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一时有点啼笑皆非,这个展慕颜,还真是自以为是得莫名其妙。还没有呢,就似乎以她老公的身份自居了,竟然还让她把苏俊楚丢到九霄云外。

    他难道不知道,苏俊楚对于她,是永世也不可能忘却的记忆吗?

    但是听到展慕颜这样深情而又真诚的话语,念念的心里,也不能说是没有一点感动。

    虽然她以前已经知道,展慕颜是很喜欢她。可是她对展慕颜的态一直也不好,现在,她又有了苏俊楚的孩。

    一个怀着别人孩的女人,即使是在她来自的那个现代,一般的人也会心有芥蒂的吧。何况,这还是千年前的古代,是一个倡导女以夫为纲,从一而终的时代。

    何况,展慕颜还长得这么帅,这么妖魅般的美。他想找什么样的女会没有呢?他却偏偏就了念念,他毫不介意她怀着别人的孩,真心实意地向她求婚,而且说会给她孩父亲的爱……

    念念,突然对他有了一种近乎迷惑的感觉:也许,真的要重新看待一展慕颜了。

    展慕颜看到念念的表情变得柔和了起来,也没有再推开他的怀抱,他的心里升起了柔情似水的暖意,不由把唇轻轻靠近了念念的面颊,想要吻她。

    念念回过神来,吓了一跳,使劲推开了展慕颜说:“再这样我又骂你了啊。”

    展慕颜无奈地笑:“凶丫头,都要当妈妈了还这么凶。看在你有伤的份上,今天我不跟你计较。这帐记着,等你以后做了我娘,我再慢慢跟你算账。”

    “切,我又没有答应嫁给你。”念念白他一眼。

    “没答应吗?我怎么记得你是默许了。念念,别想耍赖哦,不然你要孩到哪儿去找我这么好的爹去?”展慕颜脸上露出顽皮的笑容。

    念念又好气又好笑:“展慕颜,我谢谢你,我真是万分感谢你。可是,你现在能不能让我安静一先回去呢?我想一个人好好想一想。”

    “回去?你让我回哪儿?这里就是我的房间啊,我只习惯住这儿,别处我哪里也不去。”展慕颜眉色舞地笑起来,像个得意的孩。

    “什么?你的意思是……你今晚会住在这儿?”念念目瞪口呆。

    “正是啊,念念,我住在我自己的房间很正常吧,你眼睛瞪那么大干什么?”展慕颜故意一本正经地问她。

    念念一时结舌,想了想,硬邦邦地说:“那我换地方,你们游龙阁不会只这一个房间吧。”

    “房间倒是不少,不过呢,都住满了人。只有这里,还能勉强容得两个人睡哦。念念,我都不嫌你挤我了,你还挑什么呢?”展慕颜慢条斯理地说着,笑得很可恶。

    “你存心气我是吧?展慕颜!你要是今天真睡这儿,我爬都要爬出去。”念念说着,挣扎着就想床,腿一动,却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她疼得连连直吸气,皱起了眉头。

    “好了好了,跟你闹着玩呢。你还真急了?说你聪明吧,你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丫头。”展慕颜赶紧把她扶着坐好,摇头笑道:“我肯定要走的,你这么凶,谁敢在这儿呆着和你一起睡啊?我想多陪你一会儿,等你睡了我再走。”

    念念没好气瞪他一眼说:“是我傻吗?是你这个人做事实在是让人不好想了。据我了解,你是什么荒唐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吧,我当然得提高点警惕。”

    “呵呵,念念,你真的了解我吗?要知道我虽然很喜欢你,可是我再怎么饥渴,也不至于对一个伤病号有兴趣吧。”展慕颜满脸戏谑的笑意,又靠近念念的耳边,暧昧低语:“如果我真的想对你荒唐一,还用等这么久?在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就会是我的人了。”

    正说着,刚才那名女弟端着一碗红糖鸡蛋水走了进来。

    展慕颜接了过来,望着念念语调笃定地说:“这次,不许和我争了。我来喂你,你自己端着又要吐的。”

