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轻轻叹了口气,问道:“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我等得好心焦。”

    那侍卫头领略微犹疑了一说:“这个……属也不知道,请您回殿内安心地等候晋陵王吧。”

    念念无奈只好又折回到殿里,她觉得自己的精神始终处在一种紧张的状态,而且肚也开始喊饿了。

    她猜测时辰可能已经过了晌午吃饭的时间,于是胡乱吃了一点苏俊楚派人准备的糕点,歪倒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当念念醒来的时候,感觉到有一只温暖的手正在轻柔地抚摸过她的脸庞。念念倏然张开了眼睛,看见苏俊楚正坐在床头,满目柔情地注视着她。

    念念赶紧坐了起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睡着了。”

    “我也刚刚回来不久,念念,我一回来就来找你了,你睡熟的样可真可爱,重新换回的脸,也比以前更美了。”苏俊楚感叹地说着,又低沉地道:“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成功了,我们成功了!我们马上,就可以长相厮守了。”

    这一次,苏俊楚的声音里有一丝与从前不同的异样,分不清他是激动还是喜悦?

    “哥,什么成功了?”念念狐疑地问,心里突然袭来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冰凉寒意。

    “念念,你跟我来。”苏俊楚说着,拉起了她的手。

    念念赶紧了床,跟着苏俊楚走了出去。

    一上,念念看到宫廷里守卫的士兵比早上更为众多,每个人都看到了苏俊楚都恭敬地行礼致意。

    苏俊楚一直带着念念来到了一座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的壮观建筑之前。

    念念知道,这就是皇上每日上朝与群臣议事的叫做金銮宝殿的地方,但是她却从来没有进来过。

    她的身份,不管是以前的妃,还是后来的宫女,都是不适合踏入这里的。

    现在,苏俊楚却牵着念念的手径直走了进去。庄严肃穆的金銮宝殿之中,此刻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显得压抑而又森冷。

    念念只感到手足冰冷,她的心里有了越来越不好的预感,艰涩地问:“哥,你带我来这里是干什么?皇上呢?这里还有人呢?”

    “念念,从此以后,你和我就是这里的主人。皇上已经死了,在天坛祭天之时,皇上被皇亲手杀死。而皇,也死在保卫皇上安全的士兵们的乱箭之。现在,京城里所有的军队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登上皇位取代李氏王朝那已经是势在必得。而你,以后就会是我最心爱的皇后。”苏俊楚深深地凝视着念念,很慢很慢地说道。

    念念的脑袋“嗡”的一就大了,她的眼前金星乱冒,周围的一切似乎都看不清楚了。

    而她的脸色,变得比宫殿外不停飘的雪花还要雪白,身体不可自抑地摇晃了一,感觉似乎已经快站立不稳了。

    苏俊楚赶紧扶住了念念,在她的耳边急切地说:“念念,不要怕……这些,是属于我的,也是属于你的。你不是说过想要当皇后吗?现在,你真的要成为皇后了,要成为我最爱最爱的妻了。我会专门为你修一座最大最豪华的宫殿,就叫念楚宫好不好?从此,我和你就可以并肩齐眉,比翼双栖,笑看日升日落,醉卧花前月,做一对神仙都会羡慕的人间佳侣。”

    “你杀了皇上……你杀了皇……这一切,都是你的安排对不对?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念念喃喃地说着,血色从嘴唇抽离,头脑昏胀得让她感觉支撑不住。

    “是,这一切都是我的安排。可是,我没有杀皇上,他是被自己的儿亲手杀死。而皇,他早就该死了,不是吗?像这样恬不知耻的人渣,他早就该死了!”苏俊楚搂住了浑身发抖的念念。

    “可是,你这样做就是不忠不义!哥,你用阴谋的手段篡夺了皇位!你能睡得安稳吗?这本是李默家里的江山,你杀了他的父皇,夺了他的江山,你对得起他吗?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吗?”念念奋力地推开了他,激烈地喊道。

    苏俊楚的脸色变了,双手抓住了念念的肩膀,大声地说:“我是用了阴谋的手段,可是,这一切,我都是为了能让你当上你梦寐以求的皇后!自古以来,哪一次的江山易主改朝换代不是充满血腥?念念,你体谅我一好不好?我为了这一天,酝酿了多久,忍耐了多久,又等待了多久……我发誓我即使当了皇帝也只会对你一个人好的,你不要再怪我了,不要再怪我了!”

