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你那么心肠硬!能眼睁睁地看着雪姬死去!”念念气急交加地辩驳,可是自己却分明知道,心,真的好痛。

    展慕颜说的话,何尝没有道理?这些话重重地刺在念念此刻脆弱的心灵,令她的心碎成一片一片。

    是啊,他可以不答应的。可是,他却义无反顾地带着雪姬走了,一去而不回头。

    他在那时,是真的觉得雪姬更重要吧。

    那么,她呢?她现在在他心中,又算什么?

    她为了他,失去了自己至爱的孩。可是现在,却只能孤单地躺在这儿,独自舔噬伤口……

    念念凄伤地想着,心底升起了一种近乎绝望的感觉。

    如果这样的爱,都不能坚持到底。那么,还要她如何相信,世间有永恒的真爱……

    感觉到自己的眼睛里又蒙上了一层雾气,念念赶紧甩了甩头,将就要奔涌而出的泪水咽了回去。

    既然,已经没有了爱,至少,还给自己留一点坚强和自尊吧。再也不要流泪,再也不要为了那虚无缥缈的爱哭泣。

    看着念念强忍着眼泪,故作坚强的模样,展慕颜一阵心痛,忍不住将她揽入怀中:“念念,你想哭就哭出来吧。你的哥……他说过还会来找你的,他并没有丢你不管。”

    “呵呵,我要他找我干什么?我又不是离开他就活不去了,我又不是没有人喜欢我。展慕颜,你不就说过愿意娶我吗?天涯何处无芳草,既然他都不在意我,既然他都不在意他的孩,我又何必还苦苦惦记着他来找我呢?没有他我一样可以过得很好啊。”念念老老实实地靠在展慕颜的胸前,竟然满不在乎地笑了起来,笑得美丽而又心酸。

    听到念念这样说, 展慕颜低头凝视她的笑容。

    按照道理说,他应该高兴,他应该庆幸,念念真的对她的哥生气了。而这样,他得到念念的机会似乎又更大了一点。

    可是此时,展慕颜的心里,却一点也没有喜悦的感觉,反而感到沉甸甸的。

    因为,念念的这分快乐和轻松,他一看就知道是假装出来的……

    “你怎么不说话?展慕颜,难道你也变心了?你也另外有了更喜欢的女人吗?”看到展慕颜一言不发,念念挑起了眉,歪着头瞪大眼睛看着他。

    “怎么会?念念,我对你的爱永远不会变!即使你不爱我,我也依然爱你,我做梦都想着能和你长相厮守。”展慕颜叹息了一声,温柔地说道。

    “那么,带我出去吃点东西吧,我突然好想吃四川鸭掌火锅。”念念从他的怀里坐了起来,起身床。

    “你真的想吃鸭掌火锅?”看着念念一瞬间又似乎振作了很多,展慕颜又是惊喜又是不敢置信。因为这几天,念念吃什么都没有胃口,吃什么也都很少,现在突然主动想说吃东西,那可好了。

    “我当然是真的想吃,这几天你老是给我弄那些淡而无味的东西吃,我都腻味透了,就想换换口味呢。”念念似乎已经完全恢复了一样,面色娇憨可爱。

    展慕颜细心地看了看念念的脸,有点担心她此时的兴奋是不是被刺激得反常了。

    可是看起来,念念一切都很好,除了脸色还略显苍白,她的笑容甚至可以说是阳光灿烂。

    两个人一起出了门,来到一家豪华川味酒楼,要了个包间,点了麻辣的鸭掌火锅。

    本来展慕颜说念念的身体还在养护之中,想要清淡一点的锅底,可是念念却执意要吃味道重的,展慕颜无奈,也只好依着她。

    当那飘着红油的火锅一端上来,念念就两眼放光,在展慕颜面前她毫不客气,抓过筷就大吃特吃起来。

    鸭掌吃了一个又一个,辣得念念直吸气,眼泪终于找到了堂而皇之的借口,不断从她的眼中奔涌而出。

    念念一边吃一边拼命用手背擦着眼睛,间或还不忘记对展慕颜说一句:“好辣……辣了……可我就是喜欢吃。”

