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蕊莹面现尴尬之色。

    她都不知该如何跟外甥女说。

    自己连话都没说上两句,就被人扫地出门了。

    想到此,心里依然是气的,但到底是比方才冷静了许多。

    怀珠公主拽着李蕊莹的衣袖轻轻摇晃撒娇道:“姨母,我听说今晚太后娘娘设宴,为他们接风洗尘。您看……”

    李蕊莹面色一变,目光跟着暗了暗。

    太后娘娘设宴的事,连自己刚入宫的外甥女都晓得了,而消息却没传到她这里,这显然是没打算邀请她了。

    李蕊莹越想越生气,推了三姑一把,“你快出去打听,我要知道实情。”

    三姑迟疑地看了眼怀珠。

    她其实是不想现在离开李娘娘的,怀珠公主是个什么性子,她再清楚不过。

    三姑就担心自己这厢出去了,那厢,李娘娘就被别有用心的怀珠公主给挑拨了去。

    娘娘有如今这地位身份得来不易,三姑自然不希望李娘娘自己作死。

    李蕊莹的命令,三姑不敢违背,匆匆出去找到之前嚼舌根的两名洒扫宫女,从她们那里将事情打听的一清二楚。

    两名洒扫宫女没想到自己二人闲聊的话会被路过的李娘娘听见,自然是吓得浑身瑟瑟发抖跪地求饶不已。

    三姑并没处置她们,只是冷声告诫:“娘娘心善,此次就饶过你们一回。下回再敢嘴碎,就剪了你们的舌头。”

    俩宫女瑟缩着连连点头。

    三姑回去后,将此事巨细无遗禀报给李蕊莹,并说已处置了那两名宫女。

    李蕊莹自然不会将两个低贱的宫人放在心上,三姑说处置了她便将事儿揭了过去。

    三姑忧心忡忡地说道,“如此看来,以往便是连那高高在上的郑贵妃,也被前太子妃给处置了。可见前太子妃手段厉害。”

    “娘娘,若无必要,还是不要与他们对上了。”三姑苦口婆心劝说道,“前太子与太子妃二人,如今贵为神州帝君帝后,自然不会在斯空星上久住。”

    “您如今就先忍耐一二,待他们离去,自然不用再伏低做小。”

    李蕊莹却心生不忿,“你处处让我忍让,别人却未必将我们放在眼里。”

    怀珠在旁听着,早就已经不耐烦。

    如今听自家姨母这样说,急忙点头道,“正是如此。而且别人说你就信了么?那什么郑贵妃的事情,都过去多少年了,你怎么就知道她的死不是另有隐情?”

    “再者说,都说那二位是神州来的,身份高贵无比。可到底是不是谁又清楚?咱们又都没去过上三州。还不是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三姑吃了一惊,用不善的眼神看向一旁的怀珠,“公主此言差矣。你之前不也说过,那乔林姑娘修为了得么?”

    “老奴虽是个修为低劣之人,但至少也懂得观望。那两位神州来的贵人,一看就与常人有异。从外表看,老奴压根儿就感觉不出他们是什么修为。”

    “姨母!”

    “娘娘还请三思。”三姑低头劝说,“且看今日大王的态度便知,若是真出了什么事情,一切苦果还须得娘娘您自负,大王是不可能会帮您的。”

    被怀珠摇晃的脑子发热的李蕊莹,突然清醒了几分,心里寻思着此言不假。

    大王今天完全就无视了她的存在。

    若是她真得罪了那两位神州来的,估摸着大王根本不会维护她,反倒是第一时间将她踢出去交给人处置。

    想到此,李蕊莹感觉气闷的不行。

    她伸手捂住心口,一副心慌气短喘不上气的模样儿。

    三姑见她总算是脑子拎清了,暗暗松了口气,凑到她身旁小声说道,“娘娘,前车有鉴,咱们切不可步上郑妃娘娘的后尘啊。”

    怀珠公主怒目以对,还想说点什么力挽狂澜,便听外面传来急匆匆脚步声。

    “娘娘娘娘,大王的指婚诏书下来了,将咱们公主婚配庆国公府的三子石广进。”

