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睿回过头来,看着已近崩溃的苏小柔,他的眼里,在一刹那也盈满了热泪。

    轻轻摇了摇头,李睿痛苦而又决然地说道:“小梳,我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你。但是这一次,不行!我不在乎你的哥哥苏俊楚夺了我家的江山,但是我不能原谅他害死了我的父母!这个仇,我放不,我一定要去找他!”

    苏小柔绝望地放声大哭,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柳扬风这时候走过来说道:“睿兄,你要报仇,我们可以慢慢再做商议。你这样去皇宫,也很危险。”

    “我知道会很危险,我也知道想杀苏俊楚会很不容易。可是,再强大的人,也会有他的软肋。而苏俊楚,我现在已经知道,他的软肋,就是他的新皇后念念。”李睿紧紧握着拳头,一字一句说道,目光坚定无比。

    “你想怎么做?睿兄,你可不能伤害我的妹妹念念啊。其实,你不用这么急的,我们慢慢来,到时候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皇宫,祝你一臂之力。”柳扬风说。

    “扬风,谢谢你。可是,这件事情,我只想一个人解决。你放心,念念也是我的朋友,我怎么样也不会伤害她。帮我好好照顾小梳,我这次,非去皇宫不可,如果我此去不死,咱们再后会有期。”李睿毅然决然地说完了这几句话,就掉头大步走了出去。

    春日的夜晚,没有月光,也没有星辰,天空起了连绵不绝的细雨。

    念念坐在念楚宫里,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她的心中也涌起了莫名的愁思。

    这段日,她和苏俊楚已经真正的成为朝夕相伴的恩爱夫妻。

    苏俊楚每天都会来爱雨宫陪伴着她,想方设法地让她高兴,逗她开心。平心而论,苏俊楚对念念的宠溺和关心那真是无微不至,好到了没有话说。

    那些在宫中呆了几十年的老公公和老嬷嬷们都在私里说,他们伺候过了好几任的皇上,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皇上对待他们的皇后或者妃,像这个年轻的新皇一样,对自己的皇后这么细心体贴,这么关怀备至。

    而且,新皇登基几个月以来,早就有大臣上奏恳请皇上纳妃选秀了。皇上却一直置之不理,甚至大发雷霆。

    有几个容貌出众的宫女,仗着自己长得颇有几分姿色,看到年轻而又英俊的皇上,不免春心萌动,想入非非。遇到了机会就对皇上频送秋波,反而立马就被毫不留情地逐出宫去。

    他的后宫,除了还有一个形同虚设的兰妃娘娘,就只有一个唯一的,被他万般溺爱着的皇后娘娘……

    久而久之,皇宫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了。除了皇后娘娘,新皇是不近女色的,这不免又令大家嗟叹不已。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羡慕着独宠一身的皇后娘娘念念。宫中上上的人们,都尊重着她,也讨好着她。

    可是,这一切并不是念念完全想要的。她的心中,时常会想起李默,会想起小柔,也会想起李睿。

    她知道,总有一天,这种看似平静的宫廷生活会被他们打乱……

    今天这时,可能是政务繁忙,苏俊楚还没有过来。

    念念让珠珠也早些回去休息了,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爱雨宫中,想着自己的心事,也等候着苏俊楚。

