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念念,我以前追他想要玲珑柱,是因为我在游龙阁的日过闲散无聊,我爹就给我派了一个这样的任务,让我出来逛逛也有个事情可以做。其实,我后来根本也不是真的想找到玲珑柱了,只是觉得跟柳扬风这样追追躲躲也挺好玩的。现在我有了你,你不知道比那玲珑柱要珍贵多少,我当然不找玲珑柱了。只想早点带你回家,给爹娘看看我的宝贝娘。”展慕颜说。

    “那我们明天就出发吧,我想早点见到他们。小柔,我都有一年多没有见过她了,也不知道她和李默现在在哪里?我好想小柔。”念念幽幽地说道,心中又感到一丝惆怅。

    “行,一切都听娘的话,明天就出发。”展慕颜戏谑地笑,又加了句:“你也要说话算数,找到他们就跟我一起回岭南哦。”

    “你别一口一声娘好不好?听了就别扭!”念念又气恼地瞪他一眼。

    “本来就是我娘嘛,念念,什么时候能听到你喊我一声相公就好了。”展慕颜笑得更加魅惑人心,手臂拥紧了念念,唇贴近了她的脸庞:“念念,我要吻你,你的嘴唇好甜,我想吃。”

    “我不想,你快走吧,我想早点休息,明天早点动身。”念念慌乱地躲开了展慕颜,推着他往外走。

    她的心还是静不来,苏俊楚的影挥之不去……

    “就连告别之前的吻都不给一个的吗?念念,你好小气。”展慕颜被念念推到了门边,却还是舍不得离开。

    “不给!我想睡了。”念念快地从里面关上了门,她听到展慕颜在门外发出绵长的叹息,半天都没有听到他离去的脚步,难道他还没有走?

    可是念念已经顾不上想展慕颜到底走了没有,她感到自己的心中奇异而又空虚,如同缠了一团乱麻那样牵扯不清。

    默默地走回床边,念念将自己整个人放倒在床上,抚摸着自己稍微有一点点隆起的小腹,心中一片迷茫。

    今天对念念来说,是一个不平常的日。

    她接受了另一个男人的求爱,她原以为这一辈,她除了苏俊楚都不会再别的男人了。可是今天,她却答应了展慕颜嫁给他。

    以前展慕颜虽然也吻她,却都只是浅尝辄止,每次只是轻轻地吻她的面颊。今天,他热烈地吻了她的唇,吻得深入缠绵。他们的关系,发生了质的突破。

    而念念,甚至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他。也许有的,只是对他照顾自己的感动和对他这种热情表白的迷惑。

    为什么,在他吻着她的时候,念念的脑海却清晰地浮现出苏俊楚的面容,想甩也甩不掉?

    念念用被蒙住了自己的头,她又看到了苏俊楚,一步一步地向她走过来。

    英俊的脸上满是愤怒,乌黑的双眸沉痛而又深幽地注视着她,仿佛在说:“念念,念念,你竟然背叛我!你怀着我的孩,你竟然要嫁给另一个男人!”

    “啊!”念念惊叫起来,在心里狂喊:哥,不要怪我!不要怪我!

    “念念,有什么事吗?”却听到展慕颜在门外关切地问,原来他真的还没有离开。

    今天,对展慕颜来说,也同样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一天。念念终于接受了他的爱,终于答应嫁给他了。

    展慕颜的心中,充满了全新的喜悦和激动,他舍不得走开,他还站在门口细细地回味着刚才和念念那甜蜜的一吻。

    可是却听到了里传来了念念的一声惊呼,让他不由得担心起来。他现在才体会到,原来一个女孩,会这么在意她的一举一动,会这么牵挂她的一颦一笑。

    “没事,我自己碰到了一,你回去睡吧。”念念赶紧说。

    “碰到了?怎么这么不小心?你又不让我进来,如果我在,才不会让你碰到。”展慕颜在门外蹙起了眉。

    “真没事,你走吧,我好好的。”念念轻轻地笑了。

    毕竟,被一个超级帅哥这么细致地关心体贴着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那我真走了,你不留我吗?”展慕颜这样说,脚步就是挪不动。真希望念念把门打开,那样他会不顾一切把她紧紧搂进怀里,尝她的芳香。

    “你再啰嗦我不理你了!”念念的语调提高了。这个展慕颜,干嘛啊?准备一夜站到这里不走了吗?

