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的脸色倏地黯淡来,她抗拒地推开了展慕颜,语调悲凉:“是的,我爱着他,我刻骨铭心地爱着他。可是,我和他却有缘无分,注定今生无法在一起。”

    “念念……”展慕颜还想说话。

    念念却心烦意乱起来,摇摇头制止住了展慕颜未能说出的话语:“我好累,我也好饿,你怎么都不知道请我吃点东西呢?”

    “呵呵,能有这个荣幸请你吃饭,我可真是求之不得。念念,走吧,我带你去吃饭。要知道,游龙阁不仅暗器和用药闻名天,而且,请来的厨也是一流的哦。”展慕颜的脸上漾开了如沐春风般的笑意,拉着念念的手走出了。

    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这天里,展慕颜每天都会准时出现陪伴着念念,并且带着念念走遍了玉龙谷的各个角落。

    两个人的关系似乎比以前缓和了许多,在念念的心里,对展慕颜的印象也逐渐变得好了一点点。

    可是,只要展慕颜一提到有关感情的话题,念念还是会毫不留情地打断他的话语,并且生气地不再理他,令展慕颜完全无可奈何。

    第四天的一大早,倍受兰心公主恐吓的胡医就急不可待地来到了游龙阁,带上已经容颜尽改,又假装不能发声了的念念回到了皇宫。

    当念念被馨和宫的宫女带到兰心公主的馨和宫,正在对镜梳妆,描眉画目的兰心公主,立刻停了手中的全部工作。

    她走到了念念的面前,细细地打量着念念全新的面孔,伸手轻佻地捏了捏念念的脸蛋:“胡医是怎么搞的?他还是没有彻底办好这件事情。他找人给你换的这张脸,在我看来,还是稍稍漂亮了一点点。不过,也可以了,至少,俊楚他不会认出你来了。”

    念念漠然地注视着盛气凌然的兰心公主,面色波澜不兴。

    她早已经预料到了她回来之后,将会面临兰心公主怎样的刻薄和刁难。所以此刻,念念的心情异常平静,除了淡漠,她的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哎呀,孟念念,你现在看着我的眼神可不友好哦,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哦,对了,我怎么都忘记了,你现在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哈哈哈,孟念念,你以前想着偷别人男人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报应?”兰心公主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你现在应该知道了吧,我兰心公主,可不是你想象得那么好欺负好糊弄,想要在我的眼皮底玩出花样,你还没有这个本事!”

    念念咬了咬牙关,依然不做任何反应。但是她的心里,却充满了难以名状的悲哀和愤怒。

    兰心公主笑完了,突然话锋一转,脸色阴沉来:“以后,你就是本公主身边的贴身宫女,专门负责伺候我和晋陵王的饮食起居。你的名字也不是孟念念了,本公主赐给你的新名字叫野花,你本来就是一枝标准的野花烂草嘛。所以,这个名字对你来说是最合适不过的。还有,你要记住,除了这里的馨和宫,我没有点头,皇宫中其他任何的地方你都不能去,包括你从前居住过的那个和殿。如果你胆敢违抗我的命令,踏出了馨和宫的宫苑半步。那么……很多人将因为你的不听话,会死得很难看。”

    兰心公主一边说一边冷冷地关注着念念的表情,但是她很快就失望了,因为她在念念的脸上,并没有看到她预期想要看到的那种激动或者难堪。

    于是,兰心公主又清了清嗓音,语气变得更加森冷:“野花,我还要先提醒你,晋陵王他们这几日就要从湖州赶回来了,大皇兄可能也快回来了。你最好能老实一点,本本分分地做你的奴才。如果你不识相,在他们的面前露出了一丝一毫的破绽,让他们认出了你是谁。呵呵,我不会怪罪你,我也不会伤害你的好姐妹苏小柔,毕竟她还是晋陵王的亲妹妹。但是,我会直接去找你以前那个亲密的贴身宫女珠珠,你该知道,在宫里想要一个宫女随时消失,那是很简单的事情吧。”

