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苏俊楚踏进馨和宫这个他长久都没有来过的宫苑之时,立刻感受到了来自这里的那种,无处不在的冷清和悲凉的气氛。

    偌大的庭院里,一个人影也没有。满园的花草树木,一看就是很长时间都没有人修理过了,枝叶枯败,地上杂草丛生。

    苏俊楚走进馨和宫的正殿,他看到兰妃就坐在大殿之中的一把软椅之上。

    她穿着一件雪白色的织锦长裙,裙裾上绣着淡粉的点点梅花。长发没有挽髻,只是用一条白色缎带松松地束起,飘逸地垂在胸前。

    她消瘦了不少,脸上薄施脂粉 ,全身没有佩戴任何饰物,这种简洁的妆扮,倒使她看起来比以前清丽雅静了许多。

    “我知道,你终是肯来见我一面的。”兰妃似乎预料到苏俊楚会在此时出现一样,站起身来,走到苏俊楚的面前,露出淡若清风的浅笑。

    “兰妃,我和念念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在走之前,我来跟你道个别。你我曾经夫妻一场,如今缘分已逝,过去的那些恩恩怨怨,就让它随风而去吧。我现在既不爱你,也不恨你,希望你将来,早日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苏俊楚看着她,平静地说。

    自从和念念重归于好,两人又决定远走高,他和念念每天恩爱无边,情比蜜甜。

    苏俊楚的心情就渐渐恢复到了很早以前时的那种宁静和踏实,他的性格也恢复了自己本身的温和儒雅。他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因为总是担心失去念念而显得狂躁易怒。

    此刻,面对着自己从前无比憎恶的兰妃,苏俊楚很从容,也很坦然,他已经放了他们之间的那些恩怨情仇。

    “谢谢你的祝福,不过,我不觉得自己以后还能有什么幸福。”兰妃淡淡地一笑,笑容有些凄楚,又缓缓地说:“你和孟念念真心相爱,历经了这么多曲折还能在一起,也真是不简单。其实我曾经想害死她,她离宫的那一次,我派了卫玉想在半杀死她,没想到她的命依然很大。现在再想起来,是我自己傻罢了,即使是真的杀死了她,你也不会忘了她,你也不会我。”

    苏俊楚早就料到念念上次能顺利出宫是和兰妃有关,对于她现在能当着自己的面坦白承认想害死念念他倒有些意外。

    事已过去,现在念念好好地呆在自己的身边,又和自己那么甜蜜恩爱,苏俊楚对于那些过往的前尘旧事已经不想再追究。

    而且他自己对兰妃曾经也做过不少伤害的事情,比如说,并不爱她却娶了她,又冷淡她,打掉她的孩……

    他们之间的仇怨,也许正好两相互抵。那么,就让一切过往都如烟云,就此消散了吧。

    苏俊楚想到这里,轻轻地说了句:“过去的事情,忘了吧,你完全可以重新开始,过一份新生活。”

    “呵呵,也许吧。”兰心公主忽然莞尔一笑,脸上带着难以捉摸的虚幻美丽:“事已至此,我也只能祝愿你和孟念念相亲相爱,永远幸福!”

    “谢谢!那你休息吧,我要告辞了,念念还在等我。”苏俊楚淡然告别,转身欲走。

    “等等!俊楚,在你和孟念念远走高之前,你能满足我一个简单的心愿吗?也是我现在唯一的一个心愿。”兰妃突然叫住了苏俊楚,眼睛里流露出热切的光芒。

    “什么事?”苏俊楚回身站住,略带思地看着她。

    “俊楚,你还记得吗?在我们成亲的那天晚上,你出去逛了一圈,回来倒头就睡了,并没有与我喝一杯合卺酒。现在,我只想要你陪我喝一杯酒,一杯代表我的祝福的酒。如此以后,我和你就恩怨两绝,互不相欠。你觉得可好?”兰妃悠悠地说着,款款走到大殿正中摆放着的那张紫檀木条桌前。

    条桌上面,摆着一把荧光剔透的碧玉酒壶和两盏碧玉酒杯。

    看起来兰妃是早就准备好了醇香四溢的美酒,此时她将两个玉盏都斟满了酒,施施然走到苏俊楚的面前,一手自己执杯,一手举杯递给苏俊楚,嫣然一笑说道:“这杯酒,我敬你。”

    “现在,还有必要这样么?”苏俊楚微微拧眉,没有接那杯酒。

    “俊楚,我说了,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心愿。你喝了,也不枉这么多年来我对你一片深情,我先干为敬。”兰妃凄然地笑了,仰头将留给自己的那杯酒一饮而尽。另一杯酒,她依然执着地端在苏俊楚的面前。

    苏俊楚想了想,接过兰妃手中的酒,一口喝了去。在喝酒的那一瞬间,他看到兰妃的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笑意。

    “行了,我得走了。”苏俊楚将空酒杯还给兰妃,他急着要回去见念念。

    “哈哈哈哈,俊楚,你知道你刚才喝了什么吗?”兰妃将手中的两个空酒杯重重地掷在地上,爆发出一阵疯狂的惨笑。

    那两个小小的碧玉盏跌落在鎏金的青石地面,顷刻之间摔得粉身碎骨。

    “莫不是酒里有毒?”苏俊楚的眸一沉,心知不妙。他的确大意了,明知道这个女人不是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人,却忘了提防她。

