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柔则早早地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静静地坐在房间里,等待着李默处理好了一切事务过来接她。

    她靠在自己的床头,脸上挂着如梦如幻的微笑,回味着昨天晚上,她和李默那缠绵而又甜蜜的亲吻。

    原来,一个男人的感觉这么美好,原来,被一个男人真心爱着感觉这么美好……

    苏小柔伸手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心中充满了感动,充满了悸叹,也充满了喜悦……

    本来,她昨天是被李盛隆吓得够呛,直到现在想起都还惊魂未定。

    可是后来李默来了,并且当着皇上的面表明了对她的感情,英雄救美把她带了回来。

    她和李默终于挑明了从前两人之间,那份朦朦胧胧的感情,她也得到了李默这个出色的男人最深刻和最浓烈的爱恋。

    她觉得其他的一切,似乎都可以不去在乎了。即使是李盛隆昨晚带给她的那番难以言说的惊吓,她都可以大而化之,可以不放在心上了。

    苏小柔痴痴地想着,却听到有人在门外轻轻地敲着房门。

    她的心中一喜,以为是李默回来了,赶紧快地跑过去拉开了房门。当她看清楚门外站着的人不是李默时,心中顿时掠过一阵失望,但是同时又有一种意外的惊喜。

    原来,门外站着的竟然是前段时间就离开了皇宫,已经多日不见的二皇李睿。

    “二皇,怎么是你?你是什么时候回宫的?”苏小柔问道,由于过惊讶,她一时竟然忘了将李睿请进房间。

    “是我,我昨天就回来了。怎么,你不欢迎我进来吗?”李睿微微一笑。

    苏小柔回过神来,赶紧将李睿让进了,但是一时却又不知道对李睿说些什么好。

    “真没有想到,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宫中竟然会发生这么多事情。”李睿幽幽叹了一口气,然后问:“听说,苏相爷和苏夫人已经过世了,念念走了,你和大皇兄也要离开皇宫了?”

    “是的。”苏小柔简单地说了两个字,就沉默了。

    这些话题,尤其是她父母的死,一直是她心中难以言说的伤痛,她不想再多说什么。

    “小梳,对于苏相爷和苏夫人的不幸,我很遗憾,我也很担心你,希望你能想开一点……”李睿关切地看着苏小柔,真诚地说道。

    苏小柔没有说话,意识地低头去,眼睛一就红了。

    李睿走到了苏小柔的面前,俯视着这个令人我见犹怜的女孩,带着几分怜惜又带着几分歉疚说:“昨晚……我父皇……让你受委屈了吧。”

    苏小柔的脸上掠过一丝阴霾,她忧伤地笑了一,低声说道:“反正……都过去了,我和也将要离开这里了,这些事,我也不会再多想了。”

    昨夜在李盛隆天和宫遭遇的那番情景,对于苏小柔来说,无疑是一场难以释怀的噩梦。

    好在,她还有李默。李默会用自己博大无私的胸怀,给她最强有力的关爱和足以让她依靠一生一世的温暖……

    “小梳,你和大皇兄走了以后,你偶尔……还会想起我吗?想起我这个曾经陪着你玩,陪着你笑的人吗?”李睿深深地注视着她,语气里充满了留恋和不舍。

    这个女孩,让他魂牵梦萦,让他柔肠寸断。可是,却最终还是不能属于他……

    “当然了,我当然会想起你,并且,我会永远记得你。二皇,你一直是我的好朋友,好哥哥,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对我的好。”苏小柔抬起了头,热切而又感动地说着。

    她的眼睛是湿润的,李睿和她之间的感情,岂是言两语说得清楚?

    “那么,你介不介意在离别之前,给我这个好哥哥,好朋友来一个告别的拥抱呢?也许这一别,我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了。”李睿微笑着说,可是他的鼻却有点酸酸的。

    想到今日一别之后,他和苏小柔从此就天涯相隔,不知何时才能再见?李睿的心里真是感交集,无以言说,他真的,好舍不得苏小柔啊……

    望着李睿注视着自己的那双深情而又留恋的双眸,苏小柔想了想,然后靠近了他,伸出双臂轻轻地抱住了他的身体,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二皇,谢谢你,我一直都想跟你好好说一声谢谢。只是,我知道你并不想要听到我说这些,所以,我把这话埋在心底。但是,在我的生命里,你是我永远也不会磨灭的一个记忆。如果没有你的关照和爱护,我不知道很多时候,我还能不能坚持得来,我真的好感谢你。”

    李睿看着怀里温柔贴着自己的女孩,情不自禁用手捧起她的脸,在她光洁的额头上留轻柔的一吻,低沉地说:“小梳,这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吻。你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你走到哪里,我这个好哥哥都会永远站在你的背后,牵挂着你,惦记着你,祝福着你,也……思念着你。只要你回一回头,我永远会是你倦了累了时,可以歇息的港湾。”

    李默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看到了拥抱在一起的李睿和苏小柔,不由一愣。

    李睿也看到了李默,他放开了苏小柔,对他的哥哥说道:“大皇兄,今天我把小梳就交给你了。你带着她走,要好好地照顾她呵护她,不要让她委屈了或是伤心了。不然,我还会找你打架的。”

    李默爽朗一笑:“这你尽管放心,我既然已经决定了带小柔走,我就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给她幸福。我早就说过,我宁愿让我自己伤心,也不会让小柔伤心。”

    “呵呵,大皇兄,我一直都相信你,是和我一样为了小梳可以牺牲自己的人。我真的没有看错,你为了小梳,连宵国的皇位都可以不要,我还有什么多余的话好说呢?现在,我只想真诚地对你说一句,祝你和小梳一顺风,永远……幸福。”李睿面带微笑,同时又略带伤感地说道。

