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然记得了,我还记得皇……他真的好讨厌啊。”苏小柔听到李默说起他们初次相见的往事,感到特别的亲切,当破涕为笑。

    不过在提到皇李佑的时候,她又忍不住微微地皱了皱眉头。

    “唉,我和二皇弟一直都不齿于他的那些事情。只是想不明白,我们和他都是同一个父亲,也是在共同的教养环境中长大,他的心性举止怎么会与我们有这么大的不同?”李默叹了一口气说。

    “,以后该怎么办?你在和皇上和皇后娘娘面前都说了念念怀孕了,这件事以后怎么收场?念念本身没有怀孕,如果这件事情被揭穿了,那念念的处境就更不妙了。”小柔转移了话题,这也是她现在心里确实在担心着的问题。

    “我说的是念念刚刚怀孕,在这段时间里,我会想出一个好办法,或者把念念安全地送出宫去。这样,即使以后父皇母后想找念念的麻烦,她也已经远走高了。”李默沉思着说道。

    苏小柔听了点点头:“现在也只有这样了,,谢谢你啊,你总是为我们着想。”

    “小柔,我不喜欢听你跟我讲这么客套的话语。我为你们着想,我对你们好,这都是我心甘情愿想做的事情。所以,以后不许你再跟我说谢谢你这样的话了。还有,你以后跟念念在一起看到宫里的人要格外谨慎一些,时刻提醒她注意自己现在是一个孕妇,如果被人看出什么破绽,那样就麻烦了。”李默低头注视着苏小柔,一本正经地交代。

    “好吧,你不想听客套话那我以后就不说这样的话了哦,我也会随时提醒念念注意自己的孕妇形象的。”苏小柔现在的心情已经晴空万里,笑着说了,又道:“念念在干什么?咱们出去找她吧。”

    “她大概还坐在那里等着你出来的吧,是她让我进来找你的。”李默说。

    “哼,那如果念念没有让你进来,你是不是就不来了?”苏小柔听了心里又不舒服了,追问李默。

    “不是啊,我肯定会来的,因为我知道你可能会哭的嘛。”李默赶紧解释。

    他在心里暗暗叫苦,看来跟女孩,尤其是像苏小柔这样的绝色美女又是千金大小姐的女孩打交道,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稍不注意的一句话都有可能让美女生气了。

    “你说的是真的?”苏小柔歪着头看着李默,半信半疑的样。

    “当然是真的,小柔,难道现在你还不相信我吗?”李默郑重地说。

    “那你得发誓,发誓你跟我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都不会骗我。”苏小柔却固执地说。

    “呃……”李默有点啼笑皆非,自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这样要求过他,更没有哪个女孩敢在他的面前说出这样的话语。

    如果是别人这么对待他,李默肯定掉头就走掉了。但是对苏小柔,他硬不这个心肠。

    看着苏小柔满脸不依不饶的表情,李默知道,他今天如果不顺着她的意思去说那些话,那这一关肯定是过不去的。

    两个人静静地对视了一会儿,李默缴械认输了。

    他叹息地拉过苏小柔的手,妥协地说:“好,我发誓。我李默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如果我敢对你说一句假话,那就让我……”

    这时,苏小柔抽出手来轻轻地捂住了李默的嘴,阻止住了他还没有说出来的后半句话,然后嫣然一笑:“不用说了,,我是试探你的,看你会不会为了我发誓。现在,没事了,咱们出去找念念吧。”

    李默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真是搞不懂这些女孩。一非要让他发誓,他刚刚发了一半,却又不让他继续往说了。难怪人家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呢。

    念念一个人坐在和殿院里的石凳上,正在天马行空地神游物外,忽然见二皇李睿走了进来。

    自从上次,苏小柔当着念念和李默的面,明确地拒绝了李睿的求婚之后,李睿来和殿的次数就少得多了。

    开始他还是天天来,但是他每一次来,苏小柔都会有意识地躲避着他。

    渐渐的,李睿就只是偶尔来一了。

    毕竟,他也是一个聪明而又高傲的皇,苏小柔的态已经让他明白了,她并不愿意接受他的感情。甚至,他还能看得出来,苏小柔的心中其实是喜欢着他的大皇兄的。

    所以,尽管李睿的心中对苏小柔还是有着深深的爱恋,但是他只能把自己这份浓浓的痴情硬生生地压在心底,不想因为自己的出现,而给苏小柔带来更多的烦恼。

    李睿似乎又恢复了他以前那种无拘无束,早出晚归,时常逗留在宫外久久不归的情形。李默,念念和苏小柔都很少在宫里看到他了。

    此时看到李睿来了,念念顿时感到一阵惊喜,笑着站了起来:“二皇,你今天怎么会想起过来这里了呀?现在你来和殿可还真的是稀客了呢。”

    “我每天都想来的呀,就是怕你们不欢迎呢。”李睿仔细地打量了一念念,摇摇头笑道:“嫂嫂,你还是这么苗条,你这样哪里像是个身怀龙种的人呀?”

    “啊?李睿,连你也知道了呀。”念念又是惊奇又是羞窘。

    “是啊,别看我整天不呆在宫里,可是宫里面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哦。”李睿笑着在石凳上坐了来,又沉思地望着念念:“我刚从母后那儿过来,听说你和小梳的身份……是互相对调的?原来你叫孟念念,小梳才本来应该是大皇兄的妃,对吗?”

