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啦,其实本来一开始我对你的印象也不坏啊,是你自己不争气破坏了自己的形象嘛。”念念轻声地说道。

    “呵呵,我现在不是已经在努力地挽回,上次那个冒犯你的错误了吗?”展慕颜好脾气地笑笑,问道:“念念,你真的决定了,还是要自己回皇宫?”

    “嗯。不然,我永远都不能安心的。”念念坚定地点了点头。

    “念念,你真是让我心动。”展慕颜动情地说了一句,然后轻轻牵住念念的手:“跟我来,我这里有一些东西,你如果回皇宫就带在身边。这样,我还能稍微放心一点。”

    念念跟着展慕颜穿过了游龙阁的庭园小径,来到了一座高大的房之前。

    她细细看去,恍然记起,这就是她第一次被展慕颜当做柳扬风抓来时,在里面呆过的那座大房。

    展慕颜带着念念走进了那宽大而又空阔的房,径直走到那装有大纱窗的墙壁左面,轻轻地在墙上叩了,那扇隐形的小门立刻就缓缓地自动移开了。

    两个人走进,念念又闻到了那股中草药和各式花香混合在一起的奇异香味。此时,她才注意到,这个里还摆放着一个,足足占了整整一面墙壁的大柜。

    念念问:“你要给我拿什么?我记得上次在这里,你给我看过柳扬风的画像。”

    牵着念念走到那大柜之前,展慕颜拿出钥匙打开了柜门。

    念念好奇地看过去,立时眼前一亮,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原来柜里面,竟然分门别类摆满了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小瓶小罐。而那些瓶瓶罐罐里面装着的,一看就知道应该是各色名目繁多,效用不一的奇门药物。

    念念不由惊呼出声:“哇,你这里真是相当于我们那里的一个大型国药商场了。”

    “国药商场?”展慕颜回过头来略带疑问地看着她。

    “呵呵,没什么啦,就是咱们平时说的药店。”念念笑着说。

    展慕颜先从柜里拿出了一个深棕色的小瓷瓶,递到她的面前:“你还认识这是什么吗?”

    “当然认识了,这不就是我上次千方计想要找你求到的九香神灵丹吗?”念念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小瓶,正是同当日小五给她的那个,装有九香神灵丹的小瓶一模一样。

    “是的,念念,这个你带在身上,以备不时只需。”展慕颜将九香神灵丹交到念念的手上,又从柜里拿出了一个乳白色的小瓶,打开了盖说:“你来闻一闻这个。”

    念念探过头去闻了一,立时有一种迷离的香气扑鼻而来,她疑惑地问:“这又是什么药?”

    “迷离香你应该知道吧,这个你也带上。如果遇到危急情况,你就把瓶盖打开,用力晃动几,便会有白色的烟雾自瓶中发散出来,让对方暂时看不到你,这样你就有足够的机会可以脱身了。”展慕颜说着,把这个小瓶也交到了念念的手里,然后又从柜里拿了一个暗红色的密封的圆盒出来。

    念念不禁好奇地问:“这也是一种药吗?”

    “是的,这也是一种药。但是念念,你要记住使用这种药时,可一定要格外小心,千万不能自己触碰到了。这里面装着的是一种叫做‘催人笑’的药粉,只要沾上了一点在人的衣物或者常用物之上,那就立刻会使人全身长满红红的疙瘩,浑身奇痒难受,要半月有余才能完全消除呢。”展慕颜一脸郑重地对她说道。

    “可是,我要这个干什么呀?神灵丹我留着可以救命,迷离香在危急之时我可以用来防身。这个催人笑对我来说似乎没有什么作用吧,我不需要这个。弄得不好,不小心沾到谁的身上,那可就麻烦了。”念念说,实在想不出她拿这个东西可以干什么。

    “念念你可真是个傻丫头,这个东西就是让你留着用来对付公主,或者宫中其他一些可能会刁难你的人的。”展慕颜淡淡笑道,一边将这个暗红色的盒递给她:“如若有谁想为难你,你可以随手撒上一点在她的衣服或者手绢上,她立马就会焉了。”

    念念迟疑着接了过来,犹犹豫豫地说:“这个东西……弄在人的身上会那么难受,如果我对公主这样做,也不好吧。”

    展慕颜凝神看着念念,轻轻叹了一口气:“唉,念念,你叫我说什么好呢?你总是这么善良,可是你要知道,我们不是对所有的人都需要这么善良的。比如那个兰心公主,她对你这么狠毒,她不仅想让你毁容,还一心想要你变成一个哑巴。我可以毫不怀疑地说,你这次回到皇宫以后,她一定会千方计地挑你的刺,找你的麻烦,你干嘛还要对她心存仁慈呢?”

