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混蛋!你也别忘了,你已经娶了兰心。如果哪一天你让兰心伤了心,别怪我今天没有提醒你!我绝不会放过你!”李默忍受不住了,咬着牙近乎咆哮着吼道。

    听到李默提起了兰心公主,苏俊楚颓然地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

    “哥,,你们别吵了。别忘了,这是在舅舅舅母的灵堂之上,你们这样吵,舅舅和舅母又怎会在天堂得到安息?”此时,念念才有机会在旁边插一句话劝阻李默和苏俊楚。

    听到念念的话,李默回过神来。

    他本来是朝回到和殿里,没有看到念念和苏小柔,正在心里纳闷。却忽听小贵来报,说晋陵王派人带话过来,说是苏家突遭噩耗,苏相爷和苏夫人相继离世,念念和小柔都要在家里准备吊唁事宜,今晚都不回宫了。

    李默闻听后深感震惊,他最担心的就是怕苏小柔娇弱的身体,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

    于是他心急如焚快马加鞭地赶到了苏府,没成想一进门,却看到了念念和苏俊楚亲密拥吻在一起的场面。的震惊和愤怒使李默登时丧失了理智,忘乎所以地同苏俊楚大吵了起来。

    此时,念念的一句话提醒了李默,他渐渐冷静了来。

    说实话,李默自己的心里也说不清楚,他刚才为什么会这么冲动?

    也许因为在他的心中,依然还是把念念当做自己的妻,也许是因为他觉得,苏俊楚已经娶了他的妹妹兰心公主。

    总之,他就是感觉到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似乎是让他难以忍受的。

    但是现在,李默已经恢复了理智。他没有再理会任何人,而是直接走到了大厅中央,对着苏成和苏夫人的灵位,虔诚地拜了拜。

    然后,他回过头来,面对着念念和苏俊楚问:“小柔呢?她现在怎么样了?”

    “小柔伤心过,昏过去了,现在在后院房里躺着。”念念轻声答道。

    “带我去看看她。”李默的担心变成了事实,他的眉头拧了起来,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嗯,我带你去见她,希望她现在醒过来了。”念念点头答应,正准备带着李默往后院走去。

    苏俊楚却忽然叫了一声:“李默!”

    李默回过头来,不知道苏俊楚叫住他要干什么。而且这一次,苏俊楚一反常规的没有叫他,而是直呼他的名字李默。

    苏俊楚盯住李默,一字一句说道:“别忘了,你现在也是有妻室的人了。如果你哪一天让小柔伤了心,我也不会放过你!”

    他将李默刚才对他说过的话语,原封不动的还给了李默。

    李默淡淡地笑了笑,语气坚定:“你们大可放心,我宁可我自己伤心,也绝不会让小柔伤心。”

    说着,他就率先往后院走去了,念念赶紧跟了上去,给李默带。

    苏小柔昏迷了半天,此时已经悠悠转醒。

    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躺在从前家里的房间里,小翠守在床边,一脸忧伤地看着她。

    旧时房间里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以及小翠脸上毫无掩饰的悲戚之色。都让苏小柔迅速地回想起了昏迷之前,她听到的那个令她悲痛欲绝,肝肠寸断的消息——她的父母,她最最亲爱的爹娘,都已经永远的,彻底的离开了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而她,甚至没有在爹娘临终之前,见上他们最后一面。

    从此,她将再也没有机会依偎在娘的怀抱,给娘撒娇,和娘亲昵了。她也将再也没有机会,听到爹对她慈爱而又严厉的训斥了……

    想到这里,苏小柔心如刀绞,胸口一阵紧似一阵地剧烈作痛。

    她猛然赤着脚从床上跳了来:“爹,娘,你们在哪?快回来呀,柔儿想你们,柔儿再也不任性了……”

    苏小柔一边悲凄地哭喊着,一边就要向外冲出去。

    “小姐,小姐,你再躺一吧。你才刚刚醒过来,你要休息好呀,你鞋都还没穿呢……”小翠赶紧抱住了她,哭着说道。

    但是苏小柔根本就听不进小翠的劝阻,也忘了自己还是一双赤脚。她用力挣脱开了小翠抱着她的双臂,疯狂地向门外冲过去,一头撞到了匆匆赶进来的李默身上。

    李默赶紧搂住了她,焦急又关切地问:“小柔,小柔,冷静一点,你要去哪里?”

