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汗说:“看得出来,皇上对您的皇后娘娘是情深意重。听说贵国后宫除了皇后娘娘,就只有一位妃。皇上作为宁朝一国之君,国事固然重要,后宫如此空虚也不行啊。雪姬是我专程从越央国带来送给皇上的礼物,还请皇上一定要收在身边。”

    苏俊楚正要说话,却见宗华一个人走了进来。苏俊楚心知肯定是又没有请动念念 ,心情不由一阵黯淡。

    果然,宗华走到他的跟前小声说:“皇上,皇后娘娘说身体不适,就不过来了。”

    苏俊楚压抑住心内的失意,不露声色地对扎汗说道:“朕的皇后今日微染小恙,实在不能出来会见扎汗天了,还望扎汗天勿要计较。”

    “既是皇后娘娘身体不适,我扎汗自然不会强求皇后娘娘出来与我们相见。只是,雪姬是我千里迢迢带过来送给皇上的女人,皇上务必要留。不然,我的心中就不好想了。”扎汗朗笑说道。

    苏俊楚压根就不想接受美女这样的礼物,他的心中,至始至终都只想着一个念念。即使是像雪姬这样美若天仙的女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也毫无兴趣。

    但是,今天却不一样。

    第一,宁朝和越央国一直是友好邦国,扎汗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他再推辞显然就说不过去了。

    第二,念念最近和他的关系也实在让他苦闷透顶。今晚念念又再次没有给他面,也使他更加烦躁,他突然想刺激一念念。

    这样想着,苏俊楚就淡然一笑:“既是扎汗天一番盛情,那雪姬姑娘朕就留了,先封为雪贵人吧。”

    扎汗一听大喜,又对刚才敬酒没有敬出去的雪姬说道:“雪姬,你还愣着干什么?皇上已经封你为雪贵人了,快快坐到皇上身边陪着皇上多喝几杯。”

    雪姬当袅袅婷婷走到苏俊楚的身边坐,又端了酒杯敬到苏俊楚的面前,秋水含情看着苏俊楚:“这杯酒臣妾敬皇上,祝皇上龙体安康,国运昌盛!”

    苏俊楚微微皱了一眉,这女身上那浓浓的脂粉味道令他很觉得不舒适,而念念身上散发的那种淡雅的,清幽的馨香才是他所珍爱和留恋的……

    宴会结束,曲终人散。

    苏俊楚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回到了自己的寝宫,他的心情,实在是坏了。

    算起来,他和念念已经足足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好好说过话了。难道,念念真的从此不打算理他了吗?苏俊楚用手按住了自己的额头,在心里痛苦地低声呼唤:念念!念念!念念!

    这时,宗华走了进来问道:“皇上,雪贵人还在前殿等着您,您要安排她到哪个寝宫呢?还是,带她过来这里?”

    苏俊楚这才想起,今晚他还封了一个雪贵人,哑然苦笑了一说:“宫里闲置的宫殿还有很多吧,你让内务总管徐公公随意给她安排一个合适一些的就行了,这些事情以后不必问我。”

    宗华微微有些吃惊,问道:“皇上,难道您今晚不准备临幸新贵人么?”

    苏俊楚当沉了脸,冷冷说道:“朕这样的事情,也要你来过问?”

    宗华不敢多言,答应一声转身欲退出去。

    苏俊楚却又叫住了他说:“你去念楚宫看看皇后在干什么?告诉她朕今天新纳了一个嫔妃,看看她怎么说?”

    宗华恭敬领命,走了出去。

    苏俊楚在心里想:念念,如果你的心里还有我,看到我又纳新妃,必然会不高兴。只要你说一句不行,雪姬我会让她自由出宫,她想回家或是去哪儿都行,我以后不会留她在宫中。这一辈,我只要你陪在我的身边。

    想着想着,苏俊楚又陷入了对念念的深深思念之中。

    两人本是夫妻,虽然近在咫尺,他却不敢随意再去找念念,这是多么可悲而又可叹的一件事情……

    不大一会儿,宗华就转回来了。

    苏俊楚问:“皇后怎么说呢?”