    念念终于按捺不住了,抬起头来愤怒地注视着兰心公主。恨不能立刻冲上去,照着兰心公主那张虽然美丽,但是却无比恶毒的脸上打上一拳。

    她紧紧地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在心里告诉自己:我忍,我忍,我必须忍住。但是,你如果把我逼急了,我也会不顾一切地爆发的。

    “呵呵,你终于知道动气了,我还以为你换了张脸,人也变成了一个傻呆呆的木头人呢。”兰心公主满意地笑了,然后慢慢地把玩着自己手指上戴着的那枚精美的玉石戒指说:“野花,我跟你说了这么半天,我的口也说得干了,舌也说得累了,你去给我泡一杯清火养颜的绿菊茶来。”

    念念站在那里没有动,兰心公主脸色一沉:“怎么,你这个贱奴才刚来就不想听本公主的指派了吗?你只是个哑巴,耳朵还没有聋掉吧,快去弄!”

    念念一言不发地转身,依着公主的吩咐,到馨和宫里的小厅泡了一杯绿菊茶端来,面无表情地递到了兰心公主的面前。

    兰心公主只瞄了一眼,就淡淡地说:“茶放少了,再去加。”

    念念抿了抿嘴唇,走出去,加了茶叶再端进来。

    “多了,重新换掉!”兰心公主却连看也不看。

    念念走出去换了一杯茶,再次端到公主的面前。

    “水烫,换掉!”兰心公主的脸上浮起了冷冷的笑意。

    念念也淡然一笑,她心里明白,这是兰心公主故意在刁难她。她依然顺从地走到小厅里,换了一杯温热的茶水走进来。

    这次,兰心公主终于接过了念念递过来的绿菊茶。

    但是她只放到嘴边轻轻地抿了一小口,却立刻纤手一扬,将整个杯中的茶水全部都泼到了念念的脸上,厉声喝道:“这是什么茶?苦死本公主了!贱奴才!你连泡茶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你是不是除了勾搭男人别的什么事也不会干了?重新去!给本公主换一杯新的!”

    念念被那满满的一杯茶水泼了一头一脸,又被兰心公主侮辱性的话语刺激得怒火中烧。

    她感到忍无可忍,自己的心灵承受力已经达到非要爆炸的限了。

    于是,念念接过公主手中的茶杯就重重地摔到了地上,那精致的青花瓷茶杯顷刻之间就摔得粉身碎骨。

    然后,她目光冰冷地看住了兰心公主,仿佛是在说:我不干了!

    “贱货!你好大的胆!竟敢在本公主的面前发你那小姐脾气!”兰心公主勃然大怒,站起身抬起手来就甩给了念念火辣辣的一耳光。

    这是第二次,念念被兰心公主打。

    愤怒夹杂着屈辱的感觉齐刷刷地涌上念念的心头,她想也没想就扬起手来,重重地还给了兰心公主一记响亮的耳光。

    清脆的巴掌掴脸声音,使得两个人都愣了一愣。

    兰心公主绝没有想到念念竟然敢对她还手,而念念此时的心中,则突然冒出了无数条豪言壮语:是可忍孰不可忍!士可杀不可辱!大不了你杀了我,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两个人互相愤怒而又仇恨地对视着,然后兰心公主反应了过来,她气得浑身发抖,一把揪住了念念的头发:“贱东西!你竟敢打我!你反了你!”

    念念心想:你欺人甚,我也顾不得许多了。上次是有卫玉在旁边罩着你,我没有机会还手。今天反正我是豁出去了,别的不管,先打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再说!