    李娘娘张大嘴巴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听一旁传来怀珠公主尖叫的声音。

    转头一看,怀珠居然被生生气晕了过去。

    ……

    “石广进?”乔木愕然地瞅了墨莲一眼。

    墨莲明白,小媳妇这迷茫的眼神代表着,她完全不记得此号人物了。

    轻咳一声,墨莲顺手将她的小手握入掌心,“就是那个,大年初一那天,意图撞你马车,还给你教训过一遍的人。”

    这么生动的一说,小面瘫立马就会意过来,“原来是他。”

    那什么囤国公主怎么会被老大王指给了石广进?

    有些莫名其妙诶。

    “是玉儿亲自去提的。”墨莲面无表情地说道,“对父王说,石家三少这么多年未有成婚,成了庆国公一块心病。”

    “哦。”小面瘫应了一声。

    正坐在地毯上玩药丸的墨潇小朋友,抬了抬胖乎乎的下颚,瞅了自家母亲一眼,又严肃地看了看他爹。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感觉亲爹有种接不下话的感觉。

    就在娘亲说了个“哦”之后,亲爹声音就卡住了……

    “你还记得吴潇粟么?”

    乔木莫名其妙望了男人一眼,“谁?”

    墨莲:……

    真正跟媳妇儿聊不下去!

    问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也是,想当年,宇宿都花了好大劲儿才让小太子妃记得他那张脸长啥样,免得跟其他暗卫混淆了!

    “不记得就算了。反正也是无关紧要之人。”墨莲哭笑不得地抬手揉揉她的脑袋。

    “玉儿说,石广进为那吴潇粟沉迷多年,也是时候给他找个人好好过日子了。”

    乔木又“哦”了一声。

    她听来完全没啥大感觉。

    反正也就是几个闲人之间的事情,她听听即过。

    “咚咚咚。”

    厢房门被人轻轻敲响。

    乔木弯了弯嘴角,“进来吧。”

    小和尚应声而入,身后还跟着东张西望的小猴子。

    “女施主。”

    “姐姐!”

    墨莲警告地瞟了小和尚一眼。

    小和尚今年八岁了,脸上的婴儿肥减了不少,墨家人优良的外貌已显露出几分。

    一副老成持重的小大人模样,对着乔木拱拱手,“娘亲。”

    乔木瘫着一张小脸,正经八百地应了一声,向他招了招手,“有什么事么?”

    “娘亲,我打算独自外出,就在这斯空星上到处历练一番。想来也能增长些见闻!”小和尚说到后面,鼻子忍不住皱起,“可小猴子定要跟我前去。”

    小猴子伸手在他光光的脑袋上揍了一拳头,“我跟你商量了么?我是以你小猴子姨的身份,命令你待我一起去。”

    墨莲:……

    墨潇小朋友连滚带爬翻了过来,趴在地上抱住小和尚的小腿,一迭声叫道,“大哥,大哥,带我一起去!”

    空空的小脸上露出一点为难之色。

    怎么回事?

    孤身一人的行动,人越来越多了!

    乔木绷着一张小脸,勉强把笑意给压了下去,抬手摸了摸小和尚光秃噜的脑袋,“怎么想到要出去历练?”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墨莲:……

    看你就是闲的!

    小和尚双手合十一副老沉的模样儿:“跟在父亲母亲身边,雏鹰永远不会长大。”

    一旁,墨潇小朋友眼神崇拜地看着他,点头如捣蒜。

    墨莲没好气地将儿子从地上拽了起来,“一边儿玩去,没你的份。等你什么时候不尿床了,再来学你大哥。”

    墨潇小朋友瞪圆大眼睛,“我什么时候尿床?”

    话没说完,被他专制的爹一手丢床上翻滚去了。

    “阿弥陀佛。”小和尚念念叨叨,“女施主,管管你的土匪夫君吧。”

    乔木:……

    小猴子在旁险些笑出声来,蹦跶蹦跶到乔木面前,晃了下她的胳膊,“小姐姐,你让我们去吧!空空想出去历练,我陪着他自然不会有任何危险。”

    在斯空星上,以他们的实力,完全是可以横着走的了,当然不可能会有任何危险。

    乔木只是有些舍不得。

    “我们过阵子要去圣域,你不打算跟我们去么?”

