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皇上的命令,侍卫们无奈全都停了攻击,退到了一边。

    李睿站在空地中央,虽然浑身是血,看起来却依然骄傲挺拔。

    他注视着苏俊楚,缓慢地,一字一句地说:“今天我没能杀掉你,是我技不如人。可是,如果你放了我,我一定还会再来找你的!我和你之间的帐,绝不会到此为止!”

    宗华走到苏俊楚的身边,急切地说:“皇上,此人不能放啊!放了后患无穷!”

    “让他走!”苏俊楚冰冷地吐出了这个字,又看着李睿说道:“这一次,我放过你,是因为念念。一次,你再想走,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李睿这时候却走到了念念的身边:“念念,跟我走!你难道还想留在这里陪着这个篡位皇帝吗?我带你去找你的哥哥。”

    “我哥哥?”念念愕然。

    “是的,你有一个孪生哥哥,他是我的结拜兄弟。小柔现在和他在一起,他一直都在找你,跟我走吧。”李睿说着,拉着念念的手就要走。

    这苏俊楚勃然大怒,念念是他的心头宝贝,他怎么能容忍有人在他的面前,想将念念带走。

    不顾自己的右臂有伤,苏俊楚一跃上前,拦住了他们,将念念从李睿的手里一把拉了过来:“李睿!你不要过分了!放你走已经是最大的宽限,你还要带走念念,想都别想!”

    念念赶紧说:“李睿,你快点走吧,去买点止伤药敷住伤口。我现在……和哥都是夫妻了,我不能这样跟你走啊。你说我有孪生哥哥?难道是柳扬风?我次有机会再去见他。”

    李睿无奈点点头道:“好吧,念念,那你多多保重,后会有期!”说罢,他跃身出了宫墙。

    宗华赶了过来,看着苏俊楚流血的右臂说:“皇上,你受伤了,臣等护驾来迟,罪该万死!恳请皇上恕罪。”

    苏俊楚并没有理他,而是紧紧地盯着念念道:“你为了救他,竟然不惜去死?”

    “如果换做是他要杀你,我也一样会这么做的。”念念激动地说,她还没有从刚才那种紧张的氛围中缓过劲来。

    “这不一样!我是你的丈夫,是注定要守护陪伴你一生一世的人!可是,他是谁?他和你是什么关系?你为了让他脱身,竟然连命都可以不要?竟然拿死来要挟我!你知不知道?我刚才那一剑是可以杀死他的,可是你在旁边一喊,我分心了,这样才会被他刺伤右臂。如果不是我闪躲得快,那么今天他那一剑,可能就会刺中我的心脏了,可能现在,我已经倒在这里了!”苏俊楚举起了那只还在流血的右臂,眼睛里冒着火焰。

    看到苏俊楚伤势不轻,念念也顾不得多说,捧住了苏俊楚受伤的臂膀,对宗华说:“快传医,为皇上疗伤。”

    宗华说:“已经叫人去了。”

    念念这才看着苏俊楚,轻轻地说:“你发什么火呀?李睿也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看着他死?我早说过,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人有事!”

    “朋友?他刚才还想带你走,念念,如果不是我阻拦,你是不是真的想跟他走?”苏俊楚的声音却更加冒火。

    “我没有想真的跟他走,信不信随便你!”念念没好气地说着,放开了苏俊楚的手臂,走到了一边。

    两个人的心里都窝着火,谁也不再理谁。

    这时候,雨已经越越大,刚才细细的雨丝已经变成了豆大的雨点。

    苏俊楚看到念念倔强地站在雨中,头发沾在了脸上,衣服也已经被雨水淋湿。

    他的心中又是怜惜又是生气,走过去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将念念拉着走进了爱雨宫,命令般的语气:“先进来!别只顾着赌气淋出问题来了。”

    念念嘟嘟嘴说:“不用你管!”

