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黎明时分,念念终于沉沉睡去。

    苏俊楚轻轻吻了吻她的面颊,起身穿衣。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尤其是他现在正准备将皇位移交给李默,大大小小要督办的事务就更多了。

    走出了寝宫,苏俊楚看到珠珠她们都守在宫门之外。

    他对珠珠说:“皇后刚刚回来,身疲累,你们要好生照顾,不要吵扰到她。你先去御膳房,让他们炖一锅枸杞乳鸽汤准备着,等到皇后醒了送过来,你伺候着皇后吃好。”

    “是!”珠珠恭敬地答应。

    苏俊楚先来到了御书房,刚一坐定,夏青和宗华就走了进来。

    “臣参见皇上!”两人走上前来施礼参拜。

    “你们有事?”苏俊楚问道。

    因为昨夜和念念和好如初,一夜缠绵。苏俊楚的心情是从所未有过的舒畅,连眼角眉梢都是掩不住的笑意,此时的语气甚为温和。

    “皇上,您真的准备移交皇位给李默吗?”夏青先开口说道。

    “是的。此次朕找李默回来,为的就是这件事情。”苏俊楚的语气很郑重。

    “可是皇上,您这个皇上做得这么成功,万民拥戴,国泰民安。宁朝正呈欣欣向上之势,您这一走不大好吧。”夏青急切地说,作为苏俊楚的心腹手,他当然要劝苏俊楚留。

    “这个江山本来就应该是李默的,朕这次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放心,李默做皇帝不会比朕差,说不定还会做得更好。”苏俊楚沉吟了一说道。

    “如若皇上决意要走,请容许臣等誓死跟随。”夏青和宗华互相看了一眼,齐声说道。

    他们是一直效忠苏俊楚的铁胆忠心之人,如今苏俊楚要离开皇宫,他们自然也不愿意再留。

    何况,“一朝天一朝臣”。以前,他们都是跟随苏俊楚参与血腥镇压旧朝人马的骨干力量。现在,李默如果再回来当皇上,他们的场,也许将不堪设想……

    苏俊楚看了看他们,心中也颇有感触。

    他走过去,双手沉沉地拍了拍二人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朕也舍不得和你们分开。只是,朕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和念念相依相伴,从此不问红尘俗事,平淡地过今后的日。你们都是栋梁之才,李默一向是惜才爱才之人,而且他心地宽厚,只要你们忠心待他,他必定不会为难你们,还会对你们委以重任。朕在和他正式谈判的时候,会着重提到这点。朕还是希望你们能留来,助他一臂之力。怎么说,他现在也是朕的妹夫,这个王朝也是朕辛辛苦苦才建立起来的,你们帮他,也就等于帮了朕。”

    夏青和宗华听到苏俊楚这样说,都不再言语,心底却感慨万千。

    苏俊楚又笑了笑说:“小柔还在这里,朕和念念还是会随时回来皇宫看看的。到时候,朕依然可以和你们把酒言欢,一醉方休。”

    夏青和宗华在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心中仍然难过,说不出什么话来。

    苏俊楚吩咐道:“夏青,你现在去和殿把李默请过来,朕要和他详谈一番。宗华,你去告诉徐公公,今日的早朝延后。何时上朝,让诸位大臣静候通知。”

    夏青和宗华各自领命而去,苏俊楚回到条案前坐了来,整理要和李默谈判的条约。

    日上竿头,念念缓缓张开了眼睛。身边没有苏俊楚的人影,浑身都在酸痛。

    昨夜发生的一切,一幕幕的在她的脑海里回放,渐渐的越来越清晰起来。似乎此刻,那满的缱绻之气还没有完全消散。念念的脸,登时火烧火燎地烫起来。

    她揉了揉自己发胀的眼睛,坐起身来,开始慢慢地穿衣服。

    珠珠走了进来,看到念念起来了,立刻惊喜地叫:“娘娘,您醒了。”

