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紧地抱着苏俊楚,感受着他温热的身体一点点变得冰冷僵硬,念念只觉得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惊恐。

    她仿佛没有了感觉,也失去了一切思想,只知道一遍遍哭泣着喊叫:“哥!哥!”怎么样也停不来。

    直到她的嗓音完全嘶哑,念念依然固执地喊着哥这两个字。

    绝望而凄厉的喊声,穿透了念楚宫的宫墙,划破了天际。

    然而无论念念怎么呼唤,苏俊楚都不可能再答应她了。

    当念念终于了解,她的哥是真的永远地离她而去了,她的哥是真的不会再温柔地守护着她了。

    念念的心登时痛得迸裂,似乎有无数头猛兽正在她的体内啃噬撕扯。她的头昏乱得快要爆炸,胸口更是不停地抽搐疼痛。

    一股令她作呕的腥热涌上喉头,殷红的鲜血,从念念的口中毫无征兆地喷了出来,溅在已经没有生机的苏俊楚的身上。

    她看到珠珠和那几个宫女惊慌地冲了进来,紧接着苏小柔和李默也冲了进来。可是她的眼睛里,只剩那怎么也洗不尽的血,乌黑的血,殷红的血……

    在所有的意识消失之前,念念抱紧了苏俊楚冰冷的身体,紧紧地贴着他的脸,喃喃自语:哥,哥,如果我们有一辈,你一定要记得我!我要和你在一起!

    然后,似乎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将念念的全部思绪从身体抽离。她什么也看不见了,什么也听不见了,只感到自己在不断升腾,又似乎在不断坠落……

    终于,念念完全失去了知觉,她依然紧紧地抱着苏俊楚,她的眼前一片黑暗,她昏死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游龙阁的展慕颜,心突然被什么扯得猛烈一疼。

    “念念!”他惊跳了起来,冲出了门外。

    望远方的天空,仿佛有着念念明媚灿烂的笑靥,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正扑闪地看着他:“展慕颜,我要走了,你多保重。若是有缘,我们再见……”

    “念念,别走!留来!留来!”展慕颜伸出手去,似乎想抓住念念那虚幻缥缈的影。

    可是,面前只有空茫茫的一片,哪里有念念的人影?

    展慕颜呆呆地站着,他的眼前又出现了第一次见到念念的时候,念念被当做柳扬风抓进来,虽然手脚都被捆着,但是她却一点儿都不害怕,大喊大叫地对他说:“你到底是谁?我说没有见过你就是没有见过你!你不信吗?那你就不要躲在里,走出来让我瞧瞧,看我到底认不认识你。”

    然后,当他喊来小五和小六要她的身时,她才开始着急了起来。

    记得当时,念念涨红了脸,不顾一切地大喊:“住手!你们这些脑袋进水的傻瓜!我是女的!我根本就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

    往事突然如潮水般涌上心头,念念的音容笑貌,久久地萦绕在展慕颜的眼前,挥之不去。

    她留给他的记忆,那么美好,那么深刻……此时,与念念相识相遇的一幕幕场景,在展慕颜的心头清晰回放。

    他早已明白,这一辈,他都无法再从念念的清音倩影里走出。

    当他语气决绝地让苏小柔带着念念离开的时候,有谁知道?展慕颜的心,在滴血……

    正因为他爱念念,爱她爱得那么狂热,爱她爱得那么深沉。所以,当他知道念念牵挂的人始终是她的哥的时候,他选择了放弃,他选择了默默退出,成全念念和她的哥。

    没有人知道,当苏小柔和李默带着念念离开那个小镇的时候。展慕颜并没有走远,他就站在他们注意不到的角落,静静地看着他们把昏睡之中的念念抱上马车,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那时候,晨风乍起,吹乱了他单薄的衣衫,也吹碎了他的那颗孤独的心。

    那时候,尽管心已经痛到了致,展慕颜还是面带微笑,在心里对念念说出了自己最温柔的祝福:念念,回到他的身边,你就可以开心了。我不能陪你,请你,一定要幸福!

    他真的可以做到再也不管念念了吗?他当然……做不到!

    比如现在,展慕颜就敏锐地感觉到了,念念一定是出事了。他的心,霎时间如同被同时丢进了无数粒石的一池春水,溅起层层波澜,乱成一片,再也静不来。

    他和念念之间,似乎有着一种神奇的心灵感应。

    念念刚才来向他道别了,虽然一切恍若虚幻,但是展慕颜能模糊地感到,他爱的念念,他痛彻心扉爱着的念念,这次似乎是真正地离开了他,告别了这里的一切,向一个远的世界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五走了过来:“少阁主,您没事吧?您在这里,已经站了两个时辰了。”

