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俊楚,既然你决心已定,我也不多说你什么了。反正,我的心里,一直是把你当做我最重要的人。只要你觉得好,我甚至可以把你害死我父皇母后的事情都丢在一边,不去跟你计较。但是,作为你的结发妻,你做了皇帝,我一定要当皇后。这个要求,你得满足我。”兰心公主的脸色苍白无血,但是看着苏俊楚的眼神却异常坚定。

    “你要当皇后?呵呵,我在想,你的脑是不是真的被烧糊了?”苏俊楚收回了落在远处的目光,微微冷笑地看着兰心公主,简直不敢相信她在这种时候,还能提出这种近乎白痴的要求。

    “我为什么不能当皇后?好歹,我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妻。何况,我的肚里,现在已经有了你的骨肉。”兰心公主固执地说道。

    “够了,李兰心,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念念做了什么。我今天就想告诉你,念念的面容已经完全恢复如初,在我看来,她甚至比以前更为美丽。她也会永远留在我的身边,做我一生的妻。如果你能识相一点,看在我们从前夫妻一场的份上,我会封你做一个妃,让你在宫廷里平平安安过余生。可是,如果你还是不思悔改,痴心妄想弄出一些什么花招诡计来,那么,我绝不会再对你手留情!”苏俊楚冷冷地注视着她,声音也冷得像冰。

    听到苏俊楚这样说,兰心公主脸上先是露出了一丝慌乱,但是随之她就镇定了来,冷笑着说:“原来,那个孟念念真的又勾上你了,她可真是命大啊。莫非,你还真想让她做你的皇后?你别忘了,她可是大皇兄从前的妃。她和大皇兄成亲之后,还天两头和二皇兄眉来眼去,勾勾搭搭。她早已经不是个清白的女人了,她有什么资格做皇后?”

    “这话,你再说一遍试一试。”苏俊楚站了起来,双目阴郁地瞪视着兰心公主,俊朗的脸庞在一瞬间充满了怒火,墨黑的剑眉拧成了一个结。目光宛如冬夜闪耀着的寒冰,灼灼逼人。

    兰心公主在苏俊楚这样几乎能杀人的视线退缩了。

    她本来就是个精明世故的圆滑之人,懂得在什么时候发狠,什么时候示弱。

    看着苏俊楚对自己说出的这番话语如此恼怒,兰心公主知道此时绝对不宜再强硬去了,否则只能是自己吃亏。

    所以,她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思,微微一笑说道:“我不说了,既然你是那么喜欢孟念念,想封她为后,我为皇妃,我也没有什么意见了。只要她愿意,我和她日后自然可以像姐妹那般亲密相处。”

    “姐妹那般亲密相处?呵呵,这可能只能是你的一厢情愿了。”听到兰心公主这样说,苏俊楚又冷笑起来,接着说道:“念念,她根本见都不想再见到你。而我,也绝不会让你再靠近念念身边半步!你的阴险与毒辣,岂是念念这般单纯的心机能应付得了?所以,你以后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你的馨和宫。这样,大家都能过得舒服一点。”

    “俊楚,你让我呆在馨和宫我可以做到。可是,你总该经常来看看我吧,即使你不想关心我,你也总要关心一你未来的孩啊。现在,我已别无他求,只盼着咱们俩的孩能平安出世,让你早日当上父亲。我以后的生活,也便有了寄托,我也就心满意足了。”兰心公主看着他,幽幽说道。

    苏俊楚听到兰心公主毫无羞惭之色地说出“咱们俩的孩”,心中不由涌起一股厌恶。

    他想起了那个迷乱的夜晚,他和兰心公主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而念念,那时就站在他们的门外……

    苏俊楚的面色更加阴沉,根本不想再在这里呆去,听兰心公主说着这些让他心里刺痛的话语,于是一脸冷然地说道:“你如果没有其他要说的事,我要走了。”

    说着,他抬脚往大门走去。

    “俊楚!”兰心公主大喊一声,急跑几步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苏俊楚,将脸贴在了他的后背,哭泣着说:“我好爱你!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即使你害了我的父皇母后,夺了我们家的江山,我都不怪你!只求你,对我好一点点,不要丢我……今晚,留来陪我好吗?”

