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默和苏小柔都笑了起来,个人一起走进了餐馆。

    看到了柳扬风和念念长得一模一样,韩七也面露惊诧之色。苏小柔又向李默和韩七正式介绍了一遍柳扬风,也告诉了柳扬风李默的真实身份。

    柳扬风惊呼:“原来你是我睿兄的大哥啊,失敬失敬。”

    李默问:“你认识我二弟?”

    “哈哈,当然,他还是我结拜兄弟呢。我和他,是不打不相识,好得没有话说啊。”柳扬风笑着说道。

    四个人又重新点了菜,坐来吃饭。

    李默问道:“小柔,扬风,你们两个怎么会遇到一起?”

    “唉,昨天,她一个人坐在小面馆里哭啊,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孩一直在那里哭。我心中实在是不忍心,就把她带回去了。”柳扬风叹息一声说道。

    听到柳扬风的话,李默又紧紧握住了苏小柔的手,满面怜惜:“小柔,以后不许再这么傻了,一个人偷偷地跑走坐在别处哭。”

    苏小柔轻轻点了头,想起了李睿,她的心情不禁又黯淡来说:“默,二皇回皇宫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事?”

    李默脸色一变:“二弟回皇宫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昨天,他听说了我哥当了皇上……他就说要回皇宫找我哥,我真担心……”苏小柔怯怯地说着,低了头。

    提起这个话题,她在李默的面前,始终感觉很不自然,就仿佛是她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李默的事情一样。

    “二弟真是冲动了,他这样去皇宫,他都没有想过,也许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反而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吗?”李默皱眉说道。

    “公,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二皇回了皇宫,我们也得回去看看情况吧,不能让二皇一个人冒险啊。”韩七说。

    “韩七,以后说话要注意一点,不要再提到二皇这样的名称。”李默看着韩七制止地说道。

    韩七点点头道:“是,公。我以后会记得称他为睿公。”

    李默沉吟着说:“我原本不想这么快回京城和苏俊楚照面,可是,既然二弟已经去了皇宫,我不能坐视不理了,我必须得回去看看二弟现在的情况。只是,直接这样去皇宫肯定行不通,我估计我们现在都是苏俊楚重点要对付的对象。所以,二弟是一定要找,但是怎么去找他,还得再想办法。”

    “默兄,如果你们不方便出面,那就我去好了。反正,我本来也要去京城找念念。睿兄也是我的结拜兄弟,他的事情我一定要帮忙的。”柳扬风在一旁说道。

    李默想了想说:“这样也行,扬风,那寻找二弟的事就先拜托你了。”

    韩七问:“公,那我们现在怎么做?”

    “桃花山现在肯定不能回了,我们,先找个隐蔽的地方住来。据我推断,京城的军队必然已经全部被苏俊楚换成了他的人马。如果我们想要组建自己的力量,只能先从地方上的部队着手。这段时日,你先去暗中寻访联络一我从前那些可靠的旧部将领,只要还活着的,一个也别遗漏。”

    “韩七明白,那我找到了他们,是不是马上让他们到公那儿报道呢?”韩七答应了一声又问道。

    “不用,你万万不可让他们此时过来找我。这段时日,苏俊楚刚刚夺取政权,各方各面的警惕防范性必定严密谨慎得滴水不漏。如若他们当真来找我投靠,势必闹出较大动静,引来苏俊楚的关注。你联系上了他们,只需要他们做到心中有数,让他们各自在自己的地盘勤练兵马,不要荒芜兵力即可。我们现在,只能以静制动,暗中养精蓄锐,即使真的要报亡国之仇,也不急这一时一刻。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不会去做以卵击石的傻事。等到时机成熟,我自然才会去和苏俊楚做正面较量。”李默冷静地说道。

    苏小柔坐在一边默默地听着,此时她的眼睛里又写满了不安,望着李默小声地说道:“默,你真的要和我哥哥打仗吗?如果,我去劝劝我哥哥……”