    “什么?公主还想要我变成哑巴?”闻听展慕颜的话,念念心中一惊。

    她不禁又回想起了在天牢里,公主看着她时,那仇恨而又怨毒的目光,顿时感到浑身仿佛掠过了一阵冰冷的寒流,忍不住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战。

    展慕颜没有忽略念念惊惧的表情,轻轻搂了搂她说:“是的,看起来兰心公主这个人不是一般的歹毒,你回去以后一定要小心提防着她一点。”

    念念心神不宁地点了点头,想起了兰心公主,念念就不能不想起苏俊。她的心中,又开始如乱箭穿心般的剧烈作痛。

    苏俊楚,这个念念心底最牵挂,也最眷恋的男人。

    如果当他回来,再看到已经面目全非的她,他还能不能认得出来?这个女孩,就是他曾经承诺过要照顾她一辈,爱护她一辈的那个女孩呢?

    而念念,在听到了兰心公主那么无情地辱骂她只是一个想偷别人丈夫的贱女人之后,又该怎么去面对?这个在她心灵深处,从前爱着,现在依然深深爱着,并且可能会永远爱着的哥呢?

    “念念,你也不要害怕,我还有一个东西要给你。你放在身上带好,如果你有事情需要我帮助,只要有这个东西,我会随时出现在你的面前。”展慕颜看到念念的脸色不好,赶紧安慰地说道,并且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银链拴着的东西递给念念。

    念念接过来一看,是一个乌色的,仿佛用一种什么金属制成的小物件。顶端开着一个方形的小孔,看起来就跟现代的那种练兵用的哨有些类似。

    “这是?”念念疑惑地看着展慕颜。

    “这是我们游龙阁为了方便联络特制的铜哨,只有我爹和几个主要管事的分堂主才有,你放到嘴边吹一试试看。”展慕颜温和地笑道。

    念念拿起那个东西放到嘴边试探着吹了一,虽然嘴巴只是轻轻地动了,根本就没有费什么气力,却立时有一阵响亮而又尖利的长鸣声自铜哨之中传了出来。回音缭绕,久久不散,直震得念念的耳朵嗡嗡作响,人也吓了一跳。

    她放了铜哨说:“好响啊,真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哨,发出的声音竟然会这么高亢嘹亮,简直是震耳欲聋。”

    “是呀,念念,我这里还有一个专门感应这个铜哨声的接收器。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吹响了铜哨,我都能立刻准确地辨别出你当时的所在之地,我也会用最快的速赶到你身边去的。”展慕颜说着,拿过铜哨将上面挂着的银链打开,郑重地挂到了念念的脖颈之上:“记住,你如果有危险,一定不要忘记使用迷离香和吹响这个铜哨。”

    “嗯,谢谢你展慕颜,一给了我这么多稀奇东西。这,我再到哪里都不害怕了。”念念点点头,心中对展慕颜充满了崭新的感动。

    “念念,别谢我。你一直知道,我的心里想要的是些什么。其实,如果你能……”展慕颜的眼神又变得深切起来,他深深地凝望着念念,一双黝黑的星眸闪闪发亮。

    “别说这些了。展慕颜,你刚才说如果我回皇宫,依着兰心公主的意思,我就还得变成一个哑巴是吗?”念念却急促地打断了展慕颜说了一半的话,迅速岔开了话题。

    “我这里有一种哑药,吃了就可以使人暂时失声。不过,我不想让你吃这种药。虽然我也有解药,可以最终恢复你的嗓音。但是,我还是不忍心让你真的变成一个哑巴啊。如果你真的不能说话了,哪怕只是几个月或者几天的时间,我想你都会痛苦万分的。所以念念,你回去以后只要装成不能说话的样就好了。”展慕颜轻轻叹了一口气说。

    念念想了想说:“好吧,以后我在皇宫里就装聋作哑吧。我也觉得,如果我真的吃了哑药变得不能说话了,肯定会因为接受不了而崩溃的。”

    展慕颜将念念搂进怀中,柔声地说:“念念,我真舍不得让你就这样回皇宫。你爱着的那个男人,也在那里吧?”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