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强压住心内的惊恐,尽量镇静地说:“卫玉,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何苦一定要害我?放我走,我会永远感谢你这次对我的善举。”

    “不可能!我卫玉永远忠于公主的命令。公主发了话,不能留你活口,你就一定得死!”卫玉说着,目露凶光,从身上掏出了一柄长刀。

    “你在爱着兰妃?”念念略带怀疑地问。

    她想拖延一时间,同时她的心里,也在暗暗思着逃生的对策。

    “呵呵,公主乃是金枝玉叶,岂是我等这样粗人可以爱的?我只要能在她的身边远远守护着她,就已心满意足。”卫玉那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看似温柔的笑意。

    “原来你果然喜欢兰妃,像你这样默默守护,为爱付出而不求回报的人,倒还真是难得呀。”念念故作感叹地说道,右手已经悄悄摸出了展慕颜送给她的迷离香。

    “不要罗嗦了!皇后娘娘,本身你是一个好人,我也不忍杀你。可是,公主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你死。所以,我不能不昧着良心杀掉你,只能对不住了!”卫玉说着,举起了手中寒光凛凛的长刀,就要向着念念砍过来。

    念念早已打开了迷离香的瓶盖,对着卫玉使劲地摇晃了几。顷刻间,浓浓白烟升起,卫玉看不清了念念的人影。

    而念念,迅疾地从马车上跳了来,快地向密林深处跑去。

    这片树林幽暗阴深,山崎岖难行,念念拼命地往前跑着。不知道跑了多久,念念又是惊惧又是疲累,她感到自己已经筋疲力尽,再也跑不动了。

    而且,在这茂密丛生的野山林里,念念早就分不清南北东西了,她迷失了方向。

    念念背靠着一颗大树缓缓坐了来,此时,她想起了展慕颜给她的那个铜哨。

    她记得展慕颜给她铜哨时曾经说过,无论什么时候,也不管她在哪里,只要她吹响了铜哨,展慕颜都能准确地辨别出她的所在之地,也会用最快的速赶到她身边来的。

    念念拿出了那个用银链挂在脖上的铜哨,不无庆幸地想:幸好,展慕颜当时考虑得周到,给了我这个可以随时联络的铜哨。不然今天,我一个人在这个荒无人迹的深山老林,即使不被卫玉杀死,也会困在这里走不出去而最终被野兽吃掉或者饿死吧。

    一边想着她一边用力吹响了铜哨,登时,尖利悠长的哨鸣声响彻云霄。念念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等待着展慕颜找到这里。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有重重的脚步声从远至近往她这个方向走来,念念兴奋地叫了起来:“展慕颜,我在这里!”

    喊声刚落,一个身材魁梧的人影就出现在念念的面前,竟然还是身着黑衣手持长刀的卫玉。

    原来,卫玉一直没有离开这片树林,他知道念念并不能跑出多远。

    迷离香的白雾散尽之后,他就一直在丛林里四处寻着念念,却突然听到了几声尖锐的长鸣。于是,卫玉循着声音,很快就找到了念念所在的位置。

    “孟念念,你的花招还真是多呀。这,你插翅也跑不脱了!”卫玉看着坐在地上的念念,冷笑说道,挥刀砍向她。

    念念大惊失色,就地一倒,翻身滚出了老远。卫玉的刀砍到了她的腿上,顿时一阵刺痛,鲜血直流。

    念念强忍剧痛,一边在地上翻滚一边放声大喊:“展慕颜,你在哪里?快来救我!救命呀!”