    李默握了握苏小柔的手,给了她宽慰而又温暖的一笑:“小柔,你放心,不管怎样,我也不会杀你的哥哥。因为有你,我会用最和平的方式和他谈判。你想去劝你哥哥,劝他什么呢?他现在已经做了皇帝,他不可能听得进去你的话。你去了,也许还会被他留在宫中,变成将来制约我的筹码。所以,你现在没有必要回皇宫,我也舍不得再和你分开了。”

    苏小柔点了点头说:“那我听你的,我不找我哥哥了。但是,将来我有机会见到他,我一定会劝他主动把皇位还给你的。默,其实我哥哥的本性是很善良的,我想他总有一天会想通的。”

    李默听了淡淡地笑了:“我很了解你哥哥,他有着平常很多人都没有的优势。而且他一直都是一个意志坚定,做事格外认真执着的人。这两天我有时冷静来在想,如果他做了皇帝,能够心系姓,国泰民安,我也未尝不是一定要把这个江山换回来。毕竟,如果发动一场战争,会让姓生灵涂炭。这些,一直是我不想看到的。只是,他夺取江山的手段过阴辣,我无论如何,要给他一点教训。”

    柳扬风望着李默,满脸敬佩地说道:“默兄,你真是高人高见。不仅经纶满腹,而且胸怀宽阔。如果以后你做皇帝,我柳扬风定会全力以赴支持你!”

    李默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扬风,今天能交到你这么个朋友,我也很高兴。现在,你先去京城找你的念念妹妹,顺便帮我一打探二弟的消息,我们后会有期吧。”

    几人当分头而行,韩七和柳扬风各自离去,李默带着苏小柔又去了一处不易找寻的隐秘地方,暂时先住了来。

    而皇宫里,自从那一个夜晚之后,念念和苏俊楚就进入了持续冷战的状态。

    无论苏俊楚怎么挽回,念念对他的态都一直冷若冰霜,再也没有对他说过一句多余的话。

    有时苏俊楚忍不住对念念的思念,去了念楚宫,念念依然会客气地称呼他为皇上,那目光冰冷而又疏远。然后两个人就相对无言,苏俊楚说什么,念念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无动于衷的模样。

    他想在那里留宿,那更是不可能。因为现在,每当他想对念念有一点亲近的表示,念念都会冷冷地说:“请皇上不要碰我。”

    苏俊楚和念念的关系,一从高温降到了冰点。

    念念她不能原谅苏俊楚对李默李睿这么无情无义,她再也不想呆在这豪华的皇宫。她总是想着,哪一天能离开这里去找到李默和苏小柔就好了。

    可是,苏俊楚对念念的心思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他最担心的,就是念念会偷偷离他而去。

    所以,念念的身边,每天都有大量的宫女陪伴着她。念念想要一个人单独行动,很难很难。

    而且苏俊楚还亲自吩咐了各个守卫宫门的将领和侍卫,没有他的陪同,不能让皇后娘娘一个人出宫。

    念念一时间又急又气,可是她又无可奈何。

    今日,皇宫里格外热闹。地面上铺满了大红的地毯,房顶上挂上了七彩的华灯。到处张灯结彩,人声喧哗,一派热闹喜庆景象。

    原来,这是相邻的越央国的国君扎汗亲自带着厚礼过来拜访宁朝新君了。

    宁王朝虽然只是建立之初,却因新皇锐意进取,治理有方。国力比之以往更为强盛,人民安居乐业,国家繁荣富强,引来无数临近国家的欣羡与仰慕。

    一时间,来到宁王朝朝拜进贡和习取经的外国使者乃至各国君王络绎不绝。

    装饰得一片富丽堂皇的宫廷宴客大厅里,宾客满堂,觥筹交错。

    宁朝天苏俊楚带领自己的一批贴心臣,和越央国的国君扎汗相向而坐,把酒言欢,谈得甚为热烈。

    只是,细心的人多看几眼就会发现,苏俊楚看似开怀的眉宇之间,有着一抹浓浓的化不开的忧郁。

    对于友情来访的外国国君,苏俊楚不能不亲自作陪。可是,他的心底,却实在苦闷难言。

    这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在努力,每天都在想方设法让念念开心一点,他已经用尽了全力想要缓和自己与念念的关系。甚至,他知道念念喜欢出宫玩,不惜放自己繁忙的政务,亲自陪同念念出宫游玩了几次。

    但是,即使是出了皇宫,念念对他仍然是淡淡漠漠。这一次,念念似乎是铁了心地不再接受他。

    即使是做了皇上,却得不到自己心爱女的谅解。苏俊楚的心,又怎么能高兴得起来?

