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的样看起来是真的很难受,脸色苍白,神情痛苦,头上冒出了冷汗。

    苏俊楚忍不住松开了紧抓着她的手,念念立刻蹲在了地上,连连吐出了几口清水。

    展慕颜顾不上对苏俊楚还手,走到念念的身边问道:“你怎样了?能走吗?是跟我走?还是跟着他回去?”

    念念摇摇头说:“我不回去,我不想回皇宫。”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念念,那今天我一定会带你走,不让你回皇宫。”展慕颜安慰地说道。

    “嗯,我跟你走,随便到哪儿。”念念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语气里透露出对展慕颜的无限信任。

    苏俊楚注视着蹲在地上吐得苦不堪言的念念,他的表情浮上了担忧,心里又开始不安起来:难道,念念生病了吗?

    可是,紧接着念念和展慕颜的这两句对话又使他怒火万丈。

    他不能容忍,念念在这个时候竟然选择了跟着别人走。念念和展慕颜这种情意绵绵的样,令他无可忍受。

    所有的理智都在苏俊楚的脑中消失,他的眼睛通红,望着念念,一字一句地问:“念念,我再问你一遍,今天跟不跟我回去?”

    念念依然蹲在地上,呕吐的症状还没有完全缓解。她感到自己的人和心都好累,而这个问题,她已经不想回答。

    看到念念久久不讲话,苏俊楚加重了语气:“念念,如果你今天不跟着我回去。那么,我会杀掉珠珠,杀掉你关心着的所有人!”

    这句话彻底磨掉了念念心中对苏俊楚的那丝残存的幻想,她站了起来,冷冷地和苏俊楚对视,然后冷冷地说:“如果皇上觉得滥杀无辜可以解决很多事情,那你就杀吧。只是,你杀了所有的人,我也不会跟你回去,我宁愿你杀了我,我也不想再跟你回去!”

    说罢,念念又对展慕颜说:“我们走吧。”

    展慕颜点了点头,牵着念念往外走去。

    “拦住他们,把皇后带回去!”苏俊楚声音沉痛,一句轻轻的话,却仿佛用尽了他的全部气力。

    其实他有一股强烈的冲动,就是自己走上去拦住他们,和展慕颜痛快淋漓地打一架,把念念抢过来。

    但是念念此时所说的话,却重重地打击到了他:你杀了所有的人,我也不会跟你回去,我宁愿你杀了我,我也不想再跟你回去!

    这些话,一字一句敲到了苏俊楚的灵魂深处,令他再次对自己感到了困惑,使他整个人都虚脱无力:难道,念念对他的抗拒竟然到了如此地步?她宁愿死,也不愿意跟他一起回去。难道,他真的应该对她放手了吗?

    可是……他真的舍不得,他真的放不开……他真的做不到,看着念念跟着别人走开,从此天各一方……

    这时候,夏青和宗华已经冲了上去,和展慕颜激烈地打在一起。

    展慕颜一只手牵着念念,一只手要对付两个人显得很不方便。而夏青和宗华也要顾及到不能伤着皇后,出手也很小心。

    所以他们打了半天,也没有分出结果。夏青和宗华既不能从展慕颜手里夺皇后,展慕颜也不能顺利地带着念念离开。

    苏俊楚并没有过多地注意他们之间的打斗谁强谁弱,他的视线,还一直还停留在被展慕颜紧紧牵着的念念身上。

    他总觉得念念的气色看上去很差,病恹恹的。而此时随着双方不停打斗的加剧,念念的身体跟着转来转去,她的模样看起来更加虚弱,连连作呕,似乎是又要吐了。再打去,念念只怕会更难受……

    “停手!”苏俊楚大喝了一声,念念此时的状况让他担忧,他不能再看着她这么痛苦。

    听到皇上的命令,宗华和夏青都住了手。展慕颜也停了来,他也感到了念念此时很不舒服。

    苏俊楚走过去,注视着念念发白的脸:“你哪里不舒服?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可能是这几天没有休息好吧。”念念掩饰着说道,这是怀孕的反应,既然已经决定和他分开,又何必让他知道,他们其实还有一个孩……