    “是吗?”展慕颜哑然苦笑,不知不觉,竟然就这样站了两个时辰。而这两个时辰,全部都是在用来思念念念,深深地回味她的一颦一笑。

    “的确是两个时辰了。”小五老老实实答了一句,怔怔地看着展慕颜。

    这个他从小就熟悉的少阁主,此刻,却和以前有一些不一样。

    在少阁主黑宝石般闪亮的眼睛里,没有了从前的那种洒脱,也没有了从前的那种漫不经心。他的眼神,有些迷茫,有些暗淡,还有一种近乎心碎的沉痛。

    “小五,你还记得孟姑娘吗?”展慕颜突然开口问道,声音里透着无限感伤,又有着无限柔情。

    “当然记得,那时候少阁主为了孟姑娘,还让我和小六每天晚上去捉萤火虫,后来放在她的里。”小五答道。

    怎么可能不记得呢?那个女孩,有一张可爱的圆圆脸和一双妩媚迷人的丹凤眼,自从认识了她,少阁主就好像变了一个人。

    少阁主的眼里和心里,从此似乎就只装了一个她,他再也没有和其他那些女人来往,包括从小陪伴在他身边的樱儿……

    “她……好像有事了,你准备一……”展慕颜用手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胸口,低沉地说:“我想,到她呆过的地方去走一走,看一看。”

    “是,小五这就去准备车马。”小五答应一声,转身离开。

    展慕颜抬头凝望着飘着朵朵白云的蔚蓝色的天空,仿佛又看到了念念。

    她站在重重叠叠的云彩之间,对着他嫣然浅笑。

    她的笑容,娇美得就像清晨沾着露珠绽放的芙蓉花;她的倩影,宛如一个清灵飘逸的凌波仙,那么美丽,又那么远……

    ---

    念念昏昏沉沉,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当她渐渐恢复了一些意识的时候,她闻到了一股来苏水的气味。

    眼皮好沉,四肢也好沉重。念念轻轻地动了动身体,嘴唇张了张,想说话却没有说出来。

    立刻,有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念念的手,她听到耳边传来一个亲切的,带着难以掩饰惊喜的声音:“念念,念念,你醒了吗?我就知道,你会醒过来的。”

    天哪!妈妈的声音。怎么回事?又一个奇迹出现了吗?妈妈怎么会在我的身边?

    念念一个激灵,猛的张开了眼睛。

    映入她眼帘的,是四周雪白的墙壁,和雪白的床铺。

    顶上,是吊了顶的天花板,安装着明亮的吸顶节能灯。地上,铺着光滑铮亮的地板砖,面前的桌上,摆放着一台彩色电视机,里的空调,正丝丝地冒着冷气。

    这一切现代化的摆设,都使念念迅速地知道,她现在又回来了,她似乎又穿越回来了,回到了二十一世纪的现代,躺在一个现代化的医院里。

    只是,这一切都是真的?还是梦境?

    然后,念念看到了妈妈的脸。

    妈妈的眼中,闪动着激动喜悦的泪花。她憔悴了,苍老了,以前乌黑秀丽的发间,竟然隐约看到了几丝白发。

    可是,妈妈脸上的笑容,依然温婉如昔,她看着念念的眼神,依然慈祥如昔。

    “妈妈!”念念叫了一声,眼睫迅即地泪雾被打湿,她坐起来,抱住了妈妈,眼泪汹涌地糊在了妈妈的身上:“妈,我回来了?这是真的吗?我是不是在做梦?”

    “念念,傻孩,你一直都在这里……你一直昏迷不醒,你躺了整整年。医生说,你这种情形,很难醒过来了。可是,妈妈和爸爸不愿意放弃,我们知道,你会醒的,你一定会醒的,因为,你舍不得我们。”妈妈也搂紧了念念,含着热泪说道。

    “妈,你是说,我这年……都躺在医院?”念念忘记了哭泣,用手背揉了揉眼睛,抑制不住心底的惊奇。

    她明明不是穿越到古代去了吗?在那里,她遇到了小柔,遇到了哥,遇到了李默李睿,展慕颜,还有她的孪生哥哥柳扬风。

    为什么?这年,她的身体竟然还一直停留在现代?

    难道,她只是灵魂穿越,她身体的躯壳,并没有跟着她一起穿到古代?而在现代医生的眼里,她就变成了一个没有知觉的植物人?

    “是的,那天,我和你爸爸发现你昏倒在书房,我们把你送到了医院,你就一直昏迷着。这年,妈妈请了长假,每天陪着你,就等着你醒过来。你爸爸现在上班去了,我来给他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让他马上过来。”妈妈擦了擦眼泪,起身走到窗边去给念念的爸爸打电话。

    等到妈妈打完了电话,回到念念的床头坐,念念又抱紧了妈妈:“妈,对不起,我让你们操心了……”

    “没事,父母照顾自己的孩是应该的。念念,你醒过来了就好,你的大录取通知书,我们还在给你留着。爸爸去你们校给你办了病休手续,等到你的身体康复了,你就可以回去上大了。”妈妈微笑着说。

