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慕颜不受察觉地轻叹了一口气,拥紧了念念说道:“希望你真的能做到这样吧,可是……我很担心……”

    “展慕颜,你很不对劲啊。以前那么自恋的一个人,怎么你现在好像对自己没有一点信心了?”念念不由抬起头,用异常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她也感觉到了展慕颜与以前的不同,心中很是惊讶。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这么短短几天,展慕颜却硬是像换了一种性格。

    “呵呵,我还不是因为你这个磨人的小丫头才变成这样。害怕失去你了,所以没自信了。”听到念念这样说,展慕颜微微笑起来,露出洁白好看的牙齿,笑容可爱而又迷人:“你更喜欢我哪个样呢?”

    “呃……都差不多吧,好像,你以前那样我更习惯一些。”念念略微顿了一说。

    “原来,你还是想要我对你亲近一点啊。呵呵,念念,你怎么不早说呢?这个,很简单呀。”展慕颜说着,出其不意低头来在念念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含笑望着她:“这样行了吧,是不是和以前一样呢?”

    “又没有说让你这样!”念念白了展慕颜一眼,重重地一撇嘴,却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心不规则地跳动了一。

    “那是哪样?我记得我以前就是这样的啊。你不满意?难道,是我做的还不够到位么?”展慕颜凝神看着念念,满眼戏谑的笑意,然后用手指轻轻抚过她娇嫩的红唇,声音更加柔软:“是不是要亲到这里才算?”

    “哼,不说了,回去!”念念气恼地说了一句。

    展慕颜笑了笑,也不再多说,两人一起往回走去。

    日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念念和展慕颜在一起,应该来说,还是很快乐的。

    展慕颜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变着花样让念念开心。

    比如说念念无意中抱怨了一句不喜欢住在客栈里,吵人,又不方便。第二天,展慕颜就把念念带到了一个花红柳绿,翠草如茵的大庄园。

    那庄园里什么都有,家居摆设,厨具用,样样俱全,竟然还有训练有素的仆人丫鬟。

    念念置身于这陌生而又舒适的环境,一时间脑还不能完全转过弯来。

    展慕颜看着一脸惊讶的女孩,说道:“你不喜欢住客栈,以后就在这里等你那个小柔姐妹吧。我给客栈的老板留了地址,柳扬风他们回来了会知道到这里来找你。”

    “这里?是哪里?展慕颜,你怎么像个神仙啊,什么都能变出来?”念念有些目瞪口呆,可是不能否认,她的确很喜欢这里的环境。

    “别管是哪里,你安心在这里住着就行了。念念,我不是神仙,但是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什么都愿意满足你。”展慕颜笑了笑说。

    念念愣了愣,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暖意,却又压不住心里的好奇,还是忍不住问道:“那这里本来住着的人呢?”

    “搬走了,昨天晚上刚刚搬走。”展慕颜简单地答道。

    “搬走?你一说人家就搬走了吗?还是人家本来就准备搬走,刚好被你碰上了?”念念却还要刨根问底,她仍然感到不可思议。

    本来嘛,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小城镇,她刚说了一句不想住客栈,展慕颜就凭空变出这么一栋环境幽雅的大庄园来给她住,真的是很诡异啊。

    “念念,你哪来的这么多问题啊?只要你喜欢这里就行了。今天,我准备亲自厨,给你做好吃的,让你的身体早点好起来。”展慕颜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头。

    听到展慕颜这样说,念念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的确,她的问题是多了,以前妈妈也总是这样说她。

    既然展慕颜让她安心在这里住,那这房就一定也不是偷来也不是抢来的吧,也许是展慕颜花大价钱买来的。

    念念想着,忍不住又在心里嗟叹:有钱就是好啊,有钱能使鬼推磨,看来古往今来,这都是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念念,别发傻,跟我说想吃什么呢?我去让人准备。”展慕颜笑着提醒她。

    念念回过神来,却又问了一个更傻乎乎的问题:“展慕颜,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其实……我不是很普通吗?我的缺点那么多,我对你也不好,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呵呵,没有为什么,我就是喜欢你。你的缺点,你的坏脾气,你的好你的坏,我全部都喜欢,没道理的喜欢。”展慕颜的眼睛亮晶晶的,像黑夜里闪烁的星星。

    念念听得又是开心又是感动,声音也柔了来:“想吃什么不要别人帮忙准备了吧,我们自己去买菜,一起去逛菜市场。”

