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俊楚的脸色大变,心中又是懊悔又是不安,他担心念念一怒之,再也不恳原谅自己。

    他冲出了,焦急地呼喊:“念念!”

    外面的房间,依然没有看到念念。苏俊楚又穿过长廊,穿过厅堂,除了早晨忙碌着打扫卫生的宫女,到处都没有念念的身影。

    “看到皇后没有?”他问一个打扫庭院的宫女。

    “回皇上,奴婢一直在这里,没有见到皇后娘娘。”那宫女恭恭敬敬地答道,心里暗暗奇怪,年轻沉稳的皇帝,今日不知道是为了何事,神色如此紧张?

    苏俊楚拔脚向外走去,刚刚走到念楚宫庭院门口,却见到念念带着珠珠走了进来。

    苏俊楚的心中一阵惊喜,不管怎样,只要念念回来了就好。

    顾不得珠珠和其他宫女站在一边,他冲过去握住了念念的手,急切地说:“念念,你刚才去哪里了?我好担心。”

    一边说,苏俊楚一边低头细细观察着念念的脸色,想看出她有没有哭过。

    念念轻轻地从他的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淡淡地说:“我去御花园散步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说着,她就往房里走去。

    苏俊楚紧跟着念念走了进去,搂紧了她说:“念念,对不起,原谅我。我昨晚喝多了酒,我控制不了自己……可是,我会永远永远对你好的,念念,你一定要相信我。”

    念念没有说话,也没有从他怀里挣脱,只是静静地沉默着。

    苏俊楚又说:“念念,我该死,我一直误解你和李默。你要打我骂我怪我都行,可是,不要这样不说话,好吗?”

    “皇上,你该去早朝了吧。”念念开了口,语调平淡不惊,也没有去看苏俊楚。

    “你叫我什么?”苏俊楚讶异地看着她。

    “皇上。”念念又轻轻地吐出了这两个字。

    “念念!”苏俊楚大喊了一声,用手把念念的巴抬了起来,让她面对着自己,激动又痛苦地问:“为什么这么叫我?我不是你的哥吗?为什么突然叫我皇上?”

    “你本来就是皇上啊,我这样又没有叫错。”念念推开了他的手,走到了一边。

    她还在生苏俊楚的气,想起昨晚……尤其是苏俊楚那句:我是皇上,你是我的皇后,我今天要你陪我!侍寝!

    这句话让念念到现在想起来都还感到屈辱而又愤怒,她是新锐的现代女生,最讨厌的就是古代封建社会那种男尊女卑,一夫多妻的思想和制。苏俊楚这样说,令她不可忍受!

    难道她只是一个侍寝的工具?是他发泄**的一个对象?真是过分了!

    “念念,昨晚我真的是昏了头。我喝了酒,又听了兰妃的那些话,我伤害了你……我万分抱歉。可你,也不要这么惩罚我行不行?谁让你叫皇上的?叫哥,我只想听到你叫我哥!”苏俊楚走过去,双手扶住了念念的肩膀,眼睛红红的,声音又沙又哑。

    只要念念能原谅他,苏俊楚什么都愿意做。即使他是至高无上的皇帝,他也愿意低头来恳求念念。谁让他昨晚犯了那样不可饶恕的错呢?

    可是,天知道那是个什么错?

    皇上和自己的皇后发生了那种事,倒成了皇上的不对,皇上反而要来给皇后赔小心。

    如果说出去,只怕天的人都会捧为奇谈,不敢相信吧……

    这样想着,苏俊楚自己的心里也觉得有点啼笑皆非。

    可是,他还是愿意小心翼翼地顺着念念,谁让他那么那么地爱念念呢?

