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大校园,阳光依然耀眼。

    孟念念穿着一件纯白色的棉质长裙,背着双肩挎包,静静地走在校园里的林荫上。

    初秋的微风像一只温暖的手,在轻抚着念念的头发和肩膀。

    她的长发飘飘,裙裾扬,这飘逸的长裙更衬得她的身材高挑,容颜秀丽。她的表情恬淡自然,带着一股清新雅静的甜美,怎么看她都是一个刚刚入校的清纯女生。

    可是,有谁知道,念念的心灵已经千疮孔了呢?

    刚刚过了雨,面还有着轻微的湿润,阳光斜射在面的水洼上,反映着点点耀眼的光华。

    走过校园的露天篮球场,念念看到有几个高年级的男生在打篮球,她没有过多留意,随意瞟了一眼,静静地走过去。

    她现在对什么事情似乎都是这样,懒懒散散,漫不经心。她一般都是独来独往,除了上课,很多时间,念念都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

    她很少和班里的那些同一起玩,以前她很爱好的逛街,上,看电影之类,现在也都兴味然。

    在念念大同的眼里,她是个漂亮而又古怪的女生,似乎有点与时代脱节。而念念自己,并不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和议论。

    她休过,如果按照正常的升速,念念现在应该是大四的生了。

    同班的女生,一般都比念念小,她实在没有什么兴趣和她们谈论偶像明星,流行服饰那些话题。

    本来不想在篮球场边上停留,可是,一只篮球却不偏不倚地滚了过来,一直滚到了念念的脚边。而且,到了她这儿,那球竟然老实地停住了,不再向前滚动。

    念念愣了一,低头看了看,就意识地弯腰,捡起了那只球。

    她看向篮球场,那边,几个男生已经停止了打球,一齐向她这儿望过来。然后,一个男生迅速地朝着念念跑了过来。

    念念抱着球,等着那个男生来拿。

    那个男生个很高,也很挺拔,远远地看过去,感觉应该是个很潇洒的男孩。但是念念完全心不在焉,并没有注意那个跑过来男生什么样。

    “谢谢你。”那个男生接过了球,对念念点头道谢。

    “不用谢。”念念淡淡地笑了,客气地回答一声,这才抬起头随意打量了他一眼。

    然而,当看清楚面前站着的男生,念念登时一阵头晕目眩,感到天和地都跟着在旋转。

    她的脑袋嗡嗡作响,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不止,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间全部倒流。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能吗?又一次的偶然?还是,必然的相遇?难道,真的有前世今生?

    面前的男生,神采奕奕,青春扬。

    秋日的暖阳脉脉的照在他身上,为他镀上了一层虚幻的光影,棱角分明的脸庞,墨染般的眉,高挺的鼻,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

    这哪里是普通的男生?分明就是苏俊楚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只是,他现在穿着现代人的运动衫,只是,他现在看起来比古代时更为年轻和洒脱。他的整个人,都充满了阳光和活力,不像从前在古代,时常显得很阴郁。

    “同,你没事吧?”那个男生本来是准备走的,可是看到念念的脸色不正常地发白,不由好心地问了一句。

    “哥!”念念一把抓住了那男生的手臂,声音因为过激动而颤抖。

    “你……叫我什么?”念念突兀的动作把那帅气的男生吓了一跳,他退后了一步,摆脱掉念念的手,疑惑地瞪着她。

    怎么回事?这个女生,很漂亮,可是,也很不对劲。有点……胆大了吧。第一次见面,就抓着他的手臂,还喊他什么哥?

    念念又是一阵眩晕,他不记得她了吗?

