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柳扬风?”苏小柔怔怔地问,依然对世界上有和念念长得这么相同的人感到不可思议。

    这轮到柳扬风惊奇了,他看了看苏小柔,颇有兴味地笑了:“怎么?你认识我吗?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原来还这么出名呢。”

    “我听念念说起过你。”苏小柔低声地说。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因为柳扬风和念念长得实在像了,她看着柳扬风倒没有什么生疏感,反而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

    “你是念念的朋友吗?如果这样,那可真是好了。呵呵,那样我们也能算是朋友了。”柳扬风唇边的笑意更深。

    “何止是朋友?我和念念从小一起长大,我是她的好姐姐,她是我的好妹妹。我们两个,以前就像鱼儿和水一样,每天形影不离,亲密无间。”苏小柔淡淡一笑说。

    “哦?哈哈,你这样说,那就更好了!我刚才还在想,我怎么会和你这样的美女这么有缘呢?原来这样算起来,你也能当我的姐姐了。”柳扬风大笑起来。

    “什么意思?”苏小柔不解地看着他。

    “你还不明白吗?念念是我的妹妹啊,我和她是同年同月出生的孪生兄妹。你既然是她的姐姐,那自然也就是我的姐姐了。”柳扬风大大咧咧地说,显得很开心。

    “你和念念是孪生兄妹?”苏小柔再次惊讶地瞪大了杏眸。

    “当然是了,不然你以为我和念念为什么会长得这么像?”柳扬风说。

    “可是……念念从小就住在我们家里,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她有一个孪生哥哥呀?”苏小柔还是想不明白。

    “你当然不会听说,事实上连念念自己也不知道,她还有一个我这样的孪生哥哥。上次在天香楼遇到她时,我本来是约了她晚上见面,想要告诉她这件事情与她相认的。可惜啊,被那个展慕颜搅黄了。”柳扬风不无遗憾地说道。

    “哦,那你还打算找念念的吗?”苏小柔问。

    “当然要找了,她是我唯一的妹妹啊。我爹临终的时候,就交代我两件事情,一件是把玲珑柱保护好,还有一件就是要我一定找到自己的孪生妹妹念念。”柳扬风说。

    “你姓柳?她姓孟?你们的爹娘……”苏小柔沉思着说,这个情况对她来说,实在是意想不到了。

    “我跟着爹姓,她跟着我娘姓。我也从来没有见过我娘,听我爹说,当年因为玲珑柱他们被人追杀,我爹和我娘一人抱着一个孩分散了。我爹安定来后,曾经带着我到处找寻我娘和妹妹,可是却一直没有找到。他只听说我娘是带着念念投靠了一个远房亲戚,后来不久就过世了,只留了我妹妹念念……这些,也都是我爹临终之前告诉我的。”这样说着,柳扬风脸上漫不经心的笑容隐去了,变得有些黯然。

    这些话,他从来没有轻易对人说起过。今天看到苏小柔,却不知道为什么一口气就讲出了这些。

    也许是因为,他听说了念念从小就和苏小柔一起长大,两个人情同姐妹,让他对苏小柔也有了一种自然而然的亲切感。

    也许是因为,苏小柔实在是美了,这样温柔而又美丽的女孩,让柳扬风不知不觉就敞开了心扉。

    “原来是这样……如果你想要找念念,她在皇宫,她现在是宁朝的皇后娘娘。”苏小柔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念念,皇宫,李默……这些不能分割的联想,多么让她心痛。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宁朝的皇后娘娘?我们不是宵国吗?哪里来了一个宁朝?念念又怎么会做了皇后?”柳扬风诧异地望着苏小柔。他才刚刚从远方回来,根本不知道已经改朝换代。

    他也不敢相信,他那只见过一面的可爱的妹妹念念,现在竟然成了皇后。

    “你别问了!别问了!这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苏小柔捂住了脸,伤心地哭泣起来。

    柳扬风看着她肩膀一耸一耸,面如梨花带雨,哭得分外难受,心中顿时涌起了万般不忍,便轻言劝慰着说:“我不问了不问了,你也别哭嘛。”