    念念说过,不喜欢别人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昨晚,他显然是勉强她了,所以,他现在必须为自己犯的错误付出代价……

    苏俊楚看着念念,希望能听到她叫他一声“哥”,这样他的心里也能稍微放心一点了。

    然而念念张了张嘴,却突然说了一句:“你是皇上,我不知道皇上对一个女人的爱恋可以持续多久。也许,你以后还会有这个妃那个妃,我再叫你哥,当然是不合适的。”

    “念念!你是安心要让我难过吗?到现在你还说这样的话?除了你,我眼睛里哪里看过任何一个别的女人?叫我哥!”苏俊楚忍无可忍地大吼。

    “我不叫!至少我现在叫不出来!”念念倔强地说。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和苏俊楚在一起的时候似乎总是这样,常常互相都很激动,都很气愤,两人都很少有心平气和的时候。

    苏俊楚久久地注视着念念,痛心而又愤怒地注视着她。念念却别转了头,根本不理会他伤痛而又恳求的目光。

    “好!念念,既然你安心要折磨我,既然你非要称我为皇上。那我也告诉你,昨晚,皇后娘娘的侍寝,让朕很满意,今晚继续!”终于,苏俊楚咬着牙说完了这句话,放开念念走了出去。

    念念呆呆地站在里,看着苏俊楚一阵旋风似的,怒气冲冲地走了。她的眼泪渐渐盈满了眼眶,终于掉了来。

    她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问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这样?

    走到了床边,念念同样看到了床上那一块刺目惊心的红色。这又令她想起了昨晚,那一次钻心的疼痛。

    是的,昨晚,是她的初夜,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的身体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在昨晚,她由一个纯真无暇的少女,真正蜕变成了一个成熟的女人。而这一次留给她的感觉,除了痛,还是痛,没有任何快乐和欢愉可言。

    这种痛,是来自于身体的痛,也是来自于心灵的痛。而更让念念痛心的是,她其实,是那么地爱他。可是,他们却一直互相伤害刺激着对方……

    珠珠走了进来,念念指了指床铺说:“把这个床单换,给我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看到念念的脸色不似往常那么恬淡,脸上还有泪痕,想到刚才皇上也是满脸怒容地从这里走出去,珠珠有心想问问念念是不是和皇上吵架了,却最终还是没有敢开口。

    她答应了一声走到床边,扯了那条床单。她也看到了床上的那块触目惊心的红色,顿时明白皇上和皇后娘娘之间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倒更令珠珠的心中迷惑不解了,宫里上上谁都能看得出来,皇上对皇后娘娘那是宠得不得了。

    没想到,昨晚才是皇上第一次宠幸皇后娘娘。

    而且,皇后娘娘又是前朝的妃,和前朝的成亲了也有那么长时间,却还保持着处女的完璧之身,真是让人不可思议啊……

    这一连串的困惑让珠珠这个头脑单纯的小姑娘想得晕晕乎乎,她性不再想了,抱着床单走了出去,去给念念准备热水。

    念楚宫的寝宫内专门隔出空间修建了一间浴房,像这样的隆冬季节,浴房里面终日生着炉火,顶上开了天窗,通风和取暖设施都设计得非常好。

    所以,念念想要随时沐浴洗澡,不仅很方便,也是很舒适的。

    不一会儿,珠珠和几个宫女把浴室里的大木桶里加满了热水,撒上了花瓣香精,整个浴室蒸汽腾腾,幽香浮动。

    念念脱了衣服,迈着长腿跨入盆中,将自己疲累的身体整个浸入温热的水中,顿时觉得浑身舒爽。

    她享受地躺在盆中,撩着清水一一揉洗着自己洁白的肌肤。一低头却忽然发现,自己的颈,多了两块紫红色的印记,两块鲜嫩暗紫的红印,留在她光洁如玉的肌肤上,显得分外妖娆诱人。

    想来……这是昨夜苏俊楚在激狂时留在她身上的吻痕……

    念念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这两块紫红的印记,又想起了昨天晚上,苏俊楚紧紧地压着她,亲吻她,抚摸她,最后还……

    她不由两颊绯红,心中涌起万般复杂的滋味。

    自己的初恋,自己的初吻,自己的人生第一次,没想到,都给了一个远的古代的人。这个人,狂热地爱着她,可是也霸道地限制着她的自由。

    而昨晚那样的第一次,念念并没有体会到男女之爱的快乐感觉。她不禁奇怪,为什么有的人把男欢女爱的事情说得那么美好,那么享乐。可是她,却只感到痛呢?

