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曙光终于剥去了夜的最后一丝黑暗,天色大亮,窗外一片鸟语花香。

    苏俊楚醒了过来,他感到头痛欲裂。

    他看到了身边躺着的兰心公主,脸上挂着幸福而满足的微笑,还在熟睡着。

    昨夜那番激烈欢爱的景象清晰地出现在苏俊楚的脑海,他坐了起来,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颅。

    怎么回事?昨夜自己竟然会那么疯狂,那么饥渴,那么不知疲倦地和兰心公主一次次陷入激情的顶峰……不对!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对劲。

    除了念念,他从来没有想过别的女人。可是昨夜,他是怎么一回事呢?

    苏俊楚痛苦地思着,几乎在第一念头就想起了兰心公主递给他的那杯龙井茶。

    是的,一定是和那杯茶有关。事实上,就是从喝了那杯龙井茶之后,他才开始欲火燃烧,不能自持。那么,一定就是兰心公主在他的茶里放了东西,自己才会这样的吧。

    在皇宫里呆了这么多年,苏俊楚清楚地知道,皇宫里有不少女希望得到皇帝或者自己心仪男人的宠爱,会用到春药这种东西。

    但是,他没有想到,兰心公主会对他用这个药。

    一时间,苏俊楚的心中泛起了五味陈杂的感觉,他憎恨兰心公主用这样的手段对他,同时他又可怜兰心公主这么煞费心机,也只是为了得到一个男人廉价的爱。

    看着还沉睡在甜蜜美梦中的兰心公主,苏俊楚压了心中那股想把她立即唤起来质问的冲动。

    是的,现在还不是时候,还不宜和兰心公主翻脸。

    毕竟,她的父亲还是当朝天,不到万不得已或者万无一失的时候,苏俊楚不会轻易和皇家闹翻。

    他在等待最佳时机,事实上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心中的计划。

    自从念念亲口对他说,她想要做皇后。苏俊楚的心里就暗暗给自己立了誓言,总有一天,他要取皇帝之位而代之,让念念堂堂正正成为自己的皇后。

    他领兵出征,他勤奋参政,都是在暗暗积蓄自己的力量。

    当然,在这期间,他也动摇过,他也犹豫过。但是这一次,当他的父亲因为假冒妃的事情无情被贬,然后父母双双客死湖州。他就定了决心,这个江山,他要定了!念念,他也要定了!

    苏俊楚心情复杂地想着,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他决定今天先到京城的各个角落去寻访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到念念在哪儿的一点线。

    刚刚走到寝宫门口,苏俊楚一眼又看到了那个仿若念念的宫女,正僵立地站在大门之外,脸上竟然有哭过的泪痕。

    苏俊楚的心念一动,好奇怪的女啊。让她值夜,她就一直站在门口哭吗?

    “你是不是站得累了?那么,可以回去休息了。”苏俊楚走到了她的面前,温和地说。

    念念摇了摇头,她看到苏俊楚面色疲惫,英俊的脸上布满倦容。

    想来……那是他昨夜纵欲的后果吧……

    这样想着,念念的耳边不禁又回响起了昨夜她听到的那些暧昧的,咸湿的声音。

    她的心里一阵阵发痛,凝神注视着苏俊楚——这个她深深爱着的男人,虽然近在咫尺,却又仿佛隔着千山万水。她无法再向他靠近一步,甚至半步……

    苏俊楚看着念念,越来越感到奇异不安。

    这个女孩看着自己的眼神,怎么会这么古怪?这么凄楚?而且似乎还夹着丝丝无奈的痛苦,对,是痛苦。一个陌生的女,看着自己,怎么会流露出这种痛苦无助的表情呢?

    难道是因为自己想念念念而又出现错觉了吗?

    不能这样了,这只是一个和念念有点相似的宫女而已。而念念,一定要抓紧时间去寻找她了,如果拖得久了,就更不容易找到她了……

    苏俊楚揉了揉自己昏胀的额头,从念念的身边走了过去。

    走出了几步,他却感觉到背后那对熟悉的目光,还在追寻着自己的身影,不禁停了脚步,回头看去。

    见到苏俊楚回过头来,念念赶紧掩饰地把一直注视着他的背影的目光掉开了。

    “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女孩。”苏俊楚又折了回来,走到念念的面前,沉思地说道。

    念念低了头,因为她不想让苏俊楚看到她眼里闪烁的泪光。

    她真想喊一声,哥,我就是你认识的那个女孩,我就是念念啊!

