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一说,展慕颜注意到胡医看着自己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惊奇之色。

    他知道是自己这番焦急的模样让胡医感到奇怪了,便又略作平淡地加了一句:“改变一个人的容貌对我来说,是区区小事一桩。可是,我想先看一看这个女,才能决定怎样做。”

    胡医赶紧站起身来说道:“她就在外面的车上,我这就去把她带进来。”

    “就在外面?那好,我和你一起出去见她。”听到胡医说带来的女就在外面,展慕颜再也按捺不住了,拔脚就向门外走去。

    他几乎已经预感到,这名女很有可能就是念念了。

    出了大门,只见一辆遮帘马车停靠在游龙阁的围墙之外。

    “念念,是你吗?”展慕颜顾不得胡医一脸惊诧,大步跨上前去,速地掀开了马车的门帘。

    只看了一眼,展慕颜的心就像是被人打了一记闷棍似的那样抽痛起来。

    果然,他的预感没有错,是念念,真的是念念。

    只是,车里的念念昏迷不醒,衣衫凌乱不整,头发蓬乱的披散来,脸上有清晰被打的印迹,而且……还残留着哭过的泪痕。

    展慕颜只感到心中一阵疼痛难忍,眼睛阵阵发酸。

    他伸出双臂将不醒人事的念念从车里抱了起来,紧紧地抱在怀里,沙哑着声音说:“念念,念念,怎么会这样?你受了什么样的苦?为什么都没有照顾到你?为什么你爱的那个男人都没有保护到你?”

    胡医在一旁呆呆地看着,他绝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看起来,展慕颜对这个孟念念好怜惜的样。岂止是怜惜,他的表情,简直是心痛到了点……

    “贤侄……”胡医嗫嚅地叫了一声。

    “师叔,对不起。如果你说的是这个女孩,那这个忙我真的不能帮你了。并且,这个女孩,我要将她留来,再不让她回到皇宫去遭受那些折磨了。”展慕颜回过头来,声音沉痛地对胡医说完,抱着念念走进了游龙阁。

    念念的昏迷,展慕颜一看就知道是脑后受了重挫所致。

    他将念念轻轻地放到床上安顿好,又给念念喂了一粒安神醒脑的药丸。

    这时,小五走进来说:“少阁主,您的师叔还在外面等着您。说是您不答应,他就无法回去复命。”

    展慕颜轻轻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我去看看,你让樱儿她们几个过来,好好地照看着孟姑娘。”

    再来到了游龙阁的会客大厅,胡医一见到展慕颜,就如同见到了天大的救星一样急奔过来,急切地抓住了展慕颜的手:“贤侄,这个忙你一定要帮师叔呀,不然,师叔的全部身家性命都会没有的啊。”

    “师叔,不是我不想帮您。如果换成是任何另外一个人,小侄一定都会当仁不让地答应您了。只是……念念她不一样。您可能不知道,念念她一直是小侄心目中梦寐以求的心爱之人,我想爱护她都还怕没有机会,又怎么能忍心去伤害她呢?”展慕颜沉声说道,语气诚恳。

    “贤侄,师叔求你了。公主已经说了,日之后,如果不把孟念念面目全非地带到她的面前,那师叔家里的十几口人都全部要人头落地啊。求贤侄救师叔全家人一命啊……”胡医焦急地说着,就给展慕颜拜了来。

    “师叔不可……快快起来。”展慕颜赶紧过去搀住了胡医。

    但是胡医却老泪纵横地说道:“贤侄,你不答应,我今日就不起来。如果不能按照公主的意思,日之后将她改变容貌,变成哑巴带回去。师叔家里,包括我那两个刚刚几岁的小孙,都逃不脱被杀的命运啊。贤侄,师叔求你,你就帮师叔这一回忙吧。”

    “哦?公主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展慕颜不由拧紧了眉头。

    “是呀,贤侄,公主一向说一不二,行事狠厉。而今师叔一家十几口人的性命都掌握她的手中,求贤侄看在师叔和你爹同门师兄弟一场的份上,万万不可见死不救啊。”胡医依然跪着不肯起身。

