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苏小柔并不愿意承认自己了李默,可是当她现在看到李默和念念在一起,两个人一口一声地谈论着孩的问题。

    虽然不时地斗着嘴,但是看着他们俩的那个样,实在是像了一对打情骂俏的恩爱夫妻。让苏小柔顿时觉得自己在这儿,是一个多余的,与他们俩之间这种融洽的气氛格格不入的外人。

    苏小柔的心里非常难受,她从小就是被很多人众星捧月般围绕在中心的焦点人物,是一个集万千娇宠和溺爱在一身的幸运儿,她从来没有体会过被冷落和被忽视的滋味。

    此刻的李默和念念,却忽然让她感到了一种从所未有过的孤单和难堪。

    苏小柔的眼睛涩涩的,身体里就像突然爬出了几只小虫,在一一啃噬着她脆弱的心灵,她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在这里呆去了。

    于是,她咬了咬嘴唇,重重地站起身来,快地跑进自己的里去了。

    苏小柔突兀的离开,将李默和念念一就从那神游的思想里拉回了现实中来。

    李默看着苏小柔窈窕的背影一闪就钻进了房间,他忽然意识到今天只顾着和念念讲话,而忽略了苏小柔的感受,一时有些懊恼,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而念念看着苏小柔一句话不说匆匆跑开了,立时就明白了小柔的心态。

    她知道苏小柔一定是看到今天她和在一起,说了那些暧昧不清的话语,才会不高兴地跑走的。

    虽然苏小柔从来没有承认过她喜欢的人是,但是对于了解她就如同了解自己那般透彻的念念来说,苏小柔的掩藏的心思念念早就看得一清二楚。

    念念轻轻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的李默,说道:“她不高兴了,你去哄哄她吧。”

    “我去,能行吗?”李默有点犹豫不决。

    他不能懂苏小柔怎么说不高兴就不高兴了,他也奇怪苏小柔今天的表现。即使是看到他和念念在一起讲得很热闹而没有顾及到她,也不至于掉头就走吧。

    这些女孩的心思,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呀。

    “你去当然行了,而且,这时候也只有你去才能让她破涕为笑。你快去吧,小柔现在还只是使一小性。你要是去得迟了,当心待会儿她真的生了气发起脾气来,那你就不好收场了。”念念微微笑了,又催促着李默说:“快去吧快去吧,你听我的话没错的。”

    李默站起身来去找苏小柔,念念看着李默走进了苏小柔的房间,忍不住想:希望小柔今天不要任性,为难了。

    这样想着,念念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在心里说:孟念念呀孟念念,你刚才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你在跟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你明明知道小柔是喜欢的,的心里也是有着小柔的,而且你自己的心里也始终是放不哥的。你为什么还要跟说那些纠缠不清的话语?你今天是不是昏了头呢?

    走进了苏小柔的房间,李默看到苏小柔背对着房门倚窗站着,正在用手揉着眼睛,似乎是哭了。

    看到苏小柔这个样,李默的心里非常自责,他觉得是自己的疏忽才让苏小柔这么伤心。

    他走过去,轻轻地叫了声:“小梳。”

    “我叫苏小柔。”苏小柔没有回头,说话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鼻音,果然是哭过了。

    “对哦,小柔,说起来其实你应该是我的妻呢。”李默走到了她的面前,注视泪痕未干的女孩,心里微微发痛。

    当他叫出了小柔这两个字时,感觉是那么亲切自然,就仿佛他早就应该这么叫着她似了的。

    苏小柔没有说话,李默的这句话勾起了她心底更大的辛酸。

    她又想起了自己初次听到皇上赐婚给她和时,她激烈反对的情景,想起了她和念念在相府的花园里商量着怎样逃婚的情景,也想起了她在“贵宾楼”因为丢失了银两而陷入窘境,巧遇李默把她带回皇宫的情景。

    这一切回忆,都令苏小柔思潮起伏,心痛如裂。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后悔了还是怎么了?她一次次在心里轻声地问自己:如果时间能够倒转,如果再次回到那个皇上赐婚给她和的时刻,她是不是就会做出与当时完全不同的选择呢?

