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谷里,清风徐徐,花香缭绕,风光一片旖旎。

    展慕颜闭目躺靠在游龙阁室内的香楠木躺椅上,神情安闲,面容沉静,那样仿佛是睡着了。但是其实他的心里,正在苦苦地思念着念念。,

    自从那日木巷一别,展慕颜再也没有同念念见过面。

    他看到了念念和苏俊楚缠绵无尽的热吻,他知道了念念的心目中早已经有了心爱的男人,他也感受到了心被撕裂的痛苦。

    可是,他竟然还是不能够忘记念念,他竟然还是日日夜夜渴望着,能再次见到念念。

    有好几次,展慕颜都想像他曾经对念念说过的那样,闯到皇宫里去找念念。

    然而,他一想到他那样说时,念念那一脸拒人千里的样,他就犹豫了。

    他一想起念念和苏俊楚依偎在一起,那个甜蜜亲吻的场景。他就知道,自己这个样贸然前去皇宫找念念,只会让念念更加的烦恼和反感。

    他仿佛又看了念念嘟起了嘴,凶巴巴地对着他说:“我一点儿也不想看到你!”

    念念那倔强而又可爱的面容不断跳跃着出现在他的眼前,展慕颜生平第一次,尝到了为了一个女孩刻骨相思,夜不能寐的滋味。

    他不由在心底轻轻叹息:念念,念念,我要怎样,才能减少一点对你的想念呢?我要怎样,才能不这样对你魂牵梦萦呢?

    樱儿悄悄地走了进来,带着女性甜美的馨香,走到躺椅前蹲,伸出芊芊玉手,温柔地抱住了展慕颜。满头丝丝缕缕的乌黑秀发垂了来,落到了展慕颜的身上。

    展慕颜闻到了从樱儿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游龙阁的女弟们特有的,令人迷醉的芳香。

    这种熟悉的女性气息,曾经同他那么亲近,令他那么沉迷。可是此刻,却激不起他的一点热情。

    轻轻地推开了樱儿环抱着他的双手,展慕颜没有睁开双眼,只是淡淡地说:“樱儿,别闹,我很累。”

    “少阁主,你到底怎么了嘛?你都好久没有来找过樱儿了?樱儿都……想你了呢。”樱儿含娇带嗔地说着,将红唇贴近了展慕颜俊美的容颜,柔情地亲吻着他的脸颊。

    展慕颜坐了起来,郑重其事地推开樱儿:“樱儿,我今天必须跟你讲清楚一件事。”

    “怎么了啊?少阁主,你这个样,樱儿好不习惯哦。”樱儿退到了一边,充满眷恋地注视着展慕颜,半是撒娇半是委屈地说道。

    “樱儿……”展慕颜开了口,却又停顿了。

    看着樱儿那含情脉脉望着他的一双眼睛,他明白他将要说出的话语,对于这个从小就陪伴在他的身边,一直爱慕着他的女孩,会是多么残忍。

    可是,他还是要说,他也不得不说。

    因为,自从他的整颗心都被念念的身影所填满,他就再也无法对另外一个女人这么亲近了。

    展慕颜明白樱儿对他的情意,而樱儿一开始也清楚地知道,她只是游龙阁的一个女弟,她和展慕颜的关系,只是一种纯粹的肉欲之欢,她终究无法正式成为他的妻。

    可是,她还是无怨无悔地愿意为了他,付出自己的全部感情和温柔。她还是心甘情愿的做他需要时,那个随时陪伴在他的身边,给他无尽安慰和抚慰的小女人。

    而现在,展慕颜不想再让这个痴情的女孩为了自己深陷去。所以,他必须告诉她一些肯定会令她痛苦万分的真话了。

    尽管在父亲展威一开始的安排,樱儿从小就是一个陪伴着他,伺候着他,可以任由他为所欲为的丫头。他可以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来决定樱儿的命运,也无需要对樱儿负什么更多的责任。