    苏小柔停了来,定定地看着李默,用一种陌生而又抗拒的目光看着李默,然后她推开了李默扶着她的双手,声音冰冷地说道:“,我的爹娘死了,是你的父皇害的。你走吧,你不该来的!”

    “小柔……”李默叫了一声。

    苏小柔那苍白而又憔悴的脸庞,单薄而又颤抖的身体,以及她踩在冰冷的地面上那一双赤露的双足,都令他的心中无比疼痛。

    他伸出手去想再次搂住苏小柔,可是苏小柔却猛然向后退了一步,冷冷地说:“你别碰我!”

    “好,我不碰你,可是,你听话先穿上鞋好吗?”李默收回了手,满含怜惜和无奈,他不忍心看到苏小柔这个样站在地上。

    “我不要你管!我就不穿鞋!”苏小柔气狠狠地说。

    站在一边的孟念念看不过去了,走上前来扶住了苏小柔,轻声劝慰着说:“小柔,别这样。是好心,舅舅舅母去世了大家都很悲痛,可是,你也不能迁怒到的头上呀。”

    “是他的父皇害死了我爹娘,如果皇上不把我爹娘贬到湖州,我爹娘就都不会死,他们都不会死……”苏小柔抱住了念念,泣不成声。

    李默苦恼地低了头,他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安慰苏小柔,可是苏小柔的这个样,又着实让他心痛。

    “小柔,这件事也不能全怪皇上吧,即使真的是因为皇上……也没有做错什么呀,那么关心你,你就别让难过了吧。”孟念念扶着小柔到床边坐,将她的双脚放到了床上用被盖好,叹了一口气说道。

    苏小柔没有说话,李默说:“小柔,我知道你现在很伤心,你怎么样对我我都不怪你。可是,你要知道,不管事情是什么样,我父皇是我父皇,我是我。我对你,我对你们苏家,都是真切的关心的。我不忍心看着你这样,你这个样让我看了很心痛,你懂吗?”

    苏小柔抬起头来,一双水雾迷蒙的大眼睛悲切地注视着李默,满面凄然:“我懂又有什么用?你真切的关心又有什么用?我爹娘都已经死了,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你能把我爹娘都变回来吗?你能吗?”

    “小柔,人死不能复生,我当然不能把苏相爷和苏夫人给你变回来。可是,我愿意用我今生全部的力量对你好,照顾爱护你一生一世,让苏相爷和苏夫人的灵魂在天国得到安息。”李默走到了床前,低头俯视着苏小柔,声色恳切:“小柔,答应我好吗?从今以后,让我来陪伴你呵护你,我不会让你受到一丁点委屈的。”

    “你以为我会答应吗?,经过了这件事,我怎么还可能答应和你在一起?我看到了你,就会想起我的爹娘是怎么死的。我绝不会不孝到,投身到一个害死我爹娘人的儿的怀抱!你走吧,我和你之间……结束了,不可能了!”苏小柔起身了床,站在李默的面前,激动地,毫不留情地说完了这些话,泪水随之布满了一脸。

    李默的脸色变了,他向前跨了一步,试图搂住苏小柔。

    可是苏小柔却漠然地推开了他的臂膀,然后抬手指着房间大门:“你走!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你!”

    李默的心,登时沉到了谷底。

    仿佛有一只无情的巨掌,将他的整颗心都捏了起来,重重地抛起,又甩落到地上,顷刻之间就摔得四分五裂了。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李默的脸色,由青转白,又由白转青。而他眼睛里的伤痛,越来越深重。

    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从来没有!哪怕是他的父皇,他的母后,也从来没有这么不留情面地赶他走过。

    苏小柔,她凭什么?她凭什么就可以这么无情无义地对待他?

    难道就因为他爱她,他痛彻心扉地爱着她,她就可以无视他的自尊与骄傲,将他的尊严踩在脚随意践踏吗?

    孟念念和里的那个丫鬟小翠,都用充满同情的目光看着李默。看着一向骄傲尊贵的李默,在这一刻,就像霜打了的茄,那么悲哀,那么失落……

    里一瞬间沉默来,每个人都不再说话。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清,静得甚至能听到李默沉重的呼吸声。

    李默看了看苏小柔,苏小柔也毫不退缩地看着他。

    她的面上,依然是一副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

    李默咬了咬牙,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大步走出去了。

    o(n_n)o~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