    她怔怔地望着男生帅气的脸,那么亲切,那么熟悉,就连嘴角细微的弧都是一模一样。

    在梦里她曾经无数次和这个面容相见,每一次她都是哭着惊醒。可是,他现在看着念念的眼神,分明就是不认识她的。

    “你叫苏俊楚吗?”念念努力镇静了一自己,艰涩地问道。

    “是,你认识我?”苏俊楚回答,望着念念的眼神更加奇怪。

    他倒并不是奇怪念念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苏俊楚是计算机系大四生,成绩优异,外表俊朗,作为一个各方面都很出色的校园风云人物,苏俊楚几乎是全校大多数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有陌生的女孩叫出他的名字并不是什么怪事。

    只是,如果校里有这样一个女生关注着他,他不可能没有一点印象。

    这个女孩,清丽,脱俗,洁净,雅致,似乎有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独特气质,让人只看一眼,就会深深地记住。

    “我认识你!我当然认识你!哥,我是念念,孟念念呀!你说了我们来生再见的,你不记得我了吗?”念念急切地说着,情不自禁又抓紧了苏俊楚的手臂。

    老天,今天不是愚人节。她在说什么?来生再见?艺电影里的经典对白?苏俊楚的表情顿时像是吞进了一个整鸡蛋。

    “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你。”苏俊楚有点同情地望着念念,这个女孩,也许是从前受过什么刺激,把他当成了一个她记忆中的人。

    他暂时忍耐着没有把念念紧抓着自己的手再次推开,看着她倏然失望的目光,他的心中竟然有了一丝自己都觉察不到的不忍,于是又说了句:“不过,现在认识了,你叫孟念念,很好听的名字。”

    念念无力地松开了紧抓着苏俊楚的手,果然,他并不记得她了。

    算了,还是先不要说那么多了,他此时的目光,明显的是已经以为自己的脑有问题了。再说多了,也许他会把自己当成精神病院里面跑出来的疯。

    念念想了想,又问道:“你是不是有个妹妹叫苏小柔?”

    “没有,我是独。”苏俊楚轻轻笑了笑,露出洁白好看的牙齿,风采很迷人。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孩这么有耐心,一直站在这里回答她这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以他本身的性格,是很不喜欢和女生谈论一些八卦话题的。而且现在,他的同还在球场上等着他去练球,今天晚上他们计算机系和化系在校篮球馆有一场恶战,他早就应该拿了球就走的。

    可是,这个女孩,这么奇怪,这么与众不同,似乎对他有一种奇异的牵引力,让他竟然不由自主地想呆在这儿,和她多说一会儿话。

    听到苏俊楚说没有妹妹,念念的心里又是一阵失落。

    转而一想,现在她的同龄人哪一个又有兄弟姐妹呢?几乎大多数都是独生女吧。苏俊楚没有妹妹也很正常,这样想着念念又觉得释然了。

    她的脑海里又回想起了在古代,苏俊楚临终之前对她说的那句话:“念念……今生无缘和你相守,来生……我们再见……”

    念念也记得,在她昏死过去的时候,她是紧紧地抱着苏俊楚,对着他说:哥,哥,如果我们有一辈,你一定要记得我!我要和你在一起!

    眼前的这个男生,分明就是今生的苏俊楚,不仅长相一模一样,连名字都一模一样。

    她和苏俊楚,真的在今生相见了,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对她的记忆?他为什么对她的名字,对她的整个人没有一点印象?

    几个女生嘻嘻哈哈地走过,看到了苏俊楚,立刻围了过来:“苏长,晚上我们到体育馆给你当啦啦队,加油哦!你们系一定能夺冠!”

    “谢谢!”苏俊楚对她们报以礼貌的微笑。

    “长!加油!”那几个女生对苏俊楚做了一个胜利的v字手势,又嘻笑着跑远了。

    念念依然一眨不眨地望着苏俊楚,无数次魂牵梦萦的人影,如今就在眼前。前世的爱,他们无缘相守,今生的缘,她再也不想错过。

    “苏俊楚,你确定你对我没有一点印象吗?其实,我们从前是一对恋人,生死相依的恋人。”念念忍不住又说了一句。

    今天莫不是见了鬼?苏俊楚扬了扬眉,看着念念那一脸认真的表情,他有点好笑,又有点好气,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神经兮兮的女孩:“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确定我从来没有女朋友,更谈不上恋人。”

    念念还想说话,这时候,球场上等待的那几个男生大肆吹起了口哨:“苏俊楚,还练不练球了?大家都等着你呢!别看到美女就走不回来了。”

    “马上就来了!”苏俊楚对着球场大喊了一声,又转头望着念念说:“我得去练球了,再见哦。”

    念念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呆呆地看着苏俊楚转身跑开。

    苏俊楚跑了几步,他感到身后那个叫孟念念的女生还在深切地注视着他,她柔和又执着的目光,似乎对他有着不可抗拒的强大力量。

    他不由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那女生的眼睛里,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动,她要哭了吗?

