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越传越盛的闲言碎语,有时自然也会传到念念的耳中,她听了却只是付之淡漠的一笑。

    对于皇宫里的这些兴衰荣辱,念念早已经不再在意。既然心都已经死了,苏俊楚爱谁与不爱谁,似乎也与她无关了。

    念念的这副无动于衷的样,倒让珠珠急了起来。

    珠珠是最清楚皇上以前对皇后娘娘有多好的,现在看到皇上再也不来念楚宫了。珠珠不止一次着急地对念念说,让念念去找一皇上,把皇上的心拉回来。或者,她也可以帮念念去给皇上传个话带个信。

    珠珠甚至还摆出一副深谙事理的模样,一本正经地告诉念念,皇宫里的女人最怕的就是失宠,失宠就代表着失势。念念再这么消去,那肯定是不行的。

    念念听了依然只是一脸无所谓的漠然,然后正色告诫珠珠,如果她敢背着自己偷偷去找皇上来,那么,以后都不会再留她在身边了。

    珠珠无奈,只好每日陪着念念在宫里说笑玩闹,却从来不敢再提去找皇上的事情了。

    这一天,万里晴空,东风拂面。这种天气,最适合放风筝了。

    念念一时玩兴大起,她以前在校本来就是心灵手巧的女生,擅长手工制作。

    于是,念念说干就干,拿了浆糊剪刀。剪剪裁裁,粘粘贴贴,不一会儿就用彩纸做好了一个大大的蜻蜓风筝。然后,念念带着珠珠一起到御花园里的草坪上放风筝。

    主仆二人在花园里玩得十分快乐,念念望着那高高翔在蔚蓝天空的风筝,不由心生感触。她在心里问:什么时候,我才也能像这风筝一样,过宫廷的高墙,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呢?

    这样想着,念念看着得又高又远的风筝,不由得有些痴了。

    却忽听一个女银铃般的声音:“哇,好漂亮的纸鸢呀!”

    念念回头一看,只见一群几个人正从不远处向自己这边走过来。其中有苏俊楚和宗华,那发出惊叹之声的是一个绝色的美貌少女。

    在初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念念几乎也差点把她当成了苏小柔,但是她转而一想,就立即明白了这一定是宫中新近封的妃雪贵人。

    苏俊楚今天刚刚忙完了政务,雪姬就立即过来找他了。说是天气好,让皇上陪着一起逛逛御花园。

    苏俊楚本来只想安排宗华陪她逛,可是雪姬却一定不干,苏俊楚拗不过她的软磨硬泡,只有陪着她来了。却不想,刚走进御花园,就看到了正放风筝的念念。

    几个人走到了念念的面前,苏俊楚轻轻地叫了一声:“念念……”

    他的目光近乎贪婪地停留在念念的脸上和身上,因为从那一天起,除了在梦里,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念念了。

    念念却只是淡淡地扫视了一眼苏俊楚,就把目光移开了,然后她淡淡地回了一句:“皇上今天也有空来玩呀。”

    “皇上,她是?”雪姬不认识念念,眨着疑惑的大眼睛问苏俊楚。

    “她是宁朝六宫之,朕的皇后。”苏俊楚简单地答了一句,他的眼神依然专注地看着念念的脸庞,一刻也舍不得离开。

    在他看来,念念似乎比以前消瘦了一点,神情里又多了一种说不清的忧郁气质。和她从前的活泼开朗相比,显得纤弱静了许多。这又让苏俊楚的心里,升起了又疼痛又难过又怜惜的各种复杂感觉。

    “原来是皇后姐姐呀,皇后姐姐可真好看。雪姬拜见姐姐了,这纸鸢也是姐姐自己做的吗?真漂亮,姐姐给我玩一吧。”雪姬对念念福身施礼,又央求念念把手中的风筝线团给她。

    “拿去吧。”念念淡淡地说,把手中系着风筝的缠线团递给了雪姬。

    雪姬立即欢呼着跑到远处放风筝去了。

    看到苏俊楚对念念欲言又止,宗华和珠珠几个人也都知趣地走远了。

    草坪这里,只剩了苏俊楚和念念。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苏俊楚虽然感到心中有千言万语想对念念说,可是看着念念那样漠然无视的表情,他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念念的眼睛一直盯着远处,那牵着风筝欢快地奔跑着,撒一清脆笑声的雪姬。