    “真的……要跟着他走?”苏俊楚深深凝望念念,喉咙里就像堵上了一个东西,说出这句话时,哽得难受。

    “哥,我只是不想回皇宫。”念念突然这样说了一句,突然叫了他一声哥。

    可是此时,正处在心灵崩溃边缘的苏俊楚,根本没能体会到念念说这句话的含义,他依然没能理解念念想要的是什么。

    “那……你走吧,快一点,免得过一会儿……我又改变主意了。”苏俊楚无比艰难地说完了这句话,就立刻背转了身体,不再看着念念。

    他怕他再看一眼,就再也没有勇气说出让她从自己的面前走开……

    “念念,他放你走了,我们走。”听到苏俊楚这样说,展慕颜拉着念念的手就要走。

    刚才还那么强硬霸道地要求她跟着他回去,现在却突然又转变了态爽快地让她走。念念一时又有些不能适应,似乎一还转不过这个弯来。

    她茫然失神地看了看苏俊楚落寞的背影,心里有些担忧,又有些失落。

    这时,展慕颜又拉了她一。念念默默地转过身,跟着展慕颜走了,脚步很机械。

    “皇上!我们可以留住皇后娘娘的。”宗华焦急地喊了一声,想要追上去拦住念念。

    他知道皇上心中的至宝就是皇后娘娘,如果皇后娘娘真的就此离开,那么皇上以后的生命里,也许将永远都不会再有快乐了。

    “让他们走!”苏俊楚低喝一声,他没有回头,心里却如同万箭穿心。他坚持着,突然感到口里泛起一股腥热,不由俯身按住自己阵阵作痛的胸口。

    随之,苏俊楚的口中,便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殷红的血,溅到地面,触目惊心……

    “皇上!皇上!”宗华,夏青和雪姬大惊失色,几个人一齐围上去,扶住了苏俊楚。

    “快请大夫!这是当今圣上!把你们这儿最好的大夫请过来!若是迟了一步!全都得脑袋搬家!”夏青连声喝令那早已吓得傻在了一边的老板娘。

    “是是是,小二,快跑着去请刘大夫!”老板娘回过神来,急忙吩咐小二,又殷勤地说:“小民先带官爷送皇上去楼上房里歇息着,大夫马上就到,离不多远的。”

    大家一起搀扶着苏俊楚走了上去。

    夏青对那老板娘说:“皇上身体不适,可能要在此耽搁几天。你这个店,这几日一律不许再接待别的住客,以前住在这里的,今日全部清退。”

    “是是是!皇上尊驾光临本店,是本店的无上荣幸,请官爷放心,小民知道怎么做。”老板娘战战兢兢,连声答应。

    展慕颜带着念念一离开客栈,就拦了一辆马车。念念的样,实在是不适宜走了。

    两个人坐在车上,都很沉默。而念念一直神思恍惚,展慕颜将手轻轻地搭在她的手背上,念念像受了惊似的吓了一跳。

    “你还爱他?”展慕颜问。

    “没有……”念念快地答了两个字。

    “那你为什么一直哭?”展慕颜的目光深深地看到念念的眼睛里去。

    “我哪有哭?” 念念慌张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没有眼泪呀。

    “我听到你的心里在哭。”展慕颜说着,叹息了一声,把她揽在了怀里:“希望我这个大夫,能治好你的眼泪。”

    念念静静地靠在展慕颜的怀里,一言不发,展慕颜也不说话了。

    和展慕颜在一起,很少有这么安静的时候。但是今天,他们俩却都没有心情说以前那些风花雪月的话了。

    马车没有走出多远,展慕颜突然叫:“停车!我好像看到柳扬风。”

    一听到展慕颜说看到柳扬风,念念精神一振,赶紧问道:“在哪里?”