    苏俊楚决然地推开了兰心公主紧紧搂着他的两只手,清晰而又冷酷地说道:“我,你很不幸。可是你更不幸的是,你还有一颗丑陋与不知羞耻的心。我这一生,除了念念,再也不会任何别的女人,更不会认同你这种工于心计的恶毒女人。所以,我不可能对你更好了,更不可能留来陪你。”

    说完,苏俊楚就大步走出了馨和宫。身后的兰心公主,看着他决绝的背影,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日之后,对苏俊楚和整个宵国来说,都是一个具重要意义的特殊日。

    在这一天,苏俊楚将正式登基称帝,改国号为宁,宵国将从此彻底退出历史的舞台。而苏俊楚,将成为一个崭新王朝的开国皇帝,

    在这短短的天时间里,苏俊楚已经完成了许多事情。

    他将宵国中从前各个要害部门的官员全部都重新洗牌,换上了自己信任的治国之才。每一个地方zheng府,他也都安插了自己的亲信之人。

    旧臣中有能力而又愿意效忠新帝的人,当即委以了重任。而对一些顽固不化一心追捧旧朝的人,则采取了杀一儆,不顺则死的强压政策。

    因为念念的坚持,苏俊楚没有命人破土动工重新修筑一座新的宫殿。

    但是他又特别想专门为念念命名一座表达他的爱意的宫殿。所以在这天,他命夏青亲自督促,找来大批工匠日夜赶工,将从前一座空闲的宫殿修葺一新,装饰得美轮美奂,舒适无尽,更名为“念楚宫”。

    念楚宫装修完工的当天,尽管念念认为不用这么急,可是苏俊楚却坚决地让念念从和殿里搬了进来。

    因为提起和殿,就不能不让他想起念念和李默的那一段令他肝肠寸断的往事。他,绝对不想再看到念念住在那里。

    念念,曾经做过李默的妻,曾经和另外一个男人朝夕相伴,这也一直是苏俊楚心底难以磨灭的伤痛。

    他不愿意,他心爱的念念再和那些过往片段有一丝一毫的牵连,哪怕是一点点的回忆都不愿意。所以,他不会让念念住在和殿。

    天后的这个日,一直连绵无尽飘的雪花突然停了。

    天空晴朗无边,虽然还只是清晨,阳光却已隐约在云层闪现,透出金色的光芒。

    即将新登皇位的年轻天,宁王朝的开国之君苏俊楚。站在宫殿的广宇之,面若冠玉,目如朗月。一身崭新的金色龙袍,在他那本身优雅的气上,又平添了几分霸气与傲然。

    这是一个将书卷气与王者气完美结合于一身的年轻皇帝,他有着指点江山,纵横天的雄才伟略。

    可是此时,他的面容却宁静寂寞,略显忧郁。因为,他心爱的那个女,他认定了是自己皇后的那个女——念念,一直拒绝和他一起出席新皇登基大典。

    一名宫廷侍卫带着两个宫女走了过来,两名宫女看起来惴惴不安,一见苏俊楚就怯生生地说道:“皇上,娘娘还是不肯穿上皇后礼服,也不肯戴上九龙凤冠。她说……她的身体不舒服,让皇上自己去参加登基大典,不用等她了。”