    她怔怔地想:我曾经也就像她这么青春快乐吧,可是,这样的时光,再也不会有了……

    苏俊楚随着念念的目光看过去,又回过头来望着她说:“她就像小柔……我把她,当做自己的妹妹一样……”

    “哦……”念念哦了一声就没有说话了,眼睛依然只是看着雪姬那活泼的身影。

    “其实……我和她,什么也没有……她从远方而来,她的性格也很率真,有时让我陪她,我不忍推辞……但是,我没有爱她。”苏俊楚继续说道,声音艰涩而又缓慢。

    “哦……”念念依然只是哦了一声,似乎对这个话题毫无兴趣。

    苏俊楚看着念念的表情,叹了一口气,又说道:“念念,我跟你说这些,是希望你不要误解我和她……如果你不喜欢她留在宫里,我可以把她送走的。我看得出来,像宗华他们几个,都很喜欢她。我一直想着,可以在这些年轻的将领中间,给雪姬配一门合适的亲事。”

    念念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轻轻地说:“皇上不必要跟我说这些的,你是皇上,你想要纳多少妃都是正常的,我也不会干涉你的这些事情。”

    “可是我想要你知道,我的心中只有你一个人啊。”苏俊楚忍不住抓住了念念的肩膀,柔情而又深切地盯住了她的眼睛:“虽然我一直没有去找你,可是……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吗?你知道我有多少个夜晚,忍住了想要拥你入怀的冲动吗?念念,给我个机会,我们重新开始行不行?”

    念念的眼睛微微蒙上了一层水雾,她以为她再也不会因为苏俊楚而流泪。可是现在,听了他的这些话,为什么又有了想哭的感觉?

    重新开始?可能吗?中间隔了那么多事,中间又隔了那么多人,想要回到从前,这可能吗?

    失去的永远不会重来。只要苏俊楚做着这个皇帝,那他们之间,就会永远横着一根扎在肉里的刺,永远也不可能平静幸福地过去……

    念念终于试着去推开苏俊楚放在自己肩上的手,苦涩地说:“皇上,别说这些了……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苏俊楚颓然地放开了念念,两人再次沉默,相对无言。

    从什么时候起,曾经那么相爱的两个人,现在面对面站在一起,却找不到更多的话题可以说?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两个,变得这么疏远和陌生?

    念念和苏俊楚默默凝望,两个人的心中,都如同惊涛拍浪,翻涌不息。一时间千头万绪,感慨万千。

    此情此景,令念念没来由的想起柳永《雨霖铃》里,那个传颂千古的句: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虽然此时他们并没有落泪,但是两个人的心里,显然都比真正哭出来的时候,更为难受。

    就这样静默了好久,苏俊楚又低沉地说:“我已经叫人,停止追杀李默和李睿了。”

    “那就好……谢谢皇上……”念念咬了咬唇,低了头。

    这个消息,曾经是念念那么渴望和在意的。如果是以前,她会为此欣喜若狂欢呼雀跃起来吧。

    可是此时再说起来,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苏俊楚终于说不再追杀李默和李睿了。念念并没有更多的兴奋,她的心底,只感到一种苍凉的欣慰。

