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吧。”李睿轻轻说了一句,没有和念念继续辩论去。

    “其实,二皇你人这么好,武功又高,人也长得一表人才风翩翩,不知道会有多少好姑娘喜欢你呢,你也不要因为小柔拒绝了你就难过了呀。”看着李睿情绪有点低落,念念便安慰地说道。

    “呵呵,念念,你难道还怕我因为小梳不爱我而想不开吗?放心吧,我一向就是个最懂得怎样让自己快乐起来的人,我做事情从来都是拿得起放得的。我今天来,一是为了看看你们,二是想向你们告辞,我准备出宫一趟了,可能要过一两个月才回来。”李睿脸上恢复了他惯有的那种洒脱的微笑,淡然自如地说道。

    他觉得念念真是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孩,自己本身现在都一身麻烦,却还一直不忘记安慰他劝导他。

    “你要走啊?”念念吃了一惊,心里竟然生出了一丝不舍的感觉。

    毕竟通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她对李睿的友情也是很深厚的。

    “是啊,我一向就不喜欢呆在皇宫,以前常常留在宫中是因为有小梳。现在她……既然一直躲着我,我和她终归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也不想再让小梳为难了。倒不如再出去云游四方浪迹天涯一番。”李睿点点头沉声说道。

    念念正想再问,却看到李默和苏小柔一起从和殿里走了出来。

    只见两个人都是笑容满面,容光焕发。

    尤其是苏小柔,那秀美绝伦的脸蛋此刻美丽透着喜悦,妩媚含着娇羞,比平日更加显得美了十分。

    两人一边走一边还轻声地说笑着,看起来真是赏心悦目的一对璧人。

    念念轻轻对李睿说了一句:“看来是雨过天晴了。”

    “念念,你还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怪人呢。怎么看到自己的丈夫对别的女孩这么好,你不仅不生气,反而似乎还很高兴?你是不是有点不正常了呢?”李睿看着她一脸平淡的样,摇头笑道。

    “去你的,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和根本就不是夫妻。”念念瞪了李睿一眼,压低声音说。

    这时候,李默和苏小柔已经走到了他们的面前。两人看到了李睿,都有点吃惊,因为李睿已经好久没有来过这里了。

    李默对李睿颔了颔:“二皇弟,你来了。”

    李睿也对李默点点头算是回礼,但是眼睛却是看着苏小柔:“小梳,好久不见了。”

    苏小柔温和地对着李睿笑了笑,轻声说道:“是呀,好久不见了。”

    “原来你的真名是苏小柔。”李睿又说道。

    他的目光一直深沉地凝聚在她的脸上,一刻也舍不得离开。因为这一次,他是专门来向她告别的……

    “是呀,二皇,你以后可以叫我小柔。”苏小柔被李睿看得又有点窘迫起来,微微垂了眼帘。

    “呵呵,不了,我还是觉得叫你小梳顺口多了。”李睿笑着说。

    “那随便哦,你觉得怎么叫好就怎么叫吧,反正小梳和苏小柔都是我。”苏小柔依然温和地笑着,虽然她和李睿之间根本没有什么,但是现在面对着李睿,她却总感到心里有一种近似歉疚的感觉。

    “好了,大皇兄,念念,小梳,我这次来主要是想和你们道别的。我要离开皇宫一段时间了,希望我回来时,大家都还能像今天这样,快快乐乐地在一起。”李睿终于将视线从苏小柔的身上移开了,站起身来说道。

    “二皇弟,你又要走吗?”李默问。

    “是的,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呆在宫里的。”李睿看着李默说。

    “哦,那一保重,记得要常回宫里来看看,不然母后会想你的。”李默知道李睿既然这样说了,那一定是早就准备好了要走,所以并不多说,只是低沉地交代了一句。

    “我会的,大皇兄,念念,小梳,你们也都要好好保重自己,每天开开心心的哦。”李睿微微一笑,又对李默说道:“大皇兄,现在她们俩身份的事情已经被揭穿了,就怕日后还会有什么麻烦,你一定要照顾好她们。如果有什么事情,叫韩七通知我,我随时回来。”

    “好的。”李默简单地答了一句,两个兄弟紧紧地拥抱了一。

    李睿又含笑对念念和小柔挥了挥手,然后走了出去。

    兰心公主一直守候在圆和宫里等着皇上和皇后娘娘回来,希望能听到孟念念已被处死的消息。

    她想过了,就趁现在苏俊楚还不知道情况时,快刀斩乱麻地解决掉念念这个大麻烦,以免夜长梦多。这样过了今天,苏俊楚即使想救孟念念,那也无力回天了。

    她还想,孟念念死了,苏俊楚当然会很伤心。

    可是她相信自己的魅力和能力,她觉得只要除掉了孟念念,那么在今后的时间里,她一定能用自己的温柔和痴情抚平苏俊楚心灵的创伤,取代孟念念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李盛隆没有同皇后娘娘一起回到圆和宫,当皇后娘娘踏进圆和宫的大殿时,兰心公主赶紧迎了上去:“母后,事情处理好了吗?苏相爷有没有什么不满?”

