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了,我当然不会找别的女人,我有了你不知道有多满足。唉,念念,我真是怕了你。说得我提心吊胆的,真想把你锁起来,每日只看着我一个人,没有机会见到别的男人才好。”展慕颜叹息着说。

    以前因为苏俊楚,展慕颜的心都要被念念伤碎了。如果将来再有一个或者几个男人和他争念念,而念念又了别人的话,他真担心自己会疯掉。

    “呵呵,老公,你担心什么啊?只要你一心一意,我当然不会心二意。”念念含笑道,主动吻了吻展慕颜的唇,安抚了他一。

    “念念,我们已经融为一体,我绝对会忠于你。我们现在就说好,我们两个,再也不分开,彼此忠诚,彼此相爱,相扶到老,好不好?”展慕颜搂紧了念念,热切地说。

    “嗯。”念念点点头,又懒懒地打了个呵欠:“老公,我想睡了,我累死了,腰是酸的,身也痛。”

    “哪里痛?”展慕颜关切地问,支起了身体看着念念。

    “到处都有点疼……”看到展慕颜这么紧张,念念忍不住想撒娇。

    “让我再看看。”展慕颜起身坐起。

    “干嘛啊?你还有完没完?”念念抗议起来。

    “呵呵,念念,放心,我今天不会再碰你了。你说疼,我是想看看,刚才我急,是不是伤到你了?”展慕颜温和地笑笑。

    “啊?展慕颜,今天是我第一天和你成亲,你就差点把我弄伤,那我以后的日还怎么过呀?你一点儿都不疼我。”念念撅着嘴说,心里真的感到了一丝委屈。

    “宝贝,让你受累了……我怎么会不疼你?我这辈都没有像对你这样这么疼过一个人。我说了今天是我第一次要你才会这么猛,我以后一定温柔,不让你痛,只让你快乐,好不好?”展慕颜轻轻地吻着念念的面颊,声音充满怜惜,一边说一边伸过手抚在念念的小腹上,轻柔地给她按摩:“你睡吧,这样揉着你会很舒服的。”

    被展慕颜这样轻轻地揉着小腹,念念真的感到身体舒适了许多。

    睡意沉沉地袭过来,她看了看展慕颜说:“那我睡了,都大半夜了吧,明天我肯定起不来,到时候你别喊我,我自己醒了再起来。”

    “念念,按照规矩,早上你这新媳妇是要去给我爹娘敬茶的哦。”展慕颜说,表情和声音都无比温柔。

    “啊?可是我可能真的起不来,你看现在都这么晚了,我又累……我能不能不起来那么早呢?等我起来再给他们敬茶不是一样的吗?”念念苦着脸说。

    “傻丫头,那怎么一样?你哪有听说新媳妇午或者晚上去给公公婆婆敬茶的?”展慕颜笑道,吻了吻她皱着的小鼻。

    “可是,老公,我真的起不来那么早。你知道,我如果睡不好,明天一整天都会头疼的,还有啊,精神也不会好……”念念拱进展慕颜的怀里,又开始撒娇。

    “好了好了,念念,不起来就不起来吧,你睡到几时就是几时,我不喊你。”展慕颜搂紧了她,无奈地让步,语气柔和得就像是对自己宠爱的一个孩在说话。

    他对念念就是这么疼爱,只要他能做到的,就不想让念念有一丁点儿的不开心。

    “老公,你真好。”念念高兴地给了展慕颜一个吻,想了想又有点过意不去,小声道:“你爹娘,会不高兴的吧。”

    “念念,现在他们也是你爹娘了哦。”展慕颜笑笑,再吻吻她:“只有我去给他们说点好话咯,告诉他们,我的念念因为夜里服侍夫君累,实在不能起这么早,让他们体谅一,勿要见怪。”

    “展慕颜,你千万别在你爹娘的面前胡说八道!这样会让人家怎样想我?”念念涨红了脸,又捶打起他的胸膛。

    “呵呵,我说的是事实,难道你不是因为和我欢爱才这么累的吗?”展慕颜脸上露出更加显而易见的幸福之色,捉住念念打在他身上的小手,宠溺地道:“念念,乖乖躺好,你再这样乱动,我就保不准自己是不是又会对你做出那样的事了?”

    念念吓了一跳,赶紧从展慕颜的身上来,老老实实地躺好:“睡觉睡觉,都不许讲话,也不许动了。”

    展慕颜闻听幸福地一笑,满足地将她抱入怀中,两人相拥睡去。

    念念到了游龙阁,就好像鱼儿游入了大海,小鸟进了森林,对一切都感到那么舒心惬意。

    这里,四季如春,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绿树成荫,是一片纯天然的美丽胜地。

    就像展慕颜说的那样,他的父母,游龙阁的展阁主和展夫人,是一对慈蔼可亲的长辈。

    他们对念念特别好,听说念念无父无母,为了嫁给自己的宝贝儿又远离了家乡亲人,展威夫妇就把念念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来疼爱。