    这里地势本身是一个陡的斜坡,念念一滚动就再也停不来,她的身体连连向山坡底直滚而去。

    恐慌中,她看到一个潇洒的身影入林中,与卫玉激烈地打在了一起。

    在失去知觉以前,念念模糊地想:是展慕颜来了吧。可是,我是不是要死了?死在这不知何处的密林深处。也许就这样离开浮华尘世,再也不用在爱与不爱的矛盾之间徘徊挣扎。

    随即,一片巨大黑暗将念念无情地吞噬,腿上传来的剧烈疼痛也将念念的全部理智抽空,她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念念从昏迷中醒来,她看到自己躺在一个松软舒适的床榻上。

    床头悬挂着葱绿色的双绣花卉草,床的四周垂着粉白色的流苏穗。这个房间也布置得温馨华丽,阳光充足,满室生香,到处都看得见奇花异草。

    念念动了动,想要坐起来,却感觉到自己的腿疼痛难受,根本无法起身。她蹙眉吸了一口气,然后轻声地喊:“展慕颜,是你救了我吗?”

    随着念念的喊声,门帘掀动,从外面走进来一个高挑俊逸的身影。

    星眸墨黑,眉目如画,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一张翩若惊鸿的脸,五官如雕刻般俊美绝伦。这个人间少见的绝世美男,正是展慕颜。

    “你醒了?”他走到床前俯脸来关切地看着念念,嘴角弯成了好看的弧,眼睛里盛满多情的温柔,长长的睫毛垂在黝黑闪亮的眼眸之上,形成难以抵抗的诱惑。

    念念抬头只看了他一眼,就感觉呼吸一紧。这男人的美,引人遐思了。何况,他此时还这么柔情专注地看着念念,简直是安心想要人沦陷进去。

    念念赶紧移开了目光,轻轻地说:“谢谢你,展慕颜,你给我的东西,帮了我很大的忙。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肯定已经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

    “呵呵,跟我不用说谢谢。要知道,没有我的答应,阎王爷也是不敢收你的。”展慕颜笑了起来,那笑容魅惑无边。

    他在念念的床边坐,又说:“你昏迷了整整一天。”

    “啊……一天……”念念惊呼起来,喃喃地说:“我从来不知道,我竟然也能昏迷这么久。”

    她支撑着身体又想要坐起来,却立刻又感到腿部传来了剧烈的疼痛,忍不住“哎哟”了一声说:“我的腿是不是要断了?我怎么感觉那么疼?”

    “别乱动,刚给你换了药。”展慕颜轻轻制止了念念的动作,又笑着说:“有我这个神医在这儿,怎么会让你的腿断掉?你的腿受了刀伤又加上了摔伤,当然会疼。我已经给你敷了最好的治伤药,不过可能也要修养一两个月才能完全康复。”

    “一两个月?你的意思是说,我这一两个月都只能呆在床上,不能自由活动了吗?天哪……这个惩罚可真要命!”念念皱起了眉头,脸上变成了一副苦瓜相。

    “我只说你的腿伤要一两个月才能完全康复,并没有说你这一两个月只能呆在床上啊。你想要出去,很简单的,我抱你。”展慕颜戏谑地笑了起来,说得干脆利落。

    “瞎说!谁让你抱了?这里是哪里?也是游龙阁吗?你如果真心想帮我,最好给我弄个轮椅或者拐杖来就好了。”念念的脸微微红了一。

    “是呀,这里是游龙阁的又一个分部,离京城有点远了。”展慕颜说,又轻扬俊眉望着念念:“轮椅是什么?”

    “唉,展慕颜,看你这么聪明,怎么都不懂轮椅是什么。轮椅嘛,顾名思义,就是带轮的椅,我腿没好时可以坐在上面到处走一啊。”念念故作叹息,在心里偷偷地笑:哈哈,难倒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少阁主了吧,千年前的人,怎么可能知道轮椅这个词?