    “师叔快快请起,我一定会帮你。让我考虑吧,我会帮你的。”看着胡医一把年纪还向自己拜,展慕颜心中实在不忍,一边扶起胡医一边说道。

    “谢谢贤侄,贤侄对师叔全家的救命之恩,师叔定当感恩戴德,永世不忘。”胡医见展慕颜终于松口答应了自己,这才站起身来,感激不尽地说道。

    “我需要一点时间,师叔,念念是我最心爱的女人。所以,我得好好想想……怎么做才能做到最好,怎样做才能使事情两全其美,既帮得了您又不让念念受什么苦。师叔,您请先回去吧,等我办好了这件事自然会派人去通知您。”展慕颜沉吟着说道,神色忧郁。

    他牵挂着昏迷不醒的念念,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地答应了胡医。

    毕竟,如若不帮胡医,那就有十几条无辜的生命将命丧一旦,展慕颜也于心不忍。

    “贤侄,你多想想是没有错。可是……公主已经说了,日之后,就要见到那改变了容貌的孟念念。并且……公主还说,要将她变成一个人见人厌的丑女加哑巴……”胡医在一旁,吞吞吐吐嗫嚅着说。

    “我知道了,师叔,那你日之后再来这里吧,我会将念念变好了容颜交给你。”展慕颜淡淡地说道,语气里已经有一丝的不耐。

    于是,胡医千恩万谢地告辞退了出去。

    展慕颜则匆匆地走进后院内室去看念念。

    念念躺在床上,依然没有醒来,樱儿和游龙阁另一名女弟在一旁照看着她。

    展慕颜走到床边坐,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念念受伤和留有泪痕的脸,一时心痛不已。

    他低声地,痛苦地说:“念念,你受苦了……那欺负你的兰心公主,我会想办法教训她。可是,我现在该怎么办?才能让你受到的伤害少一点?我该怎么办?你才能不怪我?”

    念念静静地躺在床上,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展慕颜又将念念的手轻轻地握起来,温柔地贴在自己的脸上。

    静静地凝望着念念昏睡的脸,好久好久……他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定决心似的转过头去,语气困难地对两女弟说:“樱儿,你们去把我那些的易容的药物和器具拿来……”

    “少阁主,难道你真的要给孟姑娘换一张脸吗?”樱儿惊异地睁大了眼睛。

    “你别问了,我自有安排,去拿来吧。”展慕颜的语气疲惫而又沉重,眼睛里满是悲哀。

    樱儿和那名女弟不敢多言,转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儿,两人就拿来了展慕颜平日给人易容的那些专用工具和药物。

    展慕颜接过器材,他的手有点微微的颤抖。

    看着念念对这一切仍然一无所知的脸,展慕颜轻声地说:“念念,原谅我,师叔家里十几条人命,我做不到不理不睬啊……可是,我这样也只是试一试。如果等你醒来,不愿意我这么做,不愿意要这张陌生的脸,那我就再给你换回来,好吗?”

    樱儿和那名女弟在旁看着展慕颜小心翼翼地在念念的脸上涂涂抹抹着,两个人都不敢随便开口说话。

    因为她们知道,少阁主现在的心情,一定是既矛盾又忧伤,既痛苦又无奈。所以,她们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打扰他。

    不一会儿,念念的脸就渐渐的变成了一张陌生的面孔,一张与从前截然不同的面孔。虽然不算很漂亮,但看起来也清秀可人。

    展慕颜还是不忍心听从胡医说的那样,依着公主的吩咐,将念念变成一个人见人厌的丑八怪。

    他只是精心地将念念改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眉清目秀的小丫头。

    等到最后一道工序结束,展慕颜看着已经容颜尽变的念念,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东西递给樱儿,疲惫地说:“你们去吧,我想一个人在这里陪着她。”

    樱儿和那名女弟不敢多言,接过东西轻轻地带上房门退了出去。

    而展慕颜,则静静地握住了念念的手,在心里期待着她早一点醒过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念念渐渐恢复了意识。

    她从昏迷中缓缓张开了眼睛,立刻感到了后脑勺一阵阵隐隐疼痛。然后她就看到了一张完美无缺,俊美得令人心跳的面孔,正坐在床前焦灼地凝望着她。

    “展慕颜,是你,我怎么会在这里?”念念虚弱地问道,支起了身想要坐起来。

    “念念,你终于醒了。”展慕颜一阵惊喜,赶紧帮忙把念念扶着坐了起来,然后说:“你被人打昏了,是师叔把你送到这儿来的。”

    “你师叔?”念念先是有点疑惑,但是她马上想起来,之前小柔受伤的那一次,胡医说过和展慕颜的父亲是师兄弟。

    那么,也就是说,是胡医把她送到这儿来的了。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