    “已经处理完了,苏相爷对皇上没有定他死罪也很感恩戴德,你父皇命他速速离京赶去湖州上任,这会儿只怕已经出发了吧。”皇后娘娘点点头说。

    “嗯,母后,那现在那个孟念念呢?父皇处死了她没有?她这个女人可千万不能留啊。”兰心公主又焦急地问道。

    “你父皇本来一心是要处死她的,已经命刘公公去传话赐她尺白绫了。可谁知,你大皇兄这时才说出她已经怀了他的孩了。这就当然不能处死她了,她怀着的可是咱们宵国的第一个皇孙,龙胎凤种啊。哀家和皇上已经让你大皇兄安排人好好照应着她了,一切等到龙诞之后再说吧。”皇后面带欣慰之色解释,提起这个还未出世的小皇孙,她是满心欢喜。

    “怀孕了?”兰心公主呆了一呆,在心里说:怎么会这么巧?和大皇兄成亲了一年多都没有什么动静,偏偏这时就怀孕了呢?于是问道:“母后,这怀上龙可是一件大喜事,怎么从来没有听她和大皇兄提起过呢?”

    “你大皇兄说也是刚刚才怀上,还不想让我们早些知道,说是要等到以后再给哀家和你父皇一个惊喜呢。”皇后娘娘笑了笑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兰心在这里就先恭喜母后和父皇即将喜得皇孙了。”兰心公主也笑着说。

    她虽然还有疑问,可是想想大皇兄和那个女人毕竟已经成亲了这么久,现在有了孩也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吧,所以也就暂时压了心中那抹油然而起的怀疑。

    看到皇后娘娘一脸喜色,兰心公主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虽然遗憾这次没有处死那个孟念念,但是一想到她怀孕了,她又有一丝兴奋。

    兰心公主暗想:如果我把孟念念已经怀上了大皇兄孩的事情告诉了俊楚,那么他即使再痴心,再对那个孟念念不能忘情,也应该会死心了吧。毕竟,孟念念已经是大皇兄的人了,而且又即将做妈妈了,他还能做什么指望呢?

    这样想着,兰心公主又稍稍安心了一点。

    于是她向皇后娘娘告退,准备回自己的宫殿,向苏俊楚讲明苏宰相因为假冒妃事件被贬和孟念念已经怀孕的事情。

    踏进馨和宫时,兰心公主看见苏俊楚正坐在里静静地沉思着什么,面色从容,深情幽远。

    她的心里顿时翻起一阵难以形容的嫉妒之感,她知道,苏俊楚这个样,一定是又在想念那个孟念念了……

    “俊楚,我刚才母后圆和宫那里过来,听说了一件大事,而且这件事情和你们家有着脱不了的关系。”不露声色地叹了一口气,兰心公主轻轻走过去,望着苏俊楚说道。

    “什么事?”苏俊楚回过头来。

    他一时没能想到,宫中会有什么重大事情和他们家有关,所以语气是略微有点惊奇而又不甚在意的。

    “俊楚……为什么大皇兄的妃会是个假的?她不是你的亲妹妹苏小柔,对吗?其实她的名字叫做孟念念对吗?其实苏相爷和你们全家早就知道这个事情对吗?而你真正的妹妹苏小柔就是那个小梳对吗?”略微停顿了一,兰心公主一口气把自己心里的这些话全部说了出来。

    “什么?你是说皇上……”苏俊楚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霍然起身捏住了兰心公主的手腕,眼睛里是一片震愕的担忧。

    “是的,父皇已经什么都知道了,他很生气……”兰心公主静静地望着苏俊楚,点了点头。

    “告诉我,皇上是怎么决定这件事的?皇上会把我爹和念念她们两个怎么样?”苏俊楚打断了她没有说完的话,焦躁地问道。

    o(n_n)o~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