    “珠珠,我走了之后,你们都还好吧。”念念看着珠珠,露出甜甜的微笑。

    “娘娘,说实话,一点儿也不好啊。我们都好想您……还有,您刚走的那天,皇上好吓人啊,差点杀了我们呢。”珠珠红着眼睛说,一边走过来帮着念念整理衣服,一边又笑了起来:“娘娘现在回来了,就好了。皇上对您可真是好呀,昨天晚上还帮您洗脚……”

    “呃……是吗?我昨晚睡得熟了,什么都不知道。”念念不好意思地说着,脸颊微微有些发热。

    “哎呀,娘娘,您这里是怎么回事?被夜虫咬着了吧,珠珠去给您拿些药来擦擦。”却不想珠珠突然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叫。

    念念吓了一跳,顺着珠珠的目光一看,发现自己娇嫩的颈项和前胸,到处布满了细碎的,暗紫色的红印。

    那分明是苏俊楚昨ye激情缠绵时在她身上留的斑斑吻痕……可是珠珠这个未经人事的小丫头,却以为是被虫咬着了。

    念念的脸又是火辣辣的一片通红,她赶紧扣好衣扣,遮盖住了自己身上那些暧昧无限的痕迹,掩饰着笑道:“没事……可能是我的皮肤有一点点过敏,不用管,过一会儿就好了。”

    “娘娘,真的不要紧吗?珠珠看着娘娘的身上好红,有些骇人呢。要不然珠珠去医院喊医来给您开点儿新药。”珠珠却还是不放心,皇后娘娘那样娇贵的身体,现在出了这样的状况,当然不能忽视不管。

    “真的没事!珠珠,前和苏小姐也回宫了,你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吗?我要去看看他们。”念念轻轻瞪了珠珠一眼,起身了床,这丫头热心了有时也让人难堪。

    “哦,那珠珠先去打水伺候娘娘梳洗。珠珠今晨听宫里的人说,前和苏小姐昨夜在和殿里安歇呢。”看到念念态坚决,珠珠不敢再提找人给她看皮肤的事情,答应了一声,出去给念念端水。

    不一会儿,念念就洗漱完毕。她走到里梳妆台前那面大大的铜镜面前坐,让珠珠帮着她梳理一头如瀑般乌黑油亮的长发。

    “娘娘,您这些日都到哪里去了?皇上那时都快急疯了,您刚走的那几天皇上连朝都不上,整天关在御书房里。听说就连雪贵人去找他,皇上都不见呢。”珠珠一边给念念梳头一边说道。

    “哦……雪贵人现在怎么样呢?她受过重伤,身体不好吧。”念念沉吟着问道。

    “是呀,雪贵人刚刚跟着皇上回宫的那时候,珠珠听宫里人说她好像是快要死了的。可是皇上派人从一个叫什么游龙阁的地方找来的那药特别神奇,简直就像是神仙给的药,雪贵人吃了又活来了。皇上对雪贵人也很好,每天都去清雪宫陪着雪贵人吃药。不过在珠珠看来,皇上对雪贵人的好不及对娘娘的一半。皇上对娘娘那才真的是含到嘴里怕化了,捧到手里怕摔了,就像宝贝似的。”珠珠眉色舞地说了一大串,表达着她心里那无限的兴奋。

    听到珠珠说起苏俊楚派人从游龙阁找来的药很神,念念不禁又想起了展慕颜。

    她从衣领里掏出展慕颜以前送给她的那只铜哨,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心情一时有些黯然。

    他曾经给了念念那么多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并且他还不止一次在危急的时刻救过念念的命。展慕颜对她的一片深情,也许这一辈,念念都无以为报了……

    “娘娘,您稍等一会儿,珠珠去给您端汤来喝。”帮念念梳理完毕,珠珠转身走出去端枸杞乳鸽汤。

    念念还在任由自己的思绪随意飘荡,对于展慕颜,她的心内有着无以言说的愧疚和牵挂。

    然而现在,她也只能把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深深地埋进心底了。毕竟,她只能爱一个男人,而这个人,似乎从头到尾都是苏俊楚更占分量。