    门外没有了声音,念念轻舒了口气,准备真正地睡觉了。

    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愁思乱绪,都留到以后再说吧。现在,是要先找到小柔,先找到她的哥哥柳扬风。

    却忽然又听到展慕颜温柔如梦的轻语:“念念,我爱你。”

    念念轻轻咬住了自己的手指,感到眼眶有点发热。

    她没有回话,但是却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个男人,这个对自己痴情而又包容的男人,既然自己已经决定接受他的爱,就一定不能辜负他了。

    第二天,念念和展慕颜就离开了游龙阁,去寻找苏小柔和柳扬风。

    和展慕颜走在一起,念念才感到麻烦很多。

    一些多情的少女少妇,不时把含情脉脉的眼光投向展慕颜。偏偏展慕颜他还不在意周围所有人的注目,无所顾忌地一直把念念搂在怀里。连带着念念也被不少女孩看了又看,窃窃私语。

    念念气恼,沉脸说:“放开我自己走。”

    “你是我娘,我才不放开呢。”展慕颜露出近乎孩气的蛮横微笑,一副吃定她的表情。

    念念在心里叹息:罢了罢了,遇到这种不讲理的人,由他去吧。幸好,这还只是在一个不可知的古代。幸好,他还是一个超级无敌大美男,和这样的人在一起,至少眼睛会觉得舒服。

    转念又一想:如果她真的把展慕颜带到了现代,那么,她的那些花痴女同一定会疯狂地尖叫起来吧。

    这样想着,念念就一个人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展慕颜问,把怀里的女孩又搂得紧了一些。

    “我在笑你要是到了我来自的那个时代,可以去参加明星选秀,一定稳拿冠军。”念念的笑容更加灿烂。

    “你来自的那个时代?”展慕颜的眼神掠过一丝疑惑。

    “是啊,其实我本来不是你们这里的人,不知道因为什么机缘使我来到了这里。我们那里,有很多这里没有的新鲜事物。”念念坦白地说道。

    这些事情,她自然而然就对展慕颜说出来了,她觉得没有必要隐瞒他。

    “那一定是因为我爱你了,就把你呼唤过来了。”展慕颜微笑地看着念念,不顾街上人来人往,在她的额头留轻柔的一吻。

    念念一抬头,只见周围人的目光又全部都集中在她和展慕颜的身上,不由红了脸,轻轻推了展慕颜一把说:“以后有人时,你不要这样。”

    “是不是没人时就可以?那我以后专找人少的地方和你走。”展慕颜得意地笑着,露出洁白好看的牙齿,笑得很可爱,又再次搂过她,低声在她耳边说:“念念,做我的娘,不用这么害羞的。”

    念念彻底对他没了辙,只好任由他这么搂着自己往前走,时不时还在街头上演一幕小亲热。

    皇宫里,苏俊楚刚刚了早朝,径直回到御书房。

    他的眉眼里,有着挥之不散的落寞痕迹。英挺的巴上,已生出了些许淡淡的胡茬,也顾不得修理。

    这些使苏俊楚看起来,沧桑成熟了许多,却依然掩饰不住他天然的俊雅之气。

    两个月了,没有念念的一点消息。苏俊楚的心,越来越煎熬,越来越担忧。

    这两个月,除了拼命工作,他找不到一个可以缓解自己心痛的方法。他的脸上,再也没有露出过一丝笑容,谁也不敢随意来打扰他。

    雪姬有时候压抑不住心里的挂念,会来找皇上。苏俊楚也只是淡淡地同她说几句话,就差人送她回宫了。

    他再也没有陪同雪姬出去玩过。尽管这样,尽管雪姬已经知道皇上的心根本不在自己这里。可是,她还是深深地迷恋着皇上,爱慕着皇上。一有机会,她就希望能跟皇上在一起多呆一会儿。