    “你谢我?”苏俊楚略感伤痛地看着她,念念如今的乖巧和静让他心酸。可是,他似乎已经没有力量,再让念念恢复到从前那种青春活泼,朝气蓬勃。

    “是呀,谢谢你不再追杀李默和李睿。皇上,我想回宫了……那个纸鸢,既然雪姬喜欢,就送给她吧。”念念急速地说完这几句话,转身快地跑走了。

    她担心自己再在这儿多站一会儿,就会真的忍不住掉泪来。她不愿意,再让苏俊楚看到自己脆弱的那一面。

    苏俊楚向前跨出一步伸了伸手臂,想要抓住念念。可是,他最终无奈地放了自己的手。

    而念念的身影越跑越快,越来越远……终于,连她的背影也消失得看不见了。

    念念匆匆向着念楚宫跑去,却不想,在跑到快要到念楚宫的一个口时,竟然碰到了多日不见的兰心公主,也就是现在的兰妃娘娘。

    自从宁朝建立,念念就再也没有见过兰心公主。

    此时,两个人面对面的狭相逢,念念和兰妃,都不由得站住了脚步。

    念念望着兰妃,兰妃也细细地打量着念念。两人的心里,彼此都觉得对方憔悴了一些。

    尤其是兰妃,念念看着她,发现她比之以前清瘦了很多,脸颊深陷,眼睛黯然无神,身体不盈一握,似乎一阵风都能将她吹倒。

    而念念今天的模样在兰妃看起来,也是无精打采,神色不振。

    念念闷闷地想:今天到底是个什么稀奇古怪的日呀?刚刚才在御花园里碰到了苏俊楚和雪姬,现在又遇到这个兰妃,也真是不凑巧了。

    兰妃盯着念念看了半天,突然冷笑了一声:“孟念念,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啊。你当初让皇上打掉我的孩的时候,你可曾料到你自己也会有失宠的一天呢?”

    “什么?你的孩……没了?”念念惊讶地看着兰妃,她并不知道兰妃的孩已经被打掉了。

    此时,她才发现兰妃的腹部是平平的,明显不是一个孕妇了。

    “你少在这里装糊涂!如果不是因为你,皇上又怎么会逼着我打掉这个孩?孟念念,你机关算尽,即使是做了皇后又能如何?皇上现在还不是又有了新欢,你也和我一样,只能一个人夜夜独守空房吧。”兰妃充满仇视地盯着念念,恨恨地说道。

    “皇上是一国之君,多纳几个妃又有什么不对呢?我一点也不介意,更不会像你这么激动。”念念冷冷地说。

    “呵呵,孟念念,看来你还确实是不简单啊。你从曾经一人独宠的无上风光跌落到如今这个境地,嘴巴都还这么硬,我真是打心眼里佩服你。”兰心公主又冷笑起来。

    “我即使跌得再落魄,可也是在你之上的皇后娘娘吧。兰妃娘娘,你是深谙宫廷规矩的前朝公主,又是本朝皇妃。既然我是皇上御旨册封的东宫皇后,你作为皇上的一个嫔妃,现在见了本宫,是不是应该尊称本宫一声皇后娘娘?而你自己,也应该在本宫的面前自称臣妾呢?”看着依然张狂的兰心公主,念念的脸上也露出了微微冷笑,故意将本宫那两个字咬得很重很重。

    “你……”兰妃没有料到念念竟然会这样针锋相对,一时为之语塞。

    但是她转而一想,又轻笑了起来说道:“是呀,你是皇后娘娘。说实话,既然已经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咱们两个还有什么好争的呢?现在,你和我同是天涯沦落人,咱们俩应该联起手来,一起对付雪贵人那个贱人,才是眼前正事啊。”

    “对不起,我没有这个雅兴!而且,我还要给兰妃娘娘一句忠告,想害人者必终害己。希望兰妃娘娘好自为之,不要终日只惦记着对付这个对付那个!”念念冷冷地说完,不想再和兰心公主多说,转身欲走。

    “等等!”兰妃却急切地叫住了她。

    念念停来,回头看着兰妃,不知道她还要说什么。

    “孟念念,我知道你现在的心已经不在皇宫,你早就想走了吧?可是皇上看你又看得很严,你想离开这里也不容易。”兰妃凑近了念念,面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又压低声音说道:“如果你真的想离开皇宫,我有办法可以帮你。”

    念念惊讶地看着兰妃,兰妃面上的表情捉摸不透。念念没有多想,冲口而问:“你愿意帮我?你会有这么好心?”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