    好不容易苏小柔才停止了哭泣,但是却依然只是默默地坐着发呆,面前的那碗鸡蛋面,早已凉了个透。

    “看样这碗面条你也不会吃了,你叫什么?不如我送你回家吧。”柳扬风见到天色已然全黑,便这样说道。

    “我没有家了……我叫苏小柔,可是,我已经没有家了。”苏小柔怔怔地说,眼睛里一片心碎神伤。

    柳扬风微微扬了扬眉,面前的这个女孩,看起来是一副深受打击,伤心欲绝的悲凄模样。而她又那么美丽,即使是现在哭得这么憔悴,也一点都不能掩盖她那天然的绝色姿容。

    也许每个男人面对着苏小柔这样倾国倾城而又柔弱无依的女孩,都会忍不住产生强烈的怜爱之心和保护**吧,柳扬风当然也不例外。

    他看了看苏小柔,禁不住问:“你一个人吗?这么晚了,你准备去哪里?”

    不再是那种满不在乎的语气,而是含了丝丝的关切之意。

    “不知道……我没有地方可去,我去哪里都是一样。”苏小柔凄然地说,一脸的茫然无助。

    柳扬风再次疑惑又关注地看了看她,笑了起来道:“如果你真的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如果你又能对我放心,那么,跟着我一起走吧。我那里还有一个兄弟,我想他也会欢迎你的。”

    苏小柔听了苦涩地一笑:“跟着你走就跟着你走吧,现在,谁想带走我都可以。何况,你还是念念的哥哥。”

    柳扬风又爽朗地笑了:“呵呵,看来我跟念念长得一样还真是有好处啊。小柔小姐,那就走吧。你再这个样在这里坐去,会让来这里所有的人都忘记了吃面。”

    苏小柔默默地跟着柳扬风走出了面馆,至于去哪里?她并不关心。

    反正,她感觉念念的哥哥不会是坏人,即使是坏人,她也认了。

    正如她刚才对柳扬风说的那样,现在,谁想带走她都可以。既然心都碎了,她不在乎自己现在仅剩的这副躯壳被谁带走……

    柳扬风带着苏小柔走了不远,来到一座风貌独特的楼房面前,看起来可能是这里的一座较大的客栈。

    苏小柔有点迟疑地停了脚步,看着柳扬风问:“到这里干什么?”

    “住宿啊,我那兄弟把这客栈的楼全包了。今晚,你也先和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吧。你放心,我那兄弟和我一样,是个难得的大好人。”柳扬风笑嘻嘻地说道,迈开脚步先走了进去。

    两人一起来到了楼一座房间前,柳扬风门也不敲就推门而入,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高声地喊着:“兄弟,兄弟,快快起来,迎接贵客。”

    “谁呀?让你这么激动。”一个年轻男慵懒而又调侃的声音。

    亲切的声音,熟悉的语调,令苏小柔的心中不由猛烈地一震,呆在了门口。

    再一看去,那个正从里徐徐走出来的修长挺拔的的人影,不正是已经数月不见,曾经宵国的二皇李睿吗?

    在看到站在门口的苏小柔那一瞬间,李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在这里,一个偏远荒僻的边关小城镇,会遇到让他牵肠挂肚,朝思暮想的女孩?