    苏俊楚突然感到自己心底某个柔软的角落似乎被轻轻地触动,不可抑制地疼了一。这种感觉,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

    他又跑了回去,站在念念的面前:“有兴趣看球赛吗?如果你愿意,晚上一起吃饭,请你去看我们打球。”

    “嗯,有兴趣。”念念点点头,嘴角露出甜美的微笑。

    她没有想到苏俊楚突然会转回来,邀请她去看球赛,有点意外,但是更多的是开心。

    只要有机会和他在一起,那就好。她相信,只要他们多一点接触,终有一天,苏俊楚会想起和她曾经有过的一切的。

    “那么,六点钟,我在校东门外等你。”苏俊楚简单干脆地说了句,不等念念回话,抱着球跑到球场去了。

    于是,午六点,校园东门那里出现了一点小小的骚乱。

    校里的顶级风云男生,从来不与任何女生单独约会的苏俊楚,竟然带了一个漂亮但很面生的女生,一起走进了校园旁的一家环境幽雅,也是他们这个大里的情侣经常爱光顾的小吃店,共进晚餐。

    那场面,让所有的女生欣羡,让所有的男生大跌眼镜。

    念念和苏俊楚找了一张桌坐,一个戴眼镜的男生凑了过来,一只手搭上苏俊楚的肩膀:“什么时候的事?你这家伙,保密工作做得够到位的啊。”

    “刚刚开始的。”苏俊楚淡淡地说,将菜单递给念念:“想吃什么?”

    “我吃东西很随便的,你点吧,面条也行。”念念将菜单又推给苏俊楚,在心里想着苏俊楚刚才说的那句话:刚刚开始的……这句话什么意思?刚刚开始什么?

    “这位美女,你不用为他节省的。苏公的家里可是大款,他又难得请女生吃一次饭,你怎么能说吃面条也行呢?”那个戴眼镜的男生嘻嘻哈哈地望着念念。

    “你也知道我是难得约会一次女生,还不知趣点?”苏俊楚不耐地瞪一眼那个多话的男生。

    “ok!ok!我立马知趣地消失,不影响你们约会,你们约吧!”那眼镜男生促狭地挤挤眼走开了。

    念念的脸微微一红,在古代的时间呆得长了,这种现代大生之间的不拘小节倒让她有些不适应了。

    苏俊楚说他们在约会,他记起了一点什么吗?这话念念听起来怎么心里这么舒服?

    苏俊楚随意点了几个菜,给念念要了一盒酸奶,自己要了一杯啤酒。

    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又不断的有男生女生走过来和他打招呼,而且全部都颇有兴趣地盯着念念打量一番。

    等到终于安静来,念念说:“看样,你在校很出名。”

    “一般吧,我比较喜欢参加校的一些活动,认识的人多一点而已。”苏俊楚不以为然地说。

    “那个……你是不是记起我了?”停顿了片刻,念念喝了一口酸奶问道。

    “我对你的最早记忆,仅限于今天午的篮球场边。”苏俊楚回答得云淡风轻。

    “那你,为什么会跟他们说我们在约会?”念念不由有些泄气。

    “难道我们不是在约会?”苏俊楚反问,黑亮的眼睛深邃地看着她。

    念念一时无语,过了一会儿才说:“我跟你是前世的恋人,我是穿越过去的,那时我喊你哥,你还是宁朝的开国皇帝,本来我们说好要终生相守,可是……你被兰心公主了毒。你临死的时候对我说,来生我们再见。”

    苏俊楚的表情又被念念雷到,半天没有说话,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

    念念以为他是对自己的话有所触动了,便又期待地望着他说:“你想起来了吧,那时,我和你……很相爱的。”