    如果她那时真的老老实实地留在了家里,最终服从圣意嫁给了。那么,后来一切那些令人遗憾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念念不会因为她的逃婚而被迫嫁入皇宫,她的哥和念念的恋情也就会一直坚持来,说不定早就成亲了。

    而她自己和也肯定真正地生活在一起了,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因为爱他而独自黯然神伤。

    她的爹爹也不会因为这次假冒妃的事件,而被贬至远的湖州了……

    可惜,世界上是从来没有后悔药的。

    “小柔,你能告诉我吗?你那时候为什么会逃走?为什么最后是念念代替你嫁进皇宫了?”李默看到苏小柔一直沉默不语,便又问道,声音比刚才更为温柔。

    “因为……因为我那时不愿意嫁给你,我在书院里见过你一次,我那时对你们皇宫里的人印象很不好。”苏小柔低了头,轻轻地答道。

    “呃……原来你是因为不愿意嫁给我才逃走的。”这个答案很出乎李默的意外,他没有想到,竟然还真的有女孩不愿意嫁给他做妃。

    他常常听到父王母后说起的是,不知道有多少王孙贵族家的女儿,包括邻近国家的一些公主,都想等着嫁给他呢。

    现在,听到苏小柔直截了当地说出了那时并不愿意嫁给他,李默的心里既感到吃惊又有点好笑。

    但是他很快抓住了苏小柔这句话里的漏洞,于是不动声色地笑了笑,望着苏小柔调侃地说:“你刚才说那时不愿意嫁给我,那么你的意思是……现在你愿意嫁给我了吗?”

    “什么呀……我可没有这么说。再说,你现在不是已经有念念了吗?”苏小柔嘟着嘴白了李默一眼,后面的那句话带着明显的赌气意味。

    “可是……我的心里只有你。念念我们两个……一直就像朋友,她有很多奇怪的地方,我总觉得她和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李默深深地凝视着苏小柔,轻声说道。

    “可是,你刚才还在跟她在外面那么热火朝天地谈论着你们的孩。你敢说,你的心里是没有一点喜欢念念的吗?”听了李默的这句话,苏小柔却激动了起来。她抬起头,用她那双美丽的杏眼瞪视着李默,提高了声音。

    “我承认,我的心里是喜欢念念的,她乐观坚强,活泼开朗,我很欣赏她的这种性格。可是,我对她和对你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呀。”看到苏小柔真的生气了,李默赶紧说道。

    “有什么不一样?你承认了你是喜欢念念的,那你就是喜欢她。我不要你哄我……你走吧,别管我,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苏小柔哭起来了,她用手推着李默,想用力将李默推出门去。可是她的气力根本就不能推动他,于是她开始用拳头使劲地捶打起李默。

    苏小柔在李默的面前,真的就像一个任性的小孩。

    她一点儿也不觉得面前的人是,她对李默也没有一点儿畏惧之感,是心里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

    李默伸手抓住了苏小柔打向他的手腕,将她轻轻揽进了自己的怀中,低沉地说:“小柔,你让我怎么表明对你的心意,你才肯相信我呢?我喜欢念念,是将她当做妹妹当做朋友那样的喜欢。我没有因为她彻夜难眠过,我也没有因为看到她和别的男孩在一起而心情郁闷过。但是,对你,我不一样。我几乎每天都会想到你,如果一会儿看不见你我会牵肠挂肚。而且,你每次和二皇弟一起出去玩时,我真想把你拉回来。我这样说,你懂了吗?其实,我早就非常非常喜欢你了,在你还是男孩的时候,我就常常奇怪自己怎么对你老是有那种特殊的感觉。我对你的感情,我相信一点儿也不比二皇弟给你的少。只是,因为我已经有了妃,我只能把这种感情埋在心底。”

    苏小柔听着听着,眼泪更多地涌出来了,她老老实实地靠在李默的怀里,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让自己痛快地哭着。

    “小柔,别哭了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每次看到你哭,我的心都要碎了。”李默用手指轻轻地擦拭着她脸上的泪珠,温柔地说道。

    苏小柔听话地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地说:“,我老是这么爱哭,念念也经常笑话我的。”

    “呵呵,小柔,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你是你哥哥的小书童,那时也就是因为你一直不停地哭,才让我注意到了你。当时有谁会想到,那个爱哭的小书童将会成为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女孩呢?”李默回味无穷地笑了起来,望着苏小柔的眼神,是那种宠溺和包容一切的温柔。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