    “不要扯到我!你有自己的野心,现在却说是为了让我当皇后!这样的皇后,我当不去,我宁愿去做一个乞丐!”念念激动地说着,推掉了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双手,仿佛现在的苏俊楚对她来说,是洪水猛兽。

    苏俊楚黝黑的双眸里一燃起了火焰,他紧盯着念念,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记得你对我说过,你想要当皇后,所以你要嫁给李默。我为了你这句话,我忍受了多少痛苦,那时我就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要让你成为我的皇后。而现在,我历尽艰险,冒着随时会丢掉性命的危险,终于实现了我自己心中的愿望。我将皇后之位双手捧送到你的面前,你却说你不要当,你宁愿去做乞丐也不当我的皇后。念念,你真残忍啊!你对我可真优厚啊!难道,你只是想做李默的皇后吗?”

    念念不说话了,默默地看着苏俊楚。面前的人,是她曾经最爱的人,可是现在,却让她感到从未有过陌生和恐怖……

    他们沉默地对视着,过了片刻,念念转身就往金銮大殿门外跑去。现在,她只想离开这里,逃开眼前的这个让她深爱也让她惊恐的人。

    但是苏俊楚从背后一把拉住了她,把她转了过来紧紧地拥在自己的怀中:“你去哪里?”

    “放开我!我要走!这里我呆不去!”念念愤怒地叫。

    “我不会放你走!念念,如果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还留不住你,那我岂非一切心机都是白费?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挡我和你在一起!日之后,新皇登基大典,我要你陪我一同参加,坐在我的身边,接受官朝拜!”苏俊楚说着,他的唇落了来,重重压在念念的唇上。

    念念从来没有像今天的这个时候,感觉到对苏俊楚的吻这么令她不可忍受,甚至有种近乎屈辱的感觉。

    其实,早上他们也才刚刚吻过,在分别的时候,苏俊楚深情款款地吻了她。

    那时的吻,带着温柔带着甜蜜,一切都令念念那么心动,那么沉醉……可是现在,同样是他吻着她,感觉却完全不同了。

    念念拼命地挣扎着,推拒着,然而苏俊楚却将她越拥越紧,他的吻也进攻得越来越激烈,令念念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又急又气之,念念用牙咬了一苏俊楚的舌头,鲜血顿时流了出来,弥漫在两个人的唇齿之间。

    苏俊楚吃痛,松开了念念,墨黑闪亮的双眸痛心而又冒火地盯着她,不敢相信她竟然会咬他。

    念念也为自己的这个举动惊得呆住了,她看到苏俊楚的唇上渗出了殷红的血丝,两个人的面色都在一瞬间变得惨白……

    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互相痛苦地凝望着。然后苏俊楚再次搂紧了念念,更加凶猛地吻住了她的嘴唇。

    一遍又一遍狠狠地吻着她,用自己的唇舌肆虐地侵占着念念冰凉的脸颊和红唇,似乎在惩罚她的不乖,又似乎在宣泄自己对念念那狂热的爱……

    当他的唇终于离开了念念,却依然将念念整个人紧紧地禁锢在自己的怀里。

    念念忍无可忍地说:“你这样我不喜欢,我更不会当这样得来的皇后!如果你真想和我在一起,把皇位还给李默,带我离开这里!”

    苏俊楚俯脸看着念念,英俊的面庞此时布满了怒容,紧咬牙关说道:“原来你现在还在想着李默!让我把皇位还给他,不可能!你想离开我的身边,更不可能!念念,不管你愿不愿意,我的皇后都认定了只能是你!非得是你!”

    夏青带着几个侍卫走了进来,对苏俊楚说:“晋陵王,宫中所有的娘娘嫔妃都已集中看押在凌云宫,包括皇后娘娘和兰心公主。兰心公主一直吵着要见您,让她过来吗?”

    “不见!我现在没心情见她!”苏俊楚干脆而又果决地答复,然后又说:“她现在有了身孕,你找人关照一,把她单独送回馨和宫,派几个伶俐点的宫女照看着她。”

    夏青点头答应,又说:“还有皇后娘娘也让属带话过来,说是非见您不可,她的态非常坚决,您看呢?”

    苏俊楚略微沉吟了一,淡然道:“让人带她过来吧。”

    说罢,苏俊楚就牵着念念就往那金銮宝殿的大厅上走去。那里,摆放着皇上平日上朝专属的金銮宝座,是代表天身份和地位的最高权利象征。

    现在,他就要带着念念走向那里……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