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臣们便也一边议论着一边散去了。像苏成这样皇上身边的大红人,今日竟然因为假冒妃的事件被贬至湖州任七县令。无论如何,对于他的这些同朝为官的同僚们来说,都是一条爆炸性的新闻了。

    而这个令人震撼的消息,也足以令这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大臣们茶余饭后谈论许多时日了。

    李默急匆匆地往和殿走去,他的心里充满了焦虑,充满了不安,也充满了困惑。

    并且,他的这些复杂难平的心绪中,还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近乎难堪的愤怒。

    为什么?她们两个要骗他?为什么?她们竟然都能装得那么像?连他这个准丈夫都没有能看出丝毫的破绽。

    是他自己傻?还是因为她们两个女孩都鬼灵精怪?

    李默心里乱糟糟的,走进了和殿的院,他一眼就看到念念脱了外套,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衣衫,正手脚翻,欢快地踢着一个用几根鸡毛粗粗扎成的鸡毛毽。

    她的头发已经汗湿,有几缕掉了来,沾在此时因为运动而透出红晕的脸上,显得健康而又美丽。

    苏小柔坐在一边的石桌旁,欣赏地望着念念灵巧地弹跳自如,毽在她的脚如盛开的花朵一样,在空中上起落。

    “孟念念,你停来,不要跳了。”李默走了过去,盯着正跳得无比开心的念念,心烦意乱地开口。

    小柔听到李默喊出了念念的名字,她心里一惊,陡然站了起来,呆呆地望着李默。

    “,踢毽很好玩的,又能强身健体,你干嘛不让我跳啊?”念念正踢得高兴,哪里愿意停来?她调皮地回了一句,继续踢着自己的毽。

    但是她猛然又感觉到有点什么地方不对劲,刚才似乎叫她“孟念念”,这是怎么回事?

    念念心神一分,毽没能接住,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

    她停了来,同样呆呆地望着李默,张口结舌地说:“,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我叫你孟念念,怎么,难道我叫错了吗?”李默瞪视着念念和苏小柔,看着两个女孩那一脸慌乱的表情,他知道她们确实是如父皇和母后所说的那样,在他的面前上演了一出李代桃僵的把戏。

    这个摆在眼前的事实,使得李默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一种受到被最信任的人捉弄和欺骗的感觉。

    他又转向苏小柔:“还有你,你叫苏小柔,你才是苏相府的千金,我说得没有错吧?”

    “,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你是从哪里知道我们两个的真名字和真身份的?”念念还没有从的惊讶和震愕之中醒过神来,她瞪大了细长的丹凤眼,用那种最不可思议和稀奇古怪的眼神看着李默,仿佛李默是一个她从来也没有见过的天外来客。

    李默看着念念那一脸惊乍的模样心中又感到有些好笑,这个似乎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女孩,真是天真纯净得像一张白纸,谎言一被拆穿立马就不打自招了。

    他在石凳上坐了来,徐徐说道:“现在的情况是,你们俩互换身份的事情不只是我知道了,父皇和母后也已经知道了,满朝武大臣都知道了。”

    “啊?”念念惊叫了一声,一时说不出话来。

    “,皇上都知道了,那我爹现在怎么样?皇上会怎么处罚我爹?我爹会被皇上处死吗?”苏小柔焦急地问道,她已经顾不上问这个秘密是怎么被拆穿的了,满心都是对苏宰相处境的担忧。

    “父皇没有处死苏宰相,但是将他革去了宰相职务贬到湖州任职。”李默沉声答道。

    “哦。”苏小柔哦了一声也不再说话,心里想着爹爹没有被皇上一怒之处死,那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本来欺君瞒上这样事情一旦败露,任何人都知道会是死罪一条。可是现在爹爹竟然逃脱了这一大劫,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皇上放过爹爹的,也都是值得庆幸的了。

    这样想着,苏小柔的心中也就稍稍放心来了。

    “舅舅没事就好。”念念听说苏宰相没有性命之忧,也轻轻舒了一口气,在李默对面的石凳上坐了来,端起石桌上放着的一杯清茶喝了起来。

    刚才踢了那么长时间的毽,念念是又热又渴,正好现在休息一。

    她根本就忘记了,这件假冒妃事件的暴露,她自己其实也脱不了干系,也有着大的危险。

    苏小柔考虑事情比念念周全,她也坐了来,看着李默问道:“,那皇上说要怎么处置我和念念呢?”

    “父皇说你既然那么愿意做一个宫女,那就让你留在宫中做去好了。”李默看了看苏小柔,心里掠过一丝轻微的悸叹。

    原本,这个女孩应该是他的妻,可是现在……什么都弄得一团乱糟了。

    “那念念呢?皇上说要怎么处置她?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当个宫女?”苏小柔又问道。

    李默还没有答话,念念拍着手跳了起来说:“好啊好啊,当宫女也很好玩啊,这样我也不用和你和珠珠分开了。老实说我当这个妃也当腻了,还真的想换一个别的角色试试呢。”

    李默看着念念那没事人一样,还一脸欢呼雀跃的样。

    他的心里是真的开始生气起来,这个傻乎乎的小女人,难道她不知道她犯的过错是多么严重的吗?她不知道她的这件事情对皇上来说又是多么不可容忍的吗?

    她都不能想到,皇上轻轻的一句话就可以断送掉她如花似玉的生命吗?