    “呵呵,原来你想要一个能带着你自由行走的东西啊。老实说,这种东西我做过,而且做得相当精致。可是,我是不会帮你弄的。我说了,在你腿伤没好之前,我就是你的腿,你想去哪儿,只能我带你去。”展慕颜恶作剧地笑了起来,他喜欢逗着念念,喜欢看念念那又急又气又无可奈何的样。

    果然,念念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气鼓鼓地说:“不给我弄就算了,只要你不嫌麻烦,我会天天支使得你团团转。”

    “我当然不会嫌麻烦了,傻丫头,说说吧,你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在那个树林里被人追杀的。”展慕颜的目光变得严肃了一些。

    念念沉默了一,脸上笼过了一片浓浓的阴影。这个问题,又使她想起了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忧伤往事。

    “不想说就不用说了哦,反正那个人,我已经解决掉了。”展慕颜看到念念的脸色瞬间布上了乌云,心知她定是有难言心事,便也不想再追问去。

    “你杀了卫玉?”念念惊问,又补充道:“就是追杀我的那个人。”

    “当然,想杀你的人,我怎么可能放过他?他是死得其所。”展慕颜淡淡地说。

    念念愣了一,叹了口气说:“其实,他也只是受人之命。真正想杀我的人,是兰心公主。”

    “已经改朝换代,怎么这个恶女人还没死吗?”展慕颜皱起了眉头。

    “她也是现在宁朝的兰妃。”念念静静地说着,疲惫地闭上了眼睛。这些事情,这些名字,是她再也不愿意提起的。

    “念念,你想吃点什么?我让人给你弄来。”展慕颜适时转移了话题。

    “好像什么也不想吃。”念念想了想,摇摇头说道。

    一天没有吃东西,虽然感觉很饿,但是她确实一点食欲也没有。

    “那怎么行?你现在已经比以前瘦得多了,再不吃你会变成芦柴棒,那可就不好看了。”展慕颜笑了笑,手指怜惜地抚过她明显消瘦了一截的脸,又语带调侃地加了一句:“而且,瘦的女孩,我不喜欢的哦。”

    “没人让你喜欢!别碰我的脸。”念念叫了起来,并且迅速偏过了头,躲开了展慕颜的手指。

    “几月不见,你还是这么凶啊。念念,我救了你,你也不对我温柔点么?”展慕颜摇头笑道,收回了手。

    “你救了我,我当然很感谢你。可是,这不代表你可以对我……”念念说到这里顿了一,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说去。

    “不代表我可以对你怎么呢?”展慕颜含着意味不明的笑容望着她。

    “不代表你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了!”念念冲口而出,随之自己先红了脸。

    “呵呵,念念,我没有要说对你为所欲为啊,你自己瞎紧张什么呢?难道,是你想让我对你为所欲为一吗?”展慕颜大笑起来,觉得念念分外可爱。

    “懒得跟你说了!你这人……可恶!”念念狠狠地给了展慕颜一个白眼,侧过头去不再看他。可是,她的心里,却觉得展慕颜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恶了。

    “不说就不说了,我去让厨给你做些好吃的来,你等一哦。”展慕颜好脾气地笑着,正欲站起身来,却又突然俯脸,靠近念念的耳边,小声说道:“念念,我不急的。反正,还有那么长的时间,我会慢慢地等着你,我。”

    “那你就等吧,等到你的头发胡都白了,看我会不会你。”念念没好气地说道。

    “呵呵,念念,你这样就心狠了一点吧。唉,我怎么这么命苦?人家英雄救美,都能换来美女以身相许。我却连一句好听的话都听不到,真是对不起生我养我的爹娘,对不起我自己长得这么俊啊。”展慕颜夸张地长叹一声,笑着走出去了。

    念念也偷偷地笑了起来,忽然觉得,和展慕颜在一起,似乎……也可以挺快乐的。

    但是,她几乎立刻又想起了苏俊楚,心情随之又黯淡来。她不敢想象,当苏俊楚发现她离开了之后,会是什么样?又会怎么做?

    一想到苏俊楚此时可能正在因为她的不辞而别而焦急痛苦,念念的心突然空荡了起来,也疼痛了起来。这疼痛的感觉在念念的身体内迅速扩散,使得她再也无法平静。

    她不由在心里轻声地问自己:念念,你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对他死心了吗?你不是在离开的时候就决定彻底地忘记他了吗?你现在,怎么还在牵挂他?怎么还在担心他因为你的离去而承受不了呢?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