    念念哭笑不得,只好说:“好吧,好吧,既然你那么愿意伺候人,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你以为我对谁都会这样吗?傻瓜,我只愿意伺候你。”展慕颜宠溺地说了句,端着碗一口一口地喂着念念吃鸡蛋。那翩若惊鸿般俊美迷人的脸庞上,露出了令人炫目的温柔。

    念念也不再和他斗嘴,乖乖地任由他喂着吃东西。

    两个人此时,构成了一副生动美丽的温馨画面。一旁站着的那名游龙阁女弟,眼睛里露出了欣羡的目光。

    皇宫里,御书房的大门,紧紧关闭着。

    雪姬端着一碗银耳燕窝汤走了过来,她是在内务总管徐公公的带领来看望苏俊楚的。

    皇上已经整整四天没有踏出这个房门,不上早朝,也不见任何人。急坏了朝中的臣官,也急坏了雪姬那一颗牵挂皇上的心。

    里的红烛早已经燃尽,只剩点点红泪。

    推倒的桌案被小公公重新收拾好,上面堆满了凌乱的纸张,每一张上面都用狂乱的笔迹写满了“念念”“念念”。他落的每一笔每一划,都显得那么重那么沉,似乎倾注着他对念念的全部感情。

    皇后娘娘走了,皇上龙颜震怒,黯然**。整个宫廷上上,气氛一片压抑。

    所有的人都没能想到,皇后娘娘的失踪,竟然会对皇上的打击这么大。那些以前爱嚼舌根说皇后失宠了的人一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眼看着几天过去,御书房里还是没有一点打开的迹象。跟随皇上身边伺候的徐公公,又是焦急又是担心。实在无奈,只有去把雪贵人请了过来。

    他心想着,皇上身边走了一个心爱的女人,看起来那真是伤心到了点,我们喊门他不应。现在这么一个千娇媚的女孩,平日里又是皇上时常宠着的,总能把皇上叫出来吧。

    而雪姬自从听说了皇后娘娘不辞而别偷偷离开皇宫之后,皇上就没有踏出过御书房一步,并且连每日的早朝都取消了,她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这段时间她经常来找苏俊楚陪着她玩,她也看到了皇上身上那令人叹服的王者风范。她对苏俊楚有一种近乎崇拜的依赖和迷恋,早就真正了这个年轻英俊的宁朝皇帝。

    可是,皇上虽然对她很好,却从来没有在她的寝宫留宿过,也从来没有传召过她到皇上的寝宫侍寝。

    她起先不懂这是为什么,但是现在她明白了,那一定是因为皇上的心中,只有皇后娘娘那一个女人吧。

    虽然明白了,雪姬的心里却不服气。

    她见过念念,她自认为自己的相貌身材一点也不比皇后娘娘差啊。

    何况皇后娘娘看起来对皇上也就是一副懒散漠然的样,一点儿也不热情,一点儿也不柔媚。为什么皇上就偏偏对自己这样美丽妖娆的女视而不见,却一心要喜欢那个冷若冰霜的女人呢?

    想不通想不通啊,现在皇后娘娘走了,也许自己正好可以用无限的柔情蜜意来抚慰一皇上伤痛的心,取代她在皇上心目中的位置……

    雪姬轻移莲步走到了御书房的门前,轻轻地叩门:“皇上,请您开开门吧,臣妾是雪姬,来看您了。”

    房间里没有一点反应,雪姬叹了口气,继续敲门:“皇上,您这样总关在里不出来也不行啊。臣妾知道,姐姐走了皇上很伤心。可是,您更要保重自己的的龙体呀。雪姬给您端了银耳燕窝汤来,求您开开门吧。”

    依然没有人过来开门,也没有任何回音。

    雪姬望了望站在不远之处关注着这边的徐公公,美丽的眼睛里渐渐凝上一层水雾。

    她咬咬唇,倔强着再次敲门,越来越重:“皇上,雪姬在外面等着您,难道您就一点都不想见到雪姬吗?”