    空空摇了摇小光脑袋,摆摆手道:“相聚是缘,离别亦是缘。女施主,你莫要伤心难过,我们总有一天,会再见的!”

    乔木想伸手打他。

    特么你这咬文嚼字的毛病,从小到大是改不了了是吧?

    “女施主,小僧不在你身边,你要多注意身体,还要管好土匪夫君。不要出去惹是生非,更加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就跟土匪夫君吵……唔唔,唔,唔?”空空怒目瞪向伸手捂住他嘴的墨莲。

    俩人这么横七竖八一闹腾,倒是将离别的思绪冲淡了不少。

    乔木抬手摸摸小和尚的脑袋,爱怜道:“你长大了,该有自己的想法。自己想走什么路就去走吧,一切都有爹娘。”

    小和尚眨巴眨巴眼睛,忽地往前一扑,扑进乔木怀里。

    乔木摸着他光光的小脑袋,突然想起多年前,她敲了敲长疏林内古刹大门。

    门开,一名老和尚拖着小和尚站在门口。

    小和尚四岁光景,一张小脸粉白玉团,下巴圆鼓鼓的。

    看到生人很是害羞,缩在老和尚腰后,只透出颗光溜溜的小脑袋,好奇地望着自己。

    这已经很多年了呢。

    雏鹰终是会展翅飞翔。

    当晚,墨玉来找了大哥大嫂,三人促膝长谈了半夜。

    说了什么,外人并不知道,只知第二日大王指婚的诏书又去了乔宅,送到了乔二小姐手中。

    乔林握着指婚诏书正骂骂咧咧,墨玉便忽地从窗外冒出颗脑袋来,冲她咧嘴嘻嘻一笑。

    二小姐指着墨玉刚要说话,那小子就忽地跃到她面前,蔫坏蔫坏地冲她一笑。

    “认识一下呗二小姐。你未来的夫君,墨玉。”

    乔林有些绷不住俏脸了,扑哧笑出声来,顺手递给他一拳,“想要当本姑娘夫君,打过再说!”

    ……

    “这么快就要走了,这才回来没两天。”赵后念叨着拉住儿子的手,嗔怪地望了一眼。

    孟太后坐在一旁,眼里也流露出一丝不舍。

    “母亲,祖母,你们不用担心。现在来去神州与斯空星十分方便,想什么时候回来就能回来。”

    老大王坐在一旁呵呵一笑,“是啊是啊。玉儿六个月后就要大婚了,到时候,我儿他们定然会回来。”

    赵后一想的确如此,心里便又高兴了几分。

    墨莲笑着对赵后说道,“母亲不用担心,玉儿大婚我们会提前回来,绝对不会错过佳期。”

    “好,好。”赵后笑着应是。

    众人叙话一番,当日下午,乔木与墨莲一行人便出了京,乔林留在京中准备婚事。

    乔木传讯给宇宿等人,让他们到时候护送乔忠邦魏子琴等人回来,帮小林儿一同筹备。

    众人正要登上赤霄沧浪,就见乔木盯着不远处的山峰直望。

    “怎么了?”

    “你看!”乔乔抬手指了指天空。

    鳯琛“咦”了一声,“啊,是只灵鸟?能在下星域看到一只灵兽倒是不多见。”

    断月跟着那方望了一眼,“好像是?”

