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不高兴,只是很意外。既是怀孕了,那你更要休息好了,早点睡吧。”苏俊楚此时冷静了来,他感觉到了兰心公主的委屈,却无法给她更多的温柔。

    两人各怀心事地睡了,兰心公主又轻柔地抱住了苏俊楚。

    但是苏俊楚的心里却在想:如果念念知道兰心公主怀孕了,她会怎么想?她一定会感到伤心难过的吧,也许她又会偷偷地哭了。

    这样想着,苏俊楚简直心乱如麻,毫无睡意,他只能一遍遍地在心中低唤:念念,原谅我,原谅我……

    一个月之后,冬至节气。冷风萧瑟,天寒地冻。

    一大清早的,天空竟然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天地之间,一片苍茫,整个世界,顿时呈现出阵阵肃杀萧之气。

    念念刚刚起床踏出房门,就见馨和宫内外站着不少士兵装扮的人,大门也被几个侍卫把守着,一派不能让人随意进出的样。

    她正在心疑惑,有一侍卫走了过来,恭敬地说道:“晋陵王在青阳殿等您,请您过去。”

    青阳殿是苏俊楚平日与属议事办公之处,坐落在距离馨和宫不远的皇宫以东。

    在念念的心里,她感觉就青阳殿相当于现代人的办公室。她不知道苏俊楚在那里等她会有什么事?可是看那侍卫的表情,她又感觉事情格外重大。

    侍卫带着念念穿过宫庭的曲径幽亭,往青阳殿走去。念念这才注意到,宫廷之中,到处都有带刀守卫的士兵。

    来到了青阳殿,那侍卫对念念说了声:“晋陵王吩咐您来了就直接进去,小的不便跟随了。”说罢,转身往回走了。

    念念压抑住心中的惶惑与不安,快步走了进去,一眼看到苏俊楚竟然身着戎装,腰佩长剑站在内,神情比之起往常,格外显得严肃凛然。

    看到念念来了,苏俊楚立即走上前来把念念紧紧地揽在了怀中,低沉地说:“念念,今天我要出去一趟,有很多事情会在今天解决。你就在这里等我,哪里也不要去。我安排了有人会在周围寸步不离守卫保护着你。听话,你一定在这里等着我回来。”

    “你要去哪里?”念念抬起头问道,心里越发紧张不安。

    “我陪护皇上去天坛祭天,可能会回来晚一点,但是我回来一定会最先来这里找你的。念念,要等我哦。如果你饿了,这里我也让人准备了点心和瓜果,后面还有床铺,你累了就先进去躺一躺。”苏俊楚说。

    “可是,如果公主找我怎么办?”念念问道。

    “她今天不会找你,即使她想找你她也没有办法了。你没有看到馨和宫有我指派的士兵在那里把守吗?没有我的命令,她今天一步也踏不出她的寝宫。念念,你安心呆在这里,我回来后立刻就来找你。”苏俊楚对她温存地笑了笑,然后又说:“还有,你等我的时候没事就把你这张脸洗掉好了,换回原来的你,我想我一回来就看到我以前那个熟悉的小念念。”

    “哥,你……不会有什么事吧?我怎么心里总觉得怪怪的,为什么突然让我换回从前的脸?”念念惊疑不定地看着苏俊楚,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心内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忐忑不安?

    “因为我马上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宣布,我要娶我最心爱的念念为妻了。”苏俊楚的表情凝重而又悠远,声音坚定而又温和。

    念念诧异地睁大了眼,心中那种莫名的担忧越来越深重,不由急切地叫了一声:“哥!你要干什么?我不想你去了,我好担心,我担心你会出事!”

    “我怎么会有事呢?这次我一定得去,我也会好好地回到你的面前。念念,你放心,我只要一想着你还在等着我回来,就不会有事了。”苏俊楚给了她宽慰的一笑。

    念念忧心忡忡地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

    苏俊楚说:“我得走了。”

    念念点了点头,轻声地说:“哥,那你去吧,我会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苏俊楚低头俯视着她,突然说:“我又想要违规了,念念,我现在可以吻你一吗?”