    一名医在侍卫的带领走了进来,帮苏俊楚清洗了伤口包扎好了退了出去。

    念楚宫里,只剩了念念和苏俊楚,两个人的心中都不平静。

    苏俊楚默默地注视着念念,念念则坐在灯自己想着心事,两人谁也没有说话,一时显得很安静。

    过了一会儿,苏俊楚拉过念念走到床边坐:“你还准备发多久的呆?不睡了吗?”

    念念想了想说:“哥,我今天想郑重跟你说一件事情。”

    “什么事?”苏俊楚静静地看住念念,料想她可能要说到李睿。

    果然,念念开口说道:“答应我,无论如何不要杀李睿,也不要杀李默。”

    “他们杀我是不是就可以?”苏俊楚带着薄薄怒意问。

    “我也会劝他们,我希望你们都不要杀来杀去了!”念念咬了咬嘴唇说。

    “你要劝他们?你还准备到哪里去和他们见面吗?”苏俊楚握紧了念念冰凉的小手,瞪着她。

    念念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可是,她又实在担心,苏俊楚和李默李睿,终有一天,会再次拼个你死我活。

    “念念,你没有听到李睿走的时候说什么吗?他说他还会来找我的,这次他没有杀掉我,他不会就这么算了。如果我和他们之间,只能活一个,你选谁?”苏俊楚低头凝视着念念的眼睛,低沉地问道。

    “哥,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你和李睿李默,不管谁死了,我都会痛苦一辈。我不想看到你们互相残杀啊……哥,我请求你,不要杀他们,也不要再和他们为敌了。”念念抱住了他,哭了起来。

    “念念,好了好了,我答应你,只要他们不惹我……”念念一哭,苏俊楚的心顿时就软了。

    他的声音柔和来,一边搂住了念念,一边轻言细语安慰着她。

    念念却还是掉着眼泪,她的心中充满忧伤,她说不清楚这种忧伤具体来自哪里。可是,她就是无法轻松起来。

    “别哭了,我的好念念。我知道今天是吓着你了,是我的错,我道歉行吗?只要你别再哭了。”苏俊楚轻轻吻着念念的眼泪,又帮她脱掉了鞋,搂着她躺在床上。

    看到念念还不说话,苏俊楚又笑着说:“你看,今天我受了伤,明明是你该照顾我的吧,可你现在还得我来帮你脱鞋。”

    念念低声回了一句:“我又没有要你帮忙脱鞋,是你自己愿意的。”

    “是啊是啊,是我自己愿意的。念念,能永远这么照顾着你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苏俊楚更加拥紧了她,又附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那么……你的衣服还要不要我帮忙脱呢?”

    这样说着,他的唇就印到了念念的唇上。他的手也轻轻滑进了念念单薄的衣衫,一边吻着她一边肆意抚摸着她柔软丰满的秀ru。

    “干嘛啊……你都受伤了就不能安分点吗?”念念推开他的手,不懂男人为什么在这种时候都还有心情这样。

    “你在我身边,我安分不了……再说,我也只是手臂受了伤……念念,你如果想……我愿意牺牲一自己,给你快乐的啊。”苏俊楚戏谑地笑起来,覆身压住了她。

    “不想不想不想……”念念红了脸,连声叫了起来。

    可是,这种叫声听起来是那么娇媚,简直就像猫儿在撒娇。

    外衣轻轻地滑落,贴身衣物也已褪……念念发出了令人**的低吟,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

    夜半,念念从睡梦中醒来。激情缠绵的余温还在,可是,却感觉到身旁没有了那个拥她入眠的人影。

    她意识地伸出手,想去寻找苏俊楚的身体,然而,将床摸了个遍也没有找到。

    念念的心里愣了一愣,缓缓张开了眼睛。床上,确实没有了苏俊楚。

    从来,她醒来的时候,苏俊楚都是把她温柔搂在怀里的。今天,他人呢?现在才是申时,离早朝还早,他去了哪里?