    油渍和泪痕顿时糊了她一脸,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从前还能勉强保持的淑女风此时荡然无存。

    这情景就好像念念是个几年没有吃过饭的人,进来加水的小二也被念念强悍的吃相有点吓到。加了水竟然忘记了走,忍不住看着念念发了一会儿怔,直到展慕颜不悦地开口:“这儿没你的事了!”才讪讪退出。

    不顾形象地吃了半天,念念突然发现坐在对面的展慕颜几乎没动筷,只是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带着说不出的怜惜和疼痛看着自己。

    “我知道,我吃东西的样很不好看,可是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吧。这么好吃的火锅,你怎么不吃?光看我了,看得我都不好意思吃了!”念念停了来说道。

    “不,念念,你这么吃的模样很可爱,我喜欢看。可是……你如果心里难过,就哭出来好了,不用这么硬撑着自己的。”展慕颜柔声地说。

    “我难过?切,真是笑话!我有什么难过的?不就是他走了么?他有什么了不起?天好男人多得是!我根本不在乎他去爱谁!不就是失去了一个孩吗?也没什么啊,孩我可以再生。只要我愿意,跟你或者是跟别人,我不都还能有自己的孩吗?我才不会难过呢!算了,你不吃我吃!”念念恼怒地说了一通,又抓起筷,继续执着于和那一锅鸭掌过不去。

    “念念,别装了……你这样,我会更不好受。”展慕颜隔着桌,轻轻握住了念念拿筷的手。

    所有的伪装在一瞬间崩溃,所有的痛苦都在一瞬间爆发,念念“哇”地一声哭出声来,哭得上气不接气:“展慕颜,他为什么这么对我?我那么爱他,我已经想好了和他生死相依。雪姬可以为他去死,我也一样可以 。如果那时我站在离他最近,我也会像雪姬那样毫不犹豫地扑过去为他挡住危险。可是……他竟然走了,为了救雪姬,他竟然会选择不见我!你说,我是不是很傻?是不是很傻?”

    “你一点也不傻,念念,好念念,别哭了。你哥……他其实很爱你。我让他答应我这个条件才愿意救雪姬的时候,他很痛苦,他一直也没有直接松口说答应。而且,他说过最终还是会来找回你的。”看着念念这个样,展慕颜只能尽力说能够安慰她的一些话。

    这些话从展慕颜的嘴里说出来,他自己都感到奇怪。

    为什么突然这么好心?要在念念的面前说苏俊楚的好话。也许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不忍心看到念念这么伤心。

    念念哭了半天,才停止眼泪,也不再吃鸭掌了。

    她开始不停地说话,从她在相府花园湖边第一次见到苏俊楚,说到她答应苏相爷代替苏小柔嫁给李默,说到苏俊楚去边关征战,回来后娶了兰心公主……一直说到苏俊楚当了皇上。把她和苏俊楚从相识相爱到现在的全部经过,原原本本给展慕颜讲了一遍,一点一滴都没有遗漏。

    这中间,展慕颜一句也没有插话,一直静静地听着念念讲去。

    念念一口气说了很多,看到展慕颜毫无反应,她蓦然停住话头,傻傻地看着展慕颜:“我说了这么多,有什么意义呢?你都听烦了吧。”

    “没有……你说去,我想听。”展慕颜温和地说,目光很深沉。

    这几天,展慕颜和念念在一起,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不再像从前那样不分轻重地和念念嘻嘻哈哈,而变得一本正经了许多。

    “不说了,该说的差不多都说了。我说出来,只是不想再让这些事情占据我心里的空间。我想忘掉这些七零八碎的东西,也该忘掉了,不是吗?”念念望着展慕颜嫣然一笑,调开目光继续说道:“我和哥,按照我们那儿迷信的说法就是,注定没有缘分在一起。所以,我不想强求什么了。等到我哥他们把小柔找来,我和小柔见上一面,我就跟你回岭南,我愿意做你的好妻。”

    念念自顾自说完了,却没有听到展慕颜的回音。

    不对呀,他不是一直在迫切地向自己求婚吗?这会儿听到自己愿意嫁给他,他应该是欣喜若狂的吧,为什么毫无反应?