    “咦?念念,你今天怎么这么有雅兴?”展慕颜含笑问她。

    “怎么呀,你不想和我一起去逛吗?”念念嘟了嘟嘴。

    “当然想了。”展慕颜轻轻拥住念念,温柔地说:“可是……又怕你累着了,身体吃不消。”

    “我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娇气,走吧,大厨师。”念念莞尔一笑,拉着展慕颜向外走去。

    接来的一段日,对念念来说,轻松而又惬意。她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和展慕颜四处游逛,倒也渐渐适应了这种闲散的生活。

    有时念念会在心里感叹:如果在没有穿越的那个时代能够享受到这样的待遇,不用起早贪黑,不用啃书也不用工作,又能吃喝玩乐,又有美男作伴,那可真是天堂般的生活了……

    她也不知道李睿和柳扬风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苏小柔和李默?反正就这么浑浑噩噩地混日,似乎也挺不错的。

    自从那天以后,念念和展慕颜谁也没有再说起过苏俊楚。

    仿佛这一个人,真的成为了念念生命的过去式。又仿佛这个人的名字,已经成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禁忌,谁都小心翼翼地避讳着,刻意不再提起。

    只是偶尔夜深人静,念念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之时,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前尘往事,仍然会如潮水般的涌上心头。令她辗转反侧,久久难眠。

    起初,念念并不明白自己的心底到底是在不安着些什么,但是渐渐的她的思却越来越清晰起来。

    她的脑里总是不断地冒出这样的纠结:哥和雪姬,他们两个现在怎么样了呢?好了吗?是不是在一起了?

    这些念头时时折磨着她,刺激着她,几乎令她疯狂。

    她这才知道,其实她是那么的嫉妒雪姬和苏俊楚在一起。一想到苏俊楚可能真的了雪姬,她就觉得难以忍受。

    好在晚上失眠,白天念念可以一睡一整天。展慕颜除了每天会她强迫多吃那些有营养的东西,别的什么事情几乎都纵容着她。

    所以,晚上虽然像夜猫那样警醒,白天的很多时候,念念都是躺在床上蒙头大睡。

    她在心里暗暗嘲笑自己,来到古代,终于有机会可以过上了以前经常痴心幻想却始终不能实现的,猪一般的幸福生活。

    而苏俊楚回到皇宫以后,却立即就后悔了。

    念念那天重重摔倒在地上的情景,就像慢镜头一样不断地在他的脑海里重复回放。令他寝食难安,一颗心生生作痛。

    没有不顾一切地把念念带回来,是苏俊楚最为懊恼和痛悔的一件事情。

    而那时,他只顾抱着雪姬,没有赶过去对念念说一句安慰的话。又使他的心,被深深的愧疚和担忧所填满。对念念的思念和牵挂,无可抑制地占据了他的整个心田。

    苏俊楚几乎想立刻停所有的事情,再次快马赶到念念的身边。

    可是,他是皇上,离开了皇宫这么几天,朝政上积压的事务已经有了很多,他不可能再拖着不去处理。

    何况,他已经决定把皇位移交给李默,很多事情,更要马上解决完善。

    而正在接受游龙阁药物治疗的雪姬,却变得敏感脆弱,并且格外依赖苏俊楚。

    到了吃药的时间,如果苏俊楚不在,她根本就不肯好好吃药。只有看到了苏俊楚,她才能安心来。

    诸多外界因素,都使得苏俊楚不可能马上离开京城,来到念念的身边。

    他只能在心里不断请求念念原谅自己,压制着自己心内对念念狂热的思念,先把宫廷要处理的政务解决好,并且抽出一些空来陪伴着身体还虚弱的雪姬。

    然而,他又是那么的牵挂和放心不念念。

    万般无奈之,苏俊楚只有亲笔书写了一封表达他满满相思与歉意的书信,让夏青派人快马加鞭,按照客栈那个地址给念念送过去。

    可是,因为念念已经离开了客栈,那封信并没有及时送到念念的手上。

    当然,苏俊楚并没有想到,那一次的重重一摔,已经使念念失去了他们至关重要的孩。

    如果他知道在李睿刺杀他的那天,不仅雪姬生命垂危,念念也同时流产了。他怎么样,也不会在那时离开念念。

    可惜,世界上没有这么多如果……

    直到现在,苏俊楚仍然蒙在鼓里,他仍然不知道,他和念念的孩,已经不存在了。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