    在黑暗中呆滞了片刻,念念才从床上起身坐起。

    她的目光在空荡荡的寝宫内寻了一大圈,心中又是奇怪又是茫然。然后她俯身将散落一地的衣服拾了起来,想起刚才与苏俊楚的那番热烈的交缠,她的脸一片火辣辣的潮热。

    慢条斯理地将衣衫一件件穿戴好,随手将披散的发丝用一条大红绫缎带系好。念念了床走到门边,拉开了寝宫大门。

    “皇后娘娘,您怎么起来了?”宗华竟然驻守在念楚宫大门之外,看到念念出来,惊讶地行礼问道。

    “皇上呢?”念念望了望朦胧漆黑的夜,心中不免疑问。

    “皇上……在养心殿。”宗华稍稍犹豫了一,轻声答道。

    念念奇怪地瞥了几眼神色不自然的宗华,越发感到疑惑不安。

    她不由自主朝着养心殿的方向走去,宗华立刻拦住了念念的步伐,阻挡着说:“皇后娘娘,皇上正与几位大人商议要事,吩咐任何人不许进去打扰。”

    念念冷冷地扫视了宗华一眼,用眼光提示他不要多管闲事,注意自己的身份为好。

    接触到念念警告的眼光,宗华当噤声不语,为难地僵在原地看着她朝养心殿而去。

    念念轻手轻脚走在这冷寂幽暗的宫中长廊之上,远远地看到养心殿并没有大点灯火,只有几丝微弱的烛光在黑夜里轻轻摇曳闪动,大约那里只燃了几只细烛。

    她奇怪地继续往前走,到了养心殿门前,隐约听到里面传来几个人的谈话声。

    念念仔细一听,有苏俊楚的,也有夏青的,还有几个念念不熟悉的声音,可能是宁朝新提拔的大臣。

    念念不由蹙眉而立,夜半更,连烛灯都没有大点。苏俊楚他们几个人,在这里神秘兮兮地谈什么?

    “找到他了吗?”苏俊楚的声音,口气甚为森冷。

    念念暗自更为心惊,找到谁?李默?李睿?还是其他什么人?

    “回皇上,臣方才带人将京城大大小小的客栈都查了个遍,暂时没有发现李睿在哪儿。不过,他现在受了伤,臣已经命人在京城各个药铺的周围监视守候,如有来取药疗伤的可疑人物,立即抓捕。”夏青的回答。

    “只怕他不是那么好被你们抓到的吧,如果抓不回来,你准备怎么做?”苏俊楚低沉的声音。

    “只要皇上肯,如若发现了李睿的踪迹,即使活着抓不回来,臣会命人将他当场射杀而死,为皇上消除心腹大患。”夏青说。

    没有听到苏俊楚的回答,殿里突然安静了那么一刻。

    而念念的全身冰冷,十指紧紧相扣握在一起,她想听到苏俊楚怎么说。

    可是,苏俊楚却一直没有说话。他刚刚答应过念念,不杀李默李睿,而现在……念念的心,不由得越沉越。

    这时,另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皇上,据臣在南边安排的手传信回来,李默这两日也已经离开了桃花山。似乎……他和苏小姐也分开了,两个人没有再在一起。”

    “哦?如果李默回来,他的危险就比李睿大上许多了。”苏俊楚听似淡淡的语调。

    “是的,所以,臣建议皇上应当立即令通缉围剿李默。李默如若不死,则后患无穷,宁朝江山必不稳固。”夏青在说话。

    念念的心中腾的升起一股无名怒火,想也不想走了出去,伫立在养心殿的门前,直视着大殿里密谈的几个人,轻轻说道:“夏将军好狠的心呀,李默和李睿,至少还是你们以前的主。想来,他们从前对你也不差。现在,你们掌了权,竟然就想要这样对待他们!”

    里坐着的几个人微微一怔,满面冷气地向念念看过来。

    因为念念几乎没有在公开场合与大臣们会过面,一个年纪稍长一点的新任臣并不认识她,此时便厉声喝问:“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偷听皇上议事,这可是重罪!”

    夏青讪讪地叫了一声:“皇后娘娘,您过来了。”

    苏俊楚没有料到念念这时竟然会找到这里,走过来拉住了她的手:“念念,怎么不在寝宫好好睡觉呢?我们在商谈一些事情,你来不合适。”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