    “我在想,你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得多了?还是,脑细胞过于丰富?”却不想苏俊楚怪怪地看了她一眼,慢吞吞地冒出了一句这样的话。

    念念彻底无语,她这才知道,要让苏俊楚回忆起他们上辈的那些事情,道很艰巨。

    菜一盘盘端了上来,念念闷头开始吃饭。

    尽管今生如愿遇到了苏俊楚,可是,他一点都不记得他们曾经深深相爱的前世情缘。他看着她的表情,似乎觉得她是一个傻。这些,让念念没有兴趣再说去。

    “你似乎很能吃,怎么还这么瘦?”不料苏俊楚却又突然说道。

    念念有点受不了了,这个苏俊楚,虽然长得和从前的哥一样,但是却远远没有哥那么温和体贴。

    “天生的,长不胖。”念念闷闷地吐出几个字,又瞪着苏俊楚,加重语气说:“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你别以为我是脑不对劲。”

    苏俊楚笑起来,静静地看住念念因为有些生气而微微涨红的脸,低沉地开口:“我从来不相信前世今生那样的说法,不过,如果你坚持要说我是你上辈的恋人,我不介意,这辈和你试一试。”

    念念刚喝了一口酸奶被呛住,抬头望着苏俊楚似笑非笑的脸:“试一试?你是说……”

    “我是说,从现在开始,你可以算是我的女朋友,我们可以试着,恋爱。”苏俊楚镇定而清晰地说,仿佛在说一件最简单不过的事情。

    念念又呛了一,他怎么说这样的话这样平常?想了想,终是忍不住问道:“你……经常这样追女生?”

    “我记得我午跟你说过,我从来没有过和女生交往的经历。”苏俊楚挑眉看着念念,似乎对她问出这样的话很不满。

    “哦……那怎么突然这样……你也没有记起来我们以前的事情……我们,还不熟吧。”念念结结巴巴地说。

    “慢慢不就熟了。”苏俊楚微微一笑,望住懵懂又疑惑的女孩:“我很想了解看看,一个像你这样稀奇古怪的女孩,脑袋里到底装了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念念望着苏俊楚,那熟悉的面孔,温暖的笑容,让她的心中在一刹那间充满了崭新的喜悦,不由甜甜一笑:“我愿意让你了解,我会把我心里装着的那些事情全部都告诉你,你肯定会想起我来的。”

    苏俊楚脸上的笑意加深:“想不想得起来,不都是一样吗?现在,我也没有不接受你的表白。”

    “喂,你搞清楚,我这不是对你表白……”念念一时气结,又涨红了脸。他以为她是一个想方设法追求他的女孩吗?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那么,算我对你表白。”苏俊楚笑着妥协,他觉得念念生气加上一点着急的表情很是可爱,而他似乎不忍心让她更着急。说着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又道:“吃好了没有?球赛要开始了。”

    “那走吧。”念念用纸巾擦了擦嘴,站起身来。

    两人结了账,走出了小吃店,一起往校园里走去。

    斜晖脉脉,清风袅袅,念念和苏俊楚边走边聊,渐渐话题越来越多。他们并肩而行的身影,很协调,也很般配……

    望着身边熟悉的人影,前尘往事一幕一幕涌上念念的心头。

    展慕颜,小柔,李默,李睿,柳扬风的笑容一个个从念念的眼前翩然闪过。也许,有缘终能再见。念念在心里默默地念叨,忽然间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充满了期待,也充满了希望……

    本版结局后记:

