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想甩开苏俊楚的手,因为她知道自己如果真的坐在了那里,一定会如坐针毡似的难受。

    可是,苏俊楚却把她的手捏得那么紧那么牢,以她的力量想要挣脱,几乎是不可能的。

    她只能愤怒地瞪着他:“要坐那里你自己去坐,别拉上我!”

    “如果没有你坐在我的身边,即使是皇帝的宝座又能如何?念念,别闹,我要你陪着我一起坐在这里!以后,我要你一直陪着我!”苏俊楚却不容置疑地说道,并且拉着她坐了来。

    念念气愤而又无奈,身体僵硬地坐在苏俊楚的身边。

    即使是坐着,苏俊楚也把她的手握得那么紧。似乎是知道,如果一放开,她一定会不顾一切地跑出去……

    这时,两个侍卫带着皇后娘娘走了进来。

    昔日雍容华贵的皇后娘娘,此时变得憔悴不堪。虽然她还是身着富贵逼人的明黄凤袍,头戴着华丽精美的珠钗玉饰。但是整个人浑身上看起来,已经没有一点从前的风和神采了。

    看到了坐在金銮宝座之上的苏俊楚和念念,皇后当冷笑起来:“好一对不知廉耻的蛇蝎男女啊,你们坐在那上面,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苏俊楚也回敬给她冷冷的一笑:“皇后娘娘,我到现在都还尊称你一声皇后娘娘。成王败寇,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时至今日,宵国即将不复存在,你的身份也绝非昔日尊贵的皇后。如果说话还这么不知道收敛,那么,吃亏的只能是你自己。”

    “哀家怕什么?苏俊楚,哀家今日来找你早已经是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只恨哀家和皇上当初没有早日识破你的狼野心,还把你当做忠臣良将!我们是瞎了眼才会被你这样的无耻小人钻了空!”皇后娘娘咬牙切齿地说着,眼睛涨得血红,那看着苏俊楚的怨毒目光,似乎是要把他撕成碎片都不解恨。

    念念的脸色越发苍白,苏俊楚松开了她的手,却腾出那只臂膀从背后搂紧了她,以使念念虚弱的身体有个依靠。

    然后,苏俊楚才冷然对皇后娘娘开了口:“你的丈夫是被他自己的亲生儿所杀,要说无耻不知道谁更无耻!如果他真的是一个英明睿智的好皇帝,又怎么会被人轻易就钻了空?皇后娘娘,你如果聪明一点,就应该知道现在怎样做对你才是最好的。日之后,我就会举行新皇登基大典仪式,到时候,宵国这个名称将会彻底消失。不过,只要你能安分一点,依然可以在皇宫里颐养天年。我苏俊楚虽然是改朝换代的新主,但是也不至于那么无情无意,先皇的所有嫔妃贵人都会在宫中安置得好好的,直至终老。”

    “苏俊楚!你不要嚣张了!你不会有好报应的!你别忘了,哀家和皇上还有默儿和睿儿,他们如果知道你杀了他们的父皇,篡了李家的江山,他们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等着吧!皇上的魂灵也不会放过你的!你迟早要遭报应的!”皇后娘娘疯狂地喊叫着,头上的珠钗散落了一地。

    “把前朝皇后带去!”苏俊楚声如寒冰。

    立时有两个侍卫走过来要抓住皇后娘娘,但是她却狂笑起来,嘴里念叨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皇上既已先行离去,哀家又安能留在世上苟且偷生?默儿,睿儿,你们要为皇上和哀家报仇啊!”

    说罢,皇后娘娘奋力挣脱了试图要带走她的那两个侍卫,一头朝身旁竖立着的那金銮宝殿的大柱撞了上去。

    随着一声闷响,念念看到,鲜血顺着皇后娘娘的头顶直流来,那艳丽的红色弥漫在她雪白的脸上,显得格外妖娆刺目。

    然后,皇后娘娘的身体就软软地倒了去,地面上随之浸开了一团鲜血……

    “啊!她死了!她死了……”念念恐怖地尖叫了起来,身体犹如秋风中飘零的黄叶一般,虚无而且漂浮。

    “抬去,厚葬了!”苏俊楚搂紧了念念瑟瑟发抖的身体,面无表情地吩咐侍卫。

    第一次看到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在自己眼前丧生,第一次看到一具还带着余温的尸体从自己的面前抬走。

    念念只感到天地都在旋转,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终于“哇”的一口,大吐特吐了起来。

    苏俊楚双手抱住了她,轻轻拍抚着她的后背,在她的耳边连声说着:“念念,别害怕,有我在,有我在你身边呢。过一会儿就好了……”

