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柔,你怎么能这样对?一心一意对你好,你怎么能这样去伤他的心?你这样真是过分了!”念念看到李默黯然神伤地走了,不由焦急地责备苏小柔。

    “我不会忘记,是他的父皇害死了我的爹娘。”苏小柔面色阴晴不定,只是机械地说着,仿佛此时她的心中,就只剩了这么一句话。

    李默带着满心的伤痛,脚步匆匆地穿过了相府花园的长廊,很快就来到了前厅。

    他看到,苏俊楚还在大厅之中静静地伫立着。

    两个男人面对面地站住了,苏俊楚问:“小柔现在怎么样?”

    “她不好,她的情绪很不好,她……也不想见我。”李默疲惫地说着,一脸颓然。

    苏俊楚奇怪地看了看李默,后者脸上那种心碎的表情让他吃惊,他有些不敢置信:“你,在爱着小柔?”

    “你说呢?如果我不爱她,我会一听说苏相爷和苏夫人出了事,就赶紧心急如焚地赶过来,希望能安慰她照顾她吗?”李默缓缓地说着,语调沉重:“可是,她不想见我,她说是我的父皇害死了你们的爹娘,她一直赶我走。”

    “但是,你已经娶了念念,你怎么可以又去爱小柔?”苏俊楚的心里,突然对李默生出了一丝奇异的同情和理解。

    因为李默此刻所忍受的痛苦,正是他曾经也无数次忍受过的。

    “我只能说,念念是我现在的妻,而小柔……是我心底最爱的女人。”李默看了看苏俊楚,又接着说:“如果你也像我爱小柔这样爱过一个女人,你就能体会,当她赶你走,不愿意见到你时,你的心情会有多难受。”

    听到李默这么说,苏俊楚淡淡地苦笑了一。

    他想说,我怎么不能体会呢?甚至,我心中能体会到的这种伤痛比你还要深刻。

    可是,他却没有说出来。

    面前的人,毕竟是,毕竟是念念现在的丈夫。他怎么能在李默的面前说出,他正是因为深爱着他的妻,而又不能真正地拥有她,才会心碎神伤的呢?

    两人沉默了片刻,苏俊楚说:“,我已经派人给我大哥二哥都传信过去了,他们可能这几日就会从边关赶回京城。然后我们几兄妹准备一起去湖州一趟,给我爹娘上坟进香。这段时日我就不能上朝了,还望帮我给皇上告个假。还有,小柔也暂时不能回宫了,请批准她从湖州回京后再回和殿做事。”

    “给父母上坟进香是一件大事,我岂有不准之理?那你们安心去吧,皇宫这边我自会跟父皇和母后禀报清楚。”李默点点头,又叹息着加了一句:“帮我劝劝小柔,她的脾气犟,我真是担心她……会一直想不通。”

    苏俊楚也点了点头,在这一瞬间,他读懂了面前的这个男人对小柔的感情,一定绝不亚于他对念念的爱。同样那么深彻入骨,同样那么刻骨铭心。

    沉吟了一会,苏俊楚又说:“,我能不能再提一个请求?让念念……也跟我们一起去湖州,她从小在我们家里长大,和我爹我娘的感情也很深厚。”

    “念念也去?这不可能呀,即使我同意,父皇母后知道了也不会同意的。她现在说起来,毕竟是一个身怀有孕的女人了。父皇和母后绝不会答应她跟着你们一起舟车劳顿,日夜颠簸地赶去湖州的。”李默稍稍有点惊讶,坦白地答道。

    “哦……好吧。那你……照顾好念念……”苏俊楚的喉咙有点干燥,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让他对李默说出来,却似乎那么艰难。但是他知道李默说的完全是事实,念念是不可能在这种情况,跟着他们一起离开京城的。

    所以,他只能拜托李默好好照顾念念。

    因为他的心里,实在不能放心,他走了之后,假怀孕的念念留在宫中,会不会遇到什么意想不到的麻烦。

    “我明白,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你们放心去吧。”李默拍了拍苏俊楚的肩膀,然后说:“那我先回宫了,祝你们一顺风。”