    “他就在这里,我说过他很喜欢到这种繁华小城镇。”展慕颜说着,拉着念念了车。

    念念四处张望,却并没有看到柳扬风的人影,不禁问:“人呢?”

    “他很精的,也许是看到了我,他就不出来了。”展慕颜说。

    “那怎么办哪?如果你一直和我在一起,他是不是就一直不出现了?”念念有点着急了。

    “别急,只要他在这一块儿,我就有办法找到他。”展慕颜肯定地说道,又看着念念说:“你本来就是要找他,既然他在这里,那我们就不能走了。先找个地方你休息,我一个人出去找找看。”

    念念想了想说:“好吧。”

    今天,她已经身心俱疲。的确也没有力气和精神再赶了,她的确是要好好休息一,梳理清自己混乱的思绪。

    两人又找了一家客栈,踏进大门之前,展慕颜忍不住又和念念开玩笑:“这次,你说是订一间房还是两间呢?”

    如果是以前,念念肯定会狠狠瞪他一眼,凶巴巴地回他一句。

    可是今天,念念却没有和他斗嘴的心情,她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简单地吐出了两个字:“两间!”

    展慕颜有心还想和念念调侃两句,又知道她是真的情绪不佳,便也不再多说。

    两人登记好了房间,展慕颜把念念送回房中,自己出去找柳扬风。

    一连几天,念念的身体和精神都似乎不能恢复,她一直留在客房休息。而展慕颜则每天都出去,到处看看能不能遇到柳扬风。

    这天,念念一个人静静地躺在房间,情不自禁又想起了小柔,李默,李睿和她的哥哥柳扬风。而思想翻来覆去,千转回,更多出现在她脑海里的一个人影,还是……苏俊楚。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回京城去了,一想起那天,苏俊楚同意她和展慕颜离去的时候,那个黯然神伤的背影,念念的心中就惶惑不安。

    她总有一种莫名的担心,虽然自己并不清楚是在担心什么。她的心情,却始终无法踏实平静来。

    正在一个人胡乱想着,却听房门轻轻敲了几。念念心奇怪,这个时候,展慕颜应该还不会回来,会有谁来找她呢?

    念念疑惑着走到门边打开了房门,却没想到站在门口的竟然是雪姬。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念念更加疑惑,同时心中也涌起了强烈的不安。难道他们都还没有回京城去么?雪姬怎么会过来找她?还是,苏俊楚真的出了什么事?

    “皇上病了。”雪姬看着念念,神情很难看。她没有回答念念的问题,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这四个字。

    “病了?很……严重吗?”念念的脸色微微有些变。难怪,自己这几天总感到不安宁,原来,他真的有事了。

    “你说严重吗?如果他不严重,我会挨家挨户每一家客栈处找你吗?他每天都咳血,大夫开了药也不见好,他也不愿意好好吃药。他是因为你才病的,你那天一走他就病倒了。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狠心?皇上他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可以置他的一片深情而不顾,一个人躲在这里和别人逍快活?”雪姬提高了音调,美丽的眼睛里透出了愤懑和哀伤的光芒,咄咄逼人注视着念念,连声说道。

    “咳血?怎么会这样?”念念呆了呆,心中突然沉得就像压上了一块重重的大石头,愣了半天,才勉强挣扎着说:“皇上的身边……不是有你可以照顾的吗?他到哪里都带着你。”

    “我?我倒是真想一直守在他的身边,好好照顾皇上。可是……他并不需要我,他的心里只有你,我想照顾他,他不要我!”雪姬更加激动起来,眼圈微微发红。

    “皇上明明很宠你,你还说他不要你!”念念也激动地说,此时她才明白,原来她心中一直纠结的,还有这个原因。

    “原来姐姐计较的是这个,那我告诉姐姐吧。皇上虽然是对我很好,但是……他从来就没有宠幸过我,他一直爱着的,只有你一个人。我也想过要取代你,可是,他理都不理我!我从来没有这么爱过一个男人,可是,他根本不爱我!”雪姬大声地说,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美丽的脸颊滚滚而落。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