    现代,念念和苏俊楚经过一段缠绵悱恻的恋爱,有情人终成眷属,两人结为美好姻缘。

    古代,李默做了皇帝,苏小柔为皇后。因为苏小柔的小性,两人偶尔会闹一点小别扭,但是总体来说,恩爱甜蜜。

    李睿在回宫之后,与长相酷似苏小柔的雪姬相识相恋,成为幸福美满的一对。

    柳扬风,依然四海漂泊,行踪无定。当然,最终也娶妻生。

    而展慕颜,那个有着绝世俊颜的翩翩美男,在念念离开之后,终身未娶。他的一生,都是潇洒而又寂寞的。

    他的全部爱恋,都给了一个叫念念的现代女孩。

    他的身边,也许会有很多娇美如花的女。但是,他却再也没有对谁像对念念这样,这么深情,这么疼爱,这么迁就……

    他也再也没有爱过一个女,像爱念念这样,为她柔肠结,为她一世孤单……

    ---

    亲爱的们,这个故事还有另外一个结局,是念念留在古代没有回现代的最终归宿。不会长了,宝贝们喜欢可以慢慢看,面接苏俊楚在宫中中毒之后。

    ---

    念念彻底地昏死过去,她还紧紧抱着苏俊楚的身体,怎么拉也拉不开。从她口中喷出的鲜血,染红了两个人的衣衫……

    这情景,吓坏了冲进来的珠珠和宫女,也让紧跟着进来的苏小柔眼前发黑,站立不稳。

    她惊恐地叫了一声:“哥!念念!”人也就软绵绵地倒了去,李默在身边一把抱住了她。

    悲剧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发生了,失去了从小相亲相爱的哥,对苏小柔来说,是心灵上难以承受的剧痛。

    但是,她还有李默,她还有爱情的滋养,李默对她的呵护和慰藉,足以让她从失去至亲的伤痛中逐渐走出。

    而对念念来说,苏俊楚走了,则带走了她的全部欢乐,抽取了她的整个灵魂。

    她整整昏迷了五天五夜,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唯一能说出的话是:“哥,我要我的哥,你们谁把他还给我……”

    苏小柔抱紧了念念,泣不成声。

    念念却没有哭,她的眼泪,也许在苏俊楚跟她诀别的时候,就已经流完了。

    她只是反复地说着:“我想找哥,他说过,会带我一起走,去很多很多地方……为什么,他说话不算数?”

    “念念……不要这样,你心里难受,你就哭出来吧。哭出来,也许你会好过一点。”苏小柔流着泪说道。

    “我不哭,哥说过,最不想看到我哭了。他喜欢看我笑,我以后,再也不哭了……”念念喃喃地说着,脸上露出惨淡的微笑,美丽而又凄凉。

    念念的这种模样,令在场所有的人都心里发酸而又发痛。

    可是,谁也没有办法帮助她做些什么,因为,她现在需要的,似乎只有她的哥。而苏俊楚,却再也不可能回到她的身边了……

    接来的日,似乎恢复了平常。逝去的人,已经入土为安,活着的人,生活还要继续。

    李默做了皇帝,理所当然封了苏小柔为皇后。

    念念也留在了皇宫,这种时候,苏小柔是不会放心她离开的。何况,没有了苏俊楚,念念再到哪里都没有了任何意义。

    现在随便到哪儿,对念念来说,都是一样。

    没有了梦想,没有了憧憬,没有了期待,更没有了踏遍万水千山的豪情壮志,她剩的,也许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然而,念楚宫里的一切,都那么深刻地留有苏俊楚的印迹。

    夜深人静,念念躺在床上,仿佛还能感受到苏俊楚温热的气息,那熟悉而又亲切的感觉包裹着她。她似乎还能听到苏俊楚在她的耳边轻轻诉说:“念念,我爱你!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念念意识地伸出手去,希望能触摸到那个令她梦魂牵系的人影,身边却空空如也。

    残酷的现实就这样赤luo裸地呈现在念念的面前,她的哥,她刻骨铭心爱着的那个人,再也不可能温柔地搂住她,给她最贴心的怀抱。再也不可能陪着她,走完今后的漫漫岁月旅途了……

    那些温馨甜蜜的过往,只能成为记忆里最不可触碰的伤痛。念念说过了再也不哭,然而每当此时,泪水还是悄无声音地打湿了她的整个面庞……

    短短的一段时间,念念以惊人的速迅速消瘦去,憔悴去。

    她可爱的圆圆脸,不再那么饱满,巴显得更尖了,一双妩媚灵动的丹凤眼,也失去了原有的神采。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