    “谢谢,二皇弟,我离开以后,你最好能多留在皇宫里照看一朝廷形势。皇弟的为人你也是清楚的,以后宵国江山的稳固可能更多的就要依靠你了。如果将来是你继承皇位,我还可以稍微放心一点。”李默拍了拍李睿的肩膀,郑重其事地交代。

    “不要跟我说这些,大皇兄,你知道我一向最不爱的事情就是打理朝政,你们走了我也不会在宫里呆很长时间。我想父皇可能也只是一时在气头上才说了这些话,这个皇位其实还是由你来继承最为合适。过段时间,等到父皇的气消了一些,不如你再带着小梳回来吧,父皇和母后需要你,宵国也需要你呀。”李睿看着他的哥哥,真诚地说。

    李默摇摇头说:“君无戏言,父皇既然已经说了赶我走,我不会再回来了。其实我的心里也和你一样,一直向往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生活。我每天勤奋理政,只是因为我不能丢弃自己作为的责任。如今事已至此,我正好带着小柔远走高,去追寻我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小柔留在宫中,父皇必定不会死心,小柔也不会安心。所以,我必须带小柔走,我也不想再回来了。”

    “大皇兄,那你和小梳多多保重,我去看看母后。我想,这次你执意要走,母后她一定很伤心吧。”李睿叹了口气。

    “是的,我刚从圆和宫母后那里回来。母后她哭了……我劝她,她还是哭,你多陪陪母后吧。”李默的神色黯淡来,声音里流露出了无限伤感。

    李睿点了点头,向苏小柔和李默告辞,赶往皇后娘娘的圆和宫,去安慰从小就最疼爱他的母后。

    里,只剩了李默和苏小柔。

    李默看着苏小柔,轻轻说道:“刚才……你和二皇弟,好像很亲热。”

    “二皇一直对我很好,我也很感谢他。我们只是因为今天临近分别,感到人生聚散无常,有些伤感。所以,做了一个好朋友之间告别的拥抱。”苏小柔软软地靠进了李默的怀里,柔声说道。

    “我看到……他亲你了。”李默说。

    “他说,那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吻。”苏小柔低声解释。

    李默却没有说话,苏小柔抬头看着他,轻声问:“你生气了?”

    “你说呢?”李默俯视着她娇美的容颜反问。

    苏小柔轻微地叹息了一声,双手搂紧了李默,踮起脚尖来温柔地亲吻了一他的巴,然后问:“现在还生气吗?”

    “好像……还有点。”李默没有动。

    苏小柔又将唇移到了李默的脸上,轻轻地吻着他的面颊问:“现在呢?”

    “还不够。”李默的脸上,有不易察觉的微笑。

    这一次,苏小柔终于将唇贴近了李默的嘴唇。

    柔软的,少女的红唇带着馨香送到了李默的唇边,李默立刻也用唇牢牢地捕捉住了。他搂紧了苏小柔,变被动为主动,辗转地反复地吻着她,给予了苏小柔热烈的回应……

    这绵长的一吻终于吻完了,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是醉意朦胧。

    李默叹息着说:“小柔,你为什么要这么迷人?二皇弟他爱你,包括一生阅美无数的父皇也迷恋你。将来,还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见了你会迷上你。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有幸可以永远拥有你。”

    听到李默这么说,苏小柔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睁大眼睛看着他问:“你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

    “不是,我当然相信你。只是有时会莫名的担心,因为世事的变化实在是无常了,而有些事,简直是非我们人力可以控制的。”李默沉思地说。

    “,我苏小柔虽然只是一个弱女,可是,我也有自己顽强的一面。‘君当如磐石,妾当如蒲草,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这几句话,是我心内一直对美好爱情的向往。我今天既然选择了跟你走,那我这一生也就认定了你,跟定了你。海枯石烂,此情不渝,今生今世,永不相负。”苏小柔望着李默,神色庄重。

    她那美丽柔和的大眼睛里,此时,透露出一股执着和坚定的光芒。

    “小柔,此生有你为伴,我何其有幸。你曾经让我发誓,我不以为然。可是,我今天想对你说出我发自肺腑的誓言,天地为证,沧海为,今生今世,我李默,只爱你苏小柔一个,并将永远永远对你好!”李默握住了她的手,激动地说。

    “……”苏小柔感动地低唤一声。

    “不要叫我,我现在也不是。小柔,以后你要叫我默,这样我听起来才亲切,我才能感到你和我的心是紧紧连在一起的。”李默却说。

    “默……我好爱你,我好后悔以前那样对你。”小柔轻轻地叹息,心中泛起了缠绕不尽的柔情。

    两个人又紧紧地拥在一起,嘴唇又覆盖住了嘴唇……

    小鸟在窗外喳喳鸣叫,凉风送来轻柔的欢唱,仿佛是在笑:热恋中的男女,怎么可以这样不厌其烦地接吻?

    李默和苏小柔正在激情四溢地热吻着,却忽然听到敞开的大门“笃笃笃”地敲了几。

    两人回头一看,原来是苏俊楚站在门口,带着一种意味不明的表情,看着缠绵之中的他们。

    苏小柔的脸登时就羞红了,从李默的怀里钻了出来,嗫嚅地说:“哥……你怎么来了?我还准备……等会儿去找你,跟你说一的……”

    “我唯一的亲妹妹都要跟着别人走了,我能不来吗?”苏俊楚淡淡地笑了,眼睛却是看着李默:“你真准备带着小柔去浪迹天涯?”

    “是,昨晚就决定了。不然,我就不会在那时闯到父皇的天和宫里去。”李默也回给了他一个淡然的微笑。

    苏俊楚又看向苏小柔:“小柔,你是不是真的考虑好了?你也决定跟着他走了吗?”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