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很快就过去了。又到了初夏时节,清风凉爽,天高云淡。

    以前,像这样衣衫单薄又不是热的季节,念念是最喜欢的。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她要装扮成一个孕妇,不仅要穿着臃肿宽大的服装,以掩饰自己依然窈窕的体型。而且还不能再像以往那样活蹦乱跳了,她感到这种日倍受煎熬,大有日如年之感。

    于是,这天晚上,当李默回到和殿寝宫准备歇息的时候。

    念念拦住了李默,闷闷不乐地说:“,我真有点受不了了,我还要这个样装多久啊?你不是说会想办法送我出宫的吗?怎么现在还不让我出去呢?”

    李默看了看念念,她那穿着一身宽大衣服的样看起来无比滑稽。

    看着看着李默就笑了起来,他没有直接回答念念的问话,而是调侃地望着念念笑道:“你这个样,还真是很像一个准娘亲呢。”

    “我都快烦死了,你还笑话人家。”念念没好气地说。

    她感觉自从那次说她假怀孕之后,两人的关系就接近了一些,在她面前也不似以往那么严肃了。

    而她自己跟说话,更是随意自在了许多。现在似乎她怎么说,都不会跟她生气似的。

    “别烦了,我都会有安排的。其实,我早就给你找好了一处地方,那里繁花似锦,绿树成荫。我已经委派韩七过去监督施工,找来工匠尽快在那里修筑一处舒适房,就是为了让你以后出宫,可以有一个安全稳定的住所。”看着念念气鼓鼓的模样,李默宽容地笑道。

    “是真的吗?,那可好了!哇,听你说得那个地方那么美,我现在都迫不及待想去那里看看了呢。”念念欢呼起来。

    看着念念快乐的样,李默也很开心。

    他觉得现在他跟念念的关系真的是很奇妙的那种,看到念念高兴他的心里就也会高兴。反之,如果念念闷闷不乐,他的心里就会莫名地担心。

    那种微妙的感觉,真的是难以说得清楚。

    就仿佛念念是他一个亲近的小妹妹,他愿意宠着她照顾着她。可是,又似乎比妹妹的感觉多了一点什么。

    是什么呢?李默不愿意去多想。他已经有了苏小柔,他不想再因为念念而惹得苏小柔对他不高兴。

    所以,他的心里,始终就把念念定位在了妹妹这个概念。

    “呵呵,你就那么迫不及待想出宫吗?你舍得了小柔……舍得了我们大家吗?”李默笑着问。

    “我当然舍不得了,可是,我不出宫就没有办法啊。我根本没有怀孕,如果皇上和皇后娘娘知道了,那我只有死一条。我可不想死啊,我还这么年轻,还有好多美好的事情都还没有经历过呢。比之起死来,我当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逃生之了。”念念无可奈何地说着,说完了,又看着担忧兮兮地加上一句:“,我真的好害怕会死啊。”

    李默看到念念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闪着忧虑的光芒,他忽然有点感动。

    面前的这个女孩,真是坦白的可爱,诚实的可爱,他动容地说:“念念,你不会死的。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死的。”

    “嗯,,我相信你,我一直都相信你。”念念点点头,她的心里,确实是对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信任。

    “那么,不要多想了,早点睡,好吗?”李默说,那语气真的就像对一个娇宠的小妹妹。

    “嘿嘿,可我现在还不想睡呢。我要去找小柔,我想告诉她,你正在一个很美的地方修一座房,将来我就会去住在那里。”念念嘻嘻笑着,一溜烟跑出去了。

    苏小柔现在时常爱跟念念开玩笑,说念念现在是装的一个孕妇,那就一定要多晒阳,呼吸新鲜空气,所以总是喜欢拉着念念在皇宫里到处游玩。

    念念虽然心里气恼苏小柔抓住这个事端总爱胡乱取笑她,但是却也并不计较。

    反正她自己也是个更爱玩闹的人,也乐得跟苏小柔四处跑着玩耍了。只是要随时记住提醒自己行动小心翼翼,不能疯赶打闹,更不能活蹦乱跳。

    这一天,念念和苏小柔出去外面玩了回来。走到和殿的大门口,却意外地看到苏俊楚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小柔,念念,你们俩快跟我一起回家一趟。樊叔叫人带信给我,说爹和娘出事了。”苏俊楚神色焦急,见了她们就匆忙地说道。