    最让念念感到高兴和意外的是,展慕颜的娘虽然贵为天第一大门派的阁主夫人,却一点儿长辈的架也没有,完全是一个不拘小节,充满童趣的妇人。

    展夫人和念念在一起,两个人很合得来。念念有时候会对她讲一些现代社会的稀奇事,她也能理解,听得如痴如醉。

    她还时常让念念陪着她玩一些妙趣横生的小游戏,两个不同辈分,不同时代的女人,倒是趣味相投,一见如故,成了名符其实的忘年交。

    念念不止一次对展慕颜说:“你娘如果生在我们那个时代,绝对是一个走在时尚前沿的新潮人物。”

    “呵呵,你跟我娘那么投缘,说明你早该是我们家的媳妇了。”展慕颜一边笑,一边搂过念念柔情地亲吻着她,叹息道:“念念,你总是和娘在一起,陪我的时间都少了。”

    “难道你还跟自己的娘吃醋?”念念轻轻瞪他一眼,推开他说道:“我制作了一副扑克,准备教你娘打牌。你也去,咱们个人正好一桌斗地主。”

    展慕颜被念念拉着去凑数,陪自己的娘亲和老婆打牌,虽然纯属无可奈何,心底却充满了幸福。

    是啊,把心爱的女孩娶进了家门,看到她在这里过得这么开心,又和自己的父母相处得这么融洽,还有什么是比这更为幸福和快乐的事情呢?

    展慕颜现在,就沉浸在这种神仙般的幸福美好生活之中,对念念,他是怎样爱也觉得不够。

    生活就像涂了蜜那样甜蜜温馨,可是,有时候展慕颜还是很操心。

    念念是个不肯消闲的人,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她也不让展慕颜陪同,经常一个人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害得展慕颜不仅要四处寻找,还时常担惊受怕,真恨不得能用个绳把念念拴在自己的身上。

    这一天午后,骄阳似火,热气袭人。

    本来念念和展慕颜在一起相拥午睡,一觉醒来,展慕颜却又不见了念念的人影,不禁在心底叹息:这小丫头,真是一刻也不让人安心呀,又跑到哪里去了?

    看不到念念,展慕颜的心里就牵挂难安。

    念念现在已经是他的妻,他希望时时刻刻都能把念念捧在手心里好好呵护。

    展慕颜起身出门去找念念,心想:今天一定要跟那个闲不住的丫头说清楚,以后她想到哪里,最好都不要单独行动,要记得叫上他这个老公。

    去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看到念念。

    烈日炎炎,热浪滚滚,展慕颜找得一头大汗。无意中走到游龙阁的练功场,却一眼看到那开阔空旷的场地中央,念念正和几个游龙阁的女弟一起,像模像样地练习拳脚。

    在那些白衣飘飘的游龙阁女弟之间,念念显得特别扎眼。

    也许是因为天气热,也许是为了练功方便,她此时竟然把自己的服装改成了展慕颜从未见过的奇怪样式。

    外面没有套长裙,也没有穿长裤,只穿了一身短短的衣裤,看上去触目惊心。

    她的衣领不见了,领口开成了低低的圆形,露出一截白皙美好的玉颈。袖剪得很短,玉藕般的臂膀风姿绰约地裸露着,裤腿也剪了半截,短得只齐膝盖,一双洁白匀称的小腿完全展示在了外面。

    若是在现代,念念的这身穿着就算是最普通的夏日装束了。短袖中裤,可以说是很保守的打扮了,但是她现在是在千年前的古代,这么穿就实在惊世骇俗了。

    展慕颜在一边看得又好笑又好气,好笑的是,念念为了怕热,倒是挺会想办法的。

    好气的是,她就这样把自己美丽的脖颈,美丽的胳膊,美丽的小腿全数展露在外面,要是给别的男人看了去,那可真是让他不舒服。

    念念是他的女人,这些地方怎能给别的人看到呢?不行!绝对不行!

    “念念,你干什么呢?走,跟我回去。”展慕颜走过去,捉住还在一招一式勤奋苦练的念念,牵着她的手就要往回走。

    “哎,你别捣乱,我在练功。我从小就有一个当侠女的梦想,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又有师傅教我,又有时间练习,你别破坏我呀。”念念正练得兴起,当然不愿意跟他回去,挣脱开展慕颜的手,对那名正在教她的女弟说:“咱们继续。”

    “以后,没有我的许可,不准随便教少夫人练武!跟每个弟都传达到。”展慕颜却面色严肃地对那名女弟吩咐。

    “是!少阁主!”那名女弟答应一声,低了头不敢多说话。

    “展慕颜,你这是什么意思?干涉我的人身自由啊,我练武功怎么了?你连这都要管?”念念生气了,气呼呼地瞪着他。

    “念念,你现在怎么能练功呢?你的身体……要练也是以后,别胡闹了,外面这么热,乖啦,回去。”展慕颜好脾气地哄着她,看到念念还是不情愿跟他走,性将她横腰抱了起来往回走。