    日之后,苏俊楚就和闻听爹娘去世噩耗从边关日夜兼程赶回来的大哥苏俊,二哥苏俊武一起,带着哭得伤心欲绝的苏小柔离开了京城,赶往湖州为安葬在那里的爹娘扫墓。

    离别之前,苏小柔和念念抱头痛哭,小柔简直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念念安慰小柔说:“小柔,别难过了,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呀。哥说你们不会在那边停留很长时间的,咱们很快就能再见面了。”

    念念说这句话的时候,她不知道,她和苏小柔这一次的分别,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她们两个姐妹谁也不会想到,这一别,当她们再次相见时,竟然会是沧海桑田,世事全非了……

    而苏俊楚在临走之时,更是和念念依依惜别,难舍难分。

    他一再交代念念在皇宫一言一行都要小心谨慎,要好好照顾自己,等着他回来。并且对念念说,万一有什么事情,最好是先问过以后再做打算。他相信一定会如答应他的那样做到,凡事都能照顾好念念。

    念念含着眼泪连连点头,她也相信会照顾好自己。

    可是,以后的事情,又有谁能够完全预料得到呢?

    几日之后,宵国一个偏远的山区突然爆发土匪叛乱。一伙人多势众的匪徒,在那里横行霸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老姓人心惶惶,大白天里都不敢随意出门,当地官府竟然无力镇压。

    皇上命李默亲自率军队前去乱地平定恶匪,李默也匆忙地离开了京城。

    于是皇宫里,只剩了念念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只剩一个人的念念,没有了的关照,没有了哥的呵护,没有了李睿的保护。面对着皇宫里对她恨之入骨而又虎视眈眈的兰心公主,她又将遇到什么呢?

    苏俊楚和苏小柔走了,李默因为要平定匪乱也离开了皇宫。

    念念一个人呆在宫里,日过得无聊赖。最主要的是,她还必须装成一个孕妇,每日在人前干什么都得小心翼翼,不能露出丝毫的马脚。

    这种日让念念过得十分煎熬,而苏小柔和李默他们都不在宫里,又让念念感到格外孤单。

    她每天都在心里盼望着,苏小柔,苏俊楚,李默能早点回来。可是,每天等到的仍然是失望。

    这一天,念念一个人坐在和殿的宫殿之中。

    珠珠忽然带了一个看起来利能干的中年嬷嬷走了进来,念念略带奇怪地望向这两个恭恭敬敬站在她面前的人,一时不明所以。

    珠珠赶紧说:“妃,这位是孙嬷嬷。兰心公主说您现在身怀有孕,又不在宫中,怕我们这些年龄小的奴婢照顾不周,专门让皇后娘娘派了有经验孙嬷嬷来伺候您的。”

    虽然皇上已经说了废除念念妃的名号,但是和殿宫中的人一般都还是尊称念念为妃。

    念念看着这个孙嬷嬷约莫四十上年龄,脸上化着淡妆,头发梳得油光蹭亮,在脑后一丝不乱地绾成一个小髻,一双眯眯眼里透着精光,一看就是个精明能干的人儿。

    那孙嬷嬷见到念念在打量她,立刻满面堆笑地说道:“妃,奴婢在宫里侍奉皇后娘娘多年,兰心公主也是由奴婢一手带大。这照顾孕妇和月母的事情奴婢可是最在行了,请妃放心,奴婢定会尽心尽力伺候好妃的。”

    念念心中又是纳闷又是叫苦,不明白皇后娘为什么突然会给她身边派来这么一个人儿,但是她的面上也只能含笑说道:“那就有劳孙嬷嬷费心了。”

    念念没能想到,其实,这正是兰心公主对她怀孕的事情始终心存怀疑,却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能证实自己心中的猜疑。

    现在,看到李默和苏俊楚都因为有事离开了皇宫,念念的保护伞一个也不在了,兰心公主顿时感觉到扳倒念念的大好时机来了,便立即进言给皇后娘娘,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怀疑。