    当然,她昨晚那样也不算真正地尝试过**,苏俊楚几乎在刚刚进入她的时候,就因为她疼得不能接受而放弃了。

    虽然后来又试了一次,结局却依然一样。最终是苏俊楚紧紧搂着她睡着了,真的没有再碰过她。

    念念边想边轻轻地叹息,这样的男欢女爱,不要也罢。反正,一点儿也不舒服,甚至可以说是难受……

    苏俊楚带着怒气和心伤离开了爱雨宫,连早膳都没有心思用,就直接来到了金銮宝殿之上。

    是呀,心情再不好,思想再昏乱,也不能耽误正事。该理的朝政还是得理,该干的工作还是要干。

    早朝的大臣们早已聚齐,恭候着意气风发的新任皇帝。

    对于这个年轻的新任皇帝,大臣们的心里还是很信服的。新天的英明果断,雷厉风行,比起从前那个整日沉迷声色的老皇帝,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可是,今天端坐朝堂的年轻天,却明显的不在状态。他看起来心不在焉,甚至可以说是无精打采。

    苏俊楚坐在金銮宝座之上,听着大臣们一件一件地上报奏折,这些折中也并没有什么重要关紧的大事。他的思绪不由自主又飘到了念念那儿。

    想起了念念,他的心就会痛,他懊悔今天走的时候,自己对念念发了那句脾气。

    此时苏俊楚的心中,充满了自责,也充满了牵挂。

    他在想,昨晚自己那样鲁莽地对待念念,她当然要生气了。所以,她今天对着他说那些气话,不愿意喊他哥也是正常的。

    他应该让着她的,为什么就这么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呢?还在走的时候说了那句:昨晚,皇后娘娘的侍寝,让朕很满意,今晚继续!

    天,念念现在一定更生气了吧,说不定正在爱雨宫里掉着眼泪呢。

    想到这里,苏俊楚顿时心神不宁,魂不守舍,恨不能马上到念楚宫去看看念念。

    垂眸扫视了一遍面站立的群臣,他才发现大臣们此时都已经停止了上奏,大殿之内所有人的眼光,全部集中在他这个皇上的身上。

    苏俊楚轻轻地咳了一声,淡淡说道:“众位卿家如若无事上奏,今日就早些散朝吧。”

    说罢,他也不理会那些大臣们面面相觑的模样,起身就匆匆走了。

    苏俊楚急着要去看念念,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现在会对念念这么牵挂?

    经过了昨天那个夜晚,他感到自己心底对念念那分浓浓的爱意又更加深刻了十分,就仿佛念念已经和他融为一体,成为了他身体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虽然,昨晚那样,因为念念怕疼,他们只是浅尝则止,根本就没有进行到水ru交融的地步。

    可是现在,毕竟他和念念是真正地结合在一起了,念念也真正地成为了属于他的女人。他对念念,除了以前那分深不见底的爱恋,又多了一分发自内心的责任感。

    苏俊楚边走边想,他在心里暗暗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对念念一生一世好去,照顾呵护她一辈……

    当苏俊楚来到了念楚宫时,珠珠和几个宫女看到皇上这么早过来,都有些吃惊。因为一般这个时候,皇上应该还是在上早朝的。

    几个女孩赶紧迎上前来叩拜了皇上,就恭恭敬敬地站在了一边。

    苏俊楚问:“皇后呢?”

    “回皇上,皇后娘娘正在浴房沐浴。”珠珠答。

    听了珠珠的回答,苏俊楚的心脏当即猛烈地狂跳了几拍。他突然感到喉咙干渴,浑身都燥热起来。

    他想起了昨天晚上,念念那青春曼妙的身体,白皙而又富有弹性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体曲线……

    他感到他是那么迷恋着念念全部的气息,甚至现在只要这样想了一,他都立刻感到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有了反应……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