    练功场上,那几名游龙阁女弟失神地看着展慕颜抱着念念走远,心里全都空落落的,五味陈杂。一时既是羡慕,又有着说不出来的失落。

    从来不知道少阁主会对一个女人这么体贴,这么疼爱,这么迁就。

    风华绝代的少阁主,几乎是这些青春女孩每个人心目中的美好幻想。以前,少阁主还会时常跟她们说说笑话,偶尔也会有一点亲昵的表示。

    现在,却从来看也不多看她们一眼了。他的整颗心,都拴在了少夫人一个人的身上。

    自从两年前,少阁主离开了游龙阁,到他带着少夫人回来成亲,他就完全变了一个人,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嘻嘻哈哈,整日风花雪月的少阁主了。

    他的眼睛里,似乎只能看得到少夫人一个女人,而她们,即使再努力装扮自己,表现自己,少阁主也不会有丝毫在意。

    展慕颜抱着念念往回走,念念还在挣扎着想来,迎面却刚好碰到小五和小六。

    两名少年看到念念那身奇怪的打扮,都惊讶地张大了眼睛,脸也一红了,喊了一声:“少阁主,少夫人。”就赶紧闪开了。

    展慕颜将念念搂得更紧了一点,贴近她的耳边说:“你看你,穿得这么撩人,把小五和小六的眼睛都看直了。”

    进了,展慕颜把念念放到床上,一边激烈地吻着她,一边说:“念念,以后,再不许穿成这样到外面了,你会把我吓出问题来的。”

    “这很难看吗?”念念伸了伸手脚,让自己的身体更舒展,不以为然地说道。

    “不,很好看。不过,我不想让别人看到你这样……”展慕颜欣赏地看着念念完美无瑕的体型,那露在短短衣衫外面的粉颈,胳膊和小腿,白皙娇嫩,使她显得那么性感迷人。

    他忍不住又俯身去亲吻她娇美的粉颈:“念念,你只属于我,只能让我一个人看到这些地方。”

    “哼,封建思想,这在我们那里是最普通的夏装了。我还没有弄一身更暴露的出来呢,小吊带或者超短裙。”念念轻轻地哼了一声,心里还在为展慕颜破坏她的习武计划而不高兴。

    她伸手推开他在自己身上越来越不老实的唇,气鼓鼓地问:“你说,为什么不让我练武?”

    “傻瓜,你现在是特殊时期,怎么能不分轻重地乱动乱跳?万一伤了身体怎么办?”展慕颜顺势亲吻起念念的手心,一边温柔地说。

    “什么特殊时期?我的身体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你不要小题大做,乱找借口!”念念甩开手,没好气地说道。

    “念念,我们都成亲这么久了,你也不想想,说不定你的这里,已经有了我们的宝宝。你还去练武,那不是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吗?”展慕颜轻轻抚摸着念念的小腹说。

    “可是现在明明没有!我一点感觉都没有,若是有了,我自然会知道该怎么做!”念念没想到展慕颜是在考虑这些,虽然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嘴上却还是不愿意认输。

    “没一点感觉吗?看来,是我们还不够勤奋。”展慕颜轻轻笑着,掀开念念薄薄的小衣衫,一就含住了她胸前的粉红蓓蕾,手也情不自禁在她的身上肆虐起来。

    “你干什么啊?大白天的……”念念推着他,心想,男人可真没救,除了每月那几天特殊的日,他哪天晚上不缠着自己玩成人游戏,现在还说不够勤奋……

    “我想早点制造出我们的宝宝,念念,别推我,我就亲一你,亲一就好。”展慕颜喘息着说,不舍得离开她的身体。

    “不行,门都没有关好……”念念低声说,已经被他密密麻麻的吻弄得酥软无力了。

    “现在没有人会来。”展慕颜眼眸里流转着醉人的柔光,吻变得越来越炙热。

    “万一呢……”念念还是不放心。

    “没万一。”展慕颜低哑地说,干脆将唇移到了念念的唇上,用吻堵住她的嘴,不让她再说话:“小东西,你真迷人……”

    “你要真想……把门锁好了,再来……”念念轻吟着说。

    “真的?”听了这句话,展慕颜的眼眸发亮,又在念念的唇上重重吻了一:“宝贝,等我……”

    展慕颜起身去锁门,恰在此时,展夫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念念,念念!”

    念念赶紧从床上坐起,整理好自己的衣衫,脸颊却依然绯红如醉。

    展慕颜站在门口,悻悻地看着他那永远有一颗童心的娘亲推门走了进来。

    “儿,你也在啊。”展夫人是个四十来岁的美丽妇人,看起来却顶多只有十出头,比一般的年轻女人还有风韵。

    此刻,她笑吟吟地看着里的一对璧人道:“念念,快跟娘出去吃东西。刚才西域那边的分部送来了一种咱们这儿从来没有见过的蜜瓜,黄皮黄壤的,脆生生的甜,你们年轻人准喜欢吃。”

    “嗯,好,娘,马上来。”念念笑着答应了一声。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