    因为,自从那一次他们真正地在一起之后,每天无论是多忙或者多晚,苏俊楚都会过到这边来的。

    念念正在东想西想,却忽听窗棂重重一响,随之那扇雕花窗被人在外面大力推开,一个矫捷的身影就从窗户外跃了进来。

    “啊!二皇!”念念掩口惊呼。

    是的,现在破窗而入,突如其来出现在念念的面前的,正是曾经宵国的二皇李睿。他穿着黑色的短衣外套,头发和衣服都已经被细雨淋湿,看起来忧郁而又冷漠。

    “别叫我二皇,苏俊楚在哪里?”李睿直截了当地开了口,他注视着念念,心中涌起万般复杂之感。

    这个女孩,曾经是他的皇嫂,曾经和他友情深厚。可现在,她却成了宁朝皇后,成了他仇人的妻。而他此次前来,是想要杀掉她的丈夫,宁朝天苏俊楚。

    “李睿,你想干什么?别找他……你快走吧!他可能快来了,我不想你们谁有事。”念念的心顿时提到了嗓眼。

    她明白李睿要找苏俊楚干什么,和苏小柔一样,无论看到谁伤了谁,都会是对她最沉重的打击。

    “他快来了,那正好,我就在这里等他。”李睿却这样说。

    他的脸上,不再是念念从前熟悉的那种嘻嘻哈哈,满不在乎的神情,而变得深沉,严肃而又幽冷。

    “李睿!我知道……你现在恨他。可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听我说,我会好好劝他把皇位还给你大哥或者你。你不要想着杀他了!你先回去,这里很危险,他也一直在找你。你们两个,谁杀了谁都会让我痛苦一生,我相信小柔也会和我一样,你先回去好吗?”念念急切而又焦虑地说着,一心想要李睿快些离去。

    她真担心,苏俊楚会在这个时候进来看到李睿。

    那么,他们二人之间,毕定会有一场生死搏杀。而他们俩无论谁伤害了谁,都将是念念最不想看到的。

    “我既然决定来了,没有见到苏俊楚,当然不会就这么离开。念念,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你不用插手。”李睿坚决地说道。

    “李睿,你怎么这么傻!你这样只能是两败俱伤,而且也会让小柔和我伤心!你怎么不能多用脑想一呢?如果能用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不是更好吗?”念念的声音更加焦急,因为越晚,苏俊楚来到这里的时间就越接近了。

    “他当时夺取皇位的时候用了和平的方式吗?他没有!他害死了我的父皇母后,我不杀他,枉为人!念念,你不用劝我了。我决心已定,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一定要和他做个了断!”李睿的眼神里掠过了痛苦,也掠过了坚定。

    “李睿!”念念尖利地叫了一声,心中似被针扎刀碾般煎熬难过。

    可是,她却不知道应该怎样劝说,此时这个已经被深仇大恨蒙住了整个心态的男人。

    “念念,你现在过得好吗?看样,他对你非常不错。”李睿却转移了话题,看着念念问道。

    “是的,他对我很好很好。可是……我还是非常想念你们。”念念低了头,声音很伤感。

    “我看得出来,你似乎并不快乐。念念,如果我今天还能活着走出这里,你跟我一起走吧,去皇宫外面过自由自在的生活。”李睿真诚地说道。

    “谢谢你,李睿,可是……我和哥已经是夫妻了。我和他……也很相爱,我不能就这样离他而去啊。”念念的眼睛有点湿润,李睿话语里的热情让她感动。但是,她怎么能丢得和苏俊楚的一切记忆,而独自离开这里呢?

    两个人一时相对无言,感慨万千。

    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踏来的声音。

    念念惊慌失措,慌忙推着李睿说道:“快走吧,算我求你。”

    李睿淡淡地笑了,眼睛直视着大门的方向,说得又坚决又肯定:“我说了我不会就这样走!”

    说话间,他们都看到,苏俊楚已经站在了寝宫门口。

    “李睿?”苏俊楚看到了李睿站在房中,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语调平缓地说:“原来是你,朕正在命人四处找你,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呵呵,好一个大言不惭的朕啊。苏俊楚,你能不声不响夺了天,我李睿无话可说。可是,你害死了我的父母,这个仇我不能不报。今天,我就要用性命和你赌上一把,谁死谁生,各凭本事。苏俊楚,你敢不敢和我单挑独斗一场?”李睿冷冷地看着苏俊楚。

    “好狂妄的口气。”苏俊楚微微冷笑起来,然后说:“要单挑,当然没有问题。这个办法甚好,你说怎么比?”