    “走!”乔木眼睛一亮,嗖一声腾空而起,便朝着那方山峰飞纵而去。

    她速度奇快无比,便如一阵青烟渺渺而过,瞬息之间便已抵达山峰之上。

    但见一名五十出头,青衣素袍面容儒雅的男子,正指挥着一众弟子围攻峰顶的那只灵鸟。

    灵鸟口中吐火声势浩荡,他们这么多人应付起来,还有些手忙脚乱。

    好在那中年人修为已快突破灵境,故而局面还算是能掌控。

    乔木眼睛亮了亮,蹦跶过去便打了声招呼,“好人谷主,这么巧。”

    墨莲与断月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惊奇。

    乔乔记性差,普遍认知。

    她其实也不是记性差,就是好多闲杂人等,她都不大愿意去记。

    所以能被她记住脸,甚至叫的出名号的,确实不容易。

    被称作好人谷主的男人,一脸懵逼地转过头来。

    当看到乔木以及她身后一行人时,眼睛都不由看直了。

    “你,你?你是!是……”

    “小师妹?”一道惊喜的声音从好人谷主身后冒了出来。

    温丹快步跑到乔木身边,哈哈笑道,“真得是你小师妹,你回来了?”

    “温师姐。”乔木转头冲她点点头,“我回来了。”

    “这谁啊?”鳯琛一脸茫然地问道。

    “哦,这是当年,乔乔参加三宗五门聚比时,认识的栖霞谷谷主。”断月目光中亦现出一抹回忆之色。

    想当年十二岁的乔乔可凶了!

    在三宗五门聚比上崭露头角,惊艳众人。

    “天啊,小师妹都七八年没见了吧。”众人一脸笑意,把视线落到一旁仰着头望他们的小团子身上。

    “小师妹这是你儿子?”

    跟墨太子也太像了吧!软萌的一张小团子脸,好想捏捏。

    栖霞谷谷主:……

    孩儿们,你们是不是把什么东西给忘了?

    “注意!”栖霞谷谷主大叫一声,眼看旁边那只灵鸟横冲而来,张嘴喷出一簇烈火。

    乔木扭头瞥了一眼。

    喷火的灵鸟,身体蓦地在半空中凝固。

    好人谷主一行人,眼睁睁看着那只凶悍无比的灵兽,像根木头似的直挺挺倒了下去,“咚”一声砸在地上。

    栖霞谷谷主莫名抽了抽嘴角。

    他怎么感觉那灵鸟十分通人性,完全就是被小面瘫给吓掉魂摔下来的?

    众人一看灵兽自个儿摔下来,连忙抢上前七手八脚将它捆了个结实。

    一名栖霞谷弟子喃喃自语,“稀奇!刚跟它打了半天,它凶猛得很。这会儿是后继无力了么?”

    乔木掏出三张装满东西的置物符塞进栖霞谷谷主手中,“好人谷主,给你,滴血便可开启。”

    “现在我神水宗在神州重开了。二师叔和其他师姐们我都找了回来,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回栖霞谷重聚一番。”

    好人谷主:……五门现在剩下没两门了,三宗的话,噗,又来栖霞谷重聚啊?

    三宗能好好交朋友么?能不狗咬狗嘛?

    “好人谷主,今日时间有限,我们就此别过。改日再聚。”

    罗锦扬一脸感慨地点点头,与小姑娘等人互相道别后,待打开小姑娘给的三张置物符,饶是罗谷主也被震惊到头晕脑胀了。

    温丹望着赤霄沧浪渐行渐远的影子,眼前仿佛又浮现出小姑娘站在青鸾大鸟背上,衣带翩跹地伸手,面无表情向着众人抱拳微微一礼。

    “好人谷主,各位栖霞谷的师兄弟姐妹,今日之恩,我乔木铭记于心!来日江湖再见,必报此恩。告辞!”

    她的嘴角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真好,小师妹现在看着十分幸福,他们心中甚是欢喜。

    ……

    数年后

    冥亚斯站在终年冰雪不化的冰天雪域入口,仰望着两岸白皑皑的山谷。

    一众侍卫紧随其后,大气不敢出一声。

    随着冰狮奔腾,大队人马朝着冰天雪域内进发,射杀雪兽。

    “陛下有令,看到雪貂要抓活的!”

    众人应了声是,心里却不免都在犯嘀咕:陛下年年要来冰天雪域射猎,年年想抓只活的小雪貂,也不造是一种怎样的怪异情结。

    当日深夜。

    见冥亚斯久久站在山头不曾回营帐,戈樱取了件袍子为冥亚斯披上,站在他身旁垂着脑袋,也不敢多说什么话。

    “有消息来了么?”

