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大皇兄他怎么可以这样?为了一……”兰心公主听了又是一惊,她本来是想说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和父皇翻脸,连属于他的江山都不要了。但是却猛的又想到这个女人是苏俊楚的妹妹,当着苏俊楚的面她也不敢说得难听,只好中途改成了:“……他对小柔可真是情深意重呀。”

    苏俊楚没有搭理兰心公主,他的双眉微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而兰心公主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得有点呆愣,李默要带着苏小柔离开皇宫,这出乎兰心公主的意料之外了。她的心里,一时充满了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怔怔地想了一会儿,兰心公主说:“不行,我得去看看母后和父皇。怎么能让大皇兄就这么离开呢?他走了,以后谁当,以后谁继承皇位?二皇兄?皇兄?都不大合适呀。我去劝劝父皇!”

    听到兰心公主这么说,苏俊楚脸上浮起了近乎嘲讽的微笑,淡淡地说:“那你就赶快去吧,好好劝劝你那人老心不老的父皇,留。如果没有李默,我敢肯定,他以后还将失去更多的东西。”

    沉浸在意外之中的兰心公主没有顾得上细细味苏俊楚的这句话,说了一声:“我现在就过去看看。”就急急地跨出门走了。

    兰心公主刚一离开,念念却匆匆跑了进来。

    她刚才听到了苏俊楚的那句话,心中一直惦记着小柔,正在外面心神不宁,突然见到兰心公主走了,所以赶紧抓紧时机跑进来。

    看到念念进来,苏俊楚幽深的黑眸里又闪过一丝眩惑。

    他站了起来,但是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念念,似乎想等着看她进来是要找他干什么。

    念念走到苏俊楚的面前,指了指自己,又做了一个写字的手势,意思是问自己能不能写几个字给他看。

    苏俊楚微微地笑了笑,说道:“原来你会写字。那么,跟我来吧。”

    念念点了点头,跟着苏俊楚走到馨和宫的书房里。

    苏俊楚铺开了笔墨纸砚,放到了念念的面前:“你想说什么,就写到这里吧。”

    念念握住了笔,很想直接写小柔现在怎么样?但是又怕苏俊楚怀疑她一个新来的宫女,怎么可能知道小柔的名字?

    她略一思,提笔写了“”两个字,又在后面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你很关心?”苏俊楚问,表情意味深长。

    念念点了点头,苏俊楚看了看她,缓缓说道:“他已经走了,离开了皇宫,去浪迹天涯。以后,他也不再是,他是带着他心爱的一个女孩一起走的。”

    念念听了又惊又忧,脸上不禁微微有些变色。

    她瞪大眼睛看着苏俊楚,苏俊楚也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然后说:“这个消息对你来说,很打击吗?”

    念念微微蹙了蹙眉,不明白苏俊楚为什么突然这样说。

    她俯身来正欲再写几个字问问清楚,却不想苏俊楚猛地将她执笔的手一把握住,将念念整个人拉得转过身来与自己面对面地站好,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你还要隐瞒多久?才会让我知道你是念念。”

    念念这一惊非同小可,眼神一充满了慌乱。她只能连连摇头加上摆手,试图证明自己并非是他所说的那个人。

    苏俊楚却用手指轻轻地抚摸过念念这张陌生的脸庞:“你的脸是和从前不一样了,你也没有说过话。可是,我现在完全可以肯定,你就是念念,就是我每天朝思慕想,千方计想要找到的念念。”

    念念怔怔地望着苏俊楚,她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可是,尽管这样,尽管苏俊楚现在似乎已经确定认出了她是念念,她却依然不想在苏俊楚面前承认自己就是念念。

    毕竟,公主警告她的话语还言犹在耳。

    “念念,我知道你在关心小柔,不然你就不会匆匆地跑进来找我。小柔和李默,他们两个是真的已经离开了皇宫,去过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那么你呢?你真打算和我这样一直捉迷藏似的躲去吗?如果不是我今天认出了你,你真的要一直隐瞒着我你就是我深深爱着的念念吗?”苏俊楚注视着念念的茫然失措的脸,叹息着说道:“你看着我每天为了寻找你心急如焚,跑遍每一条大街小巷,找遍每一个村庄角落,你于心何忍?

    听到这里,念念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多日来接连受到的委屈与恐吓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念念一哭而不可收拾,直哭得山摇地动,肝肠寸断,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苏俊楚被念念源源无尽,止也止不住的眼泪哭得心如刀割,只能紧紧地搂住了她:“都怪我这么晚才认出你来,你的脸是怎么回事?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谁把你变成了这个样?公主?皇后?”

    念念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哭着问道:“哥,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念念的?”

    “我早就对你的神情举止那么像念念感到奇怪了,可是我不敢相信,你竟然真的就会在我的身边。今天,当你端着那碗莲羹递到我的面前,我就注意到,你的手,绝不应该是一个长期在乡做农活的女孩的手。而且,这双手我看起来这么熟悉,这么亲近。你的脸虽然变了,但是你的手却没有变,我一看就觉得这双手的主人应该就是我的念念。可是,那时我依然还是不敢完全确定,你就是念念。直到公主走了,你急急忙忙地跑进来,想要有话对我说。我看着你写两个字,那时我就知道了,你是念念,你一定是念念,才会这么关心和小柔。”苏俊楚低沉地说着,最后又幽幽加上一句:“而且,难道你不知道,你的笔迹,也早已在我的心中落地生根,我只要看上一眼,就能立即认得出来吗?”