    “走开!别来烦朕!”里传来一声低哑的嘶吼。

    雪姬愣了愣,莹然欲滴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哭花了她脸上的妆容。

    徐公公心中过意不去,走上了一步喊道:“娘娘……”却又不知道该怎样劝慰这个心灵刺伤的女孩。

    “原来皇上的心中从来就没有我,我错了,我一直都弄错了……”雪姬喃喃地说着,声音微微颤抖,手中端着的银耳燕窝汤顷刻坠落在地摔得粉碎,发出刺耳的声响。

    她倏然转身,向着长廊深处快地跑远,一会儿就看不到了人影。

    徐公公在她身后摇头叹息,发出悠长的慨叹。

    一直以为新贵人来了之后,皇上的心就转到了越央国第一美女这边。却没有想到,皇上依然深爱着皇后娘娘。而且现在看来,皇上对皇后娘娘的感情,似乎已经深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真是让人叹惋不止……

    苏俊楚静静地坐在御书房里,一动不动。他的眼睛里,看不到昔日那种犀利的锋芒,只有无可形容的伤痛。

    此时,他听到了门外的那一声碗碟碎裂的脆响,也听到了雪姬哭着跑走的声音。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飘渺的苦笑,看着那桌上堆着的那写满“念念”二字的纸张,苏俊楚在心底低问:念念,为何我对你用情如此至深,却依然留不住你?你心里有什么话,或者对我有什么不满,你为什么不能当面告诉甚至指责我?而要选择深埋心底,一语不发地逃跑?难道我的所作所为,真的到了如此不能原谅的地步?还是,你原本就爱我爱得不够那么深呢?

    宗华轻轻走了进来,这几天,他也是唯一可以自由进出御书房的人,因为他要随时给皇上汇报寻找皇后娘娘的进展情况。

    “皇上,夏将军近日里已经将京城以及京城附近的各个县郡都详细罗了一遍,暂时没有发现皇后娘娘的踪迹,他说明日会到更远的地方撒式寻找皇后娘娘。”宗华说。

    “他查了这么几天,就没有发现皇后离宫的一点点线?”苏俊楚问,声音冰冷萧。

    “回皇上,据夏将军审问当天守卫宫门的侍卫说,皇后娘娘离宫的那天晚上,馨和宫侍卫卫玉曾经驾车从北门出宫,至今未归。夏将军和臣等都推断,皇后娘娘能不露痕迹离开皇宫,可能与卫玉的出宫有关联。”宗华回答。

    “又和兰妃有关?”苏俊楚冷冷地道,眼睛里喷射出了骇人寒光。

    宗华看着苏俊楚的表情,小心地问:“皇上,要不要把兰妃娘娘请过来您问话?”

    “不用!朕现在看都不想再看到她。问她,她也不会开口说出实话。朕想当然也可以知道,皇后这次能够顺利离开皇宫,一定少不了兰妃在一旁煽风点火。传朕的命令,从今天起,馨和宫废为冷宫。没有朕的许可,兰妃再不准踏出冷宫一步。”苏俊楚声调冷硬地命令。

    “是!”宗华答应了一声,却没有立即离去的意思,看着苏俊楚,似乎欲言又止。

    “还有事?”苏俊楚问。

    “回皇上,您几日关在书房闭门不出,也没有上朝。臣等都焦虑万分,满朝上也有议论,臣恳请皇上一定保重龙体,皇后娘娘也定当会回到您的身边。”宗华言辞诚恳地说道。

    也只有他这样与皇上贴心相伴的人,才敢在这时劝一皇上吧。其他的大臣,根本见都没有机会见到皇上,更不用说敢当着皇上的面提到皇后娘娘离宫的话题了。

    “让徐公公传话,明日起恢复早朝。通知夏青,寻找皇后之事不能停歇,还要加紧加快。有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须立即传信回宫,第一时间报给朕知晓。”良久,苏俊楚淡然发话。

    听到皇上说明日恢复早朝,看到皇上的神情也恢复了几分以往的气。宗华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轻松地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念念走了,让苏俊楚的心也碎了。

    可是,他现在是一国之君,他再怎么痛苦,他也不能不理政务。他的心底再怎么煎熬,他也不能一直关在御书房里不上早朝了。

    无论如何,他都要振作起来了。只是念念,他绝不会放弃,绝不会……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