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默同样一夜未眠,在一天的时间里,他承受了失去江山又失去双亲的双重打击。他不可能再留在这里,继续过与世无争的生活。

    无论如何,他都要找到苏俊楚,与他做最后的了断!

    只是,李默清楚地知道,他已经离开了京城数月,不问世事也不理朝政。现在想要回去,想要有足够的力量与苏俊楚抗衡,谈何容易?

    所以,他必须从长计议,想出最周全的计划,才可以付诸行动。而这样的行动,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当李默头脑昏胀地走出自己的房间,他想起了苏小柔。

    昨晚,他没有顾得上多和小柔说几句话,因为那时候,他的心情实在是坏也乱。而苏小柔是苏俊楚的妹妹,这也是让李默最感到心乱和为难的一件事情。

    如果他想要拿回江山,就必定要杀掉苏俊楚。可是,如果他真的杀了苏俊楚,那小柔也就必定不会再和他在一起……

    这一切,都让李默心烦意乱,而又倍感难过。

    李默看到刘妈和刘叔在准备早饭,韩七在庭院外练功,唯独没有见到苏小柔。往常这个时候,苏小柔一般都是在院里等着他了。

    李默问刘妈:“小姐还没有起床吗?”

    “不知道呢,公,我刚才走过小姐的房间时,看到她的房门是开的,不过好像没有看到小姐的人。”刘妈答道。

    “房门是开的?”李默的心中暗自惊讶,赶紧向苏小柔的房间走去。

    到了门前,果然见到房门大开,而里并没有苏小柔的人影。

    李默的心中一沉,再望过去,就看到了桌上放着的那张薄薄的信笺。

    他冲过去抓起了那张写了一段话的纸,只看了一眼,李默的脸色就变了,心,也登时跌入了万丈深渊。

    小柔竟然会不告而别,离他而去,这是李默万万没有想到的。而他此刻心中对小柔的牵挂和担忧,竟然远远超出了昨日听说宫廷变故的那份痛苦。

    他真担心,从此真正失去小柔。那样,他即使真的重新夺回了江山,也会觉得了无意义。

    李默将信笺装入怀中冲了出去,没有任何事情,比苏小柔在他的心目中更重要。

    他曾经为了小柔,放弃了顺理成章继承的皇位。而现在,他依然可以做到这样。

    虽然国仇家恨,足以令李默这个七尺男儿心中泣血,无法释怀。作为宵国曾经的皇,未来的国君,他不能容忍有人在他的面前,生生地将属于李氏王朝的江山夺走,在一夕之间,将昔日辉煌的宵国改名换姓。

    他一定要拿出周密详尽的计划,誓报亡国之耻。

    但是,看到苏小柔在信中的声声恳求,李默已经决定,无论如何,即使有一天他真的和苏俊楚兵戎相见,他也不会杀苏俊楚。只因为,他不想,也不能让小柔伤心……

    看到李默面色大变从里奔出来,韩七知道苏小柔一定是听从了他的话,离开山谷告辞而去了。

    韩七的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不安,毕竟,如果不是他说那些话,苏小柔肯定不会不辞而别。

    而此刻,看到李默的表情,韩七不知道,他原本的一番忠心,是不是办了坏事?

    “韩七,准备一,马上山。”李默只说了这一句话。

    他现在,要去找苏小柔,他必须先找到苏小柔。不然,他不会有心思做任何其他事情。

    韩七答应了一声,小心翼翼地看着李默的脸色道:“公,我们是不是要去找苏小jie?”

    “你怎么知道苏小姐走了?她突然会走是不是你对她说了什么?!”李默听出了韩七话里的漏洞,当怒目而视喝问韩七。

    “公……我是想着……如果苏小姐留在公的身边,公也许就会无心理事。而苏俊楚又是苏小姐的亲哥哥,到时候,因着苏小姐的关系,也定会扰乱公的复国决心,所以……”韩七低头来,支支吾吾地答道。

    “韩七,你真是让我失望了……我没有想到,你跟在我的身边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是摸不懂我的心思。你可知道,如果没有苏小姐在我的身边,我才真的会无心理事。”李默冷然看着韩七,声色沉痛。

    他已经没有心力再对韩七发火,此时此刻,对苏小柔的牵挂和担心,占据了李默的整个脑海。

    韩七跪了来说道:“公,韩七知道错了,韩七再也不敢妄自去插言苏小姐的事情。请公准许我继续跟随在公的身边,我定当竭尽全力去找寻苏小jie,向公赔罪。”

    现在,韩七终于了解了苏小柔在李默的心中,那不可替代的地位。他是真心实意地想要找回苏小柔,让李默安心。

    “山吧,我和你分成两去找苏小jie,如果找不到她……你也不用再回来见我了。”李默的声音很冷,也很疲惫。

    从昨天到今天,他所经历的事情多了。此刻,李默想起了他当初带苏小柔从皇宫出来的时候,承诺过要照顾好她一生一世。

    现在,苏小柔却留了这样一封书信人影无踪。她又是那样一个娇弱无助的女孩,怎么不叫李默心中痛悔万分,也忧心万分呢?