    念念还在一个人兴奋地幻想着她当宫女的情景,一点也没有注意到李默看着她的表情是一副奇怪的,恨不能吞她的样。

    李默注视着念念,突然很干脆地开口道:“孟念念,你以后不能再这样蹦蹦跳跳了。”

    “为什么?难不成皇上给我降的罪中还有从此不能蹦跳这一条?”念念又坐了来,一边端起水来喝着一边不服气地看着李默。

    “因为我……已经跟皇上和母后都说过了,你现在怀着我的孩。你看到过有怀孕的女人还这么疯疯癫癫,乱蹦乱跳的吗?”李默实在不能忍受念念的弱智了,冲口而出。

    “什么?!李默,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还是你的脑出了问题?你!你怎么能在皇上和皇后娘娘面前这么说?”念念刚刚喝进嘴里的一口茶水全部喷了出来,她又跳了起来,并且大声地质问李默。

    这一次她是激动地跳,气愤地跳,因为意外也因为生气她又直呼李默其名了。

    “不然你要我怎么说?父皇大发雷霆铁了心地要杀你,我不这样说,难道真的要我看着父皇派人来把你赐死吗?”李默也很生气,他觉得这个孟念念真是有点不知好歹。

    他为了她在父皇母后面前说尽了好话,甚至鼓足勇气,克服着自己心里的大障碍,在那么多人面前说出了自己就要当父亲了。

    可是现在,她不仅不领情,反而还在埋怨他,似乎他这样做是占了她多大的便宜似的。

    “念念,这样说是为了救你。”苏小柔在旁边轻声说道。

    她在最初听到李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吓了一大跳,因为她明明记得念念亲口对她讲过,念念和之间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夫妻关系。

    可是后来听到李默那样说,苏小柔旋即就明白了。

    在皇上的雷霆震怒之,李默只有这样,才能暂时救念念的性命,是一条权宜之计。

    念念现在也醒悟了过来,原来皇上是要杀她,李默为了救她才会谎称她怀了身孕。

    心里虽然明白了李默的好心,念念的嘴上却还是不愿意认输。

    她嘟了嘟嘴,低声说道:“可是……人家又没有真的怀孕。你这样说了,让我以后在宫中怎么见人啊?难道真的让我每天装成一副懒洋洋软绵绵的孕妇样?还要装成一个大肚?那样我可受不了。还有啊,明明没有,到时候皇上和皇后娘娘真的要让我生孩怎么办?”

    李默看着念念那不情不愿而又无可奈何的样,感到非常好笑。

    虽然他平时一直是个深沉严肃的人,此刻却忽然非常想逗一逗面前的这个,有点可爱也有点可笑的女孩。

    于是,李默注视着念念,慢条斯理地说:“其实,只要你愿意,现在再要一个我们的孩,也未尝不是来不及。”

    “什么?李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念念刚刚喝进去一口水,此时又全部都喷了出来。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现在开始,想要一个孩那也是很简单的事情。”李默观察着她的反应,继续不慌不忙说道。

    “呃……,我觉得你今天有点怪怪的啊……你没有吃错药吧?告诉你,我可不想这么早就当孩的妈。”念念涨红了脸,有点结舌。

    “我是说的实话,如果不是成亲那天,你要拿出那张莫名其妙的合约,说不定你现在早就是孩的妈了。”李默却紧接着说了一句。

    念念想要回嘴,却一时语塞,愣在了那里。

    这个时刻和李默说的这些话语,让念念不能不想起她和成亲的那个夜晚,桂花飘着香气,月色皎洁迷人。

    她先趴在桌上睡着了,然后李默进来叫醒了她,然后她就画了一个彩色电视机让李默认是什么东西,李默理所当然地没有认出来。

    于是,她就拿出了那张合约;于是,李默就很干脆地在合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于是,他们两人就一人一头各自地睡去了;于是,他们后来就一直是这个样……

    今天,听到李默旧事重提,念念的心里忽然波澜涌动,思绪万千。

    她在想:如果那时候,她没有拿出那张互不相碰的合约,或者,李默当时并没有那么爽快地同意签约,又或者,李默同意了但是后来却并没有做到一个谦谦君。

    那么现在,他们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呢?她和李默是不是真的就成为了一对平常的夫妻了呢?

    有时恩恩爱爱有时也拌嘴吵架,那也许现在真的是已经有了孩了吧……

    孟念念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她和之间,如果要真正的成为一对夫妻,其实也并非是像她以前想像得那么可怕。

    毕竟,也是一个正直而又善良的好人,毕竟,不仅博多才而且人也长得风翩翩。

    如果他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了,别的方面虽然说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孟念念是可以肯定的。

    那就是对她一定也会很好很好,绝不会亚于哥对她的好吧。

    因为自从上次念念生病的那次,对她关怀备至悉心照顾,念念就可以看得出来,李默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体贴细心的好人,那肯定也应该会是一个好丈夫的……

    孟念念怔怔地想着,任由自己的思绪随意飘荡。

    而李默的心里,此时也和念念一样,同样也想起了那个与众不同,令他终生难忘的新婚之夜。

    他也在想,如果当时这个女孩没有拿出那张奇怪的合约,那么他们一定就会真的在一起了,也许真的就已经当了孩的父母。

    那么,一切就都会和现在不一样了吧……

    李默和念念同时这样想着,他们互相看了一眼,表情都有点不大自然。

    孟念念虽然一向大方,此时脸色却也开始微微地发红。似乎正有一种奇异的,暧昧的气氛在两个人之间,悄悄地漫延……

    把他们俩的关系,突然拉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变得紧密了一些,也亲近了一些。

    孟念念和李默两个人都沉浸在这种崭新而又微妙的感觉之中。谁也没有注意到,坐在一旁的苏小柔,看着他们之间这种欲语还休,暗流涌动的样,脸色渐渐地变了。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