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轻轻点了点头,看到展慕颜这个样,她的心里竟然有了一丝怯怯的感觉。

    “那么,我告诉你,我去找女人!”展慕颜冷淡地吐出这几个字,甩开了念念的手,大踏步地往门边走去。

    “你回来!我不准你走!”念念大喊一声,跳了床。

    “把你的心思用在管你那个哥的身上吧。”展慕颜回过头来,目光依旧冰冷,不带一丝往日的柔情。

    念念往前走了一步,却立时一阵头晕目眩,人几乎要栽倒在地。

    展慕颜终是不忍心看着她摔倒,又回过来扶住了念念,将她拖回到床上:“你好好睡一觉,明天跟着你那好姐妹回京城!”

    “我喝多了,人好难受,我也睡不着,你还要走吗?”念念又紧紧地抓住了他。

    “呵呵,你喝多了又是为了谁?不要告诉我你是没有事才想喝酒的!念念,我不耐烦再和你这么磨去了。你不爱我,我另外去找爱我的女人,这不是错吧?”展慕颜脸上浮起愤怒的冷笑。

    一想起刚才,念念在他的身娇喘轻吟,几欲令他神魂颠倒。可是她竟然一直幻想着他是另一个男人,展慕颜就觉得怒火中烧,简直一分钟都呆不去了。

    “我真的好难受……我想喝水。”念念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感到头痛欲裂,酒喝多了的后遗症还真是大啊。

    展慕颜想了想,走到桌边倒了一杯热水,又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些白色的药粉融到茶里,递到念念的面前:“喝了吧。”

    “这是什么?”念念有些不解。

    “你以为是什么?怕我对你药吗?”展慕颜没好气地说着,近乎狞恶地瞪着她:“相信我,你就喝去,这是能解你的酒,并让你好好睡上一大觉的药。”

    念念听话地喝了那杯茶,说了句:“谢谢你,展慕颜,刚才……真的对不起。”

    然后她老实地躺回了床上,不管怎么样,她现在的确想好好地睡一觉。也许睡醒了酒就醒了,喝醉酒的滋味实在是不好过。

    展慕颜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有再看念念一眼,放茶杯,重重地带上房门走了出去。

    当他走到庄园大厅之时,却又遇到了苏小柔。

    两个人在这个时候互相看到,都吃了一惊。

    展慕颜虽然奇怪苏小柔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去睡?但是此刻他的心情已经坏到了点,压根就没有心思问苏小柔别的。

    “明天你们,可以带着念念一起走!”他只气冲冲地说了这一句。

    “我们可以带念念走了?是念念自己同意了吗?”苏小柔一时有点不敢相信。

    她是因为明天就要和念念分别了,怎么样都睡不着。跟李默说了一,一个人刚刚走出来,就遇到了展慕颜。

    刚才这个人还斩钉截铁地对她说,不会劝念念回去,现在一又变了话,说让他们带着念念走,这也奇怪了一点吧。

    “是我不想再留她了!你明天走时带上她!她喝醉得像个鬼,我刚给她吃了解酒入睡的药,那药足够她睡上一大阵的。明天她不醒你们也要带走她知道吗?我要出去了,这几天都不会再回来!”展慕颜心烦意乱地说着,抬脚向外面走去。

    “可是,你不是很爱念念吗?怎么会这样?她回京城你都不送她的吗?这么晚了,你又要去哪里?”苏小柔的心中更加诧异,不由追上去问道。

    “呵呵,她回京城还要我送?我是不是还要亲自把她送到你哥哥的床上,才算是做得周到?”展慕颜发出一声冷笑,那刀削斧凿般的俊美容颜在淡黄色灯光的映衬,更显得冷魅无敌。

    他感到自己的心越来越痛,仿佛有无数条鞭从他的心上重重抽过,留一道道难以愈合的血印。念念,他最爱的念念,她怎么可以这样伤害他?她怎么可以这样践踏他的尊严?

