样恶俗的女人留在宫中,她若不死,将来必定祸害无边,朕赐她一个全尸就已经算是对她很宽大的处置了。”李盛隆早已料到李默会为念念求情,当冷冷地说道。

    “父皇,孟念念冒充妃是有不对,可是儿臣恳请您看在她与儿臣已经做了一年多的夫妻情分上,能开一面饶她不死。”李默焦急而又担忧。

    “默儿,哀家知道你与那孟念念夫妻一场,难免心中不舍。可是这个臭丫头的确是犯了欺君瞒上的死罪,你也不必念及旧情替她求情了。正所谓‘大丈夫何患无妻’,你是当朝国之储君,宵国未来的君主,这全天不知道有多少好姑娘都在仰慕着你呢?日后哀家和皇上自会再仔细斟酌,为你精心挑选一门好的亲事,选一个秀外慧中,贤良德淑的好女孩来给你做妃。默儿你就不必为此事烦忧了,这个假妃一定要处死。不然,岂不让天人耻笑我宵国执法不力,治罪不严?”此时,坐在李盛隆身边的皇后娘娘不紧不慢地开了口。

    “父皇,母后,孟念念只是这件事情中一个无辜的女孩啊。她天性纯真,心地善良,求父皇放她一条生。”李默继续恳求道。

    “朕意已决,孟念念一定得死!你就不要多费口舌了。”李盛隆看到李默在金銮大殿之上,当着满朝武官,不顾一切地为一个他已经定为死罪的女人求情,心中更为恼怒,当对李默喝斥道。

    又转头吩咐身边的公公:“刘公公,朕命你这就带上尺白绫去和殿。传朕的口谕,让那孟念念速速自行了断,不得延误。”

    “奴才遵命。” 刘公公答应了一声后正欲离开,却听李默急急地喊了一声:“刘公公不可。”

    刘公公只好站了来,不知所措地望望李盛隆又望望李默。

    毕竟,这两个人,一个是皇上,一个是,他们俩谁说的话他都不敢不听啊。

    “默儿,你不要放肆了。朕已经了御旨,孟念念一定要处死,你还想怎样维护她呢?”李盛隆不悦地瞪视着李默。

    “父皇,母后,念念她不能死。因为……因为她……她现在已经身怀儿臣的骨肉了。”李默咬了咬牙,不自然地说道。

    “哦?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哀家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皇上和皇后娘娘听到李默的这句话都吃了一惊,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皇后娘娘开口问道。

    “就是……最近才知道的……儿臣和念念原本是想先瞒着大家不忙着说,想等到过段时日,胎儿大点了再细细告知父皇母后,期望到时候能给父皇和母后一个惊喜。”李默红了脸,吞吞吐吐地说着。

    说这些话时,李默感到非常窘迫。

    他从来没有和哪个女孩有过亲密接触,现在却无端要在大庭广众之,主动说自己是一个即将要当父亲的人了,他的心里深感别扭却又无可奈何。

    但是他只能这么做,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想出的解救念念的办法。

    李盛隆和皇后又互相对望了一眼,这个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两个人一时都有点错愕。但是随即,皇后娘娘的脸上就浮现出了欣慰的笑容。

    她早就盼望着能抱到小皇孙了,只可惜看到自己的儿李默已经成亲一年多了,那个不招人喜欢的妃还是啥事没有一样,肚平平的没有一点动静。她的心里就别提有多着急了,有心想问问又被皇上阻拦住了,说是他们年轻人的事情先不要管得多,等到日后实在不行再说。

    现在听到李默说妃怀孕了,尽管是个假妃,可是这个消息也足以令皇后娘娘喜笑颜开心花怒放了。

    “皇上,既然那个孟念念已经身怀默儿的骨肉,依臣妾看来,就不必要赐她死罪了吧。现在应当把她留在宫中好生照看着,等到日后诞了龙,再做处置。”稍作思,皇后娘娘开口向李盛隆说道。

    “嗯……皇后所言是。那好,默儿,孟念念可免一死,但是妃这个名号她是一定不能当了的。现在就暂且让她留在你的和殿,精心养息,一切都等龙诞以后再说吧。”李盛隆沉吟了一说。

    “儿臣谢过父皇母后。”李默赶紧答道,心里,却依然感到如同一团乱麻般纠缠着的烦乱和郁闷。

    这个危机现在看来是化解过去了,念念暂时没有了性命之忧。

    可是,以后又该怎么办呢?

    念念和他根本就没有过夫妻之实,又让他们从哪里变出来一个孩呢?

    而且,她是那么倔强而又**的一个女孩,她如果听说了他的这个办法,会怎么想呢?也许会跳起来骂他一顿也未尝可知。

    李默想到这里,眼前又浮现出了念念那如黑宝石般闪亮,灵巧而又大胆的双眸。

    他想起了在他们的新婚之夜,念念从身上掏出的那张皱巴巴的所谓的“合约”让他签字,想起了当他看到念念和当时还是男人身份的苏小柔抱在一起,而愤怒地质问念念时,她毫不畏惧地与他大吵的样。

    往事历历在目,清晰醒目得就如同发生在昨天。

    这一切,都让李默心生感触,感慨万千。

    他没有想到,他的妃原来真的不是他的妻,而原本该成为他妻的那个苏小柔在逃出了苏府后,却最终还是来到了他的身边,冥冥之中就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左右着他们各自的命运。

    而现在,假妃的事情已经完全暴露了,他们几个今后又该如何相处呢?

    此时,站在金銮宝殿之上的每个大臣的心里都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看来,皇上的心情已经阴雨转晴了,刚才那种乌云压境,风雨欲来的危险气息也终于过去了。

    于是,所有的大臣都齐齐地跪了来,嘴里高呼:“恭祝皇上皇后娘娘即将喜得贵孙,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岁!我们宵国后继有人,必将千秋万代,世代昌盛。”

    “呵呵,众位卿家免礼平身。这是我宵国的重大喜事,理当普天同乐,与民同庆呀。”李盛隆也因为李默带来的这个喜悦消息,心情好了很多,当展开笑容让大臣们起身。

    “默儿,既是孟念念已经有了身孕,你就早点回去多陪伴她一吧。告诉她这些时日干什么都要细心谨慎一些,再不能像往常那样疯疯癫癫,不知轻重地蹦跳打闹了。”皇后娘娘也笑吟吟地提醒李默。

    “谢过母后的关心,父皇母后,那儿臣就先告退了。”李默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淡然答道。

    “好,你先去吧,众位卿家也退吧。今日之事已经处理完毕,那就到此为止了,散朝。”李盛隆说完站起身来,和皇后娘娘一起走了。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