    念念说:“不行,你早就说好了,不再……”

    可是,她的话只说了一半,苏俊楚的吻就已经重重地落了来,火热滚烫的唇覆盖住了她的唇,也堵住了她没有说出的话……

    久违的亲近让念念有点不知所措,那炽烈而又狂热的吻又让念念的心跳加速,浑身发软。好在有苏俊楚牢牢地托住她的腰,她才不至于跌倒……

    这一次的吻持续了特别长久,反反复复而又缠缠绵绵,念念能感觉到苏俊楚对自己那种深深的眷恋和不舍。每当她刚刚和苏俊楚分开了一点空隙,新一轮的热吻又重新袭来……

    这时,却听到一声不自然的咳嗽声传来。

    苏俊楚和念念终于分开了,两人侧脸看去,原来是夏青来了。

    夏青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又是惊异又是想笑,一时甚是尴尬。

    “是不是都准备好了?”苏俊楚问,然后又说:“她是念念,易了容的。”

    夏青顿时恍然大悟,对念念含笑点了点头,回答苏俊楚道:“晋陵王,一切都按照您的吩咐部署好了。”

    苏俊楚轻轻地笑了笑,对念念说:“等我啊,记得把这张脸洗掉。”然后就和夏青一起走出去了。

    念念一个人留在青阳殿里,觉得时间是那么漫长。

    她在心里回想着今天苏俊楚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脑里乱糟糟地糊成一片:皇宫里今天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带刀的士兵?哥说的有很多事情会在今天解决是指的什么?哥又怎么会派人在馨和宫那里守着兰心公主不让她踏出宫门?这一连串的问题使念念想得头晕脑胀而又心惊肉跳。

    她在寂静的青阳殿里走来走去,坐立不安。

    青阳殿的书房里有一个高大的香楠木书架,上面摆放着很多念念以前见也没有见过的书籍。

    可是平时酷爱看书的念念随手翻了几本,却立即然无味地放了。

    她的心静不来,根本就看不进去任何书籍,只是在心里不停地惦记着苏俊楚,希望他快点回来。

    于是,心神不安的念念又走到后院的正里,那里摆着一张古香古色的紫檀木大床。

    念念躺了上去,打算先睡一觉,这样时间好混过去一些。她想着一觉醒来,也许苏俊楚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然而当她盖上被衾,闭上了双目,却怎么样也不能入睡。

    本来也就是清晨刚刚起床,哪里会有睡意?何况她的心里,还装了满满一肚的心事呢?

    这样翻来覆去,念念性又了床,突然想起,苏俊楚在临走之前,交代过让她换回自己从前本来的脸。

    念念的心一阵激动,是呀,她好久都没有看到过自己从前那张清丽的面孔了。

    想着兰心公主的威胁,念念还有点犹豫。但是又一想到苏俊楚跟她说得那么肯定,也许……哥真的想出了对付兰心公主的办法吧,念念在心里这样说着。

    她在后院找到了一个铜盆,里的火炉上正好烧着热水,念念将水倒进了盆中,用手轻轻撩着水,一一浸湿着自己的脸。

    展慕颜给她的那些药物和铜哨,念念全部随身携带在身上。

    这时候,念念找出了那个可以洗去她这张假脸的药膏,按照展慕颜交给她的方法,慢慢地涂抹到自己脸上。

    顿时,有一种火辣辣的烧灼感在念念的脸上蔓延开来,她疼得皱紧了双眉,嘴里开始吸气。

    展慕颜曾经对念念说过,这种药膏刚刚涂抹在脸上之时会很痛,但是过一会儿就会好了。

    于是,念念忍受着来自于面部皮肤的刺痛感,用双手一遍一遍地在自己的面孔上揉搓着,直到脸上的那些粉粉屑屑一片片地脱落来。

    等到脸上的疼痛感逐渐减轻了之时,念念又连续换了几盆清水,将自己的脸清洗了一道又一道。这才走到里的一面大铜镜之前,细细地打量自己。

    呈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张秀丽甜美的脸。圆圆的脸蛋,尖尖的小巴,乌黑细腻的双眉,一双顾盼神,显出无限妩媚的丹凤眼……

    除了皮肤还有点轻微的发红,念念已经完全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貌。

    她久久地看着镜里熟悉的自己,用手掌轻轻抚摸过自己现在仍然还灼烫的面颊,一时感交集,眼泪情不自禁地滑落脸颊:“我的脸,我的脸……爸爸妈妈给我的脸……你终于回到我身上了。”

    时间过去了好久好久,苏俊楚还是没有回来。

    念念忍不住走到青阳殿的门口,门外站着一排全副武装的士兵。看到她出来,那些士兵都很惊异,因为她的面貌,已经和从前判若两人。

    有一个看起来像是这侍卫中头领的人走过来对念念说:“请您进去安歇,晋陵王吩咐过,要属一定照看好您的安全。在他回来之前,您不能离开这里。”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