    “没错!你很聪明!可惜,你这种聪明晚了。”兰心公主的面上还是带着微笑,眼中却泛起了晶亮的泪花: “俊楚,你知道我以前有多么爱你吗?我爱你爱到你即使让我吻你的脚,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匍匐在你的脚去做的。可是,你不爱我,你的心里只有孟念念,你娶我只是因为我是宵国公主。你杀了我的父皇母后,夺了我家的江山我都依然爱着你,哪怕你只要给我一点点的温情我都会满足了。可是,你没有,你还逼着我杀掉了我的,也是你自己的孩。那时候,我恨你!如果说我曾经爱你爱到发狂,从那时起,我就是恨你恨到发狂了。我曾经有多么爱你就变得有多么恨你!这酒里面,我放了剧毒的鹤顶红。不出一个时辰,我们都会毒发身亡了。俊楚,你虽然从来没有爱过我,可是,这样,至少你和我还可以一同死去,一同去陪我们那个可怜的,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的孩。”

    苏俊楚狠狠地瞪着兰妃,他顾不上说话,快地运用内功封住了自己的血脉,尽量延缓毒性在自己的体内蔓延。

    “俊楚,你再爱孟念念又能怎样?这场战争,最后的赢家是我!她还想和你长相厮守吗?让她做梦去吧!你是和我死在一起,她再也夺不走你了!除非是孟念念也不想活了,让她到阴间去找你!”兰妃又笑了起来,笑得阴冷而凄惨。

    “你这狠毒的女人!你以为你赢了吗?我告诉你!我即使是死了,灵魂也会守在念念的身边,我永远也不会停止爱念念!”苏俊楚冲上前掐住了兰妃的脖颈,狂声怒吼。

    “俊楚,你就这样杀了我吧!反正我早就想去陪我那个可怜的孩了。死在你的手上,我心甘情愿。”兰妃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晶莹的眼泪终于顺着脸颊滚滚而落。

    她一动不动地任由苏俊楚紧紧地掐着她的脖,脸色苍白得像雪,没有一丝血色。

    但是她的眼睛里却带着一种了然一切的恬淡表情,这使她的脸庞此时看起来,有一种反常的,绝望的凄美。

    苏俊楚松开了兰妃,一把推开了她。

    他已经感到了来自身体内的隐隐不舒适,他不能再耽搁,他必须马上见到念念。无论如何,他都要见到念念最后一面。

    “俊楚,你知道吗?”兰心公主却又伸过手拉住了苏俊楚,声音虚弱了不少。

    她的嘴唇已经开始发乌,有黑紫色的血丝缓缓从嘴里面渗了出来。她不懂武功,也不会闭气,毒性在她的体内发作得很快。

    “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你滚开!我要去见念念!”苏俊楚大力推开她,跌跌撞撞地向外面冲出去。

    “这件事情你一定要知道!俊楚,虽然我赢了!虽然我恨你们!可是,如果有机会让我选,我宁愿我是孟念念!”兰心公主被苏俊楚重重推开摔倒在地,依然拼尽全力对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

    然后,她的脸上,露出了从所未有的平静微笑:“父皇,母后,女儿为你们报仇了!宝宝,娘马上就过来陪你了……”

    越来越多的乌血从兰妃的嘴角流出来,她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念念在念楚宫里,从这个走到那个,又从那个走到这个。她的心始终静不来,她在焦灼地等待苏俊楚回来。

    自从苏俊楚去了馨和宫和兰妃道别,念念的整个人,就处于了一种心神不宁,坐立不安的状态。

    她的眼皮一直在跳,她不知道怎么了,心底老是有一种奇异的说不清的紧张和不安。

    时间一分分流逝,苏俊楚还没有回来。

    念念的眼皮跳得更加厉害,连心也跟着“砰砰砰”地跳起来。

    她不由按住了自己的胸口,在心里轻声地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哥只是去和兰妃告个别!一会儿他就回来了……耐心点,再等一。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感觉却这么不好?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了。那神奇的第六感似乎在不断地提醒念念,今天不对劲!

    念念想着想着,心绪越来越紊乱,她再也无法忍受那不知来自何方的,越来越强烈的不安感觉,拔脚冲出了念楚宫,向着馨和宫的方向狂奔而去。

    刚刚跑出不远,远远地看到了苏俊楚,念念的心中一喜,大声地喊:“哥!”