    可是,她不能,她也不敢。她在心里牢牢记住了兰心公主对她的警告,如果她在苏俊楚或者李默面前暴露了自己就是念念。

    那么,遭殃的不止是她,还会有珠珠,还会有很多无辜的人……

    念念低头不语的模样令苏俊楚越发感觉眩惑,明明就和念念常有的那些表情动作一模一样啊。难道……这可能吗?

    苏俊楚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伸手抓住了念念的肩膀,迫切地问:“你究竟是谁?为什么我看着你会感觉这么熟悉?”

    “俊楚,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她是我新近找来的一个宫女,是京城郊外乡的。她也不会说话,你问她什么都是白搭。”兰心公主却在此时走了出来,披着乳白色的丝缎晨袍,面色绯红,含羞似娇,整个人清新美丽得就像一只刚刚熟透的红苹果。

    “野花,你回答晋陵王的话,你的家是不是在京城郊外乡?你是不是从小就不会说话?如果是,你就点点头给晋陵王看看。”兰心公主又对念念说。

    此刻,她的声音听起来那么亲切,看着念念的眼神那么柔和,简直让念念无法跟那个昨天还凶神恶煞打骂过她,侮辱过她的兰心公主联系在一起。

    念念心想:虚伪啊,兰心公主……残忍啊,兰心公主……

    她抬起头来,面对着苏俊楚轻轻点了点头。

    这时候,她的心情已经逐渐平静来,眼神里也看不到任何波澜。

    苏俊楚放开了念念,自嘲地笑了一,对兰心公主说:“我今天要出宫去找一念念,可能会回来很晚,吃饭的时候你们就不用等我了。”

    说罢,他转身走了出去。

    看到苏俊楚的身影走远了,兰心公主轻轻笑着对念念说:“野花,你站了一夜,也怪累的吧。瞧你,眼圈都熬黑了……”

    念念对兰心公主的虚伪已经了若指掌,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不置可否。

    “唉,其实我比你也好不了多少,说起来是睡了觉。可是……整夜都被晋陵王折腾的……也相当于一夜没睡。”兰心公主故作感慨地叹息着,继续讲去:“可能你想都想不到吧,晋陵王平日里那么温尔雅的一个人,在床上竟然会那么勇猛,弄得我……都快招架不住了……可就是这样,他还是不恳放过我,纠缠着我,要了一次又一次……我昨天晚上,只怕是比你都还要累些呢。”

    念念的心里不可抑制地泛起一阵恶心的感觉,胃里翻腾着几乎都想要呕吐出来了。

    看着兰心公主那美丽的,带着得意和挑衅笑容的脸庞,她突然对她感到无比的悲哀和怜悯:多么浅薄的女人,多么可悲的女人。这样的事情,被她拿来当做炫耀的资本。如果哥知道这些,一定会因为自己娶了这样一个无知而又无耻的女人,而感到无地自容的吧……

    “你在笑什么?”兰心公主突然停住了话头,盯着念念的眼睛问道。

    念念这才意识到,自己只顾沉浸在遐想的思绪里,不知不觉,脸上竟然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她赶紧收住了笑容,看着兰心公主摇了摇头,意思是没有笑什么。

    兰心公主仔细盯着念念的脸看了一会儿,摆摆手说:“本公主今天的心情很好,就放你休息一天回去睡吧。记住,除了这儿,你哪里都不能去。”

    听到兰心公主的赦令,念念如释重负,轻舒了一口气,转身就走了。

    在馨和宫门口守了一夜,念念真的好困,她真想好好睡一觉了。

    尽管她现在是和几个宫女合住一间简陋的,远远没有以前在和殿里那个豪华的寝宫舒适。

    但是只要能躺来睡一睡,总比面对着兰心公主这张阴阳怪气喜怒无常的脸,听着她那些时而阴沉时而恶毒的话语好吧。

    回到兰心公主给她指定的那个小,念念几乎一躺就睡熟了……

    李默在苏俊楚和苏小柔返回皇宫不几日之后,便也顺利平定了匪乱,带兵回到了京城。

    回到皇宫他知道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念念假怀孕暴露,被皇后娘娘抓住,然后兰心公主苦苦求情,最终放走了念念。而念念在离开了皇宫之后,就落不明。

    这些,其实都是兰心公主早就安排好,在他和苏俊楚回来以前,就在宫中到处布的传言。

    李默不由在心中懊悔不已,暗暗责怪自己临走之前,没有考虑周全,令念念险些丧命。

    不过他又庆幸自己的妹妹兰心公主能在危急的时刻救了念念,让念念平安出了皇宫,这也正是他以前一直想安排的事情。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