    “妈妈,您知道吗?我不是昏迷,我是穿越了,我到了一个古代的宵国。我认识了好多古代的人,我还了一个男人,我好爱好爱他,我们本来说好了永不分离。可是……他死了……他先离我而去了。妈,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忘不了他,我想和他在一起!”念念突然放声大哭,苏俊楚英俊的面容在她的眼前不断闪烁,她的心又开始剧烈地绞痛。

    即使见到了最亲爱的妈妈,念念依然不能忘记,她深入骨髓爱着的那个男人。

    她也不能忘记,在那远的古代,有她的好姐妹苏小柔,有和她做过名义夫妻的李默,有她的好朋友李睿,她的孪生哥哥柳扬风。

    还有展慕颜,那个对念念付出了全部深情的翩翩美男……

    这一切,都让念念深深地牵挂,他们每一个人,都让念念深深地想念。可是,她的灵魂深处,最最疼痛的,是她的哥,永远地离开了她!

    她和苏俊楚,从最初在相府花园的湖边,第一次相遇,到那个皎洁月夜的初吻,到她真正成为他的女人。真正甜蜜的日,其实没有多少。

    也许最幸福的时光,就是他们两个最后相伴在一起时,那短短的几天。虽然短暂,但是却超越了漫长的岁月长河,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念念,你说你到了古代?”妈妈惊讶地望着自己的女儿。

    女儿的明亮如星的眼睛里,不再是以前那种纯净无暇的透明。她的目光里,有了忧虑,有了沧桑,有了历经磨难的伤痕。

    “是的,妈妈,我不知道我怎么回来了。我想是我伤心了,哥他死了,死在我的怀中……我不能接受,我拼命地喊他,吐了一大口血,后来我就昏死过去……”念念紧紧抓住妈妈的衣衫,身体开始战栗,泣不成声。

    “孩,别哭了,回来了就好。你是现代的女孩,那些伤心的事情,你就当做是做了一场梦吧。”妈妈为念念擦拭着眼泪,轻轻地说。

    虽然不知道女儿在穿越的这年是什么过的,可是显然,在这年里,女儿是经历了她这个年龄不该承担的伤痛。

    她全心全意了一个男人,想好了永远和他在一起,却亲眼看到他死在自己的怀中。这样的创伤,无论如何,是念念这种曾经一帆风顺的女孩,难以承受的。

    妈妈这样想着,很是心疼自己的女儿。

    抚着念念凌乱的长发,看着念念苍白瘦消的脸,妈妈怜惜地说:“念念,你先躺一,爸爸可能快来了。我去给你炖骨头汤。你的身体,要好好补补。”

    “嗯,谢谢妈妈。”念念揉着眼泪点了点头,乖巧地躺回床上,闭上双眼,她想好好地梳理一自己杂乱无章的思绪。

    穿越回来的日,很快恢复了平常,念念也很快出了院。

    她本来就不是真的生病,她是灵魂出窍,不知何种机缘穿越到了古代?而现代的医生把她留的躯体当做了植物人来护理。

    现在,念念一朝苏醒,除了身体很瘦弱,她其余的一切都是正常,当然就没有必要再留在医院了。

    念念昏睡年苏醒,而且各项生命体征完好无损,这件事情被他们那里的医界当做了生命的奇迹。

    报社,电台,电视台的记者蜂拥而至,都想采访到对念念的独家报道。但是念念闭门不见外人,除了以前的同窗好友,念念谁也不想搭理。

    爸爸妈妈也很理解念念的这番心思,把一切想要打扰女儿的新闻媒体,都坚决地挡在了门外。

    那些在念念家里碰了壁的记者,只好退而求其次,转而去采访念念住过的那家医院。一时间,医院名声大振,专门慕名而至赶来求医的人络绎不绝,倒让医院院长的心里乐开了花。

    念念回家后,就没有再对爸爸妈妈说起过自己穿越以后的经历。甚至连她自己,都不敢多去回想那些深深浅浅的往事。记忆却深如烙印,一碰就是一次锥心的疼痛。

    她变得沉默,静和温顺,时常一个人凝神地想着心事。

    自从重新回到现代,念念的整个人都似乎脱胎换骨。她的身上,有了一种淡淡的婉约的古典美,不再是穿越以前那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小丫头。

    是的,一场穿越,让念念经历了爱恨情仇,也让她经历了生离死别。

    她的生命,已经不是一张简单的白纸,她再也不能回到从前那种单纯无忧的心态,她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天真女孩了。

    爸爸妈妈对念念的变化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但是他们并不过多地追问女儿,女儿已经长大了,又经历过不可思议的神奇穿越,应该有她自己**的心灵空间。

    她如果不说,那一定是有她难以言说的苦衷,就让她自己静静地消化吧。

    有时,念念会在雨天走进家里的书房,用手抚摸着书架上那一排排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书籍,感慨万千。

    她想找一找,那张曾经带她穿越到远古代的椭圆形书签。可是,她翻遍了每一本书,却再也没有看到那张古老的,发黄的纸片……

    她只能在心里,为她衷心牵挂着的那些人,小柔,李默,李睿,柳扬风,还有展慕颜,送上最深挚的祝福。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