    酒兴正酣时,扎汗突然说:“鄙国今日还为皇上另外带来了一份厚礼,宁朝天年轻有为,见了一定会喜欢的。”

    苏俊楚淡淡一笑道:“贵国此次带来的礼物已经足够丰富贵重了,无须再要客气。”

    扎汗却哈哈大笑起来:“哈哈,皇上还没有见到我的礼物,怎么就说这样推辞的话呢?这个礼物可是我们越央国的绝世之宝,我担保,皇上见了一定会爱不释手。”

    说着,扎汗转头对身边站着的随从说道:“带雪姬过来见宁朝天。”

    不一会儿,只见一个蒙着面纱的红衣少女随着越央国的随从款款走了进来。

    扎汗拍了拍手,立时,一曲荡人心魄的乐声轻扬而起。

    那少女长袖漫舞,无数娇艳的花瓣轻轻翻于天地之间,沁人肺腑的花香令人迷醉。随着乐声时急时慢,少女的舞姿也时快时缓,玉手挥舞,纤足轻点,衣决飘飘,娇躯如绵,宛若凌波仙。大殿之中顿时掌声四起,惊赞之声不绝于耳。

    一舞完毕,扎汗唤那跳舞跳得香汗淋漓的少女过来说道:“雪姬,打开你的面纱,让宁朝天瞧瞧咱们越央国的第一美女。”

    雪姬缓缓掀开了自己蒙在脸上的面纱,一时间,坐在大殿之中的人们又发出了阵阵惊叹。

    只见这少女秀丽的长发,纤长的身条,迷人的腰段,花容月貌,皮肤莹白,冰清玉洁。清淡的朱唇和润红的脸蛋散发着青春的活力,好象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又犹如一个不食烟火,天界凡的美丽仙女。

    见到这个少女,苏俊楚忍不住愣了一。

    因为她的绝色姿容,长得倒与苏小柔有几分相似,只是比苏小柔显得更为风情一些。看到了她,就让苏俊楚想起了自己的妹妹苏小柔。

    扎汗见到雪姬的出场已经引起了全场的轰动,当大笑起来:“雪姬,快给皇上敬酒。从今以后,你就是宁朝天的女人了。”

    雪姬本身来这里时,听说要把她献给宁朝的皇帝,她是满心不情愿。但是现在看到宁朝的皇帝竟然是这么一位风采翩翩的俊美青年,当就芳心大悦,端了酒杯含情脉脉地走过去给苏俊楚敬酒。

    苏俊楚却推辞说道:“多谢扎汗天的美意,朕的身边已经有了如花似玉的皇后娘娘,不需要更多的女人。雪姬既是越央国第一美女,还请扎汗天自己带回去吧。”

    他也没有喝雪姬递过来的酒,雪姬只好尴尬地站在一边。

    扎汗又是一阵爽朗大笑:“久闻宁朝的皇后娘娘国色天香,仪态万千,又与皇上伉俪情深,举案齐眉。不知今日能否有幸请出尊贵的皇后娘娘来此见上一面呢?”

    苏俊楚略微沉吟了一,心里有点为难。

    因为以他和念念现在的这种情形,他知道念念肯定是不会愿意出来见这个扎汗天的。但是面对扎汗天的盛情邀约,他又不好直接拒绝。

    稍作犹豫,苏俊楚对站在他身边的宗华说道:“去念楚宫请皇后娘娘过来,就说越央国的扎汗天来访,请她过来小坐片刻。”

    苏俊楚这样说着,心中暗自希望宗华能真的把念念请过来。这样当着这么多的外国贵客,也许他和念念又还多了一丝和好的机会。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