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那么一天吗?哥,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像是小孩在说些不切实际的梦话呢。”念念凄然地微笑了起来。

    这个梦,她曾经无数次的做过,幻想过,可是每一次醒来,现实都似乎离梦境更加远……

    “怎么不会?我一直都相信事在人为,只要你依然爱着我,我愿意不计一切代价让你回到我的身边。”苏俊楚这样说着,黝黑深邃的双眸熠熠闪亮,充满了期待的神采。

    念念苦笑了一,说道:“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当然会答应你……可是,这可能吗?你现在的妻是宵国公主,她的父亲是皇上,是掌握着我们好多人生杀大权的当朝天,你能和她离婚吗?这个婚你离得掉吗?”

    “离婚?”听到念念说出这个新鲜的词语,苏俊楚不解地蹙了蹙眉。

    “就是你能和她分得掉吗?应该是不能的吧……所以我说,这只能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念念解释着说,心中充满了苦涩和无奈。

    “我有我解决事情的办法。念念,那么,就请你等着我,这个时间不会久……因为,李默的离开……会给我们提供最好的机会。”苏俊楚似乎突然间振奋了起来,深深地看着念念,眼睛里流露出了温暖的笑意。

    “哥,你为什么提到?他和小柔的离开又会给我们提供什么机会?”念念的心里突然掠过一阵模糊的不安,可是,她又抓不住这种不安是来自哪里?

    “念念,有些事情我现在先不对你说,行不行呢?不是不信任你,而是我不想让你徒劳的担心。”苏俊楚淡淡地说。

    念念还想再问,这时候却从外面快步走进来了一个穿着军士服装的人。

    原来是一直跟随在苏俊楚身边,深得苏俊楚信任和器重的一个属,名叫夏青,念念也认识他。

    之前念念还没有嫁到皇宫的时候,他就经常出入相府。但是夏青现在,肯定是认不出念念了,因为念念已经面目全非。

    看到苏俊楚的书房里还有一个陌生的宫女在,夏青不由心吃惊,忍不住多看了念念两眼,然后才开口说:“晋陵王,您交办的事情属已经查清……”

    说到这里,他停住了话头,又看了看念念。

    念念明白夏青这是觉得自己在这里碍事,不方便讲话,便低头默默地走了出去。

    看着念念走了,苏俊楚心里不禁有点失落,好半天才收回自己失神的目光说道:“你讲。”

    “带着苏小姐离开jing城以后,车马不歇一向南,现在已经离京甚远。看他们的这个样,属认为,可能是真的不打算再回来了。另外,韩七也跟着他们一起走了。”夏青说。

    “嗯,还有呢?”苏俊楚微微舒展开了俊朗的剑眉。

    “二皇今日一直留在皇后娘娘的圆和宫,陪伴着皇后娘娘。据说,不几日他还将离开皇宫,这是皇后身边的贴身宫女伶云亲口告诉属的,二皇在和皇后娘娘谈话时说起了这些。”夏青停顿了一,又继续说:“至于皇,这段日,天天流连在京城的花jie柳xiang。听说他还花重金包了万花楼的头pai花魁冯怜怜,夜夜欢歌。现在,只要提起一位李公,jing城里那些花楼茶坊里的常客们没有一个不知道他的。”

    听到这里,苏俊楚面上露出了轻微地笑意,然后问:“皇上今天有什么反应?”