    念念不由诧异地睁大了眼睛,仔细看向展慕颜。却见展慕颜正若有所思地望着自己,表情不是惊喜而显得很复杂。

    “你怎么了?不高兴吗?不高兴那就当我没说。”念念小声嘀咕了一句,暗自在心里为自己感到汗颜:孟念念,你现在是想嫁人想疯了吗?人家根本就无动于衷啊,你还主动说要当别人的好妻,真是丢脸到家了。

    “念念,我怎么会不高兴?你早就知道,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就是娶到你做我的妻啊。可是……我想确定一,你现在这么说,是真的?还是,只是你一时的冲动?”展慕颜看着她,目光里有探询和研究的色彩。

    “当然是真的啦。老实说,我在以前,我在穿越以前,还真的没有想到能找一个这么帅的老公呢。现在遇到了你,我准备要牢牢地抓稳了。没准我哪天又能穿回去了,正好带上你,也好在我那些狐朋狗友们的面前炫耀一番呢。”念念嘻嘻哈哈地说,仿佛现在嫁人对她来说,就好像是吃饭和穿衣服那样简单的一件事情。

    展慕颜轻轻地笑了起来,表情恢复了以前的调侃:“原来你还想把我带回你们那个时代啊,呵呵,除了炫耀,你带我回去就没有别的意思了?”

    “我跟你说,展慕颜,你如果真的去了我们那里,那绝对是杀手级别的抢手货啊。且不说你长得这么引人注目,单就凭你这一身空前绝后的神奇医术,随便开个医院或是诊所什么的,那就赚大发了啊。到时候,等着排队想嫁给你的美女那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只怕你的眼睛都要看花了。”念念一本正经地说。

    “呵呵,不知道那些排队的美女之中,包不包括你呢?”展慕颜含笑望着她。

    “当然没有我了,我虽然喜欢帅哥,也想过要嫁个有钱的帅哥。但是,只要在我脑还算正常的情况,我肯定是不会去倒追男生的啦。”念念嘻嘻一笑。

    如果乱言乱语能够忘记一切伤痛记忆,那么就继续这么胡乱侃去好了。不管怎样,展慕颜,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

    气氛似乎一活跃起来,他们两个之间,仿佛又恢复了从前的那种亲近自然的关系。

    这样有说有笑地谈了一会儿,展慕颜说:“念念,你吃好了吗?吃好了我们就回去吧,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要多卧床休息哦。”

    这句话把念念从远的时空拉回了现实,她看了看被自己弄得一片狼藉的桌面,轻叹了一声:“走吧,回去。”

    两个人走在街上的时候,沐浴着凉爽的晚风,却又都沉默来。刚才那样多稀奇古怪的话题,也不知道一都跑到哪里去了。

    静静地走了一会儿,展慕颜沉吟着说:“念念,你刚才说愿意做我的好妻……”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念念就急切地打断了他的话头:“是真的是真的!我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展慕颜看了看念念,没有再说话,却轻轻搂住了她的腰肢。这是这几天以来,他对她最亲热的动作了。

    两人再沉默,过了好一会儿,展慕颜又说:“他说过还会再来找你,你那时……会怎么做呢?”

    “他如果敢再来,我会直接无视他!凭什么,他可以对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呢?让他去和雪姬在一起吧,反正,他更看重的人是雪姬!”念念没好气地说道。

    可是,连她自己都能听得出来,这话里那浓浓的,掩饰不住的,酸溜溜的味道。

    o(n_n)o~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