    苏俊楚也正在向着念念跑过来的方向奔跑,只是,他的脚步有些不对,有些踉跄,有些不稳。

    听到念念的喊声,抬起头就看到了念念娟秀的身影,苏俊楚的眼中露出了柔和的笑意,他加快了步伐向着念念跑过去。

    念念,他最爱的念念,他却不能陪伴着她走完幸福的人生之了。

    “哥,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两人奔到了一起,念念一眼发现了苏俊楚的模样不对劲,焦虑地问道。

    苏俊楚的脸色很差,连嘴唇也没有一丝血色,额上不断冒出大颗的冷汗。

    “念念,回去再说,快一点……时间不多。”苏俊楚对念念温和地一笑,搂过她一起往念楚宫里走。

    走进了念楚宫,念念搀扶着苏俊楚到软木椅里靠着坐。

    珠珠和几个宫女看到念念和苏俊楚相互依偎着走进来,且神情凝肃,都不敢过来打扰,乖巧地退到了门外。

    念念看到苏俊楚的脸色比先前更加差了,一看就知道他正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哥,你怎么了?怎么了?我去请医,或者让珠珠她们去!”念念连声地说着,连嘴唇都在哆嗦。

    “念念,别去,没有用的……来,坐在我的身上,让我再抱一抱你。”苏俊楚轻轻拉过念念,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哥!你别吓我……如果不舒服,我们早点请医生。”念念伸出手指抚摸着苏俊楚苍白的脸颊,眼泪掉了来。

    她的心中,那种不祥的感觉,此时在见到了苏俊楚之后,变得格外清晰明朗。

    “念念,你别哭,听我说……我又要,跟你说对不起了。”苏俊楚虚弱地说着,抬起手轻柔地帮念念擦试去她脸上的泪滴:“念念,宝贝,真的对不起,我不能再陪着你走遍天南地北了……我喝了兰妃给我的毒酒……是剧毒,现在我是运用内功逼住了毒性没有扩散,才可以坚持一会儿……可是,我的时间不会很多了……”

    “怎么会这样?!不要!不要!哥,我不准你离开我!我不准!你答应过会陪我一生一世!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念念的心顿时跌入了最深最黑的冰冷深渊,她大哭起来,扑到苏俊楚的怀里,泪水如泉水一般疯狂地涌出。

    念念怎么能想到,兰妃竟然会做得这样狠!这样绝!

    她如果事先能料到这件事情的万分之一,她都不会让苏俊楚去赴这一趟死亡之约。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一切都无可挽回了。苏俊楚说了那是剧毒,医来了也不会有办法……

    天哪,命运为什么会对他们这么残酷?!

    “念念,我的宝贝,别哭了,好不好?你一哭我的心会碎……”苏俊楚双手捧起念念布满泪痕的脸,用唇温柔地吻去她纷乱的眼泪。每吻一,就深情地看念念一眼:“宝贝,对我笑一个吧,念念,我最喜欢看你笑了……”

    念念停止哭泣,勉强绽开了一个含泪的笑容,可是这个笑容却只维持了不到一分钟,就被更加汹涌的泪水所代替。

    “哥!哥!你不准死!我不让你死!你死了我也活不去!我真的活不去!”念念紧紧地搂住了苏俊楚,嘶声狂喊,肝肠寸断。

    “傻丫头,我死了我的心也会一直陪着你,我的灵魂也会永远跟你在一起。念念,乖……你要好好地活着,连带我那一份好好地活去。”苏俊楚温和地笑着,继续去吻念念脸上的眼泪,又深沉地加上一句:“不许,再说这样的傻话了。”

    “哥!我找展慕颜!我这里有他给我联系用的铜哨,一吹响他就会来的。他是神医,他一定有办法解你的毒!”念念的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她的眼睛里透出了神彩,快地掏出了展慕颜送给她的那只黑色的铜哨。

    “念念,没用的……鹤顶红是剧毒,展慕颜即使真的能用最快的速赶过来,我也坚持不到那时候了。”苏俊楚苦涩地笑了,乌黑的血,从他的口中开始渗出来,他用尽全部气力握住了念念拿着铜哨的手:“念念,我知道他是真心爱你的,我还知道,他对你的爱一点儿也不比我少。以后,如果可能,你去找他吧。你和他在一起,他能给你幸福……让他来照顾你,我会很放心……”

    “不,哥!我只要你!我只要你!你不要离开我!”念念凄厉地哭着,将嘴唇贴在苏俊楚越来越青紫的唇上,狂乱地吻着他。似乎是想这样传递给他一些活力,留住他正在一点点消散的生命力。

    “念念,我也舍不得你……这几天,你在我的身边,是我最幸福的日……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早一点带你走,去陪你过你想要的生活。”苏俊楚的眼神开始迷离涣散,他虚弱地抬起手,抚摸着念念泪痕斑斑的脸庞,声音如游丝般渐渐弱去;“念念……今生无缘和你相守,来生……我们再见……”

    说完了这句,苏俊楚的口中涌出了大量的乌血,由唇边蔓延滴落在他的衣服上,又滴落在念念的手臂上。他抚在念念脸上的手无力地垂了去,眼睛缓缓闭上……

    “哥!哥!你回来!我不让你走!你怎么可以这样丢我……”念念发出了惨厉凄绝的哭喊,她拼命地摇撼着苏俊楚,疯狂地叫喊着他的名字。

    可是苏俊楚却再也没有睁开他亮如星辰的双目,他再也不能深情款款地看着念念,无限怜惜地对着她说:“念念,不要哭……我最舍不得看到你哭了。”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