    说干就干,念念当也毫不示弱地揪住了兰心公主的头发,一就把兰心公主扯得尖叫起来,两个女人瞬间爆发地扭打在了一起,

    对于念念来说,这是她第一次打架。

    可是,她动起手来,竟然显得那么得心应手。毕竟,她是一个来自现代的运动型女生。所以,让念念武力对付起兰心公主这个千年前的皇宫贵族女,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两之间,念念就明显呈了上风,而兰心公主则连连败退,狼狈不堪。

    两个人都不说话,奋力撕扯着打在一起。

    而对兰心公主来说,她完全可以喊几个宫人过来给她帮忙,或者不用自己动手,直接让人来教训念念。

    但是此时此刻,兰心公主的心里却产生了一股强烈的不服气。

    她恨恨地想:在俊楚的心目中,我抵不过你!难道论打架,我也不是你的对手吗?我今天就偏偏不认这个邪,非要和你奋战到底!

    念念是越打越觉得顺手,几日来一直憋闷在胸中的那口恶气,突然在今天找到了一个畅快的宣泄口,她的心中就别提有多爽了。

    不过她还是牢记着自己现在是一个哑巴,所以只是动手,却闷声不语,免得给兰心公主找到一个责罚胡医办事不力的借口。

    渐渐的,兰心公主有点扛不住了。

    她的体力明显不敌念念,她终于在心中承认了,原来论武力,她也比不过念念。她唯一能压得住念念的,就是有一个公主的高贵身份……

    于是,兰心公主恼羞成怒地大喊起来:“来人!来人!把这个疯女人给我抓起来!”

    念念在心里暗叫不妙,心想自己今天忍无可忍打了公主,等到公主喊人来了,必定又会有大苦头吃。不管了,十六计走为上计,先跑吧,躲得了一时是一时。

    这样想着,念念一把推开了兰心公主,速就向门外跑去。

    却不想,一头撞进了匆匆走进来的一个人的怀中。

    只抬头看了一眼,念念整个人立刻就像被电流击中似的一阵虚脱。

    她的心脏又开始不规则地狂跳,周身的血液似乎在一瞬间都剧烈沸腾起来。她只能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唇,才不至于让自己因为激动而喊叫出声。

    原来,走进来的人竟然是苏俊楚。

    苏俊楚扶住了慌不择的念念,低头看着这个满脸惶然的女,他的心中掠过一阵奇异的眩惑:这是谁?好熟悉的气息,就仿佛是念念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可是,面前的女孩,是一张从未见过的,全然陌生的脸,绝不是他朝思暮想的念念。

    这时,兰心公主迎上前来:“俊楚,你回来了,怎么也不叫人回宫先通知一声,我好做些准备呀。”

    苏俊楚没有回答公主的问话,再次满心疑惑地看了念念一眼。

    兰心公主赶紧说:“这是我新近找来的一个宫女,叫野花,是个哑巴。”

    说着,兰心公主意味深长地瞟了瞟念念,语带警告之意说道:“野花,你先退吧。晋陵王刚刚远道回来,我和晋陵王有话要说,我交代你的事情,你不要忘记了。”

    念念默默地看了苏俊楚一眼,抬脚走了出去。

    这似曾相识的目光,又令苏俊楚的心不安地跳动了一。

    怎么回事?好熟悉的眼神,好亲近的感觉,就仿佛是念念看着他的时候的一模一样。可是,她的模样,分明又完全不是念念……

    苏俊楚一直目送着念念的背影走远,然后回过头来,急切地追问兰心公主:“念念现在在哪里?我刚才去了和殿,他们说念念假怀孕的事情被发现了,皇后娘娘把念念关进了天牢,后来你救了她,她现在人呢?”

    兰心公主一听苏俊楚回来就先去了和殿,顿时一股酸溜溜的感觉涌上心头,不由委屈地说:“俊楚,你出门了那么久,怎么一回来都不先回这里?”

    “告诉我念念现在在哪里,她在哪儿?”苏俊楚此时,却完全没有抚慰公主的心情。

    他从湖州一回来,就和苏小柔一起率先去了和殿。

    在和念念分离的这段时间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念念,也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念念。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当他匆匆赶回宫中,却真的不见了念念。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