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想去寻找薇儿的元神。我已经将族人们托付给了梅夫人,协助圣魔王整顿魔族也告一段落了,接下来我该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了。”

    “你要上哪儿找去?少薇妹妹的元神被关在虚空之中,没有传送门你根本去不了,我们不是说好了等事情都办完就一起想办法嘛,你怎么突然变卦要一个人去找了呢?”

    楚凝以为尹少靳等不及了,略带歉意地说道:“我知道你很着急,我这边的事确实多了点,但是很快就结束了,我已经找到母亲投胎转世的地方了。”

    “是么,那太好了,恭喜你找到瑶凰圣女的下落。”

    “谢谢,如果三生石上的线索指向没错的话,母亲就在曲幽岭,我和承封正要赶去那里就碰到你了。”

    “在曲幽岭?这么看来瑶凰圣女并没有转世为人。”尹少靳似乎并不意外,若有所思道:“难道是那只花露雀?那只花露雀一直在帮你,我那时就觉得奇怪,如果她帮你是因为你觉醒了朱雀血脉的缘故,总觉得有些说不通。

    万鸟朝凤的奇观是由你的血脉力量引起的,这是可以肯定的,但你在救那只花露雀的时候还没有觉醒朱雀血脉,她为什么还会帮你?就算是为了报答你对她的救命之恩,也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帮你吧?所以我怀疑那只花露雀很有可能就是瑶凰圣女,她一定认出了你是她的女儿才会不遗余力地帮你。”

    尹少靳的分析还是很有道理的,楚凝赞同道:“我和承封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想去确认一下,如果真是如此,我就把母亲带回战神殿,让她和父亲团聚。”

    楚凝估算了一下时间又道:“两天,最多再有两天时间就够了,你只要再等我两天,到时我们一起回天庭,看看有没有可能再开一次传送门。”

    “算了,开启虚空传送门的风险太大了,天帝那关首先就过不去,还是别冒这个险了。我相信这不是唯一救薇儿的方法,一定还其他的办法可以将薇儿的元神带回来。”

    “能想的我们都想过了,除了再开一次传送门还能有什么办法?”

    尹少靳想了想,问道:“你可曾听说过失魂招领?”

    “失魂招领?什么东西?从未听说过,是一种法术吗?”楚凝茫然地摇了摇头。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一个地方的名字。前几天我遇到两个人,一老一少,老的自称觅魂师,少的自称抚魂使,他们穿着奇装异服,举止怪异,说的话有很多我都听不懂,他们就来自这个叫做失魂招领处的地方。据他们所说,他们的任务就是专门游走各地,寻找那些因各种意外而迷途的魂魄。”

    因各种意外而迷途的魂魄?尹少薇不就是这种情况?

    楚凝眼睛一亮,充满希翼地问道:“包括虚空吗?他们能帮我们找回少薇妹妹的元神吗?”

    尹少靳遗憾地摇了摇头道:“不能,他们说薇儿元神所在的虚空不属于他们两人的管辖范围。我也问过他们,应该找谁,但是他们似乎不愿意透露太多的事情,也不肯告诉我失魂招领处究竟在哪里,所以我才来向你告别。”

    楚凝不免有些失望,但她明白了尹少靳的意图,惊讶地说道:“难不成你打算……偷偷跟着他们?”

    “没错。”尹少靳点了点头道:“他们今日就要离开了。”

    “这个什么失魂招领处之前听都没听说过,三界之中何时有这样一个地方?到底靠谱吗?别是忽悠人的吧?”

    “去了不就知道了。”尹少靳似乎下定了决心,说道:“为了找回薇儿的元神,不管这两人说的是真是假,有没有这样一个地方存在,只要有一丝可能我都不会放过。”

    “我明白了,那你自己小心,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就立刻给我传讯。”楚凝知道尹少靳心意已决,也就不再劝阻。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不过你们的喜酒我可能赶不上了。”

    夜承封拍了拍尹少靳的肩膀说道:“那有什么关系,若是尹妹妹能够醒来,等你回来我们就好好喝个痛快,一醉方休。”

    “好,一言为定,你们多保重,我走了,不必相送。”尹少靳转过身,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

    望着尹少靳走远的身影,楚凝叹了口气道:“但愿他真的能够找回少薇妹妹的元神。”

    “尹妹妹吉人自有天相,按说她的元神在那场爆炸中是绝不可能存活的,但她偏偏活了下来,这就说明尹妹妹命不该绝,所以她一定会醒过来的。”夜承封搂住楚凝的肩膀安慰道。

    “你说得对。”楚凝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夜承封牵起楚凝的手,说道:“看够了吧,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

    楚凝转过头看了夜承封一眼,忍不住打趣道:“唔,是该走了,再不走我怕自己被某人给酸死。”

    “咳——”夜承封赶紧岔开了话题,问道:“咱们要不要先回仙遥派跟我师父还有师伯他们说一声?”