    但是一想起樱儿从前对他所付出的那些柔情蜜意,展慕颜的心中,还是对樱儿充满了深深的歉疚。

    所以此刻,展慕颜沉思了好久,一直都不知道怎样开口才好。

    他在心中考虑着,他要怎样说,才能使这个女孩心中的伤痛少一点点。他要用什么样的措辞和语言,才能把对眼前这个女孩的伤害降低到最低程……

    “樱儿,以后我们两个,不能够再这个样了。”终于,展慕颜再开了口,把这句搁在心中已久的话语说了出来。

    “为什么?少阁主,是你不喜欢樱儿了吗?还是樱儿的服侍……让少阁主觉得不满意了呢?”樱儿张大了眼睛,惊疑不定地看着展慕颜。

    “不是,樱儿,不是因为这些。真正的原因是……我了一个女孩,我非常非常地爱她。爱到除了她,我觉得再跟任何一个女人亲近,都是一种不可饶恕的过错。所以,我无法再继续这样和你在一起。”展慕颜站起身来,沉声说道。

    “是不是那个孟念念?”樱儿的脸色一失了血色,本来白皙的皮肤更显得洁白胜雪。

    在她的印象中,就是自从那个孟念念出现了以后,少阁主才变得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变得心不在焉,变得神不守舍……

    “是的,自从我第一次见到她,我的心中就再也抹不去她的身影。我想,我是真的她了。除了她,我无法再对任何一个女孩有动心的感觉。”展慕颜低沉地说着,声音里充满了柔情和思念。

    “少阁主,可是樱儿好喜欢少阁主,樱儿舍不得离开少阁主。樱儿不要名分,樱儿也不会跟那个孟念念争。只求少阁主能让樱儿留在少阁主的身边,一直伺候照顾着少阁主,樱儿就心满意足了。”樱儿扑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展慕颜,晶莹的泪珠顺着苍白的脸颊滚落来。

    “不行的,樱儿。如果我想和她在一起,我就不能和任何另外一个女孩有一丝一毫的纠葛。因为这样,她会不高兴,而我自己的心,也不允许我这样。”尽管心中对樱儿充满了歉疚,展慕颜还是决然地推开了紧搂着自己的女孩。

    “少阁主,你真的这么在乎那个孟念念?”樱儿惊讶地望着展慕颜。

    她在自己所爱慕的这个男人的脸上,看到了刻骨铭心的爱恋和痛入心扉的相思。

    樱儿不由感到深深的震惊了。少阁主,这个人间少见的绝美男,这个男人中的美男。曾经有多少个痴心少女为了他芳心暗许,曾经有多少个绝色美女为了他黯然心碎。

    他曾经在众人面前夸海口,今生今世,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捕捉到他的心。

    然而此刻,他却甘愿为了那个孟念念,放自身的一切骄傲和牵绊,在她的面前俯称臣。孟念念,你何等有幸,能拥有少阁主这样的男人如此深刻的爱恋……

    “是的。我很在乎她,我对她的在乎超过了我自己的想象。我为了她,可以做很多我从前不屑于做的事情。可是,我却不知道,我究竟有没有那个幸运,可以真正的拥有她?”展慕颜沉思着说道,声音里带着一丝沙哑的苦涩:“我甚至不知道,她还愿不愿意见到我?”

    “少阁主,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孟念念现在并没有喜欢你吗?”樱儿更加惊异地睁大了双眼。

    从来,她只看到别的女人对少阁主频送秋波,甚至主动投怀送抱。

    却从来没有想到,而今,竟然还会有一个女孩,对少阁主如此炽烈的感情无动于衷,置之不理。

    这个孟念念,看来还真的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另类啊。

    “岂止是不喜欢,她甚至还很讨厌我。”展慕颜苦笑了一。

    “少阁主不必烦忧,想要那孟念念成为你的女人,这有何难?樱儿可以和几个姐妹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去将那个孟念念找来。只要给她的茶水里,放上一点点咱们游龙阁的那个催情丸,她还不是会对少阁主热情似火的乖乖就范吗?”樱儿浅笑着说,对于展慕颜,她甘心情愿为他做出一切事情。只要他能开心,哪怕是帮他找女人,樱儿也是愿意的。

    “住口!樱儿,我对你说了这么多,看来你还是没能了解我对念念的感情。我对她的爱,是尊重,是欣赏,是赞美,是心痛……我想要的,不只是她的人。我更多的,是想留住她的心。除非她是连人带心的一起给我,否则,我是决不会勉强她做不情愿的事情的。”展慕颜厉声地喝住了樱儿,面上带着明显的恼怒之色:“樱儿你记住,如果你们有谁胆敢伤害了她,我不会顾及到任何人的任何情面!你明白了吗?”

