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如果只是为了帮你,我当然没有这么好心。可是,我这样也是为了帮我自己。”兰妃冷笑起来,又咬牙切齿地说:“我讨厌看到你和皇上在一起!我一直都恨你们两个那种情意绵绵,生死相许的样。尽管皇上现在没有理你,可是我知道,他的心里一定还是会有你的位置。所以,我想要你离开,彻底地离开他!这样,他就再也没有机会爱你了。”

    说到这里,兰妃停顿了一,又紧紧地盯着念念说道:“就因为我讨厌你,讨厌你占据了皇上的心。所以,我愿意尽我最大的力量帮助你离开皇宫。而且,你怎样出宫的所有的步骤,我都已经计划好了。现在,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决心了。”

    念念一时有些错愕,她仔细地看着兰妃,研究着她的表情。想从她的神色里,判断出她说这些话的真情假意。

    “怎么?我这样说你还不相信我吗?你别忘了我是从小在这个宫里长大的,这皇宫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条径我都已经烂熟于心。而且,守卫宫门的那里哪个地方最松懈,哪个时段最混乱,我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只要你想走,我就有办法让你不露痕迹地出宫。”看到念念一言不发,兰妃又加重了语气说。

    “怎么走?”念念禁不住问道,声音里有一丝紧张,也有一丝期待。

    看到念念已经动了心,兰妃微微得意地笑了起来。她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递给念念,低声地说:“这是皇宫的线图,你仔细看看。”

    念念低头看了一眼,图纸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线令她看得眼晕。

    兰妃仿佛料到念念不会看得明白一样,指着图纸上画着的一个小圆点对她说:“这里,是皇宫的北门,也是管理最松懈之地。每日寅时,都会有御厨房的小厮从这里出宫,赶早到集市上将当天的膳食用采购回宫。我已经买通了其中一个,只要你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换他,即可安然离去。出了宫门之后,我会安排有马车在那里等着你,到时候,你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了。”

    紧接着,兰妃又补充说:“你若是想好了,待会儿我会让秀月给你送来两支香草和一套小厮的衣服。你想走,就在今晚吧。先用迷香把你身边的宫女熏倒,然后换好衣服,寅时就可以走。错过了这个时辰,你就跑不掉了。”

    念念将图纸收好装入衣中,心思复杂地点点头:“谢谢。”

    说着,念念又细心地盯着兰妃的神情看了一。毕竟,对兰妃的为人她还是不能完全放心。

    “谢什么,我说了我只是帮我自己。”兰妃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但是她的眼睛里却随之闪过了一丝得意而又阴沉的笑意。

    虽然只是一闪即逝,却被一直注意着她的念念看得清清楚楚。

    念念的心里不由掠过了重重疑云,眼睛再次锐利地看向兰妃。

    “那就说好了,记住,今晚寅时!”兰妃的表情略显不自然,似乎不愿意再在念念的面前做过多停留,丢这句话就匆匆走了。

    漆黑的夜,夜静更阑,夜凉如水。

    念楚宫里,守候着念念的宫女们已经被迷香熏得昏睡过去。念念自己屏住了呼吸,换上了兰妃让人送来的那套逃跑用的小厮服装,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念楚宫的大门。

    走在宫廷曲折的长廊和小径上,凉风习习,花香飘送,月上帘钩,淡荡初寒。

    念念的脚步放得很轻很轻,生怕遇到巡夜的侍卫。而她此时的心情,正与她的脚步恰恰相反,变得很重很沉。

    终于,要离开这里了。

    这是好长时间以来,念念一直梦寐以求的心愿。这段日,念念做梦都想着离开皇宫,向外面广阔的天地。

    可是现在,当她真的决定要走的时候,心里却不知为何?并没有当初预想得那么轻松和喜悦?为什么,却突然又感到了一阵难言的失落与迷茫?

    念念一边匆匆地走着,一边任由自己的思绪随意飘荡。

    当她过御书房时,竟然看到那里面还亮着烛灯,敞开的红木碧纱窗,正透出片片昏黄的灯光。

    难道?苏俊楚现在还在御书房里没有睡吗?难道,他还在忙着没有处理完的政务吗?