    “什么?爹和娘出什么事了?”苏小柔的脸色登时变了,抓住苏俊楚的手问。

    “哥,舅舅舅母怎么了?”念念也急忙问道。

    “具体情况是怎样还不清楚,我感觉可能是很不好,樊叔只说让咱们几个人一定尽快赶回去。”苏俊楚的脸色异常难看,他看了看两个女孩,又说道:“我已经找好了马车,就在前面等着,我们得快点回去。”

    “嗯。”念念点点头,拉着脸色苍白的苏小柔跟着苏俊楚往前面走去。

    人上了马车,车夫在苏俊楚的吩咐,快马加鞭一狂奔,很快就赶到了苏府。

    得车来,苏俊楚急匆匆地走进苏府大院,念念拉着踉踉跄跄的苏小柔紧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樊叔正神色悲戚站在院里,一看到他们人进来,樊叔立刻迎了上去,抹着眼泪说道:“公,小姐,表小姐,你们可回来了。林管家和小翠他们从湖州赶回来了,他们说老爷和夫人……”

    “我爹娘怎么了?林管家人呢?”苏俊楚心急如焚,抬脚迈进了正厅大门。

    念念的心里一沉,紧张和担心使她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依然搀着几乎站立不稳的苏小柔往里走去。

    走进相府大厅,个人一眼见到正对大门的墙壁中央挂着一朵大白花,白花的两边吊着黑纱。林管家手臂上也缠着黑纱,正在指挥者家丁们布置着厅堂。

    见到苏俊楚他们进来,林管家迎上前来“扑通”一声就给苏俊楚人跪了,流着泪说道:“公,小姐,你们责罚我吧。我没有把老爷和夫人照顾好,我该死啊……”说罢,泣不成声。

    苏俊楚的眼前一阵发晕,他努力稳了一身体的重心使自己站稳,嘶哑着声音问:“林管家你起来说话,我爹和我娘到底怎么回事?”

    “回公,老爷当日匆忙赶往湖州上任,一舟车劳顿,加上心情烦忧。到了湖州之后就一病不起,请来郎中给他开药他也不好好吃,天天发脾气。病情是一日比一日严重,在几日前,老爷终于没能挺住……”林管家说到这儿,老泪纵横,再也说不去了。

    “那我娘呢?我娘现在在哪里?”苏俊楚和苏小柔同时颤抖着声音问道。

    苏小柔的脸色惨白,她的身体也在剧烈的颤抖之中。

    念念流着泪,只有牢牢地抱住苏小柔,才不至于让她的身体因为支撑不住而倒去。

    “夫人她……她一直照顾着老爷,都怪我疏忽啊。老爷去了的第二天,我出去找算命师傅去给老爷看坟地。夫人对我交代了一声,将来把他们的灵堂设在京城相府,我当时没有顾着多想,答应了一声就急急忙忙走出去了。谁成想,回来后竟看到夫人她……她竟然一时想不开,悬梁自尽,追随老爷去了……公,我该死,我有罪啊……”林管家说着说着又泣不成声,一旁的家丁丫鬟也都垂头去,偷偷抹着眼泪。

    “爹啊,娘啊……”苏小柔凄惨地叫了一声,只觉得眼前一黑,她的人就直挺挺地倒了去。

    念念赶紧扶住了她,一边哭一边招呼小翠和两个丫鬟,一起将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刺激得晕过去苏小柔,扶到了后院的卧房里去躺着了。

    苏小柔一直没有苏醒,念念坐在床边守护着她。

    想起穿越之初来到相府时,看到苏相爷和苏夫人相貌堂堂,仪态万方,宛若人间一对神仙眷侣。如今却已魂归西去,溘然长逝了。不由感叹世事无常,命运多变,生命如此脆弱。

    念念默默地掉着泪,在苏小柔床边坐了半晌。她突然想到,这个噩耗对于苏俊楚来说,肯定也是一次巨大的打击。不知道苏俊楚现在怎么样了?