    “回皇上,皇后娘娘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恭喜皇上添了新妃。”宗华小心翼翼地答道。

    闻听宗华如是说,苏俊楚的脸色骤变。

    他绝没有想到,如今念念的心中,竟然会这么不在乎他。听说他纳了新的妃,竟然也毫不介意,竟然还能这么心平气和地恭喜他。

    苏俊楚愤而起身,往外走去,力气之大,竟然带倒了身后的靠椅。

    他来到了念楚宫,当他带着满腔的失意与恼怒推开了房门,见到念念又坐在窗前,凝神地想着心事。

    苏俊楚径直走过去,把她拉了起来,搂进自己的怀里。

    念念奋力挣脱了开来说道:“皇上不是纳了新妃吗?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苏俊楚瞪着念念,哑着声音说:“你折磨我够了没有?你明知道我即使纳一个妃心里也只有你。你明知道我除了你谁都不想要!”

    念念看着呼吸起伏不平的苏俊楚,平静地说:“我觉得我并不适合做皇后,皇上放我走吧。”

    “你想走?去哪儿?找李默?李睿?还是展慕颜?还是其他什么男人?”苏俊楚紧紧盯着念念,问出了一连串的名字。

    “李默和李睿,不是皇上千方计要追杀的人吗?我又到哪里去找他们?皇上大可不必担心我去找他们。”念念冷冷地说。

    苏俊楚不愿意放过李默李睿,这是她心头最不能释怀的事情。所以,她才至今一直都对苏俊楚那么冷淡疏远。

    “念念,我知道你在怪我要杀李默李睿。可是事实上,现在一直也没有抓到他们啊,他们依然好好地活在世上。如果我说,为了你我可以放弃这些,我可以不再追杀他们。你能原谅我吗?你能安心留在我的身边吗?”苏俊楚恳切地说。

    这段日,念念一直不理他,他的心灵已经受尽了煎熬。

    所以,他不想再这样去,他宁愿放弃自己最初坚持的一些初衷,只要能和念念和好如初。

    念念沉默了片刻,淡淡地笑道:“你能吗?你以前还不是答应过我不杀他们,可是转过来你就令去追杀他们了。你以前也说过,永远只会爱我一个人,可是你现在依然纳了别的女人为妃。我到现在还能相信你的多少话呢?这个皇宫,我也已经呆够了,我现在和你,又有多少话可以讲呢?你把我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

    “念念!我跟你说,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我!即使你的心已经不在这里了,我也不会让你的人走开!”苏俊楚狂乱地喊起来。

    念念看了看激动的苏俊楚,不说话了。

    两个人一直沉默着,过了好久,念念才说:“很晚了,皇上请回吧,我要休息了。”

    苏俊楚恼怒地一把将她拉到怀里:“你要休息又怎么样呢?我今天就想留在这里又怎么样呢?你难道不是我的妻吗?你有什么权利一直赶我走?”

    他说着就把念念抱了起来,重重地抛到床上,喘着粗气压到了她的身上,激狂而又凶狠地亲吻着她。

    “我讨厌你这样!放开我!”念念拼命反抗着,手脚并用踢打着苏俊楚。

    但是苏俊楚今天的力道却很大,他一就撕扯开了念念的衣服,一边猛烈亲吻着她的身体,一边用力揉捏着念念的柔软的胸脯,动作粗暴而又激烈,一点也不温柔。

    念念在他的身不断地挣扎着,尽管根本挣脱不动,但是她也没有放弃自己的挣扎。

    可是苏俊楚就像一点也感受不到念念的抗议,他的吻从念念的前胸移到颈项,又移到她的耳垂,最后袭击到她的唇上。他吻得那么肆无忌惮,似乎想要把念念整个人身上都留自己的印记。

