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回了房间,念念和小柔执意要睡在一张床上。两姐妹絮絮叨叨地聊个不停,说不完的牵挂,诉不完的衷肠,几乎半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念念却又一反常规,很早就醒了。

    也许是因为兴奋了,天刚刚亮,念念就睁开了眼睛,再也睡不着了。她看到苏小柔躺在她的身边,还睡得很熟。

    不想惊动苏小柔,念念轻手轻脚地了床,又轻手轻脚地梳洗完毕,轻轻带上房门走了出去。

    很长时间没有这么早起床了,穿越以前养成的晨练习惯也早已经被念念丢弃。

    此时天色还早,大家几乎全部都还在睡觉,念念突然想到庄园里去走一走,呼吸一新鲜空气。

    刚刚走出大门,却就见到了李默。

    他站在清晨静谧的花香草翠之中,目光深沉悠远,似乎在沉思着一些事情。

    “李默,早上好。”念念兴奋地走了过去,和李默打着招呼。

    “念念,你也这么早?”看到是念念,李默略微有些意外,又淡淡笑着加了一句:“我记得以前,你好像是最喜欢睡懒觉的。”

    “我现在也一样很喜欢睡懒觉啊,不过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睡不着了。”念念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想起了她做妃的那时候,的确是差不多天天睡懒觉。

    包括要给皇上和皇后娘娘敬茶的那天,包括她要天回门的那天,都是李默让珠珠把她催着叫醒的……

    李默看着念念的表情,又笑了一。他感觉念念似乎和以前没有多大变化,虽然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可是她的身上还是有一种孩气的纯真。

    “小柔还在睡觉,我们俩昨晚聊天聊到深更半夜了。”念念补充着说了一句。

    “猜得到你们会讲到很晚,让她好好睡会儿吧。她累了,昨天坐车也坐了大半天。”李默说,提起小柔,他的目光里是一览无余的柔情。

    念念突然想起苏小柔说她和李默才刚刚成亲,她很想和李默开一句玩笑。但是转念又一想,李默从前是那么不苟言笑的人,她终于还是没有敢说什么笑话。

    稍稍顿了顿,念念自然而然地问了李默一个很正规的话题:“你和小柔准备回皇宫去吗?”

    “小柔是很想回去,我还要考虑一,现在要不要和苏俊楚见面。”李默淡淡地说。

    “他是真的想把皇位交给你,我觉得你们最好还是回去呀。”念念冲口而出。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他是真心?念念,我本来是很信任苏俊楚的。可是,他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以后,让我不得不对他多留个心眼。”李默说着,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他已经想通了,李默,哥他不是坏人……”念念有点急了,却又不知道该怎样对李默讲去。毕竟,她和苏俊楚现在也不同于从前了。

    李默沉思着没有说话,这时候门却开了,展慕颜从里走了出来。

    看到念念和李默一大早站在院里,展慕颜很是惊讶。

    他走过去对李默点了点头,含笑望着念念说道:“今天怎么这么勤快?”

    “我以前很懒吗?”念念故意瞪他一眼。

    “不懒,不懒,我的念念最好了。”展慕颜赶紧息事宁人,亲昵地将她额前的乱发撩到耳后。

    “你干什么呀?”念念有些气恼,很烦展慕颜在李默的面前也不掩饰这样的小动作,脸颊不禁微微泛红。李默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一副恩爱模样,微微笑了笑说:“我去前面逛逛。”便转身走了。

    “展慕颜,你真是的……在哪里你都这个样!”看到李默走远了,念念没好气地说。

    “我喜欢嘛,只不过帮你弄了弄头发,这样都不行吗?”展慕颜轻轻拥住念念,在她耳边调侃地说:“念念,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李默曾经做过你的相公。”