    可是,念念的头已经如同被谁打了无数记闷棍似的的疼痛如裂,她的眼前模糊一片。

    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件件挤到她昏沉沉的脑海,她感觉自己的头颅似乎马上快要爆炸了。意识离她越来越远,然后她的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念念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

    她看到自己躺在一个无比奢华的宫殿之中,里檀香阵阵,室内中央摆着一个雕刻着龙凤戏珠图案的镶金铜炉,里面生着熊熊炉火。

    念念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再次向四周望去。

    “妃,哦……皇后娘娘,您终于醒了呀。”一个小姑娘兴奋的声音。

    念念定睛一看,原来是多日不见的珠珠,她的心里一阵惊喜,赶紧问:“珠珠,你怎么来了?这里是哪里?你刚才……叫我什么?”

    “我刚才叫您皇后娘娘啊,晋陵王……咱们的新皇吩咐,以后就要这样叫您。这是皇上的寝宫,新皇专门把我从和殿调过来了,说是皇后娘娘醒了看到珠珠在旁边伺候会开心的。”珠珠连声回答着念念,能再次看到念念,她就别提有多高兴了。

    念念不禁苦笑,苏俊楚真是用心良苦,为了让她高兴,竟然想到了把珠珠找过来。

    可是,他知不知道?让念念呆在这豪华的宫殿,做一个沾着别人鲜血换来的皇后,她一点儿也不会开心。

    “娘娘,您好点没有,要不要珠珠给您端点什么吃的来?”看到念念不吭声,珠珠又关切地问道。

    “我不想吃,珠珠,你别这么叫我,我听着不习惯。”念念皱眉说道。

    “不行的啊,娘娘,皇上专门交代过珠珠,如果珠珠不这么叫您,皇上会发脾气的。”珠珠怯怯地说。

    念念又一次苦笑了,看来苏俊楚考虑得还真细密,不仅自己很快就转换了身份,变成了至高无上的新任皇帝。

    还不忘记吩咐念念身边的人口口声声称呼她为皇后娘娘,他是想让念念也尽快适应这个新身份吧……

    念念想了想,不愿意再使珠珠为难,便淡淡地说:“那由着你叫吧,他呢……去哪里了?”

    “娘娘你是问皇上吗?”珠珠一时不敢确定念念口中的这个他是谁。

    “是。”念念简单地回答了一个字。

    “皇上好像挺忙的,他把您送回来了后,一直不断有人来找他说事,现在他跟夏将军一起出去了。”珠珠说。

    “哦。”念念哦了一声,就又闭上了双目,细细地思虑着。

    她知道,一个新朝取代旧朝之时,虽然皇帝已死,但是必定还有大量的剩余工作要做。

    旧皇弟从前身边的红人以及他曾经所信赖的臣部,无一不会受到这次宫廷政变的牵连。所以,苏俊楚现在忙那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她现在该怎么办呢?

    念念凝眉不语,又想起了皇后娘娘今天在金銮宝殿之上,对苏俊楚说出的那番仇恨而又疯狂的话语:他们如果知道你杀了他们的父皇,篡了李家的江山,他们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等着吧!先皇的魂灵也不会放过你的!你迟早要遭报应的!

    “啊……天哪!怎么办?怎么办?”念念痛苦地抱紧了自己的脑袋,仿佛又看到了皇后娘娘那淌着鲜血的脸……

    是的,李默和李睿迟早会知道,苏俊楚害死了他们的父皇母后,抢夺了他们家的江山。

    到那时,他们会怎么对付苏俊楚?是不是又会引起一场新的血腥杀戮?念念不敢想象。

    因为,这几个人中,谁有事都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然而,目前看来,苏俊楚和李默李睿之间,无疑已经结了血海深仇。事情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样?念念更是不堪设想……

    闭目静静地坐在床上,念念的心中就像灌了铅块似的沉重而又压抑。珠珠见她一脸疲累,也不敢多说话,只是小心翼翼地站在一边。

    这时,寝宫房门的串珠玉帘被掀开了,苏俊楚大步走了进来。

    看到念念已经清醒,并且还坐了起来,苏俊楚不由心中欣慰。

    他挥了挥手,示意珠珠退,然后径直走到床边,坐在念念的床头,将她的双手都握了起来放在自己的掌中,柔声地说:“念念,现在好点了吧。想吃点什么?我陪你一起吃。”

    念念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苏俊楚关切而又深情的双眸。

    她突然心里一酸,眼泪就掉了来,虚弱无力地靠进了苏俊楚的怀里,哭泣着说:“哥,放手吧……我们离开这里。李默和李睿如果知道这些,他们不会放过你的,我不想你死,不想你死啊……”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