    “算了吧,我可不想又被师叔嫌弃,她把师父看得那么紧,每天形影不离地陪在师父身边,你好意思打扰他们呀?”

    “也是,不过你也别怪我师父,师伯的元神一直不怎么稳定,她好不容易才让师伯元神归位,自然格外小心,要是师伯有什么闪失,她一定不会独活。”

    “我明白的,我怎么会怪师叔呢?我只是有些感概。谁能想到师叔竟然偷取了师父的一魄,还把那一魄给丢入了轮回井,让它投胎转世。更没想到的是,天铭真人居然就是那一魄的转世。

    师叔这么做虽然保住了师父的命,可是却苦了自己,她等了师父这么久,如今总算可以和师父在一起了,师父却已经不记得天界的事了。要不是他还留有天铭真人的记忆,恐怕连我也不记得了。

    上一世我拜了天铭真人为师,这一世又误打误撞成了中遥峰的弟子,现在想想我和师父之间的缘分或许早就注定好了。只是师父忘记了师叔,师叔心里一定很难过吧?”

    “你错了,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师父其实过得很开心,即便是苦,她也甘之如饴。我想师父在决定藏起师伯一魄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师伯不会记得她,但她还是这么做了,因为对师父来说,只要能够陪在师伯身边,她就心满意足了,这是师父上万年来唯一的心愿。

    以前师伯无法实现师父的愿望,久而久之这个愿望就变成了一种奢望。师父住在战神殿的时候总是把自己关在仙遥阁里,我也很少见她笑,但这一年来我却时常在她脸上看到笑容,所以师伯不记得我师父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师父自己觉得开心就好,不是么?”

    “这倒是。”楚凝赞同地点了点头。

    “不过我相信师伯忘记谁也不会忘记我师父的,就算他现在忘了,也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师伯会想起来的,有些记忆刻骨铭心,哪怕转世投胎也不会忘记。”

    对此,夜承封感同身受,但是说着说着他却觉得有点不对劲,楚凝怎么那么安静?

    低头一瞧,就看见楚凝冲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副坏坏的表情,质疑道:“刻骨铭心?永世难忘?那为什么有人却把我给忘了?难道我对他来说还不够刻骨铭心,不够难忘?”

    夜承封心虚地瞥了楚凝一眼,不动声色地说道:“是嘛,竟有此事?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啊,你说气不气人?所以我决定要狠狠地惩罚那个把我忘了的人。”楚凝偷笑了一下,没想到夜承封也学坏了,居然光明正大地耍起赖来。

    夜承封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道:“确实该罚。”

    “那我应该罚他什么好呢?”楚凝歪着脑袋,眨巴着大眼睛,故意做出烦恼的样子。

    “呃……就罚他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天天都陪着你宠着你,陪到你烦了腻了不想要他了为止,行不行?”

    “不行,我觉得罚得还不够狠。”楚凝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那你想怎么罚他?”

    楚凝带着点娇嗔的口气,挽住了夜承封胳膊说道:“我要他永远都陪着我,就算我烦了腻了打他骂他赶他走,他还是得陪着我,哪儿都不许去。”

    “好,那就让他死皮赖脸地黏着你,生生世世缠着你,让你想甩都甩不掉。”

    “这还差不多,你说他会不会不乐意呀?”

    “怎么会呢,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就好。”楚凝满意地点点头,圆圆的脸上露出了两个可爱的酒窝。

    两人挽着手,有说有笑慢慢走远了,夕阳的余晖洒在他们身上,仿佛为他们镀上了一层金光,让人不由自主产生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若是有人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在他们身后那被拉长的纠缠在一起难分难舍的影子里,有一只黑色的小老虎,好奇地探出了脑袋。

    —— 全本完 ——

章节目录

重生之龙魂少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蔷薇雨雨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蔷薇雨雨并收藏全本小说重生之龙魂少女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