    也许,是她死脑筋,一开始了一个就认定了那一个。哪怕是后来几伤痕累累,她也还是在所不惜要蛾扑火。

    也许,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她无论如何,都丢不掉和苏俊楚的情感牵绊。所以,她注定无法以同样的深情回报展慕颜……

    珠珠端着一碗飘着浓香的汤走了进来,送到念念的面前:“娘娘,快趁热吃了吧。”

    “这是什么?”念念微微皱眉,心思很乱,似乎没有什么胃口。

    “皇上专门让御膳房给娘娘炖的枸杞乳鸽汤,皇上还吩咐了让珠珠伺候着您吃好,您可一定要喝呀,不然就是珠珠办事不力了。”珠珠赶紧说道,生怕念念不吃了。

    “好吧,我吃,吃完了我去和殿找小柔,然后去看看雪贵人。”念念轻轻笑了一,对于苏俊楚的这份体贴,她还是很开心。

    所以,尽管不喜欢,念念还是乖乖地喝了那碗汤。

    这时候却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一个宫女跑进来报告:“娘娘,苏小姐过来了,说是要看您,您要见她吗?”

    “当然要见了,快请她进来。”念念将手中的碗递给珠珠,起身向外面走去。

    刚走出念楚宫的寝宫,念念就看到了苏小柔,正一脸焦灼地站在寝宫外的回廊之上。

    苏小柔一夜都没有睡好,她不放心念念,怕念念醒来后不接受被他们带回来的事实。

    李默被夏青请去到御书房议事之后,苏小柔就想要过来,又担心念念还在睡觉,她知道念念爱睡懒觉。

    一直熬到了这时,苏小柔实在忍不住了过来看看。却不想,又被念念的宫女拦在了寝宫之外。

    “小柔,快来,咱们到里面去说话。”念念走过去拉住苏小柔的手,把她牵到寝宫里坐。

    “念念,你好不好?你别生我们的气……我不知道展慕颜那时怎么了,他坚持让我们带走你,还说他要出门,在我们走之前他都不会再回来。”苏小柔顾不上说别的,直接这样说道。

    “我……倒没有生气,只是很意外。他那天,还说了什么?”念念呆了一呆,心中隐隐被什么扎得一痛。

    “他说他不想再看到你,还说你不管再做出什么决定都和他没有关系了……念念,你们吵架了吗?我看他那天,火大得很。”苏小柔注视着念念的眼睛,关切地问道。

    “算是吵架了吧……是我不好,他不会再理我了。但愿,他能够早日找到属于他的幸福。”念念幽幽叹了一口气说。

    “那你和哥……现在怎么样啊?你们……没吵吧。”苏小柔想了一,又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们还好吧,没吵,他给我道歉了,我也原谅他了。”念念的脸微微红了,轻声说道。

    “啊,念念,你和哥和好了!那可真是好了!”苏小柔松了一口气,兴奋地叫了起来,随之却又想起了展慕颜,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安,便又说道:“只是……展慕颜……他不知道怎么样了?”

    “小柔……也许他这样离开我,是最好的选择。”念念用一句简单的话语结束了这个令她心愧的话题,又问苏小柔:“李默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

    “他跟哥到御书房里谈事情去了。念念,你和哥真的要离开吗?说实话,我真担心默当了皇上,我和他就不能像以前那样了。”苏小柔说道。

    “你在瞎担心什么啊?担心李默会纳妃?放心吧,李默他那么爱你,他即使当了皇上也会对你一心一意的。”念念不由笑道。

    “可是当了皇上很多事情他就身不由己了,如果因为一些缘由他真的要纳别的女人为妃,我也不能干涉吧。”小柔还是有些忧心。

    “呵呵,你想干涉你就能干涉,我看李默是没有这个心思和胆量再娶别的女人的。你的小脸一沉,啥话也不用说他就直接败阵了。小柔,别胡思乱想了,咱们一起去看看雪姬吧。”念念笑着站起来,拉过苏小柔的手就要往外走。

    “雪姬是谁?”苏小柔问道。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