    “是,少阁主息怒,樱儿知错了。”樱儿害怕地低了头。

    这一瞬间,她更加看清了孟念念在少阁主心目中的地位,那一定是举足轻重绝非一般人所能及的。

    “你先去吧。”展慕颜淡淡地说了句。

    只要一想起念念,他的心中就会被排山倒海般的思念所压倒。他不想再和樱儿多说什么,宁愿一个人沉浸在对念念深深的思念和渴慕里。

    樱儿答应一声正欲离开,却见小五匆匆地走了进来。

    “少阁主,门外有一个自称是您师叔的人求见。他说是从皇宫里来的,有要紧的事情要找少阁主。”小五向前禀报。

    “哦?我记得爹爹曾经是跟我讲过,他有一个小师弟在皇宫里任职做医。看来,就是今天来的这个人了,那你请他到先厅堂里坐,我马上过来。”展慕颜微微有些吃惊,但还是决定热情迎接,他这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师叔。

    来到了游龙阁的会客大厅,展慕颜只见一个中年男衣着庄重,正面带愁容地端坐在大厅之中。

    展慕颜走上前去,对胡医施了一礼:“师叔好,不知师叔大驾光临,小侄有失远迎了。”

    胡医赶紧站起身来,嘴里说着:“哪里哪里,是师叔贸然前来打扰贤侄,唐突了。”

    他细细打量着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师侄,立时被展慕颜的绝世俊颜和炫目光彩晃得花了眼睛,不由连声惊叹着说:“贤侄真是一表人才,风翩翩啊。当年你爹就是江湖中人尽皆知的美男,今日一见贤侄,师叔才知道什么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的风采比起你爹当年,还要更甚几分啊。”

    “呵呵,师叔过奖了,师叔请坐。请问师叔此次来找小侄有何紧要之事呢?”展慕颜淡淡一笑,请胡医落座,自己也坐了来。

    胡医的脸上重新被一片愁容所笼罩,叹了一口气说道:“贤侄,师叔今日前来,是有一事相求,还要恳请贤侄一定要帮帮师叔这个忙呀。否则,师叔的全家都要大难临头了……”

    “哦?师叔有事请直说,只要小侄能办到的,小侄定当全力相助。”展慕颜的心里微微有些奇怪。

    听胡医说得如此严重,看到胡医的神情如此焦虑,他想不出胡医作为皇宫里的医,此时会有什么难办之事需要求助于他的,但还是爽快地说道。

    “贤侄,你也知道师叔一直在皇宫里做事。这几日,宫中一名女犯大罪,理应处死。可是,兰心公主却不想这么让她死,而是想让她换一张脸孔把她留在身边。于是,公主吩咐师叔在日之内为这名女改变容颜,并且要求将她变成一个从此不能说话的哑巴。师叔虽然多年从医,却从未尝试过易容之术,万般无奈,只有来向贤侄求助了。”胡医语带烦忧,满目无奈。

    “哦,不知这名可怜的女犯了什么大错,让公主如此仇恨她呢?”展慕颜问道。

    “唉,她假装怀了的骨肉。”胡医长叹一声。

    听到胡医说起,展慕颜忽然心念一动。

    他想到上次在天香楼,念念就是和在一起,并且念念还说她自己是的一个假冒妃……

    展慕颜的心忽然不正常地乱跳起来:莫非,师叔说的这个女就是念念?

    他的脸色有点变了,急切地问:“师叔,你说的这个女在哪里?我要看一看她。”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