    “老掉牙的话,你也记得这么清楚?我也说过是假的嘛。”念念又瞪了他一眼。

    “我看你和他,还挺有话说的,对我你都没有这么好。”展慕颜竟然似乎有些委屈。

    “你无聊啊,他和小柔是天生的一对,他们已经成亲了。我和他顶多也只能算作比普通朋友多一点的异性知己而已,你还担心我和他?”念念哭笑不得。

    “知己是很容易变成爱人的吧。”展慕颜眼眸里闪烁着戏谑的笑意,低头想要吻念念,庄园大门外却走进来一个仆人模样的人。

    “公,这是刚刚有人从镇上送过来的一封信,说是要交给这里的一个孟念念孟小姐。”那人说着,将一封信笺递到展慕颜的手上。

    展慕颜接过来随意扫了一眼,脸上微微有些变色。

    他将信递到念念的面前,注视着她的眼睛,缓缓说道:“他给你来信了。”

    “谁?”念念的声音有些紧张,感觉到自己的血液这一刻全部倒流,又快地说了一句:“我不看!”

    “真的不看?”展慕颜探询的目光更深地投向她。

    “真不看!”念念咬了咬自己的唇。

    “那我就撕掉了……”展慕颜低缓地说,手里开始把那封信撕成一条一条。

    念念一动不动地站着,看着展慕颜缓慢地撕着那封信。她的手足都在发冷,心却跳得那么厉害,似乎都要从她的胸膛里蹦了出来。

    信终于彻底地撕碎了,展慕颜扬手轻轻一抛,那些小小的纸屑立刻如白色的雪花散了开来。

    念念却突然冲了过去,抓住了从他手中飘落的一块碎片。

    她急切地低头去,看到一行凌乱的字迹:最最亲爱的念念,请你一定要原谅我!一定!!!后面还写着什么话被撕掉了,看不到了……

    残破的纸片有的在空中舞,有的落到了地上……

    念念又蹲身,去捡那些碎纸。

    展慕颜伸手把她拉了起来,紧紧盯住她的眼睛:“既然放不,为何还要装得那么潇洒?念念,你这样不累么?”

    “我,我只是想看看……他还能对我说什么?”念念嗫嚅着说,声音结结巴巴。这个理由,多么牵强,多么无力。

    “念念,我希望你能知道,没有人逼你怎么样,我现在绝对不会勉强你和我在一起。如果你依然爱他,我不拦你。因为我不想再看到你以后神思恍惚地呆在我身边,因为我希望你能真的快乐!”展慕颜大声地说,他的表情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漂亮的黑眼睛里再也没有了以前嬉笑的意味。

    拥紧了念念,他又低沉地说:“这次,我等你用心做出决定。不用急,你想好了再给我答案。”

    念念用力抿着嘴唇,手心还紧紧抓着那张碎纸,已经捏出了汗。

    “念念,你们都这么早,你起来也不叫醒我,害得我都睡忘记了。”就仿佛要给念念解围一般,苏小柔在这时轻轻盈盈走了出来,笑语嫣然,容光焕发,整个人如同一只清新美丽的小天鹅。

    脸上的笑容虽然很美丽,但是看到展慕颜搂着念念,苏小柔的心里却多少掠过了一丝不舒服。

    念念,明明是自己哥哥的爱人,怎么可以这样?

    “看你睡得那么香,我哪里忍心叫醒你呀?”念念笑着说,轻轻地从展慕颜的怀抱脱离,她看出了苏小柔眼中的不高兴。

    展慕颜淡淡地笑了:“那你们聊,商量好了今天想干什么或者去哪里玩再告诉我。”

    说着,他走到里去了。

    “你们在干什么?”苏小柔看到了一地的碎纸屑。

    “哥来信了。”念念脸上的笑容隐去了,眉宇间多了一分凝结的惆怅。

    “啊?哥写的信你现在都要撕掉吗?”苏小柔又是不满又是诧异地看了念念一眼,拉住了她的手:“念念,我就说哥他是爱你的嘛,不然他怎么会千方计找人到这里来送信给你?你别生他的气了,跟我们一起回京城吧。”