    宗华匆匆走进御书房,看到皇上正在宣纸上默默书写着两句话: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皇上,刚才接到夏将军手的快马传信,他们发现了皇后娘娘。”宗华禀报说道。

    笔落到了桌上,苏俊楚站了起来,本来黯然神伤的眼眸倏然充满了光亮。

    突然而至的惊喜使苏俊楚几乎不敢置信,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在哪里?朕要亲自过去,把念念带回来。”

    “回皇上,夏将军和手是在一个离京甚远的小镇上看到了皇后娘娘。可是,可是……”宗华说到这儿,支吾了起来,为难地看着皇上,不知道该怎么说去。

    “你讲!”苏俊楚吼了一句,心蓦地向沉去,看宗华这个欲言又止的样,难道念念出了什么事么?

    “皇上,夏将军派回的人说,皇后娘娘不是一个人在那里,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宗华顿了顿,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去:“皇后娘娘的身边,还有一个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皇后娘娘和那个男人言谈举止间非常亲密,就好像……就好像一对夫妻一样。”

    随着宗华的诉说,桌上的那张纸被重重地捏成了一团,又被重重地掷到地上。

    苏俊楚踢开了身后的靠椅,他的脸色,阴寒冷厉得像凝结了千年的寒冰:“那个男人什么样?皇后与他……又是怎么亲密无间?”

    “回皇上,臣听报信回来的人说,那个男人长得异常俊美。皇后娘娘和他走在街上,一直是搂在一起。据夏将军追踪调查他们住过的客栈,他们登记住店时,似乎说的是夫妻,也有人听到那个男人喊皇后娘娘……娘。”宗华硬着头皮说完了这些,又关注着苏俊楚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夏将军现在一直派人跟着他们,只怕皇后娘娘不好说话,不肯跟着他们一起回宫。他想请示皇上,是直接这样把皇后娘娘强行请回宫中,还是另作其他安排?”

    “备马!朕要亲自过去,带回朕的皇后!”苏俊楚的双拳紧紧握在了一起,眼睛里闪耀着阴鸷狂怒的光芒,冰冷地吐出了这句话 ,他大步走出了御书房。

    宗华刚刚为苏俊楚备好两匹疾风快马,准备出宫。却见雪姬匆匆跑了过来,跑得上气不接气:“皇上,皇上,您要去哪里?臣妾也要跟您一起去。”

    苏俊楚已经跃身上马,听到雪姬这样说,忍不住皱了一眉头,没有讲话。

    “娘娘,皇上这是出去寻找皇后娘娘。皇上心急如焚,您就先回宫去吧。”宗华心中不忍,又担心苏俊楚心情不好会对雪姬发火,赶紧对雪姬说道。

    “皇上,如果是去找皇后姐姐,臣妾更要跟着去了。这段日,臣妾一直也好想念皇后姐姐。臣妾见到了姐姐,定会好好劝她跟随皇上回到宫中。求皇上答应让臣妾一起去吧。”雪姬却拦到了苏俊楚的马前,拉住了马的缰绳。

    “这可不是出宫玩,朕也没有心情陪你玩。”苏俊楚坐在马上,俯视着一脸恳求的雪姬。

    “皇上,臣妾知道不是出宫玩,可是臣妾还是想跟着皇上一起去。臣妾求您了,臣妾在这边一个亲人也没有,好生孤单。如今皇上要出宫寻找姐姐,臣妾也想去看看呢。臣妾保证一听话,不烦扰到皇上。”雪姬苦苦哀求,美丽的眼睛里莹然闪着泪光。

    “上马吧,让宗华带着你。”苏俊楚略微沉吟了一说。

    听到苏俊楚同意让她跟着去了,雪姬心中一喜。接着又听到说让宗华带她,她不情愿,一双美目哀怨地看住了苏俊楚,嘟起了粉嫩的小嘴:“臣妾想跟皇上乘骑一匹马。”

    “朕不习惯和人同乘一匹马,如果你真要跟着去,就要自己管好自己,朕可能没有时间照顾到你。”苏俊楚淡淡地说。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