    “用剑吧,这样更快!”李睿静静地吐出几个字,随之,他的手上就多了一把寒光凛凛,冷气逼人的长剑。

    “不要!”念念在一旁惊呼起来。

    “可以,我自认我的剑术一定不会输于你。那我们出去比,不要吓着了念念。”苏俊楚淡淡地说,声音很镇静。

    这一次,他没有说朕而是用的我字。然后,他取了自己的长剑,率先走出了。

    李睿紧跟着苏俊楚走了出去。几乎是立刻,门外就传来了兵刃相碰,刀光剑影的声音。

    念念在里呆立了片刻,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

    只见剑光四射,寒气满天。苏俊楚和李睿的剑都如蛇吐蕊,步步紧逼对方。

    两人在暗夜不断飘的细雨中,拼尽全力厮杀在一起。招招狠厉,剑剑封喉,连周边的风声都染上了凶猛的锐气。一时打得难分难解,不分高。

    念念紧张不安地站在旁边,她想喊让他们停来不要再打了,可是她又不敢随便张口。

    她知道,在这种高手之间生死对决的关键时刻,只要她一出声,势必会影响两个人的心态,分散两个人的精力。也许,就会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

    可是,就让他们这样斗去,那最终,必定也会有一个人倒在对方的剑。

    一时间,念念的心如同千蹄万马踏过,她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手指,浑身都感到一阵阵发冷。

    愈来愈激烈也愈来愈凶猛的打斗声,引来了宫廷巡夜的大批侍卫。

    看到皇上和一个刺客奋力搏杀在一起,所有的人都又惊又急。弓箭手当搭好了长弓,却也不敢随意射出箭头,怕误伤了皇上。

    一批侍卫持刀冲了过去,想要保护皇上,却听苏俊楚在舞剑的空隙冷冷喝止:“不用过来,朕说好了和他单打独斗。”

    于是,侍卫们虽然围住了李睿和苏俊楚,却没有一个人敢走上前去。

    这场殊死较量的比剑也不知道进行了多久,两个人的衣服都已经被雨淋得湿透,剑声风声越发狠厉。

    念念冲到了侍卫的里层,她的神经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紧绷,她一定要阻止他们再打去。

    这时候,李睿的剑招稍慢,出现了一个细小的破绽。

    苏俊楚没有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他的长剑如同电石火花,一剑直刺李睿的咽喉,念念大声惊呼起来:“哥!不要杀他!”

    念念的叫声让苏俊楚的心神一分,出手时犹疑了一。

    他的这一闪念的迟疑,给了李睿反败为胜的时机。说时迟那时快,念念的眼睛一花,就见李睿手中的剑快如闪电,已经直直刺入了苏俊楚的右臂。

    苏俊楚右手握着的剑落到了地上,鲜血顺着他的右臂汩汩流了出来,他的身体往后一跃腾空而起,迅即和李睿拉开了大段距离。

    与此同时,刚才早已准备好的弓箭手拉开了长弓,一支支利箭“嗖嗖嗖”地呼啸生风向李睿。李睿急速挥剑躲闪挡避,却还是身中一箭。

    守卫在一边的侍卫们冲了上去,里层外层地包围了李睿,对他展开了猛力围攻。

    李睿本来已经和苏俊楚进行过一次激烈厮杀,现在又身受箭伤,一人敌,体力渐渐不支。

    眼看李睿生死一线,念念哭喊起来:“哥,让他们停手!让他们停手!放李睿走!”

    “不行!刚才他没能杀掉我,现在,他就再也没有机会离开这里了。放他走,无异于放虎归山,我怎么样也不会放他走!”苏俊楚斩钉截铁地说。

    看着苏俊楚神情决绝,毫无回旋余地,而李睿的身上已经刀伤累累,再打去必死无疑。

    念念的思想再也不堪重负,她弯腰拾起了侍卫们打斗时落在地上的一把长刀,横在自己的颈间,不顾一切地喊道:“哥,你今天如果不放过李睿,我就死在这里!”

    苏俊楚拧眉看向她,念念的脸色苍白得近于白纸,眼神里透露出的那种坚决和悲凄让他心惊。

    “住手!放他走!”苏俊楚咬了咬牙,喝令侍卫们停手。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