    念念用力抗拒着,紧紧闭着自己的双唇,不让他的舌头得以深入。

    苏俊楚恼怒,牙齿在她的唇上咬了去,念念娇嫩的红唇立刻渗出了鲜艳的血丝,口唇袭来的疼痛感顿时充斥了她的整个神经。

    念念呼痛,忍不住张开了嘴,苏俊楚的舌立时灵活地探了进去,在她的口中肆意地侵犯着。

    伴随着唇齿之间的血腥味和苏俊楚越来越狂暴的爱抚,念念突然不再动了。她放弃了一切徒劳的挣扎,闭上了眼睛,任由苏俊楚在她的身上取着……

    念念一动不动,苏俊楚突然停了来。

    念念的安静使得苏俊楚停了一切疯狂的动作,他哀伤地凝视着念念,那紧闭的双目,抗拒的表情,毫无反应的身体……

    这一切都使苏俊楚在瞬间丧失了全部的气力,他把头埋在了念念的颈间,痛苦地嘶声低语:“念念,要怎么样你才能再接受我?要怎么样,我们才能回到从前?”

    念念依然紧闭着眼睛,她什么话也不想说。

    她和苏俊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离婚”这个词语。但是显然,苏俊楚是不会放她走的。所以,她什么也不想说了。

    两个人之间突然那么的沉默,过了好久,念念推开了依然压在她身上的苏俊楚。这一次,她很轻易的就推开了他。

    念念坐起来,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了床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满天繁星,幽幽地说:“皇上今天纳了新妃,总在这里也不好吧……你该去陪你的新贵人了。”

    苏俊楚起身走到念念的面前,静静地看住她,然后问:“你真的希望我去陪别人?”

    念念反问:“我真正希望的事情有很多,比如我现在,就想离开皇宫去过平凡人的生活,皇上能一一满足我吗?”

    苏俊楚捏住了念念的巴,用冒着火焰的眼睛看着她:“看样,你是真的不在乎我了。我可以如你的愿,去陪着别人,不来打扰你。但是,你想要从我的身边走开,那永远都是白日做梦!我说了,即使你的心不在这里,我也要把你的人留在这里。你这一辈,都休想从我的身边逃开!”

    说完了这些,苏俊楚的整个人都像被人抽去了全部精神一样,完全颓废了来,松懈了来。他放开了念念,重重地走了出去,脚步有一点踉跄。

    看着苏俊楚一步步走远了,念念拉过花窗的纱帘蒙住了自己的脸,在心里说:天哪!我们都要疯了!现在已经算是疯了吧。再也不能这样去了,再也不能了……

    这一夜,苏俊楚离开了念楚宫之后,在御书房里坐了一夜。而念念,却以为他真的去了越央国送来的第一美女雪贵人那里。两个人之间的误会,越来越深。

    从这一天起,苏俊楚真的没有再来找过念念。他也没有去过另外两个嫔妃——兰妃和雪贵人那里。他将全部的身心和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对这一切,兰妃早已习以为常,她本来就知道苏俊楚从来没有爱过她。

    而新近入宫的雪贵人却不能适应,她不明白年轻而又英俊的宁朝皇上,为什么不喜欢千娇媚的自己?

    一有机会,雪贵人就吵着要去见皇上。苏俊楚对她,当然比对兰妃客气许多。

    毕竟,她是越央国进贡来的女,而且她长得又很像苏小柔。

    有时她一定要跟着苏俊楚,苏俊楚会带着她出席宫中的一些活动。但是,他却依然从来没有宠幸过雪贵人。

    在苏俊楚的心里,雪贵人就仿若是填补苏小柔那个空缺的妹妹。

    他对她可以很好,对她偶尔的任性,他也可以让着她。但是,她却绝不能代替念念在他心目中那牢不可摧的地位。

    除了宗华等几个跟在苏俊楚身边最亲近的人,谁都不知道。皇上的心,依然牢牢地系在皇后娘娘的身上。

    尽管他再也没有踏入过念楚宫,也再也没有叫过念念这个名字。可是,那个地方,以及那里居住的那个忧伤的女,依然是苏俊楚夜夜梦回,无法割舍的心痛……

    宫里一些好事的人们都在盛传,曾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皇后娘娘,如今已然失宠。而皇上的新宠,是越央国进贡的绝色美女雪贵人。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