    苏小柔一时有些错愕,没有想到展慕颜竟然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稍稍愣了,她轻声地说:“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至少,你要把她送回京城,等到念念真正做出了决定再做打算吧。也许她最终选择的人是你呢!”

    “够了!女人!你们这些口是心非女人!我现在烦透了再和你们打交道!”展慕颜恶狠狠地大吼:“随便她再做出什么决定都好,她和你哥哥再怎么样都好!都不关我的事了!我不想再管她了!我也不想再看到她了!你懂不懂?你明天最好带着她立刻从我的面前消失!”

    “你和念念吵架了?现在你又准备去哪里?”苏小柔关切地问道。

    虽然她并不希望念念和展慕颜在一起,可是看到一向冷静自如的展慕颜这么一反常态的狂怒,她的心中还是多了几分担忧。

    “女人是不是都这么爱管闲事?”展慕颜略含讥诮地看着苏小柔,脸上似乎恢复了以往的一些从容:“我去哪里不用你们操心,但是,在你们走之前,我不会再回来!我再提醒你一次,明天你带着念念一起走!再见!祝你们一顺风!”

    “展慕颜,展慕颜……”苏小柔还想再问,急切地叫了几声。

    可是展慕颜却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他俊逸潇洒的身影,一会儿就彻底消失在大门外的夜色之中。

    苏小柔只好又急急地跑到念念的房间,却见念念一脸娇憨地睡在床上,睡得如痴如醉,推都推不醒。

    在念念的床边坐,苏小柔轻轻叹了一口气,心想:念念呀,你倒是睡得安逸。也不知道你把人家展慕颜怎么着了?气得他深更半夜要跑出去,还说再也不想看到你了。这样……也罢,你就跟着我们一起先回京城,其他的事情等到见到了哥再说吧……

    静夜,月上帘钩,晚风袭人。

    皇宫里,苏俊楚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御书房。他的心事重重,给李默早就发出了和平谈判和邀请他回宫的消息,却一直不见李默和苏小柔回来,这是他烦心的事情一桩。

    而更让苏俊楚牵肠挂肚的是,他写给念念的信如同石沉大海,一直没有任何回音。

    他越来越坐立不安,他已经决定,不管怎样,不念念原不原谅他,他都要立刻再出宫去找回念念。

    让念念一个人带着腹中的孩在外面漂泊了那么久,这件事,苏俊楚一想起来都如坐针毡,心如刀割。他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心灵的煎熬,他必须马上找到念念。

    一个小公公在这时走了进来,恭恭敬敬说道:“皇上,清雪宫里来了个宫女说,雪贵人请您过去一。”

    苏俊楚回过神来,把思想转到了雪姬的身上。

    这段时间,雪姬的身体已经逐渐好转起来,有人搀扶着她可以地行走了。可是,她还是很依赖苏俊楚,每天都要派人来找苏俊楚好几次。

    似乎只有见到了苏俊楚,她的情绪才能开朗起来。

    “知道了。”苏俊楚淡淡地应了一句,起身站了起来。

    他心想,正好这时过去对雪姬说一,自己要离开皇宫去找念念了。也同时跟她说清楚,自己始终是把她看做一个妹妹,让她慢慢要适应**一人的生活,不要再这么过于依恋他了。

    清雪宫是雪姬一开始给自己的宫殿取的名字,她喜欢这两个字。苏俊楚对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在意,当时也就由着她去了。

    走进清雪宫,雪姬斜斜地靠在床榻之上,脸色依然很苍白,但是精神看起来却很好。

    一看到苏俊楚进来,她本来幽静平淡的眼眸里倏然就绽放出了明亮的光彩,脸上也露出了欣悦的笑容:“皇上,您总算来了,这些天您来这里可是少得多了。”

    “这几天朝中事务很忙,雪姬,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好了很多?”苏俊楚走到床边,看着她问道。

    “是啊,臣妾觉得自己的身上是越来越有劲了呢。可是……臣妾还是想要皇上有空能多来陪陪臣妾就好了。”雪姬轻轻说道,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充满期待地看着苏俊楚。

    “雪姬,朕今天来一是想看看你,二是还有点事情要跟你说。”苏俊楚在床头专门摆放着的一张靠椅上坐了来。

    “皇上有事就请直说吧。”雪姬的心中微微有些诧异,基本上现在苏俊楚都只是过问她的身体,她猜不出苏俊楚此时这么郑重会是对她说什么事情?