    “你真的想好了回京城吗?刚才李默好像说还在考虑呢。”念念却反过来问苏小柔。

    “我想好了,我想回去!我相信哥,我会劝默和我一起回去的。”苏小柔说。

    “嗯,我也认为你们该回去,李默是天生的帝王之才啊。”念念轻声地说道。

    “其实,我倒并不是很希望默做皇帝。”苏小柔却对念念的这句话不以为然。

    “为什么?他本来就应该是皇帝啊。小柔,你干嘛不希望他做皇帝?难道你是怕他当了皇帝,另外会娶佳丽千,不能独爱你一人了吗?”念念忍不住打趣说道。

    “先别说我了!念念,我们来谈谈你的事情吧,难道你不打算跟我们一起回去吗?”苏小柔现在没有心思和念念谈别的,她一心想让念念也跟她一起回到京城。此时她有点急了,双手抓得念念的手更紧:“念念,你一定要跟我们一起走呀,我想哥现在……肯定特别惦记你!你就真的能忍心丢他跟着展慕颜一走了之?”

    苏小柔的话让念念的心里更加乱了起来,她真的能放他吗?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同时展慕颜刚才说的话也在她的耳边回响:这次,我等你用心做出决定。不用急,你想好了再给我答案。

    今天只是看到了苏俊楚信上的只言片语,都已经让她的心情这么激动。

    如果哪一天他真的又出现在了念念的面前,念念是否真的能如自己所说的那样,做到直接无视他呢?显然……这是很困难的。

    可是,那个孩……那个已经失去了的孩,却让念念想起来这么痛苦。

    展慕颜给她的爱,又是这么的宽容和温暖,她又真的能忘得了这一切,坦然地回到苏俊楚的身边吗?

    显然……这也是很困难的。

    左思右想,念念的心里,除了矛盾,还是矛盾。

    看到念念久久不讲话,苏小柔又说:“念念,不管你想不想见哥,你都陪我们一起回京城好吗?我不想再耽搁了,我想早点回去。可是我又舍不得你,你就先陪着我们一起回到京城。其他的事,你现在不想谈以后再说也行啊。总之,你不能这么匆匆忙忙地决定嫁给展慕颜,嫁人是一辈的事情,你要真正想好了才行啊。”

    “我陪你们回京城?”念念犹疑不定地问苏小柔,她又怎么舍得和苏小柔分开?只是,回京城又代表什么呢?是不是说明她的心中,终是放不那个人?

    “是啊是啊,你先跟我们回京城,就当送送我吧。这样你还可以好好考虑一,我想展慕颜也会同意的。念念,我总觉得你的心似乎还没有定来,有些事情不是逃避就能解决问题的。”苏小柔热切地说道。

    “我……真的不想回去了,小柔,我现在心里特别乱。走,先进去,看看厨房弄了什么好吃的。”念念轻轻叹了一口气,拉着苏小柔的手走进了里。

    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在这几天里,几个年轻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玩得不亦乐乎而又忘乎所以。

    可是,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

    很快,李睿和柳扬风就和他们告别说了再见。他们是两个闲不住的人,看到念念的精神和身体都已经恢复,又有展慕颜全心全意照顾,柳扬风也就放了心,忍不住又要拉着李睿继续去浪迹天涯。

    而李睿呢,他的心里依然那么深爱着苏小柔,苏小柔却已经成为李默幸福的小妻。他再留在这里,也只能徒增伤感。

    所以他二话没说就同意了柳扬风的建议。两人商量好了,先天南地北去闯荡一番,再回去看看天智老人和宝儿。

    当然,柳扬风走时,是一再交代了展慕颜要照顾好自己的妹妹。并且说,等到他们成亲的那一天,他不管在哪里都会赶去祝贺的。

    这话让念念窘红了脸,让展慕颜笑开了怀,让苏小柔的心里又隐隐不开心起来。

    李睿走时,也没有忘记对他的哥哥李默交代,如果要回京城和苏俊楚会面,一定要小心谨慎,做足防备。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