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苏俊楚的意外离去,展慕颜知道自己永远都没有机会可以真正拥有念念。甚至现在,他也知道,在念念的心中,她哥的分量还是重得谁都不能替代。

    但是,他不介意,他什么都可以包容念念,包括念念对她哥这分始终割舍不的感情。

    他很懂得怎样去爱,他不会小气到去和一个死去的人争风吃醋。如果不是这样,他也走不进念念的心。

    “哥,我就要跟展慕颜回他的家乡了,做他的妻,你不会怪我吧?”念念轻声说着,缓缓擦干眼泪,轻言细语说去:“你离去的时候曾经对我说过,让他照顾我,你会很放心。这两年来,他确实对我很好很好,好得小柔他们都看不过去了。我感到自己也渐渐了他,离不开他了。岭南很远,哥,你别为我担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还有展慕颜,他也会照顾我。只是以后……我可能不能常常来看你了,你如果孤单了,就托梦给我……”

    念念说着说着,泪水又模糊了双眼,她说不去了,趴在苏俊楚的墓上,泣不成声。

    展慕颜走过来,轻轻扶起念念,一边帮她擦着眼泪,一边说:“念念,以后,你仍然可以时常来看你的哥。岭南虽然离京城远,但是只要你想来,我随时都会陪你过来。”

    念念看了看展慕颜,低声地问:“我真的还可以经常回来看哥吗?你不计较……这些?那么远,你真的愿意一直陪着我来吗?”

    “是的,我不计较,我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是开心的。”展慕颜叹息一声说道。

    “展慕颜,谢谢……”念念含着眼泪笑了,又由衷地加了一句:“以后,我会全心全意做好你的妻。”

    展慕颜微微笑了笑,眼前的念念,泪痕未干,楚楚可怜,却还惦记着对他说一声谢谢,实在可爱得让他心疼。

    轻轻揽过念念的肩膀,展慕颜说:“念念,我早就说过,能一辈对你好是我最幸福的事情。这些都是我自己愿意的,以后,我们彼此属于彼此,不要再对我说谢谢了。”

    “嗯,好,我不说了。”念念点点头,她此时显得特别乖巧。

    再次充满感情地看了一眼苏俊楚的陵墓,念念轻轻地说:“我跟哥说好话了,可以走了,我跟你回游龙阁。”

    两人一起往陵园外走去,展慕颜牵着念念的手,突然感觉她走的姿势不大对劲,轻微一跛一跛的,似乎走得很吃力。

    他停了来问道:“怎么了?念念,腿不舒服吗?”

    “有点吧,可能刚才跪得时间长了,腿很僵,走着疼。”念念说。

    “你这傻丫头,怎么不早点说?”展慕颜心疼地责怪道,一边伸臂将她抱了起来:“我抱你走,以后哪里有不舒服都要先告诉我。”

    念念顺从地靠在展慕颜的胸前,双臂勾住他的脖颈,感到他的怀抱是那么温暖,踏实。

    不由冒出一句傻乎乎的话:“展慕颜,你说我们两个为什么会认识?明明我在现代,你在古代,隔了好多年的。”

    “呵呵,有缘千年来相会。念念,可能你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没有认识你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原来一个女孩的感觉会这么美好。那时候,我在众人面前夸海口,打赌这辈没有一个女人能捕捉到我。没想到,遇到了你,我乖乖俯称臣。”展慕颜笑着说,此时再回忆起和念念相遇相识一幕幕往事,一切感觉那么妙趣横生。

    “你那时还把我捆起来,真可恶。”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展慕颜的场景,念念仍然有点愤愤然。

    “早知道你是我命定的那个女人,真该那时就要了你,也省得走了这么一大截弯。”展慕颜坏坏地一笑,俯脸来在她的唇上印一个轻吻。

    “你那时要是真敢那样,我就去告你!”念念凤眼圆睁说。

    “那现在呢?念念,现在总行了吧。嗯,要不要,晚上只开一个房?像上次那样……”展慕颜越发笑得暧昧无尽。

    “哼,你想都别想,你知道这样在我们那儿叫什么吗?叫非法同居,也就是未婚同居。违反法律的事情,我才不干!”念念凶巴巴地瞪他一眼。

    “未婚同居,顾名思义,这个词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说没有成亲就住在一起?”展慕颜含笑问道。