    当,李默和韩七火速山,分头去寻找苏小柔。

    而苏小柔这时,却被那辆马车拉着,来到了一个她也不知道名字的小城镇。

    那车夫停了车说道:“小姐,这就是我能拉的最远的地方了。”

    苏小柔恍恍惚惚地了车,付了车钱,又恍恍惚惚地往前面走。

    这条街道比起京城宽敞繁华的大街来虽然简陋了不少,但是也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苏小柔见街上的男女老少穿着打扮与她自己,以及她从前所处地方的装扮风格都不一样。

    那些人头上包着头巾,身上挂满银饰,看起来有着明显的异域风情,她心知这里可能是到了一个与异国交界的边关城镇。

    虽然是第一次来到这样风情迥异的地方,苏小柔却无心四处观赏。她的心中充满哀伤,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

    往事一幕一幕,在苏小柔的脑海里连篇浮现。

    那么多的柔情蜜意,那么多的欢声笑语,历历在目,刻骨铭心。曾经的山海誓,还深深地停刻在心间。

    她仿佛又听到了李默在她的耳边深情地说着:“天地为证,沧海为,今生今世,我李默,只爱你苏小柔一个,并将永远永远对你好!”

    苏小柔的眼泪,汹涌地滑出眼眶……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天色已经渐渐黑了来。苏小柔感到自己已走得精疲力尽,而从早上到现在,她竟然还没有吃过一口东西,她再也没有力气走去了。

    于是,苏小柔随意走进了街边的一个小面馆,要了一碗鸡蛋面。

    无论怎样,她都要歇息一和吃点东西了,不然,她真的就要昏倒在街头了。

    当店小二将飘着葱香和蛋花的面条端到苏小柔的面前,苏小柔挑了一筷送进自己的口中,却立刻又想起了以前的这个时刻,她是和李默坐在一起吃着饭。

    那时,李默总是会把她喜欢吃的菜,全数摆放在她的面前,时不时还会帮她夹到碗中。而现在,她却是孤单单的一个人坐在这里,食不咽地吃着一碗面条。

    想到这里,苏小柔顿时喉咙哽咽,眼睛发酸。

    虽然饥肠辘辘,但是面对着这碗香气四溢的鸡蛋面,她竟然一口也吃不去。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似的,一颗颗掉进面前的碗里……

    苏小柔只顾自己伤心,她不知道她坐在这个小小的面馆里,会是多么显眼。

    不仅因为她的穿着打扮与这里一般的人截然不同,还因为她有着举世无双的绝色容颜。而且她要了面条,却一直没有怎么吃,反而在不停地掉着眼泪。

    所以,这面馆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或明或暗地关注着她。

    “小姐,这么美味的东西,你即使不想吃,也用不着一直哭吧。”一个戏谑的声音,同时一个人影在苏小柔对面的凳上坐了来。

    苏小柔吓了一跳,她平日不爱与陌生人搭话。今天她的心情又格外哀伤,当然就更不想多说话了。

    可是,当她抬起头来,看清楚了跟她说话的人时,却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坐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神采奕奕,笑容可掬的俊朗少年。

    不过,让苏小柔大吃一惊的,倒不是因为这个少年长得有多么帅气。而是,他有着一张和念念一模一样,如出一辙的清秀面孔。

    苏小柔呆呆地望着他看了半天,嘴巴张得圆圆的,眉毛挑得高高的,一时间也忘记了自己的满心伤痛。

    在这里遇见一个和念念长得这么形神形俱似的人,实在是让她意外了。

    她曾经听念念说起过,有一个叫柳扬风的少年和念念长得一模一样,现在看来,那一定就是眼前的这个人了。

    见苏小柔一直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柳扬风不由揉了揉脸笑道:“小姐,我的脸上是长了花还是写了字?让你看得这么入神。”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