    “哥,小柔和是怎么回事?他们……非走不可吗?”念念此时停止了哭泣,她还在惦记着小柔与。

    “是的,如果小柔留在宫中,皇上就会强行纳小柔为妃。李默,他为了小柔放弃了之位,他们两个现在情深似海,如胶似漆,幸福得让人艳羡……”苏俊楚感慨万千地说着,然后话锋一转问:“念念,先别谈其他的了,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又为什么不和我相认?”

    “因为……”念念张了口,却又犹豫了。

    她不知道该不该对苏俊楚说出是兰心公主把她害成这个样?尽管兰心公主对她那么坏,可是念念心底的善良,却还是让她不忍说出实话而使苏俊楚痛恨公主。她总想着他们两个还是夫妻,而夫妻之间,是不该掺杂仇恨的情绪的。

    “哥,别问这些了好吗?我不想再提了。”最终,念念用这简短的一句话拦回了苏俊楚。

    苏俊楚没有再追问去,事实上,以他的心智和对兰心公主为人行事的逐步了解,他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十之**。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爱怜地抚摸着念念的脸庞,沙哑着声音说:“念念,你现在所受过的委屈,总有一天,我会为你加倍讨回。从今天起,我会遍寻名医,想尽一切方法为你恢复本来容颜。”

    “不要,哥,不用,其实我自己能有办法可以恢复。当时给我换脸的人是展慕颜,他给了我可以恢复容颜的药膏。可是,我现在并不想恢复……”念念急促地说道,略微停顿了一,又说:“哥,拜托你千万别在公主的面前暴露了你已经知道了我是念念。”

    听到念念这样说,苏俊楚心痛地握住了她的手:“你当我那么沉不住气?我现在自然不会在她的面前认出你,她既然把我当做傻,那我愿意好好配合着她,把这个游戏进行到底,看看谁是笑到最后的人。”

    念念低声说:“其实……公主她很爱你。”

    苏俊楚把念念搂进了怀里,轻轻吻着她的面庞说:“别说她了,念念,我好想你……这些天来,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吗?”

    念念却突然反应过来,她的耳朵里又出现了苏俊楚从湖州回来的那个夜晚,她站在馨和宫门口值夜之时所听到的那些令她不堪忍受的声音……

    她的心又开始撕裂般疼痛,一把推开了苏俊楚,用自己最大的力气脱离了他的怀抱,语气激烈:“哥,你不要再这样,你以后都不要再这样碰我!”

    “念念,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苏俊楚的脸色变了,拧紧了眉头看着她。

    “因为,你是兰心公主的丈夫,而我,再也不愿意和别人的丈夫有一丝一豪的暧昧!”念念的脸色惨白,身体微微发颤,声音却坚定无比。

    “念念,你明明知道,我从来也没有爱过她!我的心中,真正认定的妻,只有你一个啊。”苏俊楚的脸上也失去了血色,凝视着念念,激动地说道。

    “哥,不管怎样,你现在都是兰心公主的丈夫,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我以前……最瞧不起的人就是那些破坏人家家庭,和人家的丈夫纠缠不清的小,二奶。所以,请哥以后不要再这样对我了,不要再对我做出超出兄妹关系的任何举动。因为,我不愿意!我不愿意再和你这样!”念念眼睛没有再看苏俊楚,眼泪又急剧地掉了来。

    而她的耳边,不可抑制地回响起了在天牢里,兰心公主辱骂过她的那句话:你,什么也不是!你只是一个想偷别人丈夫的贱女人!

    “念念,我知道我和兰心公主在一起,对你的伤害很大……可是,我没有一天不是想着你!请你原谅我,我恳求你,原谅我好吗?你要知道,我心内的痛苦一点也不比你少,我渴望每天拥在怀中的人是你,而不是她啊。”苏俊楚没有注意到念念所说的话语中,有几个他听不懂的新名词。

    他大步地跨到了念念的面前,再次将她紧紧地搂在怀中。

    “放开我!”念念厉声地叫起来,并且,又一次用尽全力推开了苏俊楚,坚决而果断地说:“哥,我说过了,你以后不要再这样碰我,请你尊重我的意愿!”

    苏俊楚定定地看着念念,她的脸上,此时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冷峻与决绝。

    两个人就这样无声地对视了好久,苏俊楚说:“告诉我,要怎么样你才愿意和我在一起?要怎么样,你才不会拒绝我?”

    “不可能了……哥,难道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我和你,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尽管我们彼此相爱,尽管我们彼此牵挂,可是,这辈,我们注定是没有缘分在一起。如果一开始,小柔没有逃婚,我和你顺顺利利地成了亲,那么我们现在,也许就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像所有的恩爱夫妻一样,过得甜蜜而又快乐。可是,当初的一念之差,现在已经世事全非了。我和你中间,隔了多的障碍,多的无奈。这些,我跨不过去,我不能昧着我的良心,躺在别人丈夫的怀抱!这样,我永远也不会快乐!”念念面带凄婉的微笑,一字一句说道。

    “我明白了……”苏俊楚没有再靠近她,沉重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然后静静地看住念念,声音艰涩:“念念,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碰你……可是,这并不代表我的心里就放弃你了,你该知道,对你的爱我永远也不会放弃。”

    念念痛苦地望着也同样痛苦的苏俊楚,轻声地问:“你说的不放弃是指什么?”

    “我曾经说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堂堂正正地回到我的身边……念念,我现在想问你,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可以成为我的妻,你愿意吗?你会答应我吗?”苏俊楚凝视着念念含泪的眼睛,沉声问道。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