    小梳,她不是应该和大皇兄在一起吗?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而且看起来这么失魂落魄。

    几个月前,李默和苏小柔离开皇宫后不久,李睿便也紧接着离开了皇宫。

    他先是去了竹,在那里,他遇到了和念念长得一模一样的柳扬风,也知道了柳扬风和念念是孪生兄妹的关系。

    原来,天智老人和柳扬风的父亲柳龙是莫逆之交。柳龙去世之前,曾经拜托了天智老人教给柳扬风武功。

    每年九月初九,天智老人离开竹,就是去给柳扬风传授技艺。说起来,柳扬风可以算做天智老人的关门弟。

    李睿在竹见到柳扬风的第一面,两人就互不服气地比试了一次武功,进行了一场少年侠客之间的精彩对决,结果李睿略胜一筹。

    而他们俩不打不相识,性格又都豁达开朗,当二人就在天智老人面前结为异性兄弟,成为了生死相交的好朋友。

    而后,在天智老人的安排,李睿陪着柳扬风一起飘洋过海,将玲珑柱转移到了一个远的异地深山。

    今天,也是他们从远方第一天返回宁朝。

    这段日,李睿一直漂泊在异国他乡,按照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他出国远游了一趟。

    所以,苏俊楚派出的人马一直查探不到他的一点消息。

    而李睿,他也并不知道,在他离开皇宫的这段日,宫廷发生了重大变故,宵国已经不复存在,被一个崭新的宁王朝取而代之。

    此刻,在这个远的边关城镇客栈,李睿突然看到苏小柔仿佛从天而降,翩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他不由又惊又喜,走上前来就把一直呆愣站在门口的苏小柔拉进了里:“小梳,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大皇兄呢?你们没有在一起?”

    听到李睿的问话,苏小柔“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哭得上气不接气,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柳扬风在一旁摇摇头说:“睿兄,原来你们早就认识啊。这女孩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好像特别的多。我也是看到她一个人坐在面馆里面哭,心中不忍,才把她带回来的。”

    看到苏小柔只是不停地哭,李睿心中又急又痛,只有焦急地说:“小梳,别哭了好吗?告诉我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大皇兄欺负你了吗?”

    苏小柔摇了摇头,仍然只是哭。

    她不知道该怎么对李睿说起,她的哥哥苏俊楚发动了宫廷政变,已经夺取皇位改朝换代。而她为了不想再给李默增加负担,忍痛含泪离开了李默的事情……

    柳扬风见苏小柔一直哭而不语,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对李睿说:“对了,我刚才听她说起,现在是什么宁朝了,我的那个念念妹妹竟然是宁朝的皇后。睿兄,你是宵国的皇,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听了柳扬风的话,李睿的面色一凛,眉头重重地拧了起来。

    作为一个在皇宫里长大的皇,李睿看到过多的为了争权夺利而相互倾轧的血腥事件。

    他沉思地盯着苏小柔:“小梳,念念当了皇后吗?宁朝又是个什么东西?你和我大皇兄是因为这事吵架了?”

    苏小柔悲哀地点了点头,抽泣着断断续续地说:“是的,念念现在是宁朝皇后,我哥当了皇上……我和你大哥,因为这件事……已经分开了!”

    “你说清楚一点!你哥怎么做了皇上?那我父皇和母后呢?他们现在在哪里?”李睿双手抓住了苏小柔的肩膀,连声地问道。

    “二皇,对不起,对不起……你的父皇母后,听说都已经过世。我哥……他发动了兵变……”苏小柔的脸上已经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她哀恳地看着李睿,泣不成声。

    而李睿的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冰冷。他的眼睛里,闪过了苏小柔从未见过的清冽寒光。

    他没有再听去,放开了苏小柔,李睿转身大踏步就向门口走去。

    苏小柔冲上前拉住了他的衣服,急切地问:“你要去哪里?”

    “回皇宫,找苏俊楚!”李睿没有回头,嘴里冰冷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不要去杀我哥哥!我求你!”苏小柔凄厉地叫了一声,眼泪顺着她美丽而又憔悴的脸颊滚滚而落。

    从昨天到今天,她已经不知道掉了多少眼泪?

    她知道以李睿这么冲动的性格,此番回去皇宫,必然会去找她的哥哥苏俊楚拼命。而这样,无论是李睿杀了苏俊楚,还是苏俊楚杀了李睿,都会让苏小柔痛不欲生。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