    “雪姬,你以后可以不必对朕自称臣妾了。”苏俊楚沉吟了一,决定还是直接对她说出来。

    “为什么?臣妾本来就是您的雪贵人呀,不自称臣妾那叫什么?”雪姬更加惊讶地张大了眼睛,心中又多了一丝说不出的不安。

    “你就自称我或者是雪姬都可以,朕不会怪罪你。这个贵人是朕那时胡乱封的,其实,你长得很像朕的妹妹小柔,朕的心里也一直是把你当做小柔那样的妹妹。只要你的身体好了,朕随时可以给你自由。你知道,皇后上次并没有跟随朕回到皇宫,朕的心中一直焦虑难安。她一天不回来,朕就一天都不能踏实。所以,朕打算明日再出宫去寻回皇后。这段时日,朕不会再来这里了,你也要着自己照顾自己。因为以后,朕也是不可能时时陪在你身边的。朕会对你很好,但是绝对没有超于兄妹的意思,你能明白吗?”苏俊楚一口气讲了来,他想一次性说清楚,快刀斩乱麻。

    雪姬的脸色由白变红,又由红变得更白,她的嘴唇颤动了几,却没有说出话来。

    苏俊楚看了她一眼,虽然知道这些话对于这个女孩有些残忍,但还是继续说去:“而且,皇后并不喜欢呆在皇宫。朕已经做了决定,等到找回皇后,这个皇上,朕不会再当。朕会带着她一起离开这里,去过闲云野鹤的生活。”

    “可是皇上……您答应过雪姬!如果雪姬不死,您会爱雪姬的!您即使不当皇上了,雪姬也会一心一意地跟着您,哪怕去山村野岭也行。雪姬不会和皇后姐姐争宠,只求皇上能把对姐姐的爱分给雪姬一点点就行了。”雪姬激动地说,眼中泛起了晶莹的泪光。

    她听话地改掉了臣妾的自称,心中却如同针扎般的疼痛难忍。

    原来,她用命都换不来皇上对她一丝丝的爱恋。原来,皇上的心中,至始至终,都只保留着皇后娘娘一个人的身影……

    听到雪姬这么说,苏俊楚的剑眉稍稍拧了一。

    是的,那时候,他答应过雪姬。如果她不死,他会爱她。

    可是当时,他完全是被雪姬对他毫无保留的爱所震撼。他那样说完全是出自当时那种情况的本能,他希望能给雪姬强有力的精神力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这个女孩活来。

    而他的心中,对念念的爱,却一丝一毫也没有减弱,甚至现在因为长久不见念念而变得更为强烈。

    他怎么可能把这种爱分一点点给别的女孩?即使这个女孩,救过他的命……

    苏俊楚心情复杂地想着,他想解释他那时候为什么会答应。

    事实上,当时在那种情况,无论是谁都不忍心让这个频临死亡的痴情女孩失望吧,无论是谁都应该会答应的。

    可是那么多的话到了嘴边,苏俊楚最终却只说了最简单的几个字:“对不起,雪姬,朕真的不爱你!”

    “雪姬知道皇上爱姐姐,可是皇上,雪姬有什么是不如姐姐的呢?您说了雪姬会努力去做,会努力去向姐姐习,雪姬真的想永远陪在皇上的身边。”雪姬哀婉地说着,泪水终于顺着美丽的脸颊滚落来。

    “雪姬,你很美丽,你也很可爱。可是,念念只有一个,朕也只想要念念一个。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你和念念在朕的心目中有什么不同,朕可以告诉你……”苏俊楚停顿了一,调开视线沉声说道:“用最简单的话来说,没有了你,朕会难过,但是还是会好好地活去。可是如果失去了念念,朕是活不去的。朕这样说,你懂了吗?”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