    她赶紧起身,交代小翠她们照看好小姐,自己往前厅走去,想去看看苏俊楚。

    当念念走进相府前厅,只见大厅里面灵堂已然摆设完好。林管家他们全部都不见了人影,苏俊楚一个人呆呆地站立在大厅中央,如一尊沉默的化石。

    念念心里一酸,她知道苏俊楚是伤心透顶了才会这样静默。

    她走了过去,轻轻地抱住了苏俊楚僵直的身体,哽咽着说:“哥,不要难过了,舅舅舅母已经去了。你要想开一点点,不要伤心过甚,免得弄坏了自己的身体。”

    苏俊楚搂住了念念,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紧紧地搂住了她。

    两行轻易不弹的男儿泪水,顺着他英俊的面庞缓缓滑落,一滴一滴,洒落在温柔抱紧他的女孩的头上……

    孟念念惊觉地抬起头来,看到了苏俊楚眼中的热泪。那么坚强隐忍的一个男人,第一次在她的面前落泪了。

    念念只感到心中一阵剧烈的绞痛,苏俊楚的眼泪,让她感到那么心痛,又那么心碎。

    可是此时,她却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用手指轻轻地擦拭着苏俊楚脸上的泪珠,不住地说:“哥,别哭了,看到你哭,我的心里好难受……”

    然而苏俊楚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无声地流着泪,他的身体冷得像冰。

    念念的眼泪也滚滚而落,不由踮起脚尖,轻轻地吻着苏俊楚脸上的泪痕,希望用这轻柔的吻能传递给他一些温暖与慰藉。

    女孩温柔的轻吻,唤醒了苏俊楚心底潜藏的柔情。

    他捧起念念的脸,也轻柔地去回吻她哭泣的眼睛,她冰凉的唇……两个人的泪水融合在了一起,忘记了世间万物的存在……

    这时,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只听林管家忙不迭地喊着:“恭迎殿。”

    念念还来不及和苏俊楚从拥吻里分开,就见到李默大踏步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了紧紧相拥在一起的念念和苏俊楚,李默不由一楞,脸色立时凝上了一层寒霜。随后,马上有一股说不清的熊熊怒火,在他的胸中迅猛地燃烧起来。

    念念,原本是他的妻,虽然这个妻只是名义上的妻。

    可是此时,看到这个名义上的妻和别的男人相拥在一起,浑然忘我地亲吻着。李默的心中,还是感到了一股难言的屈辱和愤怒。

    他呼吸沉重地走过去,一直走到了苏俊楚和念念的面前,紧紧地盯着这两个忘情地依偎在一起的人,压抑着即将爆发的怒火,声音冰冷地开口:“谁能给我一个解释?你们俩这样算是怎么回事?!”

    念念赶紧从苏俊楚的怀里离开,还来不及说话,就听到苏俊楚说:“,你今天既然看到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你的了。我和念念,从前是一对恋人,现在依然深深地相爱着。”

    “可是你别忘了!她现在是我的妻!”李默怒吼着说,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

    “我没有忘记,我没有一天忘记,她现在是你的妻!我也每时每刻都在提醒自己,她现在是你的妻!可是,这不能阻碍我的心里依然爱着她!”苏俊楚也爆发着喊道。

    两个男人毫不相让地对视着,带着要把对方扑倒的愤怒。

    然后,李默冷冷地说:“你没有忘记就好,那就请你以后记得尊重她,也尊重你自己!”

    “很好,你放心,我会尊重她,也会尊重你。不过,我要对你说清楚,在我的心里,从来没有放弃过她!总有一天,我会让她堂堂正正地回到我的怀抱!我不会让她一直留在你的身边!”苏俊楚冷笑着回敬。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