    并且说服了皇后娘娘在念念的身边安插一个心腹之人,每日密切地注视着念念的生活点滴,企图能再次抓到念念的一点什么把柄,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将念念打入人间地狱。

    单纯善良的念念哪里知道?她已经被兰心公主的眼线紧紧盯住,一场不可预知的危险正在悄悄地向她逼近呢……

    她以为孙嬷嬷真的是皇后娘娘好心派来照顾她的人,却不知,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被孙嬷嬷严密的观察之中。稍有不对,苏嬷嬷就会立即秘密汇报给兰心公主。

    而这一个绝好的机会,很快就被孙嬷嬷等到了。

    这天,念念起床之后,就感到小腹隐隐作痛。凭着以往的经验,她知道一定是自己的例假来了。

    念念每次来例假时,肚都会疼。她躲到厕所里一看,果然是的,内裤上已经有了一小块血污。

    念念赶紧将脏了的内裤换,自己偷偷拿出去洗了。

    她现在虽然是贵为妃,身边围绕着无数侍奉她的人,但是这样洗内裤的事情,念念却从来不好意思让人们帮她去做的。

    何况,她的心里也清楚,自己现在在宫里其他人的眼中,都是一个孕妇。如果被外人看到她这条带血的内裤,假怀孕的事情势必就会暴露,那可就麻烦大了。

    念念只顾忙着匆匆换洗自己的内裤,却并没有想到,她的床单上也染上了污渍。而她一大早起来后慌忙如厕换衣的样,早已经被孙嬷嬷看在眼里。

    待念念一走出门之后,孙嬷嬷就过来铺床叠被。当她掀开锦被,一眼就看到了床铺中央那块殷红的血迹。

    孙嬷嬷的心中不由一惊,她毫不迟疑地扯了那块染了血污的床单,重新给床上换上了一块干净的床单,然后将脏床单包裹起来就向兰心公主的馨和宫走去。

    念念用过早餐,让珠珠陪着自己到御花园里散了一会儿步,就返回了和殿。

    当她走进和殿院内,却立即感觉到,气氛有点隐隐约约的不对头。

    院里站着好几个皇后娘娘圆和宫里的公公宫女们,他们一见到念念回来,就说道:“妃,皇后娘娘在里等着您呢。”

    念念踏进了,果然见到皇后娘娘和兰心公主都坐在里,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打量着她。

    旁边,站着兰心公主的贴身侍卫卫玉和孙嬷嬷,更为反常的是,胡医也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

    念念的心中暗叫不妙,却也只好走上前去对皇后娘娘福身施礼:“臣妾刚才和珠珠出去散步了,不知娘娘驾到,有失远迎,望母后娘娘恕罪。”

    皇后娘娘从鼻里冷冷地哼了一声,朝圆桌边的凳努了努嘴:“你去那里坐好。”

    念念忐忑不安地走到凳前坐了,就听皇后娘娘说道:“胡医,你过来给孟念念把把脉象,看看她的身体如何?”

    “是,皇后娘娘。”胡医答应了一声,孙嬷嬷赶紧搬了一张凳放到念念的对面,让胡医坐。

    念念心中一惊,想也不想就站了起来:“谢谢母后娘娘关心,臣妾的身体臣妾自我感觉很好,就无需要胡医专门诊查了。”

    “你坐!无论怎样,今天都要胡医给你好好查验一!”皇后娘娘厉声喝道。

    念念只好假装镇定地重新坐了去,她的心中慌乱无比,却又想不出任何对策。

    一旁坐着的兰心公主,自从念念踏进了,她的视线就一直分毫不错地锁念念的身上,冷冷地关注着念念的一言一行。

    此时看着念念那明显变了颜色的脸,兰心公主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阴冷而又恶毒的笑意。

    胡医说道:“请妃将右臂伸开平放至桌上。”

    念念伸出了右臂,胡医将手搭在念念的脉搏上,细细察,面色越来越显得惊异。

    皇后娘娘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不疾不徐地开口发问:“胡医,你把脉把出来没有?孟念念是否身怀有孕?”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