    戈樱见他问话,这才敢点着头低低应了一声。

    “生了么?”

    戈樱忙摇摇头。

    “怎么还没生?”冥亚斯气道,“真是个没用的男人!这么多年就生了一个男孩,怕是他不怎么行吧!”

    戈樱:……

    陛下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但愿你能把这句话说到神州陛下面前去。

    其实戈樱很想问问这位主,这么多年过去了,您怎么老关注神州那二位生没生闺女?

    生没生都跟您没什么关系了吧!

    戈樱哪里知道,冥亚斯夙夜反转睡不着时,必翻身坐起咬牙切齿自言自语:我的儿子,草原上的雄鹰,会把你闺女娶回来替我报仇!

    让老子心痛了一辈子,老子也要你尝尝心痛是啥滋味儿。

    得不到吾之所爱,那娶什么人,和什么人生多少娃,全都不在冥亚斯考虑的范围内了。

    某人就天天带着这样的信念,一年年等待下去。

    儿子倒是渐生渐多,奈何人家那两口子,神经兮兮就是不生个闺女出来啊,你说愁人不愁人。

    “哈湫!”乔木揉了揉小鼻头,从亭子内探出颗小脑袋,瞅着不远处正在对弈的二人。

    肯定有人在背后说乔乔坏话。

    小面瘫瞅了那二人半天,忍不住掏出颗珠子,顺手就飞了过去。

    墨莲正考虑如何下子,闻声伸指一夹,转头朝她看了过去。

    就在此时,断月那厮“啪”一下将他的另一只手给拍了下去,他的黑子便落在了棋盘上。

    “你耍赖!”

    断月面无表情道,“兵不厌诈。”

    眼看那俩人狗咬狗一嘴毛的,又要开始动手,乔木无聊地伸手打了个哈欠,冲着另一厢正在湖里钓鱼的七朵花们挥手,“钓几条就上来吧,多了也吃不下。”

    断月把白子一粒粒从棋盘上拾起,扔进棋盒,哗啦啦磋动了一下,“打听清楚了么?”

    冥亚斯那货到底想知道什么?一天天地尽往他们身边放人,也不知道要打听啥。

    墨莲臭着一张俊脸,没好气地说道,“打听我们生没生闺女。”

    断月一脸愕然,拨弄棋子的手顿了顿,“他?”

    该不会是变态了叭?

    墨莲哼了一声,“他生了这么多小子,把主意打上我闺女呢!”

    呸!莫说他现在没闺女,就算有,哼,也决计不会给他。

    乔木走入湖心亭,就听到闺女二字,眨眨眼问道,“你们知道了?”

    什么我们知道了?

    俩人一脸懵逼地看向她。

    哦原来不知道啊!

    乔木晃了晃小脑袋,心道:我说呢,我有闺女的事情,谁也没说啊?

    她就怕说早了,一群人像神经病,天天限制她自由活动!

    那她岂不是要被烦死呐。

    罢了罢了,还是迟一阵子再说吧。

    那厢,鳯琛一行人,牵着墨潇小朋友,抱着一箩筐湖鲜走了过来。

    “走吧,今天本人亲自操刀,给你们吃一顿丰盛的湖鲜大餐!”乔木站起身来挥了挥小手。

    众人抽了抽嘴角,连忙一迭声跟在她身后叫道,“乔乔,我来,你别忙乎。”

    “对对我来,我来!”

    乔木充耳不闻,健步如飞而去。

    做喜欢的食物,给喜欢的人吃嘛,这才是简单滴幸福。

    众人:……

    “娘亲,他们在后面剪刀石头布呢!”小团子咋呼的语声还没说完,就被鳯琛一把捂住了嘴。

    剪刀石头布,谁输谁多吃叭!

    乔木嘻嘻一笑,步履轻快地朝厨房走去。

    身后小径蜿蜒,人群笑语晏晏,半轮夕阳悬挂天际,照出一片金灿灿的明媚色泽……

    ——

    全书完

    梓云溪

    2020.10.1018:34次修

章节目录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梓云溪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梓云溪并收藏全本小说我家太子妃超凶的的章节