    “不舒服?是怎么回事呢?”苏俊楚微微拧眉,看向两个宫女。

    “回皇上,娘娘说她的头疼……”两名宫女的表情越发紧张,连说话也不流利了。

    苏俊楚没有说话,看了看两个明显慌神的宫女,拔脚向外走去。

    这已经是他今天早上第次派人去请念念了,可是带回来的消息,却依然是念念不愿意穿上皇后礼服。而且现在,竟然又说念念的身体不舒服了,苏俊楚的心情可想而知。

    “皇上,皇上,登基大典的时辰就要到了。”那名侍卫看到苏俊楚走了,连忙紧跟在他的身边提醒。

    “登基大典的时辰,还不是由我说了算。”苏俊楚冷冷地回了一句,径直往前面走。

    那名侍卫看出皇上的心绪不佳,不敢再多说,只好跟在他的身后向念楚宫走去。

    苏俊楚刚刚建立新的皇权,还没有像历来的皇帝那样,在自己的周围使用监公公这样的人。

    现在跟随在他身边的,都是他从前带兵打仗的贴身侍卫。

    夏青开国有功,已经被封为护国将军。此刻这个跟随着苏俊楚的侍卫,名叫宗华,也是苏俊楚比较喜欢的一个小伙。

    念念坐在爱雨宫里,看着摆在她面前的那一堆艳丽夺目的皇后礼服,还有那顶璀璨绚烂的九龙凤冠,怔怔地想着心事。

    她不是有意要和苏俊楚为难,只是,让她这样去参加那个新皇登基大典,她的心中,始终不能顺理成章地接受。

    毕竟,她不能忘记,这个江山,在前几天,还是属于李氏家族。而宵国,改成如今的宁王朝,其间又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

    这时,珠珠快步地跑了进来,看到念念就急匆匆说:“娘娘,娘娘,皇上这次亲自过来了。怎么办呀?要不您就穿戴着这些东西去参加吧。”

    “啊?不行,我真的不想去那种场合。那你们还是说我身体不适,我现在上床躺着去。”念念略一思,赶紧跑到床前掀开被钻了进去,连外套的棉裙也未来得及脱掉。

    她知道,苏俊楚既然来了,那肯定会坚持要求她跟他一起去出席新皇登基大典。她如果想逃脱,只有装病这一条了。

    刚一睡好,苏俊楚就大步走了进来。

    珠珠说了声:“皇上,娘娘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刚刚睡了。”就低头站在了一边。

    苏俊楚没有忽略掉珠珠脸上不经意流露出的那一丝慌乱,他微微笑了笑,走到念念的床前。

    念念蒙头朝里面睡着,假装不知道苏俊楚进来了,故意一动不动。

    她以为苏俊楚会先说一句什么,可是等了半天,还是没有听到他发出任何声音。

    念念的心里忍不住了,不由掀开被回头看去,却见苏俊楚正站立床头,眼睛里满是笑意:“念念,既是身体不适,这么冷的天,怎么睡觉连衣服都忘了脱呢?”

    念念发窘,支吾着说:“哥……我是想着,小睡一会会就好了。”

    “听说你头疼。”苏俊楚俯脸来看着她,伸手抚向她的额头。

    “是呀,头是有点疼。早上起来就不舒服,现在似乎更严重了。”念念小声地说着,一边细细打量起今天的苏俊楚。

    身着崭新龙袍的苏俊楚,看起来实在是帅了。威武中透着高贵,俊逸中带着潇洒,让念念不禁想起了那些热播剧中英俊神武的少年天,忍不住又多看了好几眼。

    却不想苏俊楚双手探过,将念念整个人从被里抱了出来:“快点换上衣服跟我走,你装病的技巧很差劲。”

    珠珠在一边偷笑了起来,知趣地先走出去了。

    念念气恼,挣扎着地穿上鞋,瞪着苏俊楚:“你怎么知道我装病?”

    “我如果连你的这点心思都看不透,我还能知道些什么?”苏俊楚含笑看着她。

    “哥,我真的不想去。尤其是,穿着这样的衣服去,我会浑身不自在。”念念望着那一堆凤冠礼服,一脸苦恼。

    “为什么不自在?你不是想当皇后吗?现在皇后的衣服行头就摆在你的面前,你却推阻四的不要穿。”苏俊楚的笑容隐去了,声音里有一丝薄薄的怒意。

    “我说过,这样的皇后我当不去……”念念的声音很低,但是语气却很坚定。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