    “聪明!正解!”念念称赞了一句。

    “呵呵,念念,你不想跟我未婚同居,我一点儿都不急。我已经等了你两年,不在乎多等这几天。反正,不几天我们就到家了,我爹娘早就安排好了。到时候我们成了亲,你是我名正言顺的妻,你还不和我同居吗?”展慕颜微微一笑,又贴近念念的耳边低声道:“先跟你提醒,你想跑也跑不了了,那时,我会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

    “天哪!莫非你上辈是野兽,吃人都不吐骨头,好恐怖!”念念故意惊叫起来。

    “哈哈哈,可能是的,是个专门想吃你的野兽。”展慕颜大笑起来,忍不住又俯脸来亲吻了她一:“念念,你好可爱。”

    此时念念突然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小眉头微微蹙了起来,美丽的丹凤眼探询地看着展慕颜:“展慕颜,你爹娘是什么样?凶吗?我有点……怕见人家家长。”

    “你也有怕见的人?”展慕颜调侃地扬了扬眉,说道:“他们真的挺凶的,我爹经常砸桌摔椅,吹胡瞪眼更是家常便饭,我们那儿方圆几十里的人听到我爹的名字就怕。我娘也是女中豪杰,一生气就拿粗棒打人,曾经有个丫鬟帮我娘梳头时不小心摔断了她的木梳,我娘一就把那个丫鬟的胳膊拧断了……”

    “等等,等等……你先让我来。”念念的小脸有点点变色,打断展慕颜的话,挣扎着想从他的身上跳来。

    “干嘛?腿不疼了?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不准来!”展慕颜轻笑一,不理会念念的反应,将她抱得更紧。

    “我的意思是……那个,我得再考虑一……或者,以后再去你家。”念念干笑一声说道。

    那样的爹娘,天哪,令念念心惊肉跳了,光听一这些事迹就足以让她唇寒齿冷。

    “呵呵,就因为这就不去我家了?念念,你是嫁给我,又不是嫁给我爹娘。”展慕颜笑得更加炫目。

    “虽然是这样说,可是,可是……你爹娘……那样……展慕颜,你也知道我是不懂什么规矩的,万一哪天惹到你娘,她一不顺眼把我的胳膊或者腿拧断了,我找谁伸冤去?我可不想好端端变成残疾。”念念开始还说得结结巴巴,后来就变得理直气壮了。本来嘛,只要正常一点的人,有谁想跟这样野蛮的公公婆婆相处呢?

    “没关系,念念,你忘了我是神医吗?如果我娘把你的胳膊腿拧断了,我负责给你接好,保证完美如初,一点事儿都没有。”展慕颜轻轻松松地说,脸上的笑容不变。

    “好啊,展慕颜,我还没有到你家,你们就都准备欺负我了。我不干了!放我来,放我来!我要回皇宫去!”这念念生气了,拳打脚踢着要从他的身上来。

    “乖乖的,不准乱动!”展慕颜把念念的手脚控制好,看着她又惊又急的脸,朗声大笑:“我的傻丫头,真把你吓住了?这都是逗你玩的,你也不多动脑筋想想,我爹娘会是那样的人吗?那样的爹娘能生出我这么出色的儿吗?放心吧,我爹娘都是慈爱和善之人,而且处处以我为主,只要我喜欢的,他们一定当成宝贝。你去了我们家,只有享福的。即便他们真的是那样恶,有我在,你怕什么?我不会让人伤你一根头发的。”

    “坏蛋!你又骗我!”念念撅起了嘴,扬起小粉拳“咚咚咚”地捶打在他的胸前。

    “念念,是我错,你别打了,别打了,打坏了我,以后谁做你相公?”展慕颜笑着求饶,尽管在挨打,却都舍不得放念念。

    这感觉是多么幸福,他此刻是深深地体会到了“打是亲骂是爱”的真切含义。

    念念看到展慕颜的额上脸上都是汗滴,想到他抱着自己走了这么久的,一定很累,感到了心疼。

    于是,凶恶的拳头变成了温柔的小手,一边帮他擦拭着脸上的汗一边柔声地说:“我来自己走吧,你都累得出汗了。”

    “有你这句话,我累也变得不累了,我想一直把你抱上车。”展慕颜冲着念念柔情一笑,那俊美的容颜犹如水中明月的倒影,晃起了醉人的涟漪,倾国倾城。

    念念不再乱动,搂紧了展慕颜的身体,安静地靠在他的怀中,甜甜地享受着他对自己的宠爱。

    o(n_n)o~吼吼,求各种支持鼓励,亲爱的们么么哒!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