    “是的,看来那句‘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老话,还真是说得没有一点错啊。怎么我和小柔的这件事情,一就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了呢?”念念也坐了来,有点懊恼地说道。

    “这也不算什么坏事,只是让我们这些人都大吃了一惊而已。”李睿笑了笑说。

    “这还不算坏事呀,因为这事舅舅已经被贬到远离京城的湖州任职了。还有,因为这件事,我以后每天都得做出一副孕妇的样。你说,这样我能受得了吗?我还真有点担心自己做不好呢。”念念嘟囔着说道,她口无遮拦,一就说出了假怀孕的秘密。

    话说出口后,念念也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话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

    她立马住了嘴,满目惊惶地望着李睿:“二皇,你只当刚才什么都没有听到我说哦。”

    李睿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样感到非常有趣,他已经明白了,念念的怀孕,只是大皇兄为了解救念念而临时编造出的一个谎言了。

    他不由淡淡然笑出来:“我的确什么也没有听到啊。不过,大皇兄的脑可还真是转得挺快的呢。”

    念念有些尴尬又有些庆幸,觉得幸好自己只是在李睿面前口没遮拦泄露了秘密。

    她相信李睿是不会出卖他们的,但是她还是一脸认真地对李睿交代了一声:“李睿,你一定要替我们保守这个秘密哦,不然,我就真的死定了。”

    “放心吧,嫂嫂,我不会说出去的。”李睿肯定地答道。

    说罢,他又反过来交代念念:“嫂嫂,不是我说你,你也真的是不注意了。你刚才那样说如果是被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听到,那可就麻烦大了,只怕谁也不好收场了。我想大皇兄既然这么说了,那他一定会有安排最终处理好这个事情的。只是你以后在外面说话一定要谨慎一点啊,以免惹祸上身。”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二皇。”念念感谢地说,又道:“你以后别叫我嫂嫂了,这样叫着总让我觉得自己好老似的,别扭死了。再说,我本来也不是你的嫂,我和你的大皇兄之间根本什么也没有的。”

    “你说和大皇兄之间什么也没有是指得没有什么?”李睿却问道。

    “这个……就是没有那个什么嘛。这事你也得替我们保密哦,我是信任你才告诉你的。”念念略微迟疑了一,还是坦白地说了出来,她的确对李睿有一种天然的信任。

    “哦,我明白了,你是说你和大皇兄之间没有真正地在一起亲热过是吗?”李睿戏谑地望着念念说。

    “李睿!你心里明白了就行了,干嘛还非要这么直白地说出来?”念念尖利地叫了一声,一涨红了脸,给了李睿一个气恼的大白眼。

    “呃……你们在搞什么鬼?竟然成亲了这么久都还没有……难道,我的大皇兄还真的是一个坐怀不乱的柳惠吗?”李睿用一种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她。

    “切,别瞎说,我们只是在成亲那天,就定好了互不相碰的合约。”念念再一次对他翻了个白眼。

    “算了,你们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我也不想管。我想你和大皇兄可能正好是怪人遇到了怪神,刚好对上了。”李睿轻轻笑了笑,然后问:“我不叫你嫂嫂,那你让我叫你什么呢?直呼其名?”

    “是呀,你就叫我名字好了,这样我更习惯。”念念爽快地答道。

    “好吧,念念,怎么没有看到大皇兄和小梳呢?”李睿说。

    虽然已经知道了小梳的本名叫做苏小柔,但是李睿还是喜欢叫她小梳。

    他永远也忘不了,他第一次见到小梳时,那个初秋的午后,在花香缭绕的御花园里,苏小柔对他说她叫小梳的那个瞬间。

    从此,这个女孩甜美动人的笑容,就深深地烙印在了李睿的心间,使得他再也难以从里面解脱出来……

    “小柔刚才不高兴跑回房间了,你的皇兄过去哄她开心了。”念念淡淡一笑道。

    “是大皇兄惹她不高兴的吗?”李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

    “不是,没什么的,女孩的一些小心眼而已,二皇你不要担心啦。”念念赶紧说。

    “哦……”李睿只说了这一个字,就沉默了,神情有些落寞。

    念念刚想说一些劝慰李睿的话语,李睿却又突然说道:“念念,我对小梳那么好,我那么在乎她,我觉得我也一点儿都不比大皇兄哪里差啊。你说为什么,小梳她却似乎总是更喜欢和大皇兄在一起呢?”

    “唉,感情的事情就是这么难以琢磨的。你和,在我看起来,都是那么出类拔萃,而且同样都是对她深情款款的。可是,小柔她偏偏就是好像更喜欢和呆在一起些。我想在小柔自己的心里,可能也说不清楚,她到底为什么会更喜欢一些吧。也许只有两个字能解释清这个事情,那就是缘分,只能说小柔和比跟你更有缘分吧。”念念叹了一口气说。

    说到这里,念念不由想起了苏俊楚。

    她在心里轻声地问自己:我和哥,到底是算有缘还是无缘呢?如果无缘,为什么要让我们相遇而又相爱?如果有缘,却又为什么让我们始终不能在一起。

    “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命运缘分这样的东西,我只知道,幸福是要靠自己努力去争取去把握的。”李睿的面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显然,他并不认同念念的说法。

    李睿的话让念念呆了一呆,不禁又想:难道我是因为自己没有努力去争取去把握,才会和幸福擦肩而过,弄得如今我和哥都这么痛苦的吗?

    想着想着念念就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从那纠结的思绪里抽出身来,对李睿说:“你难道不觉得,小柔真的是和很有缘分吗?她本来就应该是的妻啊。如果当初不是她执意逃出了相府,那她和现在早就是一对恩爱夫妻了。而且,她那时虽然逃掉了和的婚事,却又在上巧遇被带回了皇宫,这样兜了一圈她最后还是来到了的身边,你说这不是缘分是什么呢?”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