    “皇上今天朝之后就直接去了宁贵妃娘娘的宫里,到现在都没有出来。其间皇后娘娘去求见过两次,兰心公主也去过一次,但是皇上一概都没有接见。”夏青回答。

    “很好,夏青,你继续派人盯着这几个地方。尤其是,李默最后会在哪里落脚?这个你务必用最快的时间探明落实,回来禀报给我。我们的计划,因为李默这次意外的离开,可以稳步提前了。”苏俊楚面色冷峻地吩咐。

    “是!晋陵王,一步我们要怎么做?”夏青问道。

    “一步……我想我们也要去那京城的花jie柳xiang逛一逛,去和皇李佑会上一会。”苏俊楚说着,嘴角勾起了高深莫测的微笑。

    “属明白了。”夏青顿时心领神会。

    万花楼,名不虚传的万花争艳之楼,京城的第一大ji院。那里宾客满堂,夜夜笙歌,是jing城里的纨绔弟和风liu才们最爱去的地方。

    据说,万花楼里名ji冯怜怜艳压群芳,风华绝代而又能歌善舞,引无数王sun公竞折腰。

    从jing城乃至全国各地纷至沓来的商贾富豪,达官贵人们为她日夜流连,一掷千金,甚至有时千金也难买来美人一夜相陪。

    最近,却听说有一位不知何方来头的贵客重金包了冯怜怜。

    从此冯怜怜就闭门谢客,日日夜夜只陪着那一位贵客公饮酒作乐,纵情声se。令不少慕名而至点名要找冯怜怜的客人失望而归。

    当苏俊楚和夏青踏进万花楼的大门之时,那些浓妆艳抹,搔弄姿的姑娘们立刻蜂拥围了过来。一双双秋波含情的mei眼停留在苏俊楚的身上,飘来飘去。

    是呀,像这样相貌英俊而又气派非凡的贵公,她们真是难得一见。如果能jie到一次这样的客人,即使是不赚钱倒也心满意足了呢。

    ji院的老bao一见,也是喜笑颜开,殷勤备至地迎上前去,面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两位公是第一次来这里吧,看起来好生面生呢。我们这万花楼里什么样的好姑娘都有,请问公今日想点哪一位姑娘?”

    苏俊楚对老鸨和那些姑娘们的热情洋溢视若无睹,在这当空,他已经用眼睛将这座豪华奢靡的ji院整个锐利地扫视了一遍。

    他在想:如果念念知道我来过这种地方,会不会生气?可是,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找到李佑,因为有些话,在皇宫里实在是不方便说。

    这时,夏青从身上掏出了一锭沉甸甸的银,递到了那眼冒精光的老bao面前,冷冷地说:“带我们去找李公。”

    “这个……”老bao看到了那一大锭银先是眼睛一亮,正准备伸手去接时却又听到了夏青的那句话,不由讪讪地放了手,面露为难之色,吞吞吐吐着说:“李公是贵客,我们也不敢随便带人进去……打扰他。”

    夏青又掏出了一锭更大的银,两锭银一起递到她的面前:“够了吗?”

    “哎哟……既然大爷非得急着要找李公,那老妈妈我今日也就破例一回了。春红,春红,带这两位爷去怜怜的房里找李公。”老bao终于抵制不住两大锭银的诱惑,忙不迭地双手接过了银,喊来一位姑娘带苏俊楚和夏青前去找李佑。

    那个叫春红的姑娘,带着苏俊楚和夏青一走一拿眼睛偷偷地瞟着苏俊楚,很想和苏俊楚搭一话。但是看到他目不斜视,一脸冷漠寒霜,她最终没有敢说什么。

    将他们带到楼一间华丽的前,春红轻轻笑着说:“李公就在这里。”

    说完了却还不肯离去,一双水波流转的mei眼,依然含情脉脉地看着苏俊楚。

    苏俊楚不禁皱了皱眉头,夏青又掏出一锭银给了这个姑娘,语带命令之意:“你去吧,今日这事不要再对别人讲了。”

    那姑娘接过了银,对夏青抛了个mei眼,扭着腰肢走了。

    夏青问苏俊楚:“是直接进去还是先说一声?”