    念念的心突然急剧地跳了起来,一时间,她心潮起伏,思绪万千。往事一幕一幕,在念念的眼前飘闪而过。

    穿越之初时在相府晨练的湖边,和苏俊楚第一次相遇;在那个迷人的月夜,和苏俊楚甜蜜的初吻;还有后来在皇宫里,两人相亲相爱时,那一次次激情悱恻的缠绵……

    那些渐行渐远的往事,现在念念回想起来,仍然感觉到,一切是那么的美好难忘。

    和苏俊楚曾经拥有过的那些甜美片段,清晰醒目得就如同发生在昨天一样,历历在目,刻骨铭心。

    这些,注定是她一辈也不能忘却的温暖回忆。而她今天离开了皇宫之后,就将和苏俊楚从此天涯两隔,也许再也无缘相见。

    是的,她走了之后,就将把这所有甜蜜的,伤痛的,快乐的,悲哀的,永世难忘而又伤痕累累的记忆,全部尘封在心底,轻易不再打开。

    念念的脚步,不由自主轻轻地向御书房走过去。她想再看看苏俊楚,看他最后一眼,然后……就真的和他说再见了。

    她来到了御书房的窗外,窗户斜斜地敞开着。念念站在那儿,可以清晰地看到苏俊楚,正坐在书房里的条案后,认真翻阅着卷宗。

    他果然还没有睡,他的神色严肃深沉,而又略显疲倦,眉宇间隐约闪现出淡淡的忧伤。也许,他根本就还是睡不着吧。

    念念痴痴地看了一会儿,在心里说:哥,我走了,珍重!珍重!

    这时候,苏俊楚却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一样。

    他抬起了头,目光向着念念站着的这个方向看过来。念念赶紧弓了身,以免被苏俊楚发现。停了一会儿,里没有动静,念念这才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苏俊楚凝神盯着那打开的窗户看了一会儿,窗外,是黑漆漆的一片。

    现在,正是午夜更的时候。怎么会感觉有人呢?

    奇怪,刚才似乎听到念念在轻轻地喊:哥,哥……这可能吗?念念怎么会在这时候出现呢?

    怔怔地想了一会儿,苏俊楚情不自禁又走到了门口向外面看去。

    门外,除了一地清凉的月光和那随风摇曳的桂花树,什么也没有。

    苏俊楚不禁哑然苦笑了:一定是自己想念念念,以至于又出现幻觉了。

    念念现在,应该正在念楚宫里睡觉呢。她是不会主动来找他的,而且她现在……也从来不会喊他哥了。

    苏俊楚深深叹了口气,走回去,继续看自己没有批阅完的奏折。

    他不知道,念念此时,正在向着宫外走去,离他越来越远……而他这一次的疏忽,也将使他和他最爱的念念,终于擦肩而过。

    念念按照兰妃所说的办法,果然轻而易举就离开了皇宫。当她走出皇宫的北门,也果然看到了一辆马车停在那儿。

    夜很黑,马车夫也穿着一身黑衣,看不清他的面容。

    念念顾不上多想,坐上了马车说:“快一点,先离开这里。”

    那车夫听了念念的话,一言不发,挥鞭驾马狂奔。念念坐在车上,又困又乏,不一会儿,就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仍然坐在奔驰的马车上。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只听到车窗外忽忽掠过的风声和偶尔传来的鸟啼。

    念念忽然警觉起来,联想到她答应离开皇宫时,兰妃脸上那一丝神秘诡异的笑意,她的心里感到了不安。

    她掀开车帘一看,天已经蒙蒙透亮。车,早已经不是行驶在繁华的城市大道。现在马车走着的,是一条丛林密布的山间小。四周,荆棘丛生,林陡峭。

    显然,这是一个十分隐秘和荒僻的地方。如果在这里要杀一个人灭口,那也许根本就无人会发现。

    想到这里,念念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不由大声喊道:“停车!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那车夫听到喊声猛的一拽缰绳停了马车,缓缓回过头来,原来竟然是卫玉。

    改朝换代之后,卫玉并没有离开宫廷。而他又只是一个后宫侍卫,平日里根本不参加宫廷的什么争端,所以苏俊楚也没有杀他,只是让他老实本分地呆在馨和宫,做一些简单的护卫工作。

    念念看到了带她走的车夫竟然是卫玉,立刻就感到了可能即将到来的危险。

    因为她知道,卫玉对兰妃那一直是绝无二话的死心塌地,如果兰妃想害她,必然会派卫玉出手。

    果然,卫玉看着念念,面色冷酷地说:“孟念念,对不起了,卫玉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今天要在这里给你送行了。”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