    “敲一门吧,免得碰到什么不好看的场面。”苏俊楚淡淡然地道。

    夏青抬手重重地叩响了房门。

    “谁呀?”里面传来一位姑娘慵懒的声音。

    “晋陵王找皇!”夏青只说了这几个字。

    里顿时安静了来,然后,是一阵悉悉穿衣低语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门从里面拉开了,一个娇艳若滴,风情万种的女站在门后。皮肤细润如玉,樱桃小嘴红艳多情,真正是一个艳光四射的大美人。

    想来,她应该就是万花楼的头pai冯怜怜了。

    当冯怜怜看到了苏俊楚和夏青,本来略有几分不耐的脸上立刻现出了勾人心hun的mei笑,娇滴滴地说:“好俊俏的公呀,快请到怜怜的房里来坐。”

    苏俊楚和夏青都没有搭理她,径直走了进去,看到李佑穿着一件中衣坐在内。

    “晋陵王今日怎么也有此雅兴到这里逛呢?莫不是我那兰心妹不能让你满足?”李佑看见了他们,面上露出了自以为了解的暧昧笑容。

    然后,他搂住了已经走到他身边的冯怜怜,对苏俊楚说:“怜怜的床上功夫,定当比我妹强上许多,足以让人销hun无尽。晋陵王如果想尝尝,我可以忍痛割爱把她让给你一晚。怎样?我李佑对你可是够意思吧。”

    苏俊楚冷冷地微笑了一:“可惜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找女人。我只是想和皇谈论一点事情,让她先退避吧。”

    不待李佑回话,夏青就走了过去,对冯怜怜做了一个请出的手势。

    冯怜怜愣怔了一,眼睛看着李佑,李佑见苏俊楚表情冷峻,也不敢多说,在冯怜怜的身上掐了一把说:“先去吧,爷等会找你。”

    冯怜怜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出去。

    李佑满脸不高兴:“晋陵王,你有什么事就快点说吧,不要耽误了我的大好时光。”

    “李佑,你每日在这种风yue场所寻欢买醉,难道都不想有更高一点的追求?”苏俊楚双目紧紧盯着李佑,面上的表情波澜不惊。

    “我能有什么更高的追求?父王的心里,成天只有大皇兄和二皇兄,从来也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不如自己出来找点乐算了。”李佑慨叹了一声,心里其实也是不甘心的。

    苏俊楚听出了李佑话里的牢骚,不露声色地笑了:“你们个都是皇上的亲生骨肉,如今已经离开了皇宫。听说皇上本来有意立二皇为新,却被二皇一口回绝,并且二皇也已经又出了宫。现在留在皇上身边的,其实也就只有你这么一个亲近之人了。在大家的眼里看起来,立皇为新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皇上却迟迟没有颁立新的圣旨,皇就不感到委屈么?”

    “我委屈又有什么办法?父皇他就是偏心!我母妃不知道跟他说了多少次这件事,立我为,可是老头就是不肯点头,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李佑被苏俊楚说中了心中的隐痛,当愤愤然说道。

    “皇既是心里不服,我可以给你出一个主意,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量?”苏俊楚的语调平淡无澜,像是在说一件最无关紧要的事情。

    “你帮我?怎么帮?”李佑斜睨着苏俊楚。

    苏俊楚淡淡一笑,清晰又冷酷地说道:“一月之后,皇上会去jing城东郊的天坛祭天,届时我会将他身边的侍卫全部换成我安排的人。天坛四周,也会埋伏我的人马。如果皇不甘久居人,应该知道那时怎样做吧。”

    “啊?你要我杀了我父皇?”李佑大惊失色,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我没有这么说,皇自己看着办吧……事实上,这件事情皇参不参与都影响不大了。所有的布局我都已经安排得尽善尽美,万无一失。我之所以告诉皇,只是想给你提供一个表现自己能力的机会。你觉得可行,你又有这个胆量,你就去做……”苏俊楚的表情变得深不可测,声音里透出冰冷的寒意:“如果你只愿意躲在这样的地方花天酒地,也没有谁勉强你一定去做。只是,事情如果泄露了出去,我第一个要杀的人一定是你!”

    “苏俊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父皇待你不好么?你真的……是想帮我?”李佑的脸色青白不定,眼睛里闪烁着惊恐的光芒。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